006章 監視約克

    鐺、鐺、鐺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唐恩在一陣悠揚的鐘聲中醒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鐘聲?好像是小石村那邊啊!

    唐恩甩了甩頭清醒過來,走出木屋,看著小石村方向裊裊升起的炊煙。

    相對于不知情況的唐恩,小石村的村民則習慣了每個禮拜天的鐘聲。這是教堂在召集信徒參加禱告會,周圍幾個村莊的信徒都會早早趕來。

    小石村的村民們紛紛走出家門,這時候,就算是村里最懶的閑漢都會起來,走向教堂。

    漸漸地,越來越多的人聚攏了過來。幸好教堂前面有一片開闊地,要不然這小小的教堂非被擠塌了不可。

    九記鐘聲敲完,約克神父身披平整的黑色長袍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在仁愛的光明神注視下,虔誠的信徒們,大家早上好。今天是一周禱告會的時間,我很高興大家都能堅持來參加!

    “今天在禱告會開始之前,我要先宣布一件事情。大概在今天中午,光明神教會的四方巡察使塞斯曼大人會來到我們教堂,到時會給大家帶來光明神總會的問候!

    約克神父的話音剛落,底下民眾頓時嘩然一片,個個面帶喜色,激動萬分。光明神總會,那可是號稱離神最近的地方。光明神總會的大人,那都是神在世間行走的代言人啊。

    宣布完這個消息,約克神父開始主持整個禱告會。

    唐恩在人群中注視著約克神父的一舉一動,溫和的舉止、和善的表情,看不出任何一點異樣。唐恩是真不相信約克神父會是個怎樣的壞人。

    整個禱告會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,按照往常,禱告會結束后,大批信徒就會散去。只可能會有幾個忠實信徒會和約克再聊會對于神的信仰什么的。但今天,由于知道了會有大人物要來,所以大量的信徒都滯留在教堂內外。

    唐恩也趁機在教堂內部逛了一圈,其實小石村教堂規模很小。走進來,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吊鐘。吊鐘后面是一個主教廳,主教廳里面是兩排座椅和一個主持臺,在角落處還有一個告解亭。約克神父此時正坐在里里面,為信徒解惑或者懺悔。

    主教廳的后面就是約克神父住宿的地方,唐恩暗告了聲罪,悄悄的摸進去探查了一翻,結果毫無發現。房間里面就是簡單的床鋪桌椅,和擺著一摞宗教書籍的書柜。于是唐恩在窗戶處留下個小暗門,方便下次進來,就退出了房間。

    探查無果后,唐恩返回了主教廳的角落,靜靜的守著約克神父。

    整個上午,約克神父都是坐在告解亭里面耐心的為信徒解決著各種困惑。

    一直到中午時分,約克神父才從里面出來。

    此時的約克神父神色有點尷尬,因為那什么四方巡察使并未到來。又是等了一個鐘頭,約克神父終于宣布,說四方巡察使可能會在隔壁萊巖城里面多逗留了一天,讓各位信徒先行回去,等他的再次通知。

    等的饑腸轆轆的眾信徒只得怏怏的回去了,很快教堂內外人就散個干凈。

    約克神父和幾個留下的熱心信徒收拾著教堂內外,畢竟這么多人來來去去,總會帶來些許塵土和雜物。

    唐恩見他們還要收拾一會,就出了教堂,到老農夫那里吃了午飯。老農夫自然也是剛參加完禱告會回來,由于沒有時間,所以煙熏兔肉也沒有弄。只是隨便收拾些食物,對付過去。吃飯途中,老農夫一直在可惜那大人物沒有到來。

    中午飯后,唐恩又溜進了教堂里面,此時人都已散盡,約克神父正在后院午睡。

    唐恩通過留在窗戶的暗門,輕輕的打開一絲縫隙,確定約克神父是在休息,就帶上窗戶,在教堂中轉悠了幾圈。最后在主教廳的屋梁上待了下來,這地方,他今天早上來的的時候就看好了。既可以俯瞰主教廳,又可以通過屋頂的鏤空窗飾看得到外面,可謂一舉兩得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唐恩這些天通過殺手系統學到不少東西,如果是以前,就算是他想監視,也找不到如此好的位置。

    下午三點左右,約克神父起床。在簡單的擦了把臉后,他鎖上了教堂的大門,往村里走動。不一會他就和往常一樣和村中那些無人照顧的老人談心,宣傳福音。

    唐恩遠遠的吊在后面,看著那些老人滿足的笑容,時不時傳來的開心笑聲,唐恩真覺得他的監視行為實在是卑劣。

    大約是擔心那巡察使忽然來到,所以今日的約克神父并沒有前往周圍的村莊。兩個時辰后,天色略暗,在與幾位老人握了握手,約克神父啟程返回教堂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一直跟著的唐恩忽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為約克在離開了老人視線后,飛快的擦了擦手,臉上溫和表情盡去,一臉嫌惡之色,嘴里嘀咕了幾句。

    從唐恩的角度,剛好可以看到約克神父的嘴唇,那分明是咒罵。

    未等唐恩從眼前一幕反應過來,約克神父又與迎面而來放工的農婦溫和的打著招呼,那暖人的笑容依舊,絲毫不見剛才的嫌惡之色。

    唐恩摸了摸鼻子,這時他也不敢確定,他剛才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幻象了。

    帶著疑惑的心情,唐恩先一步到達了教堂,在主教廳屋梁處藏好后,約克神父打開教堂的大門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此時的約克神父臉上再無半點溫和笑容,直到走入了后院住宿處,面無表情的臉上才帶著些許猙獰神色。

    唐恩居高臨下將約克的神色盡收眼底,連忙從屋梁上跳下,直奔后院。

    約克的房間正亮著燈,但奇怪的是,唐恩并沒有在窗戶上看到人影晃動,也沒有聽到任何聲響,就像是空屋一樣。

    唐恩咬了咬牙,冒險的通過暗門打開了窗戶。

    房中空空如也……唐恩愣住了,雖然剛才天色有點暗,但他敢發誓,約克剛才是走進房中無疑。

    唐恩索性打開了窗戶,悄悄的翻進了房中。

    房中裝飾擺放和上午進來時,幾乎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難道有暗門?這是唐恩的第一個念頭,也是可能性最大的設想。

    這種屋子,有暗門的話,那也只可能是在地下了。唐恩俯身細細的查看地面,終于在書柜處,發現了移動的痕跡。而且這書柜的底部并不是直接接觸地面,而是用了一層鐵皮包著,顯然這是為了增加滑力所致。

    唐恩站在書柜的一旁,稍一用力,整個書柜就被推開,一個向下的階梯出現在了唐恩的面前。此時唐恩知道了約克神父絕對不簡單,畢竟沒有人拆自己家墻,挖自己家根基做地窖玩的。

    唐恩順著階梯摸索著走了下去,整個階梯是螺旋形狀。在走了幾十層階梯后,唐恩隱約聽到了的瘋狂的笑聲與悲慘的哭聲。兩種聲音夾雜著混在一起,在這狹窄的地道中聽起來很是陰深。

    下了階梯后是一段甬道,哭笑聲愈加清晰。唐恩看到了前方拐角處,有一道白色的光芒。聲音也是從那里傳來的。

    唐恩穩了穩心神,摸到了拐角處,小心翼翼的將頭探出,

    里面是一個不小的空間,被墻壁的幾束火把照的格外明亮。

    空間的正中央處豎著根鐵柱,鐵柱上纏繞著黑色的鎖鏈,鎖鏈的兩頭則分別鎖著兩個衣不蔽體的小姑娘,哭叫聲、求饒聲不停的從她們嘴中傳出。

    此時的約克神父再無溫和的樣子,滿臉竟是猙獰丑惡。他脫下了黑色的長袍,卷著白色袖衣舞動著長鞭抽打在兩個小姑娘身上,發出瘋狂的笑聲。

    “求我啊,再求我啊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……不要打了,嗚嗚,不要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打?嗯,那還記得我昨晚跟你們說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嗚嗚,記得記得。要好、好好伺候、伺候巡察使大人!

    “嗯,瑪麗,記得不錯嘛,為了獎勵你們,再賞你們幾鞭好了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……!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“掙扎啊……用盡一切力氣掙扎啊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操,這個人渣,枉自己還他是個好人?吹竭@里,唐恩目眥欲裂,就要沖出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們放心,我不會讓你們嬌嫩的皮膚留下傷痕的!奔s克瘋狂的大笑,一抬手,兩道白光照耀在兩個小姑娘身上,只見她們身上青白相間的鞭痕迅速消失在白光中。

    “看看,這不就好了嗎,那我們就再開始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不要打了……”兩個小姑娘在輪番的折磨中,顯然是精神快崩潰了。治愈術只管治療肉體,可治療不了精神。

    兩道白光讓唐恩徹底的清醒過來,這里環境明亮,無遮無攔,匿形成功率實在太低。

    如果就這么上去,他未必是這個變態約克的對手。把自己搭進去也就罷了,但這兩小姑娘再不救出來,怕是真要精神崩潰了。

    唐恩現在萬分后悔沒有和老管家好好學習殺人技巧,就學了個不靠譜的弩弓……

    咦?唐恩腦子一轉,一個主意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唐恩看了看兩個小姑娘,咬了咬牙,轉身奔向階梯,在階梯處,唐恩故意弄出了些聲響,然后直接向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一道不怎么清晰的聲音回蕩在暗道中,唐恩自然不管,奔出暗道后,迅速的將書柜移回原位。迅速觀察后,唐恩自忖沒留下什么痕跡,就又從窗戶閃出。

    離開約克的房間后,唐恩直接從教堂的后面翻出,急速的奔向自己森林小屋。森林就在小石村的南邊,來回也就十來分鐘的路程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(PS:求推薦、收藏。本書已經A簽,請大家放心!)

    ;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