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4章 偽裝術(三更)

    “偷取賬本……這和我有什么關系?那神秘人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唐恩皺著眉頭慢步走出貴族莊園,不斷的思考著那神秘人的意圖。不過現在所知的信息實在太少,要想分析出什么無疑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法克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……

    “亞瑟兄弟,亞瑟兄弟!本驮谔贫鲃傔M入石路巷時,后面傳來一陣急呼。不用說,這么稱呼唐恩的,肯定是盜賊杰克了。這貨找自己做什么?

    疾奔而來的杰克嘿然一笑:“亞瑟兄弟,走的好早啊,剛一轉眼就不見你了!

    “有事說事!碧贫鳠o語的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沒什么事情,就是問問兄弟對這個任務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?”唐恩聳了聳肩,“我又不是盜賊,能有什么看法!

    這是實話!經過今晚找木盒的考驗,唐恩知道了自己與專業盜賊的差距,什么找暗門、破機關他真的不行,或者說,至少現在不行。

    奧斯頓家族城堡,唐恩是一定會去的。不過他去是為了能發現一些線索,找尋那神秘寄信人。至于那什么偷賬本的任務,唐恩基本是抱著打醬油的心態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兄弟沒有什么看法,那我倒是有個提議!

    “什么提議?”

    “我們合作吧,我負責偷東西,你負責應對意外情況。如果我們成功拿出賬本,賞金你二我八。怎么樣?”

    咦,唐恩心中一動。先開始他之所以對任務抱著打醬油的心態,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沒有可能成功。但是加上杰克就不一定了,這人雖然猥瑣了點,但是盜賊的水平絕對是專業級的。況且如果真能拿到賬本,也許會發現什么也說不定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唐恩開口道:“合作沒問題,不過賞金必須是五五開!

    “五五?你開什么玩笑……”杰克瞪大了眼睛,“這是去偷東西,我是出大力的,你充其量就是個放風的,給你兩成就不錯了!”

    “是嗎?某人就不擔心偷到東西被人發現,沖不出來嗎?”唐恩好整以暇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呸呸,你個烏鴉嘴!”杰克一臉晦氣,“三七,三七總行了吧!

    “五五!”

    “神說,貪婪是原罪。亞瑟,你這是在犯罪啊!苯芸撕苁峭葱募彩。

    “五五……”

    經過一番激烈的討價還價,唐恩與杰克最終達成了四六分成這一協定。

    對于這一結果,唐恩是滿意的,杰克則是一臉肉疼的樣子。不過最終能達成這個協議,可見杰克還是很看好唐恩的作戰能力的。

    當然看好歸看好,一下子被分去了四成收益,杰克的興致自然不會太高。于是在事情談妥后就直接拱手告辭,縱身消失在了墻頭。

    “尼瑪,盜賊就是盜賊,好好的路不走,玩翻墻!”唐恩一臉鄙視,絲毫不記得自己是刺客的樣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等唐恩回到家的時候,已是月正當空。

    小閣樓中橘黃色的燈光從窗戶透射出來,顯得很溫暖。

    唐恩掏出鑰匙打開了屋門,就見莉娜拿著本書坐在大廳里看向這邊。

    “呃,晚上好!”

    “晚上好……吃了嗎?”

    很快,一碗熱騰騰的麥粥,盛著煎雞蛋與牛肉片的碟子放在了唐恩面前。

    “謝謝!

    “不用客氣,就當是我在這里的房租咯!崩蚰日A苏Q坌Φ。

    “哈,那我肯定賺了!碧贫骱芟硎艿囊Я丝诩咫u蛋。

    “哦,對了。我今天上樓喊你吃晚飯的時候,發現錢和房契在桌上。這種東西怎么能亂放呢……家里遭賊了怎么辦?給,趕緊收好了!崩蚰葘㈠X幣和紙張遞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遭賊?呵呵,哪個賊這么不開眼……嗯,先放你那保管吧,我最近可能會外出辦些事。對了,如果確實無聊,你可以繼續去治療館上班的!

    錢幣和房契是唐恩故意留給莉娜的,因為當時他也不知道去赴約會面臨什么狀況。

    “給我保管?繼續上班……是發生什么事了嗎?你、你要去殺人?”莉娜緊張的捏了捏拳頭。

    “呃,為什么會這樣想……”唐恩摸了摸鼻子,“沒有啦,我是相信你嘛!”既然已經有人知道了他的刺客身份,那再強留莉娜在這也沒有什么意義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莉娜狐疑的看著一臉淡然的唐恩,將房契小心的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一夜無話,翌日清晨。

    莉娜伸著懶腰從房間走出,用手捂嘴大大的打了個哈欠。糟糕,昨晚看書看的太久了……

    “咦”,莉娜驚訝的發現唐恩正蹲坐在后院,對著一個木盆不知道在做著什么,旁邊還有些石膏之類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早,莉娜!碧贫鞫鋭恿藙,轉頭向莉娜揮了揮手。不過很快他就將手放下,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早,亞瑟。嗯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莉娜看著唐恩滿是白灰的手好奇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在做鼻子,偽裝用的!碧贫髦匦聦⑹址湃霛M是白漿糊的盆中,似乎是在雕琢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鼻子?”莉娜瞬間瞪大了眼睛,看著盆子有點遲疑的道,“可這不像啊!

    “呃,這是半成品,沒弄好呢!

    “好像蠻有趣的樣子……我能幫忙嗎?”莉娜躍躍欲試。

    “手會臟的……嗯,你幫我調制一下顏料吧,對,就那幾瓶,比例是五比三比一!

    “恩恩,沒問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恩一早就爬起來做偽裝自然是為了晚上的宴會,根據木盒里面的請帖,他這次的身份是一個來自帝國北方的木材商人。

    這商人是真實存在的,但是想來他這輩子都不一定能到萊巖城來。既然是沒有人見過,那唐恩自然就隨意發揮了。

    異界是有易容偽裝技巧的,唐恩曾經在街頭殺死的冷血刺客就有著不錯的偽裝本領。

    不過老管家對此很不以為然,按照他的說法就是異界的偽裝流于表面,比如說用植物汁液改變臉色什么的,這樣在稍微一清洗后就被破除了,實用性太差。

    老管家教了唐恩一種后世的偽裝方法,大致是用石膏、軟泥拓出模型,在進行上色等后期處理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種偽裝的效果比異界原始手段的要好上許多。當然相應的花費的時間也要多些,原本唐恩是要做一整套人臉面具的,不過那至少需要一周的時間,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,做些器官零部件。

    “這鼻子會不會太高?”

    “顯得帥氣嘛!”

    “哎呀,這個做壞了,有兩個洞!

    “呃,那是鼻孔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PS:1、躬身感謝玄紫-冢的評價票。

    2、三更了,呼……手殘的貍貓尼瑪傷不起!這三章碼的真要命……好了,就不訴苦了,現在是理直氣壯要收藏、推薦票的時間。來吧來吧,砸死我吧……^-^)

    ;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