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8章 挺像個刺客

    貴族圈內有個約定俗成的規矩——既得利益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打個比方,萊巖城的南港在新建24個碼頭之前,已經有了76個碼頭。這76個已經分配好的碼頭,就是既得利益。這些利益一旦被侵犯,那就是撕破臉皮、不死不休的戰斗了。

    貝文苦心經營的貴族聯盟日益壯大,但就是在當初強勢打散炎龍會,使馬修斯家族斷了爭奪新建碼頭的念頭時,也從沒有想過要對這些分配好的碼頭下手。

    貝文很清楚,雖然他們現在打打殺殺不斷,但那都是在一定的框架規矩內的。正如羅伯特伯爵說的那樣,萊巖城不能亂。

    但現在德爾克家族觸犯了這一利益,他對托馬斯家族下手,搶得了對方55號碼頭。難道德爾克子爵不知道這個規矩?當然不是,只不過是被利益和怨念沖昏了頭腦罷了。

    那托馬斯家族與德爾克家族本來就有間隙,兩個子爵幾乎一見面就掐,不過差不多每次都是托馬斯子爵稍占上風,因為說到最后,他都會嘲諷德爾克家族不過是個沒有碼頭的下等貴族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就讓德爾克子爵怨念深重了,你不是有碼頭嗎?你不是牛呢嗎?那我就搶了你的……

    搶碼頭的消息一經傳開后,頓時引起軒然大波。雖然借助了貴族聯盟的力量,但這真的只是德爾克家族的私自泄憤行動。

    但其他貴族明顯不這么認為,他們只會以為貴族聯盟已經準備要向所有的碼頭下手了,這哪能容忍?所以在短短的時間內,十幾個家族迅速的向貴族聯盟宣戰。

    等貝文臨時改道抵達德爾克家族莊園的時候,差不多所有有碼頭的貴族都宣戰了。

    德爾克家族的前廳,此時五個子爵都在。德爾克子爵面色驚慌的坐在座椅上,他真的是害怕了,他也沒料到會有這么激烈的反應。

    其他的幾個子爵,有的臉色鐵青的坐著,有的在前廳慌亂的走來走去,

    “德爾克子爵你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聲聲嘆息由如重錘一樣敲擊在德爾克子爵的心上。

    這時,面色平靜的貝文走進了前廳。這么長的時間,足以讓他調整好心情。

    德爾克子爵幾步上前,一躬到底:“貝文閣下,我、我……唉!”

    貝文嘴角輕微的抽搐兩下,還是扶起德爾克子爵:“子爵大人不必太過自責,事情既然發生了,我們還是先想辦法應對才是!

    “一切都聽貝文閣下的吩咐!钡聽柨俗泳舢敿幢響B。

    “好,首先你要快速的去和托馬斯家族接觸,將那55號碼頭歸還。嗯,子爵的姿態要放低啊!

    “要的,我現在就去!

    “不急,這還遠遠不夠解我們的當前之危。接下來你要再用一個新建碼頭來換取托馬斯子爵的表態,就說你只是受布萊克家族的挑撥,才誤傷了對方,這其實只是一場誤會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德爾克子爵遲疑了。本來按照之前的合作協議,貴族聯盟如果成功,他們這些子爵家族都是可以分到兩到三個碼頭的,現在讓他讓出一個,不免心疼。

    貝文眼光一閃,溫聲說道:“子爵大人無需憂心,這個碼頭由羅伯特家族出!

    “呃,這怎么好意思。錯誤是我犯下的,這個碼頭理當由我來出!钡聽柨俗泳粽Z調遲緩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大人無需客套了,F在時間緊迫,您還是趕緊出發吧!

    “好。那我現在就去!钡聽柨俗泳粢还笆,轉速快步離去。

    貝文看著德爾克子爵的背影,眼睛微瞇,這還真是一個豬一樣的隊友啊……

    收拾好心情,貝文向周圍一拱手:“諸位子爵大人,情況緊急,還請各位能夠繼續按照我們之前的部署,加大打擊力度!

    “好,貝文閣下放心,我們現在親自去督陣!睅讉子爵也是一拱手,匆匆離去。

    呼……安排好各項事宜,貝文長吐一口濁氣,轉身出了德爾克莊園,上了馬車。

    “貝文少爺,金獅幫那邊已經全力盯住鐵血會駐地,一個鐘頭應該就能徹底擊垮!备窭卓焖僬f道。

    “一個鐘頭……”貝文臉上沒有欣喜,“這是最快速度?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貝文少爺覺得布萊克家族還有后手?”

    “永遠不要高估同伴的智商,永遠不要低估對手的能力!必愇暮鋈桓锌讼,隨即搖搖頭道:“雖然我們這邊快速的做出了應對,但還是有大把漏洞可供利用,若我是布萊克伯爵,這種機會……唉!”

    “都是這個愚蠢的德爾克子爵!”眼看大好形勢急轉而下,格雷不由惱怒。

    “愚蠢?”貝文苦笑了下,“愚蠢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貪婪的愚蠢。這個家伙剛才還心疼他的碼頭呢!

    格雷詫異的張了張嘴:“呃,難道那個碼頭……”

    “時間緊急,我哪有空和他扯淡,這個碼頭我出了!

    “這個豬!”

    “還是不要侮辱豬了!必愇臄[了擺手,隨即臉色微暗,“可笑!還想要碼頭?我從不吝嗇分享好處給合作者,但對于這種拖后腿還壞事的家伙,我不會給與任何一絲一毫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閣樓中,唐恩此時正沒滋沒味的啃著飯團。因為莉娜一早就去了臨河街辦理拆遷手續,并且至今還未歸來,所以他只能吃些殘羹剩飯了。

    什么,自己做?開什么玩笑……還是不要浪費那些素材了吧。

    已經被莉娜養刁了口味的唐恩,哪還能吃得下自己做的那些垃圾食品。

    嘩啦啦……

    嗯?唐恩詫異的看了看陰沉沉的天色。

    架起一個木梯,唐恩拿著飯團爬上了墻頭。

    披頭散發,文藝氣質濃郁的貝斯此時正拿著畫筆聚精會神的描繪著什么。

    “嗨!睙o聊的唐恩率先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貝斯毫無反應,像是完全沉浸在了藝術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喲,無視我,上次那么熱情……唐恩鍥而不舍:“中午好啊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吃了!,貝斯皺了皺眉頭,無奈的轉頭應了聲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也吃了!

    貝斯吐了口氣: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事,嗯,今天天氣不好啊,你還晾畫?”唐恩開始找話題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嘖嘖,唐恩繼續開口:“你不愛說話?”

    “忙!”貝斯言簡意賅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倒挺像個刺客的!碧贫飨铝藗駭人聽聞的結論。

    貝斯抬起頭,放下畫筆:“啞巴也不愛說話,但啞巴不都是刺客!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道理!”

    咦?唐恩耳朵微動,回頭就見莉娜打開后門準備將馬匹韁繩系在一旁的木樁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先撤了,下次和你聊!

    貝斯翻了個白眼,索性轉過頭去,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莉娜見唐恩爬上墻頭,吃驚的問道:“亞瑟先生,你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事,和鄰居聯絡下感情。你終于回來了!

    “嗯,嘻嘻,餓了吧!崩蚰然仡^笑道。

    “額!碧贫鞔蛄藗飽嗝,無語的舉起手上的飯團,“我已經飽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情辦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!崩蚰劝櫫税櫭碱^,氣憤的說道,“來了些陌生人,只給一個金幣就叫我們搬走,大家都不同意,他們還要動粗……”

    唐恩愕然了一下,隨即怒道:“強拆啊這是,后來呢?”

    “有個貴族小姐剛好從那路過,她在那,那些人不敢動手,就罵罵咧咧的走了!

    唐恩詫異:“貴族小姐?”

    “是啊!崩蚰赛c點頭,隨即歪著腦袋,“那個貴族小姐好有氣質啊,人也很好。她說明天還會去的,她要一直關注這個事情。對了,她叫喬希亞!

    “喬、喬希亞?”

    ;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