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5章 萊瑙河之旅(一)

    布蘭公歷555年第一天,微風不興,陽光明媚。

    自早上開始,萊巖城街頭恢復了久違的平靜。

    布萊克伯爵六十大壽,反抗同盟那邊自然不會煞風景的喊打喊殺。而貴族聯盟最近被逼迫的不輕,有這么個難得喘息機會,當然也不會去惹什么麻煩。

    哦,也不算是太平靜,因為時不時的會傳來一些喊叫,要拆遷費什么的。這是最近頗為引人關注的吶喊行動。

    吶喊的人群在這幾天有了擴大,以前是臨河街的幾百個平民,后來周圍幾條街道的人也參與了進來,F在人數已經上千,這么大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在街上游走,自是頗為醒目。

    西城區,盜賊工會門口,唐恩找到了喬裝打扮的杰克。

    “喏,這是你要的請帖!苯芸诉f過來一張大紅燙金的木質帖。

    “謝謝!

    杰克咧了咧嘴:“這玩意在黑市可不便宜……嗯,話說你一定要去嗎?那船明顯就是一個等著鬼面上鉤的陷阱,你干嘛要一頭撞進去呢!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有必須要去的理由!毕到y任務的事情自是沒有辦法和外人說,所以唐恩只是一語帶過,“再說我有偽裝嘛,嗯,你不要忘了那件事情,我如果被困在船上,可就等你救了!

    杰克翻了個白眼,沒好氣的說道:“放心,忘不了。媽的,認識你算我倒霉!

    “嘖嘖,別整的被我坑了似的,你別忘了我可是救了你一命的,再說偽裝道具不也給你了嘛!

    “哼,要不是看在偽裝的份子上……喏,這是煙霧水晶瓶,這是強光水晶,這是袖箭……”杰克肉痛的拿出一個個道具。

    唐恩老實不客氣的一一收了過來,能被這個道具流盜賊看中的東西,哪會有次品。

    接著杰克一咬牙從懷中掏出一個卷軸狀的東西:“這個是魔法盾卷軸,我以前在一個貴族家里,呃,那個貴族朋友送給我的,一直舍不得用……咳咳,這東西能不用就不用,老值錢了!

    “哈哈,不錯,就一個?”唐恩順手接過,把玩了一下。

    杰克頓時暴跳了:“該死的,你以為這是什么?還就一個?我告訴你這卷軸如果拍賣的話,至少價值幾千金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天莉娜都會去參加吶喊行動,所以唐恩回來時,閣樓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唐恩在樓上開始做著準備,穿戴好華貴服飾、佩戴袖箭、藏好杰克送的各種東西,最后手腕一翻,坑坑洼洼的漆黑匕首消失在他肘部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臉部的偽裝了,在答應送給杰克偽裝道具后,唐恩一共做了幾套。挑一副罩在臉上,唐恩對照著鏡子進行各種細節處理。

    等這一切都忙完,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唐恩留了封信在大廳的桌上,大意是自己要去辦些事,短則一天,長則……呃,那就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莉娜是知道唐恩身份的,看到這封信她自然也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港碼頭,因為最近這里很是混亂,所以下貨的船只較往常少了不少。

    11、12號碼頭此時已經完全停工,倒不是說這里正發生著械斗,而是這兩個碼頭停著一艘巨大無比的豪華船只。

    白色的船體長約百米,船身呈極簡流線型,甲板水平線往上有五層船艙,船頭附近刻畫著一個極大的鐵錨形狀標志。若是站在船的頂端扶著欄桿向下看去,人如螻蟻,不自覺的就會豪氣頓生,生出諸如人上人之類的無聊感慨……這正是奧斯頓家族為布萊克伯爵舉辦生日晚會的豪華船艦。

    碼頭之上,各種華貴馬車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宴會雖說是晚上開始,但賓客自然不能晚上來,那樣是很失禮的行為。當然,如果你的身份地位很高,那就另當別論。

    一些趕到的貴族、大商人、各界名流不停的寒暄交談,然后一起走向登船入口。

    登船入口一共有兩個,分別在兩個碼頭之上。每個入口處都站著一群持槍守衛和兩個摸樣精明的管家。

    賓客將鎏金請帖遞給管家稍加查看,就可以上船了。里面會有人按照客人級別告訴其休息間以及晚會大廳的位置。如果客人想要參加船艦,也會有人專門陪同介紹。一切都顯得快速周到而又有條不紊,這正是一個大貴族家族深厚底蘊的體現。

    這時,鮑威斯身穿一套頗為緊身的黑色大衣、手提一柄巨劍下了馬車,嘴里嘀咕著什么,旁若無人的向登船口走去。

    周圍的一些貴族名流見到他不僅面露異色,萊巖城不認識鮑威斯的人還真的不多。他為什么而來,眾人也都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遞上請帖,鮑威斯卻未能立刻進去。倒不是說管家不認識鮑威斯,而是因為他那柄巨劍實在太過招搖。

    布萊克家族倒是沒有強行規定說不準帶兵器什么的,但是參加生日晚會嘛,貴族名流們都自覺的沒有帶。就算是一些貴族青年腰墜佩劍進去了,那也是貴族細劍啊,哪像鮑威斯這樣扛著柄一人高的巨劍就來了,知道的是來參加晚會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來砸場子的呢。

    鮑威斯倒是未生氣,只是擺了擺手,叫管家將更高級別的人喊過來。

    這時又有一群人互相寒暄著從鮑威斯身旁走入了登船口。

    咦?鮑威斯驚疑了一聲,揉了揉通紅的大鼻子看向那走過的十來個人。

    這感覺……是鼴鼠吧,難道是鬼面?不太像啊,不過倒是有點熟悉……

    那一群人當中鮑威斯認識的只有打頭的那個子爵貴族,其他的看服裝大抵是一些商人之類。

    拿捏不穩的鮑威斯搓了搓手,看著那群人走上階梯消失在了船上,并沒有動手。

    有意思了,竟然還有一些鼴鼠混上來了……算了,今晚的目標是鬼面,這些小魚小蝦的就不用管了……

    這時匆匆趕來一個管事摸樣的人,將鮑威斯親自接了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時分,碼頭上人漸稀少,賓客差不多都已經來齊。

    “嗚……”

    一陣低沉的號角聲,燈火通明的豪華船艦開始收起船頭的大鐵錨。

    不久,一個沾滿泥污的黑色鐵錨被收起。船身輕顫,緩慢的倒退、轉彎,駛出港口。

    豪華船艦的萊瑙河之旅正式開始……

    ;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