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章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

    等三大軍團終于認清現狀,調低期望值后,接下來就是無止盡的攻擊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比起單兵素質,三大軍團還是比灰衣軍要強的。巴洛他們現在要做的,就是在剩下的時間內盡可能多的消滅灰衣軍士兵,這樣也就達到了預期的目的。

    就在雙方士兵在綿延百里的地方激烈交戰的時候,唐恩他們也在努力的做著地老鼠的工作……

    礦山高聳,若是攀爬實在難以逾越。同時它的面積也是十分廣闊,若是在其旁邊正常行走的話,至少需要大半天的時間才能越過。至于挖掘,嗯,大概需要三天左右。注意,這是在順利的情況下,若是需要挖掘的部分過多的話,那就難說了……

    唐恩他們的運氣不算太好,在那次打洞成功繞過巖崗石后,他們行走了一段忽然發現前方沒路了。這當然不是老比爾的帶路問題,而是這段塌方了。這種情況下,繞路只會浪費時間,只有咬牙開出條通道來。

    這其中當然會遇到石頭,礦物等堅硬東西,唐恩他們是能搬就搬,不能搬就直接用斗氣強行打碎。當然,如果不走運的碰到類似于巖崗石等東西,那幾個小時的辛苦工作就徹底白費,只能再開另一個通道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樣挖挖停停的進程中,唐恩他們在地底待了約莫兩天的時間。這時也是開始面臨最大的考驗——食物問題!

    地底不比其他,幾乎沒有任何渠道獲得食物的。只有在運氣不錯的時候。才會在挖掘隧道的過程中,找到一些斷裂的植物根系。這也就是眾人一天一頓的午餐了。當然,這在分成百份后,幾等于無!人若是長久不食東西,身體里面那種抽搐若蟲爬、熾烈似燃燒的感覺會使你糾結至瘋。這種情況下的人也是談不上理智的,有士兵開始吞噬泥土、璃石。這東西當然不是食物,但它卻可以給人一種錯覺,嗯,好像飽了額……

    當然。這引起的后果也是可以預見的,有士兵當天開始嘔吐、發燒,喪失了行動能力……到了這個地步,每個人都是自顧不暇,這些生病的人也只有被丟棄在這里。

    到了這時,食物引起的并不單單只是饑餓的問題。有些心智脆弱的人會失去存活的斗志,他們或者躺在地上若死狗。任憑打罵就是不起來;蛘吒纱嗑褪前l瘋,欲奪刀殺人。

    對于后者,唐恩的處理手段是極為殘酷的。他直接將對方綁起,灌輸血氣,然后招呼眾人聽著他不斷哀嚎,哀嚎……死亡的恐懼壓倒一切。比死亡更恐懼的就是求死不能吧。那些不愿意干活的人都是一哆嗦,直接從地上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可以選擇死,但別想就這么安安靜靜的死!”唐恩如是說。這種局勢下,他不允許有任何會引起混亂的情況發生!

    慘叫聲一直回蕩在通道、隧道中,等他們遠離了這里。都仿佛在耳邊回響……這招的確嚇到了眾人,局面暫時恢復了安穩。但在第三天的下午。又有情況發生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好像少了一個士兵!泵仔薨欀碱^走了過來道。他運氣是灰色空間成員里面最好的,經過這十幾天的追逐廝殺,卻幾乎沒有受什么傷。所以,此時也是擔負起了監視士兵的任務。

    “少了一個?”唐恩詫異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今天早上就感覺少了……不過當時正在挖掘隧道,我也就沒有確認。后來午餐的時候,我數了一下,確實是少了一個!”米修語氣肯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唐點了點頭,隨即瞇了瞇眼睛:“讓所有人集合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狹窄的通道中,所有面黃肌瘦的士兵擠在一起,弗雷他們則在周圍戒備。

    唐恩掃視了一圈,之前他們俘虜士兵的有七十多,誤食東西死了幾個,又被他親手殺了一個,剩下的大概還有六十多。這么些人,又在這種昏暗的環境中,少了一兩個還真是不容易被發現。怕也是只有天生心思細膩的米修才能察覺吧。

    唐恩開門見山的道:“你們中間少了個人,誰能告訴我他現在在哪嗎?”

    ……眾士兵沉默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會不知道吧!碧贫髀柤缙擦讼伦,“你們之前就認識,現在又朝夕相處。嗯,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哦!

    眾士兵面面相覷,還是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嘖嘖……唐恩砸了咂嘴,踏步上前,從每一個人的眼睛上掃過。

    攝于唐恩之前的狠辣手段,這些士兵都是不大敢和他對視,差不多都是在看了眼后,就迅速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“嗯,就你吧!”唐恩忽然伸手在個士兵的肩膀上拍了兩下,笑瞇瞇的道。畏懼有畏懼的眼神,和有心事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那士兵被唐恩拍的身體一軟,幾乎栽倒。

    “小心,站穩,來,來!”唐恩摟著那士兵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干的,不是我干的!”那士兵驚慌失錯的道。

    “呃,很好,這么說他不是失蹤或者逃跑了!碧贫髁巳坏狞c了點頭,接著道,“那么,是誰干的呢?他現在又在哪呢?”

    那士兵知道自己說錯話后,臉色更加慘白了,渾身哆嗦著不停搖頭。

    “嗯,雖然很不好意思承認,但我的逼供手段還真是蠻厲害的。你想見識一下嗎?”

    士兵頭顱搖的更勤快了,嘴里嚅嚅著不知在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大點聲!”唐恩驀然爆喝!

    “是隊長!”士兵一個激靈,脫口而出道。隨即嘴巴怔怔的張著,滿臉喪氣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很好!”唐恩拍了拍那士兵微笑贊道,接著抬頭看了看眾人,“那么,那位隊長是誰呢?”

    順著幾人移動的將目標鎖定,這是個身軀雄武的壯漢,雖然因為這些天的饑餓眼眶身陷,但看出他的精神還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看到唐恩目光定定的看著自己,那壯漢眼神有些漂浮,轉頭哼了一聲,推開身前士兵,大步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嗯,勇氣可嘉,這才對嘛!碧贫鼽c了點頭,隨即道,“你會告訴那人在哪對不對?”

    壯漢并未搭理唐恩,而是向后轉頭吼道:“你們還在等什么!”

    嘩、嘩、嘩……

    十來個人身軀最為健壯的大漢聞聲走了出來,他們的臉上充滿猙獰。周圍弗雷等人立刻緊張的圍了上來。

    唐恩擺了擺手,阻止了他們的舉動,抬頭瞇眼看向壯漢:“老實說,之前我只是有所猜測,但現在終于是確定了。呵呵,也虧你們下得去手啊……嗯,不過我還是有點好奇,你們這么做的原因何在呢?能活著出去嗎?”

    壯漢不屑的彎彎嘴道:“按照你們的方法,當然不行,但是我的方法絕對可以!

    “哈哈,也是!”唐恩思索了下,竟是點了點頭,“你們這樣做或許有可能出去也說不定,但是也就是你們十幾個吧,或者更少吧……”

    大衛他們相互看了眼,均是有點滿頭霧水。倒是弗雷與泰頓兩人,像是明白了什么,臉色有些微變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用不著挑拔離間!眽褲h仰頭笑了聲,“只要有你們這三十來人當食物,絕對夠我們出去了!

    呃,食物……我們是食物?咝——

    大衛等人恍然大悟,隨即倒抽了口涼氣,胃里一陣翻滾,也就是實在沒什么東西好吐的,否則一定會吐個翻江倒海!剩下的那些個士兵,有些似乎也不知道這情況。在明白了壯漢所說后,也是忍不住退后幾大步,滿臉苦澀。

    哇……

    終于有人受不了,開始嘔吐酸水,那是富萊克等礦場高層。他們養尊處優這么多年,或許有聽過類似吃人的消息,但當這事情真實的在身邊發生后,還是沒能承受得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簡單的,算了,說了你也不明白!”唐恩挑了挑眉毛,繼續說道,“總之,你們現在是想造反來著?”

    “不錯!”壯漢獰笑了兩聲,“嘿嘿,你們幾天沒吃,手腳都沒力氣了吧。如何與我們戰斗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壯漢轉頭對著那些士兵道:”兄弟們,跟著我反了吧。只要將他們吃了,我們一定可以挖出去!”

    那些士兵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神都是有點復雜,一時間倒是沒人響應。他們恨唐恩等人倒是不假,但相對而言,連自己人都吃的隊長似乎更不可靠啊……

    “咦,就這么自信嗎?”唐恩摸了摸鼻子,“你難道沒聽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嗎?”

    這時現代說法,壯漢自然不知。

    唐恩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唉,沒文化真可怕!”

    說完,身形鬼魅般連閃兩下,無視中間的幾丈距離,直抵壯漢身前。

    “動手!”壯漢大驚,吼完后反撩右臂,一抹寒光劃向唐恩胸膛。那是半截戰刀,不過厚重的刀體已經被打磨出鋒刃,像是個匕首。

    不過未等這半截戰刀遞出,壯漢就覺手上一疼,接著前襟被人抓起,身體騰空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先是砸在通道壁上,接著又重重的摔落在地,壯漢一時間頭腦暈眩,回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唐恩拿起那半截戰刀看了眼,接著踏前幾步,俯身前:“別以為吃了二兩肉,就可以囂張!不知道別人會嫉妒的嗎??”

    咝——半截戰刀揚起,帶起一串血珠!.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