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8章 山地追蹤

    老比爾那十幾歲的孫女叫卡蘿,在異界這名字的意思就是永遠唱著歡快歌曲的小鳥。

    不過這歡快的鳥兒現在卻是在不斷的嚎啕大哭,從她斷斷續續的講述中,唐恩他們知道了,大約在兩天前的晚上,一伙強匪忽然而至,包圍了村莊。

    十萬大山本就是混亂之地,山賊強盜那是多如牛毛。沙河村被這些人光顧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不過他們一般只會取些食物和水就會離開,屠村這種殺雞取卵的事情還是不會做的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等老村長站出來準備奉上食物的時候,卻被直接一刀削去了腦袋,接著殘忍的燒殺搶掠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因為時間緊迫,小卡蘿的母親只來得及將她藏在了地窖之中,叮囑她不準說話。然后一個面色猙獰的大漢就撞開門沖了進來……木板是有縫隙的,緊捂著嘴的小卡蘿看著母親自殺未成,被不斷奸污,然后被一刀殺死……

    事情并沒有就此結束,農莊有地窖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。強盜們似乎并不滿意此次的收獲,于是開始大肆的搜索每家每戶的地窖。這其中自然又殺了不少躲著的人,一個強盜在搜到小卡蘿家的柴房后,發現了木板下面的地窖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的事情就有點出人意料了,那強盜倒霉的一腳踩上了,原本為了老鼠和一些穿土動物準備的捕獸夾。在他不斷痛呼的時候,小卡蘿勇敢的從黑暗中沖了出來,直接一鐮刀砍在了強盜身上。

    本來嘛,捕獸夾只是令強盜受了點小傷,就算是再挨一刀也有反擊之力,畢竟小卡蘿的力氣太小。但那強盜可能是惡人當久,現在遭了報應。小卡蘿的那一刀恰巧砍在了他脖子上……然后就是各種沒頭沒腦的亂砍了,等小卡蘿回過神來,那強盜已經被砍變形了!接著小卡蘿關上了地窖的門,在里面和那強盜尸體待了兩天,直到唐恩他們到來……

    此時大衛的搜索工作已經完成,沙河村除了小卡蘿外無一活口,所有村民的遺體都被集中到了村東頭小河邊,這里已經挖好了土坑。

    等好不容易勸住哭喊的小卡蘿后,那**的遺體也被放了進去,隨即揮土掩埋。

    除了小卡蘿的母親外,其他村民都沒有立石碑。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不過也總好過裸露在外,被各種食腐動物吃掉的結果。

    等安置好了這些,唐恩走到呆呆的卡蘿面前:“卡蘿,你還有什么親人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了,我只有媽媽和祖父。嗚嗚……”小卡蘿垂下了頭,通紅的雙眼仍在不斷的滴著眼淚。

    唐恩點了點頭,和聲道,“那你以后就跟著唐恩哥哥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我,嗚嗚,我不知道……”得知兩個親人都已死去,小卡蘿此時的頭腦已經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么定了!”唐恩拍掉卡蘿頭上的塵土,干脆的道。

    大衛也走了過來,蹲身道:“卡蘿妹妹,我叫大衛。你的祖父老比爾曾經救了我們的命,所以你放心,我們這里的所有的人都會照顧你的。如果以后有誰欺負你,你大衛哥哥一定幫你出頭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卡蘿睜著空蒙的眼睛,含著眼淚無意識的點頭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大衛摸了摸卡蘿的柔軟頭發,起身無聲嘆息。

    過了一段時間,米修幾個人也回到了沙河村。在得知老比爾在這世上還留有親人后,又是一陣歡喜。

    “老大,打聽到了!這伙人是過路的強盜,人數約有百人。兩天前經過這里,現在向南邊去了!

    “很好!”唐恩點了點頭。能知道方向,就不怕追不到對方。

    “那老大,我們現在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!”唐恩瞇了瞇狹長的眼睛,“追蹤他,找到他,殺了他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唐恩話雖說的簡單,但實際操作起來難度還是不小的。畢竟對方已經離去兩日,其間有沒有轉變方向這沒有人知道。所以最后唐恩索性灰色空間打散,三個人為一組,成扇形向前搜索。

    灰色空間成立的時候有十一個人,犧牲了一個,重傷了一個,現在算上唐恩、大衛以及米修這里一共才十二個人,也只能分為四組了。到了這時候,唐恩也強烈感覺到灰色空間必須要擴編。否則凡事親力親為,這和沒成立這組織有什么分別?

    分好組后,灰色空間成員迅速躥入連綿山脈中。唐恩則帶著卡蘿以及另外兩人走在山路上,居中策應。他們現在搜索的對象當然不是那伙過路的強盜,而是崇山峻嶺間那些山賊團派出放風的人。若要問有誰對這里的地形、發生的事情最為了解,那無疑就是他們了。

    凡是窮山惡水處,必出賊寇盜匪,這幾乎就是定律。十萬大山這里的地形就不用多說了,所以什么盜賊團,山賊等等可以說是這里的特產了。

    灰色空間成員的效率還是不錯的,畢竟跟隨唐恩這么長時間了,各種手段也學到不少。

    雖說出來混,要講道義。但是刀都架在脖子上了,又是出賣別人,所以那些被逮住的山賊都很配合,有些唯恐被滅口的還說的很詳細。幾個小時后,陸陸續續的消息從各處向唐恩這邊匯總。從現在看來,這伙過路的盜匪還沒有改變方向,仍舊是一直朝著南面而行。

    山賊的領地觀念還是很強的,同行借道經過,有時需要打個招呼什么的以示禮貌。所以沒過多久,唐恩他們就知道了這伙人叫山貓盜賊團。首領的名字已經不可考,至于外號那就叫山貓。身材消瘦,面容普通,為人陰險狡詐。最醒目的標志就是嘴邊幾撇小胡子,這也是他山貓外號的由來。

    這伙人以前也是干的山賊這行當,在東南邊一個險要地形靠山吃飯,但不知道什么原因,忽然流竄至此。這大概也就是他們無所顧忌的屠戮沙河村的原因,反正也不是自己地盤,根本就不需要考慮殺雞取卵的問題。

    到了夜晚,唐恩將哭累的卡蘿背上,繼續向前追蹤。

    這時候想要獲取情報就更難了,晚上人煙稀少,山賊也大都收工回去,F在也只有摸到對方寨子,逮個放哨的人才有可能得到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上午。云色暗沉,寒風料峭。

    崎嶇山路上,一伙百來個人正蜷縮著身體頂著寒風不斷前進。從他們手里拿著的五花八門的兵器可以知道,這不是伙善人。他們的裝束也很雜,有的人身著半身甲,有的人則直接套著厚棉衣。唯一相似的可能就是他們個個都顯得無精打采,步伐拖沓。

    走在隊伍最前面的是個身材消瘦的壯年男子,面容陰郁普通,只有嘴邊幾撇小胡須頗為顯眼。他身上倒是難得的穿著整齊的熟銅甲。

    “頭,我們還要走多久啊。這天色怕是待會要下雨啊,你看看,兄弟們都不行了!币粋手拿鋼刀的壯漢靠了過來問道。

    身材消瘦的男子向后看了眼,咧嘴罵道:“他娘的,走會路就喊累,讓你們干娘們精神就來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!贝鬂h摸了摸腦門yin笑道,“這兩個不一樣嘛……嘖嘖,頭,我們什么時候再找個村子爽爽啊,前兩天的癮都過去了!

    “操。除了會玩女人你們還會干什么……”身材消瘦的男子沒好氣的道,隨即神色稍緩,“等等吧,等過了這個山脈再說?偸沁@么干,會被同行追殺的!

    “哦!”那壯漢聞言頓時蔫了下去,嘆氣道,“還是以前好啊,守著路口就有肥羊自己送上門來了!

    “盡說廢話。這不是軍隊打仗,直接封路搜山了嘛!鄙聿南莸哪凶右а狼旋X的道,“娘的,流年不利啊。在其他什么地方打仗不好,偏偏就要在我們這!

    頓了一下,接著道:“現在是在別人的地盤,強行占地那是撈過界,是大忌。你吩咐下去,等找到地方安頓下來后,我一定帶著兄弟們再找個村莊好好爽爽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勒!眽褲h聞言大喜,連聲應道。

    噼——轟隆。。!

    呃……百來個人只覺眼前大亮,愕然抬頭。只見那原本灰色的云層像被染了墨汁一樣,迅速變黑。隨即,點點雨滴就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母親啊,還真的下雨了!”身材消瘦的男子恨恨的一捶手掌,神情郁悶。

    “頭,這雨不會小,我們還是找個地方避避吧!眽褲h抹了把臉上雨水開口道,

    “說的輕巧,往哪避!”這里正是山脈中間,既不靠近村莊,又沒有傾斜的峽谷。

    “頭,那,那有片林子!眽褲h倒是眼尖,左右看了眼,指著遠處山路旁冒出的樹尖道。

    “好,叫兄弟們加快速度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這群急于避雨的山賊不知道,在他們的身后幾里外的山丘之上,一伙十來個人正神色欣喜的指著這邊。

    “**,總算是找到你們了!”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