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4章 賞金獵人

    命運這東西,終究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實在些。

    唐恩之前一直不同意小卡蘿學習武技,是因為他知道一旦走上了這條路,就不可能再回頭。但現在看到那些滿地凄涼,無辜橫死的的平民士兵,他徹底改變了主意!

    災難是不會因為對象的軟弱無力就善意放過的,唯有橫刀當面,直斬向前,方才能贏回屬于自己的生機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翻出外傷藥水、傷布,打了盆清水,處理傷口……

    小卡蘿拿著一塊濕布擦拭著唐恩后背的污穢,清洗出來的傷口很恐怖,一條條縱橫交錯的暗紅裂紋遍布軀體,像是跌在地上要碎不碎的陶瓷罐子。

    小卡蘿的手在抖,動作很輕,淚珠在眼眶中打轉,最終無聲滑過臉龐。

    “還是我自己來吧!碧贫鲃恿藙由碥|,有些不習慣的道。傷口是很痛沒錯,但他現在卻覺得有些癢,仿佛被一只毛茸茸的貓掌慢慢觸碰一樣。

    小卡蘿固執的搖了搖頭,隨即想到唐恩看不見,又開口道:“卡蘿可以的!

    “嗯!碧贫鼽c了點頭,將藥水傾倒在手上,隨即覆蓋已經清洗過的傷口,身軀頓時就是一震。

    灰衣軍的供應藥品自然高級不到哪去,落在傷口上,像是抹了層辣椒水,需要等段時間,才會有清涼感覺傳來。

    他現在身上的傷除了左肩部位的箭枝貫透,其他幾乎全是爆炸的沖擊波造成。這種傷看起來恐怖。但只要身體沒有震裂,就會慢慢復原。唐恩對于自己身體的恢復能力是不懷疑的,像以前的一些老傷,現在甚至連疤痕都看不見了。而且重新長出來的地方,竟是有越來越白的趨向。

    好歹也是在戰場上混的,怎么現在越來越像個小白臉呢……唐恩撫了撫下巴,有些苦惱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卡蘿清洗的很小心,約莫過了大半個小時才擦完,隨即涂上藥水,最后用白色傷布牢牢地將身體裹上。

    外面的戰后工作還未停歇。晚飯是后勤人員直接送到帳篷前的。不過未等唐恩他們開吃,帳篷外又是一道聲音傳來,

    “唐,你在嗎?”

    喬希亞……唐恩訝然的道:“在,布簾沒搭,你進來吧!

    簾子掀開,喬希亞慢慢走了進來,抬頭,眼眶通紅。語氣哀傷:“唐,梅根阿姨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唐恩一怔。隨即想起梅根阿姨正是他初加入達倫的灰衣軍小隊時,那里面負責后勤的善良夫人。當時,喬希亞什么都不懂,是跟著她后面學習做事的,兩人的關系一直很好……

    “我很遺憾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怪我……”喬希亞低頭,金咖色長發遮蓋下只能看見緊咬的嘴唇:“我明明之前就感應到魔法波動的,為什么沒能想到傳送陣?如果我想到了,大家就不會死,梅根阿姨也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此時的喬希亞語氣越說越急促。神情也愈加的激動。

    “喬希亞!”唐恩驀地大聲打斷了對方的自怨自艾,隨即搖了搖頭,“不用胡思亂想,你不是神,你只是個中級魔法師。能在剛才認出傳送陣,并給士兵們指明主攻方向……事實上,你已經盡力了!”

    這是實話。包括唐恩、佐凡在內的所有人都只是大概知道這些黑甲人的撤退方向,但卻并不知道有個傳送陣在那里。如果不是喬希亞一語道破的話,這場混亂至少還要延長一個鐘頭,到時會逃走多少人就不好說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良久后。喬希亞輕點頭。

    她剛才也是被梅根以及眾人的死刺激到了,現在被唐恩喝醒后,總算是恢復了點理智。

    唐恩見狀,岔開話題道:“你剛才是和洛沙首領在一起吧。嗯,怎么樣,首領們準備怎么處理那群黑甲人?”

    “那是骯臟的賞金獵人!”喬希亞頗不客氣的罵了聲。

    “賞金獵人?那是什么?”唐恩詫異的道,這個稱謂他真的是第一次聽到。

    喬希亞張了張嘴,莫名其妙的看了眼唐恩:“你不知道?可你是刺客!”

    “這個,有關系嗎?”唐恩摸了摸鼻子,我是半路出家的好吧……

    喬希亞見唐恩似乎真的不知道,于是詳細的講解了下,唐恩也終于知道了這賞金獵人到底是個什么類型的職業了。

    賞金獵人這個職業類似于傭兵,首先他們也是有組織的,名字就叫賞金獵人公會,這聽起來和盜賊工會、傭兵工會沒什么兩樣。其次雙方的流程形式也十分相同,都是工會發布任務,成員負責完成,最后提取賞金。

    那么就有疑問了,既然形式差不多相同,這賞金獵人公會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

    答案當然是有!

    異世武者以武力為尊,弱肉強食。與人斗,與獸斗等等,戰斗習慣早已是溶入他們血脈之中。強人以武犯禁,想要管理好這幫人無疑是困難的,強行壓制更是不可能。所以一些官方所辦的盜賊公會,傭兵公會等等就出現了。

    它們的出現算是一個很好的疏導,在這個平臺上每天都有著許多任務,武者只需要加入其中就可憑本事賺錢,這樣很大程度上杜絕了類似武者囊中羞澀,最終鋌而走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官方畢竟是官方,所以對于像盜賊工會里面的任務卻是犯了難,因為總不能說支持偷盜、殺人吧……

    幾經思量后,官方最終做出了折中的選擇?梢园l布偷盜、雇兇殺人的任務,但信息必須是公開的!也就是說一個刺客接了任務后,很可能他的刺殺對象是知道最近有危險的。防范之下,被刺殺的可能性自然就小了許多。再加上布蘭官方對于逮到的刺客幾乎就一個法律——絞刑架一日游!所以刺客的數量到底是被限制了下去。

    當然,對于刺客來說,這無疑是個深惡痛絕的政策。但關鍵是他們還不好反抗,因為不會有人去支持一個刺客……

    后來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一個叫做賞金獵人的公會出現了。它并不是官辦的,而是由個神秘力量私自成立的。

    先開始這公會的任務只有一種,就是刺殺。與盜賊公會不同的是,他們對于雇主、賞金獵人、任務的信息都是絕對保密,這個特點吸引了大批的刺客去做了賞金獵人。隨著公會的不斷壯大,里面的任務也開始逐漸廣泛,除了刺殺外,尋寶、綁架等等……正如這公會的口號一樣,只要出得起錢,你就可以在這里獲得任何東西!

    在這種氛圍下,那些賞金獵人的素質也可想而知……

    “總而言之,賞金獵人就是一群為了骯臟金錢,可以不擇手段的罪惡之人!眴滔喸谠捳Z最后加上怨恨重重的評價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唐恩點頭贊同道,心里卻是有點感慨,這才是殺手組織啊,相比較而言,那個綁手綁腳的盜賊工會弱爆了……

    “嗯,聽你這么說,這賞金獵人公會似乎不受官方歡迎?”唐恩很快就抓住了這些話的關鍵。

    “當然,官方對于賞金獵人公會的態度一向是碰到就直接剿滅!眴滔喣罅四笕^,“但是他們太會藏了,聽說想加入都需要有人推薦……這樣,官方根本就找不到地址。哼,不過早晚他們都會被消滅的!”

    看著義憤填膺的喬希亞,唐恩不禁摸了摸鼻子。拜托,在布蘭官方的眼里,灰衣軍的形象好像也不必賞金獵人好到哪去吧……

    說到這里,喬希亞的臉色忽然漲紅,憤怒的道:“唐,你知道嗎?我剛才從洛沙阿姨那出來的時候,有些部……有些人竟然對處死那幫骯臟的賞金獵人還猶猶豫豫的!”

    “呃?為什么?”唐恩大驚,賞金獵人今晚在灰衣軍駐地做的事情,都夠他們死好幾回的了。

    “哼,還不是膽小,害怕賞金獵人公會的報復!”喬希亞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報復?”唐恩張了張嘴,這賞金獵人公會還有這福利?反正盜賊公會是沒有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!眴滔喥擦似沧,“我聽他們說的,說以前有支賞金獵人小隊在尋寶歸來途中,被個大型的盜賊團給盯上了,結果東西被搶,人也被殺。后來那公會自己發布任務,號召賞金獵人去圍攻那盜賊團,直至對方覆滅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一下,喬希亞接著道:“但這又能怎樣,我們的人不能白死!再說豈能因為害怕對方報復,而不選擇反擊,這不是可笑嗎?哼,反正我相信洛沙阿姨一定會殺了他們的!”

    唐恩默然點頭。這對于洛沙他們的確是個難題,不殺,不足以平民憤。殺了,又憑空豎立大敵。

    本來嘛,外出做任務失手被掛掉了,這是正常的事情,相信那賞金獵人公會也不會蛋疼的來管這事。但現在人數太多了,那些賞金獵人被夜摩他們陰了一記后,被俘虜了有一百多人。這對于嚴格發展人數的獵人公會來說,自然損失不起,估計不久之后,對方就會派人來交涉……這大概也就是那些賞金獵人之前痛快投降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想清楚其中情況后,唐恩瞇了瞇眼,那么,洛沙首領,你會怎么做呢?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