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5章 殺人償命

    從混亂到平息,賞金獵人的突襲時間不長,但是他們所造成的危害卻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如果從軍事角度看,除了沒達到預定目標外,賞金獵人的這次襲擊堪稱完美。他們就像后世的那些特種兵,小股力量侵入,暴起突襲,最后留下滿地狼藉……

    唐恩不用細看,就知道灰衣軍這次死亡的士兵數絕對超過五百,受傷的那就更多了。除此之外,更加令人悲憤的是那些死去的平民。他們沒有士兵那樣自我防御的意識,在前期爆炸中,傷亡者眾。

    唐恩不知道灰衣軍的高層最終會做出怎樣的決定,如果從個人意愿講的話,他和喬希亞一樣當然是贊成處死這些賞金獵人的。但是當到了一定的高度,手里攥著無數人命運的時候,快意恩仇的決定往往就會很難下。

    暮色沉沉,洛沙小屋的燈光徹夜亮著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事實證明,唐恩的疑惑并不需要持續多久。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一百多名賞金獵人被帶到昨夜佐凡幾人大戰形成的空地,那里已經林立起排排木樁。此時,周圍聚集了不少士兵平民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們!”

    “還我兄弟命來!”

    “我的孫女才三歲啊……啊……骯臟的家伙去死,去死啊……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隨著這些人被帶出,周圍的灰衣軍民眾一片喧嘩。有撕心裂肺的高喊要為親人報仇的,有懇請下令誅殺的……群情激憤之下,一些泥土石塊、菜葉土豆紛紛砸了過來,像是落了一層冰雹。

    那些賞金獵人此時都是面色蒼白的垂下頭去,他們的實力自然是比這些婦孺老人高的,但現在卻有些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。似乎那都是一團團火焰,一直灼傷到他們內心最深處。

    很快,這些狼狽的賞金獵人穿越人群,來到空地?吹侥切┽敽玫哪緲逗,他們似乎意識到了什么,立刻扭動著被綁的身軀,不斷掙扎反抗。

    “該死,他們這是要弄死我們,反他娘的!

    “你們就不怕公會報復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們之前之所以輕易投降,是因為相信灰衣軍會因為公會的威懾而放了他們;蛘吣呐率亲鼋粨Q也行啊,他們愿意拿出畢生的積蓄來換條命。但誰曾想,這才剛過幾個小時,灰衣軍就要干脆的處死他們。

    賞金獵人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有斗氣在身,這一掙扎之下,旁邊的士兵就有點按不住了。甚至一些人已經擺脫了控制……不過也就在這時,

    轟——

    灰衣軍民眾都覺的肩膀一沉,一道無形威壓轟然落下。

    周圍人尚且如此,那些賞金獵人所受的壓力就更大了。他們只覺的一座大山當頭壓下,周圍空氣也變成了粘稠液體,呼吸困難!

    前方,面容古樸的佐凡抱著劍靜靜的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空級武者的威壓不是這些賞金獵人所能承受得住的,隨行的士兵趁著他們汗如雨下死死抵抗的時候,用鐵鏈將后者牢牢綁在木樁之上。

    人群分開,一襲黑衣的洛沙腳步沉重的走了出來。面龐依舊清麗,但眼中的些許血絲卻顯示出了疲憊。

    木樁前,洛沙轉身面對眾人,深鞠躬,

    憤怒的聲音逐漸消去,場中恢復寂靜。

    “很對不起大家……”洛沙抿了抿嘴,臉露哀傷,“昨晚一共有一千一百四十一名同伴永遠離開我們!這里面有我們的兄弟,我們的母親、祖父……還有我們的孩子!

    “我直到現在都在考慮一個問題!為什么越是貧窮,卻越受壓迫。越是卑微,卻越受欺凌。越是弱小,卻越受災難眷顧……我很不明白,為什么慈愛的神一再對我們如此的殘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,不明白不代表不繼續堅持。我們永遠會、甚至更堅定的去走這條路。就像我們永遠不會忘記那些為此犧牲的同伴一樣……灰衣軍不是暴民,但灰衣軍也絕不會忍受那些對我們無故施加痛苦的人!

    說到這里,洛沙一指身后扔在掙扎的賞金獵人:“我不是審判官,更不是神,無權去決定一個人的生死。但我們至少反擊的權利……嗯,其實我想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殺人償命,自古如此!所以大家現在可以有仇報仇,有冤報冤!”

    拋下這句話,洛沙干脆的走到一邊。

    “殺……”

    “殺!殺!”

    “殺!殺!殺!”

    喊殺聲從單個到整體,從混亂到整齊。到后來震蕩長空,遙傳數里!

    這時,一個熱淚縱橫的老婦人,從人群中一步一步顫顫巍巍的了出來。渾濁的眼睛從木樁上逐一掃過,似乎在尋找著什么……

    最終,她在一個后排的賞金獵人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,就是你……小瑪麗,我的孫女……”蠕動的嘴唇不斷的重復這兩句話,干裂樹皮似的老手從懷中掏出一把銹跡小刀。沒看錯的話,它的作用應該是削水果。

    那賞金獵人雙目圓睜,張了張嘴。天可憐見,他是真記不得昨晚有殺過一個小孩……他只模糊的記得昨晚有個幼小身影喊自己叔叔,不過自己嫌她礙路,踢到旁邊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看看你的心是不是黑的……幾歲的小孩,小瑪麗你也下的去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喂。老家伙你認錯……呃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小刀已經刺上了他胸膛。賞金獵人的黑甲在被捉的時候就被剝掉了,所以這小刀談不上鋒利,但卻依然刺破了他的皮膚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賞金獵人暴怒,周身斗氣光芒閃耀,就要將老婦人震飛。

    但這時一道金黃色的薄紗籠罩下來,他的斗氣瞬間就被驅散。

    嗤、嗤……血液噴涌!

    這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老婦人,她的一生或許殺過許多雞鴨,但可以肯定,她從沒有殺過人,也不敢想象去殺人。但現在她的刀雖依舊顫抖,卻堅定不移的向周圍皮膚劃去,似乎要割出個圓形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見了血光,周圍眾多灰衣軍民眾都是忍不住沖上前去,對木樁上的賞金獵人開始圍毆。

    若是士兵,他們會一刀砍在對方脖子上。但若是平民,那攻擊手段就雜了,有用木棒敲的,有用石塊砸的,還有用牙咬的……

    賞金獵人傻了、瘋了……他們哪見過這等陣勢。斗氣被佐凡限制,他們的斗氣鎧甲根本施放不出來。只能看著自己的一塊塊血肉被一個個血盆大口撕下……

    慘叫聲,歡呼聲……因痛苦而猙獰的面孔,因大仇得報而舒暢喜悅的臉色……

    兩種截然不同,甚至各走極端的情緒在這小小的空地上得以展現。此時,不管是賞金獵人還是灰衣軍民眾,都談不上理智。當然,這里也不需要理智!這里需要的只是或痛苦或痛快的宣泄。

    站在外圍的唐恩,看著眼前如地獄盛宴一樣的滲人情景,不禁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他對于賞金獵人當然是沒有好感的,雖然這從一個刺客的角度上說有點荒唐。

    唐恩只是對洛沙手段的一種佩服,從大局上看,相信有不少人會覺的洛沙此舉有些沖動,甚至會批評她不是個合格的領導人。事實也正是如此,灰衣軍本就弱小,現在卻又因此招惹強大敵人,實屬不智。仇恨當然是要報的,但完全可以換種不激烈的方式,或者說是潛心發展,以后再報仇都是可選擇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唐恩佩服的也就是這點,不是所有領導人都會有拋棄其他,只為單純報仇的勇氣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是不是我的處理太過殘忍,有點不妥!

    “不,恰恰相反,這是太妥了!”唐恩微笑轉頭,對走到身邊的洛沙道。

    大多數人總是念叨著為大局著想,為大局著想,殊不知正是因為這樣的思維,才會慢慢喪失最終決斷的勇氣。

    “哦?”洛沙彎了彎眉,恍然道,“對了,你是刺客,對于這樣的場面想必是沒有感覺的!

    唐恩摸了摸鼻子,有點尷尬的道,“刺客也不是經常這樣殘忍的!

    “呵!”洛沙輕笑了下,看著眼前場景嘆道,“其實,我還是不夠強硬,不夠殘忍!

    唐恩訝然:“還能怎么殘忍?”

    洛沙搖了搖頭:“這次的計劃肯定是那幫貴族青年的家族勢力策劃的,我若是夠強硬的話,率領大家打破領主士兵包圍,最后將這些貴族青年也一并殺了干凈也是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恩張了張嘴,有點傻眼了。

    殺了那幫貴族青年,那唾手可得的物資之類自然就化為泡影。眼前這個瘦小身軀的女子,確實是有著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的剛烈胸襟氣魄。

    “嗯,關鍵還是因為我們的實力太弱,所以才會有這樣那樣的顧慮……等這次穩定下來,大字報計劃必須緊急實施,相信到了那時候,我們的實力會有所進步吧。唐,這次你一定要幫下喬希亞!

    “好,沒問題!”

    洛沙點了點頭,接著道:“對了,你這次殺了蒼鷹立下大功,可想要什么獎勵?”

    唐恩攤了攤手:“這個還真沒想過!标P鍵是灰衣軍也什么都沒有啊……

    像是看穿了唐恩的心思,洛沙輕笑道:“對于你來說,灰衣軍確實也沒什么好獎賞的。嗯,你對灰色空間這么看重,那我將這些人的黑甲發一批給你如何?”

    唐恩心中驀然一動,對啊,這些賞金獵人的黑甲那可都是好東西,輕便,防御力又不錯,剛好適合灰色空間成員的需求。想到這里,連忙道:“哈哈,那我就不客氣了!

    “就這么說定了,我待會讓人送十幾套黑甲來!

    “謝謝首領賞賜!”唐恩行禮道,隨即搓了搓手,“不過這十幾套是不是太少了。呃,首領你知道的,最近灰色空間要擴編,我不能讓后來的兄弟沒裝甲穿不是!

    洛沙愣了愣,看著眼前這打蛇隨棍上的家伙,遲疑了下,“那就再給你二十套吧!

    倒不是洛沙小氣,灰衣軍確實窮啊,一些整編的精銳部隊都是沒有合身的鎧甲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打算至少招五十個人,嗯,我總得一視同仁不是!碧贫髡~笑著道。這黑甲明顯價值不菲,他是堅決打算不放過這個機會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首領,有軍團使者在駐地外等候,說是詢問談判時間!本驮谶@時,一個文職軍官神色激動的走過來報告道。

    唐恩與洛沙都是一愣,隨即相視一眼。

    終于是忍不住了嗎……也對,營救失敗,為防止這邊做出什么沖動的事來,啟動談判確實是最好的安撫辦法。

    “嗯,我去看看。你去通知下各個部長,到我小屋集合!甭迳滁c了點頭,隨著軍官向外走了兩步,隨即像是忽然想到什么,轉頭道:“對了,唐,那個黑甲給你四十套!”

    “呃,還差二十套呢……”

    這句話卻是說遲了,那邊洛沙已經急步而去。

    嘖嘖……唐恩砸了兩下嘴,“就知道你會來這手,嗯,招三十個人,剛好夠用啊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