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章 我們是來搶親的!

    騎士,這是個聽起來頗為浪漫的詞語,從異世大量歌劇小說中,單槍匹馬救貴族小姐的經典橋段就可以看出。當然,這也是個和忠誠、榮耀、信仰、勇氣等掛鉤的詞語。這從騎士們出戰的口號就可以聽出——為榮譽而戰,甚至不惜犧牲!

    騎士的身份不是繼承而來的,他們需要在軍隊,或者領主手下服役。在屢立戰功后,才有可能被封賞為騎士,并得到一塊固定的封地。

    能混到騎士,那也就是正式踏入貴族階層了。當然,是在最底層。不過最低等級的貴族那也是貴族,騎士在有著封地的供給后,一般都會活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克勞德騎士就感覺自己活的不錯,他以前是在索羅門領主手下服役的,自從一次作戰傷了右腿后就退了下來,索羅門領主對他還算不錯,給了個騎士的封賞。

    雖然和那些有著家族稱號的貴族沒法比,但在這封地里,克勞德無疑就是個實實在在的土國王。

    克勞德這人除了有著貴族一貫的貪婪之外,還異乎尋常的好色。當然,他稱呼這為風流。他本人最為遺憾的就是沒生在個好時代。因為在布蘭建國之前,那是各個國家、貴族領主混戰時期。那時候的貴族禮儀不像現在這么正規,甚至有些很是荒唐,比如——貴族有封地中所有剛成年女子的第一夜權。

    現在布蘭國一統,這種荒唐的權利自然是取消了。不過盡管如此,克勞德也沒有閑著,所謂制度就是讓人鉆空子的。你不讓我享有第一夜權,你不能不讓我結婚吧?于是克勞德現在有二十四位夫人,哦,不,準確的說,是準二十四位。因為今晚他又要結婚了,女子是他早就瞄上的一個村女。

    為了得到這清秀的村女克勞德可沒少花心思,不過那倔強的老頭總是不肯?藙诘乱幌蜃栽傦L流,先開始倒是沒有動強。當然,他的耐心也不是太好。這一回兩回的拒絕終于惹惱了他。

    當他今天下午再去那村子時,卻是剛好看到了灰衣軍張貼的宣傳紙?藙诘麓笙,這敢情好,理由都不用想了。先是逼問出誰捐贈糧食,一頓毒打,讓那些被屈打成招的村民,指認村女家也是捐贈了東西。然后就簡單了,直接綁人,帶回去好好“審訊”……

    閣樓花樹,燈火通明。

    克勞德的莊園相對于城里的貴族來說無疑是寒酸的,主建筑只有幾個閣樓矗立。但是整個面積倒是不小,實際上只要他愿意,圍墻圈到哪,哪就是他的莊園。那多出的面積主要是用來建造幾個大型水池,那是他夏天與眾夫人嬉戲的地方。

    克勞德提著個酒瓶走出大廳,隨手招來一個侍衛,不耐煩的道:“再去催催,怎么麥文神父還沒來?”

    “好的,騎士大人!

    自詡風流的克勞德很注重形式,他每次結婚時,都會請到封地里唯一的神父前來主持。

    當然,愿意做這種事的麥文神父也不會是什么好貨,他對美色倒沒有強烈的需求,他喜歡的是錢。每次克勞德結婚時,他都能得到一筆不薄的賞金。

    看著端著菜肴來回忙碌的傭人,想著今晚的各種**,克勞德對著明月灌了口美酒,頗為感觸的長嘆:“人生如此,夫復何求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那克勞德詩意大發,準備附庸風雅一把的時候。莊園外,無聲無息的來了群穿著黑甲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老大,調查清楚了,這里守衛大概有一百個……嗯,剛才有個神父進去了,他們好像在準備婚禮!鄙聿南莸拿仔薜吐暤。

    唐恩一愣,隨即摸了摸下巴:“這么性急?嘖嘖,還真是來巧了啊,待會一定要討杯喜酒喝喝!

    他們來時,曾經去村子里打聽過情況。那個痛失孫女的老大爺知道他們是灰衣軍后,立刻就是哭聲哀求。

    “喏,都聽著!”唐恩轉身對后面二十幾個新加入的成員道,“這是你們加入灰色空間的第一次行動,五個人為一組,我會派老隊員當你們的隊長。友情提示一句,這不是訓練,搞砸了就是死!

    “是,老大!”眾人低聲應道。

    唐恩看著面前眼中冒著嗜血光芒的眾成員,不禁滿意的點點頭。他們不像大衛那一批人員,他們的訓練時間較長,已經克服了不敢殺人的心里障礙。

    “唐恩哥哥,那我呢?我跟誰?”小卡蘿揮舞著鐮刀急聲問道。

    唐恩嘴角抽動:“把鐮刀放下……嗯,你跟我!

    “哦!

    “老大,我們現在就進去嗎?”大衛舔了舔嘴唇,似乎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呃,有點愛心啊!碧贫鲹崃藫犷~頭,痛心疾首的道,“至少也要等那騎士說我愿意的時候沖進去,才有戲劇的感覺嘛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莊園大廳很快就布置完成,白蠟燭,紅地毯,鮮艷的花朵……

    傭人們這么快的速度,完全得益于克勞德的多次結婚。要知道這里除了新摘下來的鮮花,那紅地毯、漂亮燭臺等等都是見證了前面二十四次婚禮。

    此時的克勞德已經換了個裝束,稍顯華麗的黑色正裝。這是他最拿得出手的一件貴族服飾,他用它參加宴會,婚禮,葬禮等等……不過有點苦惱的是,這件衣服大概是陪不了他多長時間了,因為他的肚子是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驀然,音樂聲起。

    兩個身材粗壯的女傭一左一右夾著個容貌清秀的女子,從紅地毯那邊慢慢走來。清秀女子的雙腳幾乎懸空,身不由己的向前。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周圍侍衛傭人不斷鼓掌,他們對這么多次結婚倒是沒什么惡感,甚至還有點欣喜,因為這代表著他們又可以大吃大喝一頓。

    很快,別扭行走的三人來到克勞德面前。

    “親愛的珍妮,我們很快就可以成為合法夫妻了,你開心嗎?”克勞德語音溫柔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從外貌可以看出這珍妮性格應該是婉約的,但現在卻是一口吐沫吐在了克勞德的臉上,身體劇烈掙扎:“你做夢!神父,我不想和他結為夫妻!

    麥文神父眼皮耷拉,像是絲毫沒有聽見。

    克勞德擦了擦臉上的吐沫,沒有生氣,他對女人的容忍度一向很大:“親愛的珍妮,不要掙扎了,嫁誰不是嫁呢。再說我還是個貴族,可以保你一輩子衣食無憂,這是許多女人想都想不到的福氣!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放開我……我不要!”珍妮很快就被兩個女傭再次固定住身形。

    糾纏間,眾人都看著臺上這出鬧劇,沒有人注意到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從側門走入。

    “唐恩哥哥,我們要動手嗎?”小卡蘿將鐮刀藏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不急!碧贫鲹u了搖頭,頗感興趣的道:“葬禮我倒是熟悉,婚禮還沒看到呢……”

    揮了揮手,臺上的克勞德有點不耐煩的轉頭道:“神父,可以開始了!

    馬文神父點了點頭,開口道:“以光明神起誓,你是否愿意與這個女人締結婚約?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克勞德干脆的道。

    馬文神父轉頭對珍妮道:“你是否愿意與這個男人締結婚約?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?”

    “我不……嗚嗚!”珍妮的嘴立刻就被封上,接著一個女傭用力按著她的頭顱,迫使她點頭。

    嘖嘖,看來異界的婚禮也沒什么好看的嘛……唐恩有些失望,接著走出,張嘴,

    “不愿意!”

    呃……唐恩張嘴無言,我這還沒喊呢,誰尼瑪搶哥的臺詞……

    砰!大門被一斧子劈開。隨即一個大汗淋漓的青年沖了進來:“她不愿意!

    這是……唐恩訝然,先開始他以為是大衛他們,誰知道進來一個并不認識的青年,從服飾上看,這應該也是個村民。這尼瑪是要上演搶親嗎?太令人激動了!

    “萊安……你怎么來了,快走……嗚嗚!”珍妮見到這青年更是激動,奮力推開女傭手掌叫道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克勞德臉色瞬間黑了下來,大聲吼道:“侍衛呢,外面的侍衛呢,都他娘的瞎了嗎?給我把他趕出去!”

    幾聲吼叫,卻沒有絲毫回應。門外漆黑的夜色里,靜悄悄一片。

    克勞德心中一沉,感覺情況不對了。就算是婚禮,外面也是有守衛的,現在這樣,只能說明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抄家伙!”

    好在大廳里面還有不少守衛,聞言都是抽出佩劍小心的向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……”

    砰!話音未落,一個守衛從人群上空飛出,越過通道,砸碎了另一邊的燭臺。

    唐恩施施然的收回前踹的右腳,拉著小卡蘿走上了紅地毯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灰衣軍的嗎?”那萊安緊緊的捏著斧頭,“我今天打獵剛回來,珍妮的爺爺和我說的!

    唐恩點頭釋然,這小子運氣倒好,大衛他們在外圍清理侍衛,倒是給他清出條暢通無阻的道路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克勞德距離這邊還有段距離,所以他倒是沒有聽到萊安說的灰衣軍。

    “我?”唐恩攤攤手,理直氣壯的道,“這還不明顯?沒錯,我們就是來搶親的!”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