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章 再戰一場(求推薦)

    山丘中的對抗戰仍然廝殺的如火如荼,不過稍具軍事眼光的人都能看出,第一軍劍士團敗局已定。

    沒有大局上的統一指揮,眼前這些劍士團雖然人數多出一些,但他們不過是在被動的進行反擊,一眼望去,亂糟糟的絲毫沒有章法。小隊長、中隊長、大隊長……每一級的軍官隊長都處在迷茫中,他們接受不到下一步的命令,只能是打到哪算哪……

    反觀第四軍長槍團,雖然這邊的最高軍官暫時還沒意識到對方指揮系統出現問題,但看著團中的尖刀,長槍破陣隊已經成功穿插進對方防線,果斷的將手中雁形陣士兵投入。頓如雪崩般席卷直前,勢不可擋……

    不過盡管山下打得熱鬧,但山巔上的眾人卻已無暇觀看。他們正怔怔的看著北邊的指揮所,寂靜當場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那些將劍士團指揮系統一鍋端的人,應該就是灰色空間團隊。但是……他們怎么辦到的?什么時候過去的?用什么方法過去的……

    一連串的問號蓋在眾人腦門上,老實說,當他們剛才看到兩團大打出手,長槍破陣隊強勢出擊的時候,基本上已經快忘了灰色空間也參與其中。本來嘛,這團隊從一開始就不見人影,之后的交戰也沒見他們出來彰顯實力……偶爾有人想起,也只是覺得灰色空間果然不適合在戰場生存,或許他們已經出現,不過發揮泯然若眾人罷了……

    但現在,他們現身了,并且第一次出手就直接擒下了對方指揮系統!沒有人知道他們是怎么辦到的,盡管山巔的眾人是在居高臨下的看著。

    “唐恩?”半響,歐蒙第一個回過神來,轉頭問道。

    攤了攤手,唐恩嘴角微撇:“抱歉,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歐蒙眉頭皺起:“不是你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呃,不是!”唐恩摸了摸鼻子,干脆否認。什么意思嘛,雖然我有時是猥……咳咳,是機靈了點,但你不能都往我身上扣吧。

    唐恩沒有騙人,昨天剛從洛沙小屋出來,就被弗雷拉上酒桌,之后就是醉的一塌糊涂,怎么可能去出什么主意。而且就算是有時間,唐恩也不會去做這等事情;疑臻g早已不是剛成立時,處處都要他帶領的團隊了。大衛與米修在他的耳聞目染之下,已是形成自身的做事方式,否則唐恩也不會放心的將隊伍交給他們。

    唐恩這邊拒絕的輕松,但周圍的軍官卻是暗暗吸了口涼氣。

    說實在的,他們對于灰色空間的敬佩怨念等,倒不如說是對唐恩的忌憚;疑臻g屢立戰功,這其中最受人關注的自然就是唐恩。一來是因為他是這團隊的唯一領袖,而且確實也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。二來唐恩的實力在駐地中是公認的強悍。

    但現在如果他沒說謊,那這說明什么?說明灰色空間團隊已經**并逐漸成熟。

    這點說起來似乎很容易,也不見什么出彩的地方,但眾軍官卻知道這其中有多難。一般情況下,剛指揮的軍官喜歡手下的士兵聽話,能不折不扣的完成自己的軍事部署。但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,一個命令傳達后,往往實際情況就會發生變化,這就需要低級軍官、甚至是士兵自己來判斷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面前這長槍破陣隊,第四軍長槍團的軍官對于弗雷的命令是簡單的,一個攻擊指令即可。但這弗雷卻能在實際戰斗中,結合周圍形式,發揮出更為逆天的效果。

    有這樣的下屬,長官都會偷笑吧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些軍官各自雜七雜八的發散思緒時,一個傳令兵已是急速奔到。

    “元帥大人,山下確實是灰色空間團隊。他們在不久前打暈守衛士兵,然后趁機包圍了劍士團指揮部!

    果然啊……眾軍官點了點頭,對于這個結果,他們早有所料。

    “他們什么時候過來的?”這時,一旁臉色陰沉的丹尼爾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這是關鍵問題,也是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。戰斗才剛開始不久,而且第一軍這邊先前也是散出了斥候……好吧,就算是你躲過了斥候搜查。但也沒道理這么快就過來啊,要知道南北兩邊戰場的距離可是不近,少說也得有個十幾里,怎么著也得跑個二十來個分鐘……再退一步說,就算是你有四條腿快速跑到那里,但是敲暈這百多個活生生的守衛也得費番功夫吧……

    “呃!”傳令官頓了下,臉色古怪,“其實灰色空間團隊從一開始就在指揮部旁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先前那第一軍的軍官瞪大眼睛,失聲叫出。

    眾人聽到這里,也是齊齊的一愣神,隨即心中滿是荒唐感覺。你說笑的吧?劍士團的人是眼睛集體失明了還是怎么著?放著對方的人在身邊不管嗎?

    丹尼爾瞪了那軍官一眼,沉聲道:“繼續說!”

    那傳令兵看著一眾大人物全都看過來,頓覺壓力山大,干脆的道:“他們假扮成了治療人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沉默,短暫的沉默。

    嘩——

    “嗬,這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開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“作弊!這是作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群情激憤,一片喧嘩。

    軍事對抗戰用的雖然都是木槍木劍,但每次戰斗下來,難免會有或輕或重的受傷情況,所以帶一些隨性的治療人員很有必要。不過為了不干擾戰爭節奏,這些治療人員往往都會待在后方,等戰后才上去治療。但誰知道就這么一點,竟然都被灰色空間的人鉆了空子。

    軍官們心中那叫一個火啊,枉自己之前還猜測對方是用了什么莫測手法,沒想到卻是耍了這等無賴行徑,猥瑣,太他娘的猥瑣了……

    “作弊,無恥!”那第一軍的軍官怒了,“有本事堂堂正正的戰一場啊,用這等下三爛的手法算什么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,這是戰場!如此做的話,那這對抗戰還有什么意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宛若春雷轟響,寒意陡降!

    殺意乍放乍收,唐恩微瞇著狹長眼睛,語帶譏諷:“呵呵,真是搞笑!虧你們還是軍官,虧你們還知道這是戰場!我問你們,若戰場之上敵人偷襲了你,你們難道還要去聲討對方無恥嗎?”

    “戰場上沒有高尚無恥,只有勝負、生死!這點都不搞明白,還當什么軍人,混什么戰場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你們都不如回去參加光明神殿算了。至少在那里,你們可以得到所謂高尚的快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場中寂靜,之前群嘲的軍官臉上一片火熱,羞辱無比。不過在張嘴欲反駁時,卻都是說不出話來。他們何嘗不明白這樣的道理,但事關己身,又是以這樣無厘頭的方式被涮,自然氣憤難平。

    “唐恩說的不錯!”歐蒙開口,掃視眾人,“戰場上為了勝利,怎么不折手段都不為過。別人在砍了你腦袋后,是不會考慮你說什么的。你們今天的表現,讓我很是失望!”

    同樣的話,由不同人說出,份量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說唐恩之前的話讓眾軍官感到憤怒、羞辱的話。那歐蒙老元帥的話就只讓眾人覺的羞愧、反思和無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都給我閉嘴!”一直沉默的丹尼爾掃了眼自己手下的軍官,沉聲喝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山巔上面終于安靜下來,而山下卻已勝負明顯。

    第四軍長槍團全線進攻,如重拳轟擊直搗對方腹地。其實勝負原本不該如此快就見分曉,但劍士團這邊原本為長槍破陣隊準備的口袋陣,現在卻成了最大敗筆。分散的的劍士小隊在一接觸大隊的長槍兵后,立刻崩潰開來。

    兵敗如山倒,現在局勢已經演變成了漫山遍野的追逐戰。幾乎處處可見劍士兵被長槍兵按倒在地,然后一頓胖揍。

    看到這情況,戴納將軍自然是眉飛色舞,如果不是顧及到身邊寒氣直冒的丹尼爾,怕是要仰天大笑三聲才覺過癮。

    “算了,收兵吧!”歐蒙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咕咕……

    幾聲軍號響起,下面正在戰斗的士兵……主要是忙著揍人的長槍兵停下揮動的拳頭。

    接著南邊一隊治療人員最先出現在視野中,過了段時間,北邊幾十個提著藥箱的人狼狽趕來,可憐他們之前被捆在某個山溝里,吹了小半天的寒風……

    “元帥,我想再戰一場!”

    就在山巔眾人準備撤離的時候,之前那個第一軍的軍官咬牙站出。

    “咦,呵呵!”戴納撇了眼不言語的丹尼爾,輕笑道,“怎么,輸的不服氣?”

    這軍官倒也有點膽量,抬頭挺胸:“是,將軍。不過我現在只想再戰一場,證明我們第一軍的實力!

    “哦?你能代表第一軍?”戴納捋著黑須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軍官默然,隨即還是執拗的道:“但我還是想再戰一場!

    “老戴!”丹尼爾終于開口,“不過就是試下而已,你們第四軍連勝這么多場,還怕這個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丹你這是激將!”戴納撇了撇嘴,大笑道。見好就收的道理誰都懂,今天已經在歐蒙老元帥面前露了把臉,他可不打算再來一場。

    “有點意思,恩,F在的時間倒還有!边@時歐蒙忽然開口,轉頭道:“唐恩,你的灰色空間有沒有興趣再來一場?”

    歐蒙身為最高統帥,要忙的事情自然很多,不過今天來觀戰,還是預備抽出半天時間的。但是這一場戰斗結束的實在太快……當然,他想繼續觀察灰色空間的戰斗力才是最主要的原因,第一場戰斗他們直接快刀斬首,根本就沒能讓人反應過來。自然也就談不上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唐恩自然無所謂,說實話,他對輸贏都不在意,他只重視這種訓練的機會,于是攤手道:“那就再來一場好了!

    “好!”歐蒙大手一揮,對一旁的傳令官道,“吩咐下去,規模不變,場地不變,再來一場!

    “是!”傳令官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邊,丹尼爾對那站出來的軍官沉聲道:“好好打,不要給第一軍丟臉!”

    軍官眼中閃過一抹亮光,啪的一聲敬了個軍禮:“保證完成任務!”

    戴納看在眼里撇了撇嘴,對一旁的軍官低聲道:“傳我命令,這次贏了,我請他們全團吃火鍋!”

    “呃,是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