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章 大衛的夸張一擊(四千大章 )

    白駒那個過隙,時光亦如水逝。

    三天的時間,十萬大山里面依舊如常模樣,騎士老爺們繼續作威作福,琢磨著治下哪家姑娘正成年。平民們也仍舊繁忙勞碌著,愁眉苦臉的計算下一次交稅的時間。至于山賊們,則自然是繼續做著無本買賣,懶散的守候山路上出現的肥羊……

    清晨,某處山澗中。

    這樣的山澗在十萬大山實在太過尋常,不深不淺,丈寬流水。相信如果不是有心人帶路的話,沒有人會知道這后方竟是別有洞天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就是我們……我們的寨子!

    “我看看……恩,辛苦了,謝謝!

    “不、不客氣!給、給個痛快吧!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、砰……嘩啦!

    一具軀體先是落在地上,之后隨著山間溝壑滾落下去,中間磕碰了幾次,最終砸進水中。浮起,尚未飄遠,一縷縷血色已經逐漸蔓延開來……

    上方,大約有幾十個人順著山壁小道并排站著,往下瞥了一眼后,都是各自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當先那面容普通的青年手上一晃,匕首消失,轉頭平靜的道:“米修,帶兩個人去前面探查,遇見釘子直接拔了!

    “是,老大!币粋陰柔青年點頭應聲,隨即帶著兩個穿著黑甲的人,沿著山壁輕盈的攀登上去。

    不用說,這群人就是唐恩與灰色空間成員。至于后面站著的則是泰頓那伙精銳士兵。

    既然三天時間已過,被抓了壯丁的唐恩自然是要開始著手清楚盜賊工作。當然。十萬大山的地貌何其廣博,光憑灰色空間是絕對完成不了這壓力山大的任務的。

    所以唐恩他們只要負責找出那些隱藏較深的山賊寨子,然后在地圖上打上標簽,之后就會有灰衣軍的軍隊開來,直接掃蕩。當然如果碰到一些規模不大的,唐恩他們也不介意順手清掉。

    約莫過了幾分鐘,幽幽山澗上空忽然傳來幾聲頗為清亮的鳥鳴。隨后不久,陸陸續續的又有幾聲相似的鳥鳴跟著叫起。不過音色就沒這么亮了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嘛,一點公德心都沒有。這大早上的,綠鶯還在睡覺呢!贝笮l撇了撇嘴,嘀咕一聲。之前那幾聲鳥鳴當然就是米修所發的暗號,不過大衛最近與他競爭激烈,喜歡沒事找茬。

    唐恩聞言瞥了大衛一眼,后者縮了縮腦袋。習慣性的露出訕訕笑容。

    “走吧,繼續前進!

    唐恩揮了揮手,帶著眾人沿著山壁小道接著向前走了一段。轉過幾個彎角,道路逐漸開闊,前面就是山澗的盡頭。

    此時,米修他們正站在出口處。腳下躺著兩具一動不動,手拿粗糙短弓的灰衣尸體,該是山賊的暗哨。

    “老大,就是這里!

    順著米修的手指,眾人看去頓覺豁然開朗。眼前是個不大的山谷,從山壁上那些洞穴可以看出。這里以前定是走獸飛鳥的隱蔽樂園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,這里確實被個山寨所占據。里面木質大門,巡邏守衛,瞭望木架等等一應俱全。

    “這伙山賊眼光不錯,這里倒真是個藏匿的好地方!”唐恩上下打量一番,稱贊了聲。

    這是事實,有前面山澗的阻擋,再加上這里被群山包圍,就算是從上面觀察也會被橫生樹木遮擋了視線。而且來這里只有剛才那一個狹窄通道,算是個易守難攻的地形。

    “就是小了點!贝笮l先是點點頭,隨即開口道。

    若問隱蔽程度,這里絕對比灰衣軍駐地要強,唐恩他們剛才也是對那山賊斥候大刑逼供,才找到的這里。但是這里確實也是小了點,藏不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小也有小的好處,可以做灰衣軍的一個后勤中轉站嘛!碧贫飨肓讼,還是從懷中掏出訂好的書冊,在上面添了一筆,隨即狹長眼睛微瞇,“而且這也說明眼前這山賊團伙的規模不大,恩,適合讓你們練練手!

    說完,唐恩轉頭看了身后的泰頓等人一眼,后者會意點頭,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。

    “那就這樣,戰術由泰頓你們布置,主攻也由你們來。至于你們……”合上書冊揣入懷中,唐恩看著大衛與米修,“你們輔助即可!

    “是,老大!

    分配好了任務,唐恩轉過身來看著這幫精銳士兵:“你們都是老兵,多余的我就不說了。恩,強調一點,這次不是什么假想對抗戰,我不需要俘虜!

    眾士兵身軀一震,稍抬頭,眼中藏不住的精芒閃爍,啪,集體沉默的行了個軍禮。

    山澗口氣氛頓時為之一變,雖還是一樣的靜謐,但身處這里的人均好像聽到了廝殺哀鳴,鼻前血腥氣味濃烈。

    有一種東西,雖然無形無相,但確實是真實存在,并給別人的感官帶來強大的震動。這,就是氣場。

    這些精銳士兵都是在戰場上摸爬滾打生存下來的,舉手投足自然盡是遮掩不住的鐵血氣息。況且他們這段時間也確實憋得不輕……雖能明顯感覺到自己實力的進步,但和灰色空間對陣,竟是從無勝績,這讓以前頗為自傲的他們心里都是壓著團火。而眼前這伙山賊,無疑就是最合適的發泄目標。

    唐恩感受到后眼波微動,心中也是有些小自傲。眼前這些人都是各軍精銳,即使以后不能組合在一起形成團隊,但毫不夸張的說,他們無論是放到哪一個軍,都會是主力軍官角色,必將大放異彩!而他們,卻是都由自己教導出來的……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就感吧!

    沒有再繼續訓話,唐恩轉過身來。擺了擺手,朝著山寨方向貓腰前進。迅速消失在了眾人視線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約莫一刻鐘,泰頓等人的準備工作就緒。

    眼前這就是個小山寨,最多也就二百來號山賊這樣子,所謂戰術,其實也簡單的很,這一刻鐘實際上都是花在了準備工作上。

    “泰頓大哥,你好像有點緊張啊!鄙秸皫资滋幍臏\淺溝壑中,大衛看著身旁緊緊抓著大劍的泰頓道。

    “屁。這是激動!”泰頓立刻轉頭瞪了一眼,而后又強調了句,“想當年我拿劍打仗的時候,你還拖著鼻涕揮木棍呢!”

    “哦!贝鬂h摸了摸頭發,尷尬的笑了下。他只是看身后眾士兵有點過于亢奮,想緩解下。不過事實證明,他確實不是這塊料。

    泰頓這時抬頭向旁邊以及高處看了眼。微微點頭,“行了,都到位了。按照之前說的,等我破門之后,你們迅速沖上去!

    眾人齊齊點頭,泰頓眼中厲光一閃。舉手做了個手勢,隨即就要從溝壑中沖出去。

    啪,泰頓的肩膀忽然被大衛抓住。

    “那個,泰頓大哥,還是我來砸門吧!

    “呃?”泰頓一愣。莫名其妙的道,“為什么……你擔心我攻不破那山寨木門?”

    不遠處的山寨大門雖是木制。不過一看那表面似乎泛著的金屬光澤,就知道是鐵木無疑。泰頓有著初階巔峰的斗氣實力,按道理來說,只要不是太厚,還是可以一擊攻破的。

    雖然這聽起來有些不靠譜,不過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,因為這里所有人中他的斗氣實力最高。其實泰頓心里也已經做好了多次攻擊的準備,那樣只是會多點危險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來的話可能更有把握!贝笮l略微遲疑了下,還是開口道,“恩,我現在是中級武者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泰頓張了張嘴,怔在原地。

    大衛這時已經舉手做了個手勢,從藏身處沖出,隨即直奔大門而去。

    門前本就是一片開闊地,再加上這么個身軀雄壯的大漢奔來,寨門之上那五六個崗哨山賊自然都是看到,不過未等他們做出示警,嗖、嗖、嗖……

    百米開外的灌木叢一陣輕晃,數支利箭同時射出,瞬間呼嘯而至。

    砰!砰!砰……

    幾乎是相同的部位,數朵血花在崗哨山賊的腦門上肆意盛開,隨即他們的身影消失在了寨門之上。

    這邊發生的動靜自然是驚動了瞭望木架上的兩山賊,看著五六個同伴腦門扎箭墜下,兩人大驚,下意識的舉起弓箭,隨即就要放聲呼叫。

    嗖!嗖!

    比之前箭枝更為尖銳的嘯聲響起,兩山賊一抬頭,只覺眉心刺痛,利箭一穿而過。怎、怎么可能……未等他們想的明白,頭顱炸裂,惡心的粘稠東西四濺而出。

    瞭望木架不比寨門,雖然同是放哨作用,但木架上的兩山賊無疑要安全許多。因為無論是距離,還是高度,這里幾乎都不可能遭到遠距離攻擊。但是現在,他們卻偏偏被幾百米外的利箭精準爆頭,如此匪夷所思,也無怪乎他們最后的念頭都帶著疑問。

    不愧是灰色空間的第一弓箭手啊……相比于這兩山賊的震驚,眾精銳士兵看著高處那舉著黑色長弓的路克,就只剩下感慨了。沒錯,最后那兩支利箭的驚艷攻擊,皆是來自路克一人。

    沒等這邊眾士兵感慨完畢,大衛已經穿過幾十米距離,來到木門下面。

    “吼!”一聲長嘯,大衛高舉大劍重重砸下,就在劍尖快觸及到木門時,黃色斗芒如開閘洪水,瞬間暴起,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轟——

    寨門劇烈震動,絲線樣的裂紋在木門上迅速蔓延開來,接著碎木屑、整段木頭接連落下。噼啪……不斷的爆響聲中,用來捆綁連接的堅韌藤條亦開始炸裂。

    吱呀,吱呀……

    大衛抬起頭,眨了眨眼,看著幾乎傾斜成四十五度角的寨門,裂開嘴:“你!娘!啊……”

    轟、轟、轟……

    塵土飛揚,氣浪翻滾!

    溝壑中,眾士兵定格著要沖不沖的姿勢……這尼瑪是要鬧哪樣啊?只是讓你砸下木門,開個人形大小的洞出來就可以了,有必要砸癱整個寨門嗎?

    “救、救人!”有士兵已經回過神來,大聲疾呼。沒有人會想到事情會忽然轉折到這地步,現在要做的第一件事自然就剩下救人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一把抓住那士兵,泰頓擺了擺手。相比于眾人,他的臉色則極其復雜,沒有擔心,有的只是震驚、羞愧,還有一絲不自然的尷尬……

    “呃?”被拉住的士兵一愣,驚詫的看著泰頓,果斷想歪……好歹也是半個教官,為什么不救?難道隊長與這大衛有仇……不對啊,平時不挺好的嗎?再說就算是有仇,也至少要做出個救得樣子吧,要不然唐恩教官回來怎么交代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腦子有些過于活泛的士兵繼續胡思亂想的時候,

    轟……漫天粉塵中,碎木再次橫飛。一道黃芒身形緊隨其后,瞬間沖出。

    “呸、呸、呸……”剛一出來,顧不得其他,先是不停的吐著滿嘴的木屑。不用說,這自然就是大衛。雖是沒被砸死,但灰頭土臉的形象著實有夠狼狽。

    不過眾士兵這時并沒有什么大快人心的念頭,他們的注意力全被大衛身上那層宛若黃銅鑄就的鎧甲所吸引……

    “斗氣鎧甲……果然是中級武者!”泰頓臉色恢復了正常,撫掌輕嘆。同時心中也是忍不住一嘆,就在大半年前,他與大衛在礦場交手時,對方還是個見習武者,后來在他的重壓之下,才成功突破到了初級。但現在,對方已經是擁有斗氣鎧甲的中級武者了,而自己還是在初級里面廝混……

    搖了搖頭,自傲的泰頓甩去了心中丁點的羨慕,這時他也看見了周圍眾士兵復雜的神色……泰頓知道他們現在想的是什么,因為之前他就有想過。簡單的說,就是大衛并沒有在任何人前展示過中級武者的實力,即使在于他們進行對抗戰的時候,用的也一直是初級武者的力量。

    這就不得不讓眾士兵心中泛起復雜心思,要知道他們最近在與大衛五人組進行對抗的時候,已經是快要接近成功了。有時候他們都在想,只要自己下次再努力一點,就會真正的一雪前恥!但現在……可笑啊,原來大衛一直沒有動用真正的實力。而且這樣看來的話,其他人也應該是如此咯……

    “咳咳!”泰頓清了清嗓子,張嘴想要說什么,但在看到眾士兵有些茫然的神色后,搖了搖頭,舉起了大劍,一指前方,“兄弟們,戰吧!這才是我們一雪前恥的真正戰場!”

    眾士兵先是沉默,隨即捏了捏手中兵器,緩緩舉起,臉上茫然之色退卻,取而代之的是戰前的鄭重與鐵血。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!”

    “殺。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、月票,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