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5章 交易成功

    水月莊園宴會上發生的毀滅性災難,當然不會那么容易就消散掉影響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城內進入戒備狀態,街上隨處可見警備騎兵巡邏站崗、攔路監察。寒水城本就是靠地理之便,來往客商眾多而發展起來的,所以雖然對外宣傳說邪教徒眾已經被全部剿滅,但城市管理者們也必須要拿出個姿態來,給經過這里的人一種安全的感覺。

    雖然只是做做樣子,但在這種大環境下,不說其他人,就算是西城區的各種幫派分子,也是老老實實的龜縮在自己地盤,嚴禁外出私斗。

    灰衣軍采購一行人倒是沒受多大影響,反正他們基本上都是待在落腳點很少外出,現在自然也不虞有意外發生。唯一有點變化的就是,當斐瑞找到那酒館時,得知交易時間由原先的三天改為五天后?磥砟琴u家好命的沒在宴會中喪生,推遲時間是可以理解的,現在的局勢確實緊張。

    至于唐恩,仍舊待在床鋪上,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在空間里,然后每天心驚膽戰的對待著斐瑞的業余護理,每到這時候,他總是持續著向某個腦殘女人致以最誠摯的問候。教堂中的夏薇安也是差不多,每天咬牙切齒的壓制體內翻騰的血氣,然后無語的應對著那可愛修女嬰兒般的照顧,暗地里將唐恩罵的狗血淋頭……

    不過不管夏薇安如何的詛咒怒罵,唐恩的傷勢確實要好的比她快,大約四天后就可以下床溜達了。這一方面固然有受傷不重的原因,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唐恩變態的體質,他現在感覺自己就是個類似小強的物種,只要不一次性打死,總能恢復過來,而且速度很快、一次比一次快……

    但饒是如此,唐恩現在的心情也談不上愉快。其中的原因就是昨天的報紙,那上面大肆報道著光明神殿增援前線的人員,已經到達寒水城,其中有兩大神圣騎士團、若干輔助的神職人員,甚是還有個樞機主教……

    那些輔助人員就不用多說了,不是不重要,實際上他們是最受戰場士兵愛戴的人,他們有著精湛的治療術,能讓原本缺手斷腿的士兵重返戰場。不過在目前的增援人員中,他們的地位與實力卻是最低的。

    接下來就是兩大神圣騎士團,就算刨去那些戰斗力不低的神圣光明騎士,光兩個騎士長就足以讓人膽寒。要知道,那可是武力不遜于夏薇安的兩大高手啊。

    至于樞機主教,他們的地位僅次于教皇與總樞機主教。位高權重不說,甚至還有著選舉教皇的一票。能混到這程度,就算是不擅于戰斗的文職,實力也絕對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唐恩是徹底絕望了找塞斯曼復仇的打算,至少現在是絕對不現實的。光明神殿這種勢力不正面應對還好,一旦他們真正拿出實力,那真的是種令人無力的存在。

    這些增援的人沒有在寒水城久待,畢竟軍情如火。唐恩剛能溜達的時候,他們就集體離開了這里,傷勢未愈的夏薇安也是坐在馬車上隨行。

    這樣的陣仗離開,寒水城的貴族平民們自然是夾道歡送。唐恩也去了,在吵鬧的人群中冷眼旁觀。最近的時候,滿臉偽善笑容的塞斯曼距離他不過十幾米,不過唐恩也只是抱著雙臂靜靜看著,沒有動手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沒有膽量,以唐恩的偽裝技巧,只要不是昏頭的近身刺殺,在這樣的環境中射出弩箭偷襲,應該不會有人發覺。但那樣做又有什么意義?這種殺不死的襲擊,最多只會讓對方有點郁悶罷了,唐恩還不屑為之。

    當然,回來后心情自然不暢快,將那幫隨隊請教的斥候們狠狠虐待了番,才稍稍緩和下來。

    隨即,就到了雙方交易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上午。

    分批出城的眾人在郊外成功會和,這次出城就是代表要離開這里,畢竟如果交易成功,他們總不能再把東西運回來。

    此時,唐恩和幾十個斥候已經先行一步,到達地點觀察狀況。

    其實在得知交易地點后,這里已經被斥候們踩了十幾遍。但交易在即,總是不能馬虎的,畢竟黑吃黑這種事情不是現世獨有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怎么樣,沒問題吧?”登上山丘頂峰后,斐瑞先是撐著雙腿大口喘息,接著對四處觀望的唐恩問道。

    “表面上看是沒問題……恩,等斥候回來再說吧!碧贫髯屑毜膾吡藥籽,給出判斷。隨即轉過頭來撇嘴道,“你一個軍隊后勤的小兵頭,體力這么差,學什么斥候,這里又沒什么功勞可撈!

    “我這叫學習懂不懂!再說我是動腦子的,要那么好體力干嘛!膘橙鹨荒槻灰詾橐,理直氣壯的道。

    唐恩嗤笑一聲,搖搖頭,沒有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他知道斐瑞跟來的原因自然不是為了學習,而是為了避嫌。不得不說,他在談判時的表現的確足夠驚艷。博斯科大概覺得他是個人才,所以這幾天額外找他聊了聊,似乎是打著招攬的意思。不過斐瑞受自己恩惠不淺,再加上剛站完隊,自然是對博斯科能躲就躲。

    迎著風居高臨下,大概讓斐瑞心中平添了幾分豪氣,露出幾分作作的囂張神色大笑道:“哈哈,唐恩,你說我這次回去會得到什么獎賞?”

    頓了下,迫不及待的自問自答,“怎么著也得夠領個勛章吧,恩,職務肯定也得提一提,弄不好就要來個開會表彰什么的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最近聽過一句話,恩,博斯科說的。我覺蠻有道理,要不和你分享一下?”

    “呃,什么話?”

    唐恩淡淡的瞥了一眼斐瑞:“猴子爬的越高,你就越容易看到它的屁股!”

    斐瑞張了張嘴,滿臉呆滯。不過隨即就聳了聳肩:“無所謂,最好能爬的再高些,爬到我父親頭上,讓他看看我的能力是不是那么不堪!

    “好好的悠閑少爺不當……你這是病,得治!”

    “哈,隨便吧!彪S意答了句,斐瑞看著下面若隱若現的斥候身影,“說正經的,部長這幾天和我聊了會。恩,好像在打探你受傷的原因。我本來就不知道嘛,所以就沒說什么,不過我看他若有所思的樣子,好像猜到了什么。這會不會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唐恩眉毛一挑,瞇了瞇眼睛:“沒事,大概是想抓我把柄吧,老狐貍賊心不死!”

    依博斯科的謀略智商,自然能猜出他與宴會混亂有關系。不過若要說再具體些,唐恩不相信他能推斷出什么。再說大家現在在一條船上,就算博斯科知道他的目標是塞斯曼,也只會幫助隱瞞。畢竟光明神殿的勢力太大,灰衣軍不會希望樹此大敵。

    稍微想了些,唐恩也就沒有放在心上,看著不遠處奔來的斥候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唐恩預知到因為這事帶來的毀滅后果,現在就會想方設法的殺了博斯科!可惜,他只是這個世界的穿越者,而不是重生者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斥候的回報沒有問題,方圓幾十里范圍內沒有任何埋伏。當然,既然唐恩他們是先到的,那自然是布置了些后手,倒不是想搶,純粹是有備無患。

    那賣家倒也守時,到了規定時間后,一行規模頗大的商隊出現在了眾人視野中。

    出來交易的是之前宴會中帶路的管家,臉上偽裝也還是那樣。據他所說,那談判的主人因為身體有恙,不能參加,由他致以歉意并全權代表。

    唐恩與斐瑞聞言對視了眼,暗嘆一聲,看來那賣家的運氣還是不夠好啊……

    這種交易自然是越快越好,稍稍寒暄后,博斯科就帶人拿著清單一一核對。守城弩、投石機、雷神之錘……

    數量倒是次要的,有個眼睛就能分辨。關鍵是質量,不過這驗貨當然不是在這里來上一發,如果真那么干的話,以雷神之錘發出的動靜,寒水城守衛能立刻就趕過來。

    好在灰衣軍軍隊里面也不是沒有這方面的人才,他們大多是以前各個正規軍團中退下來的,因為種種原因加入灰衣軍?v使這里面有些是殘疾,但只要會操作,哪怕只是動動嘴講解一下,對灰衣軍來說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    寒風微微,氣氛凝重。所有人都是下意識的將語音放低,面色緊張,一方面是擔心對方有不軌企圖,一方面是擔心有外來者攪局。在如此金額巨大的走私交易下,沒有多少人能夠保持平常心。

    好在這氣氛并沒有持續多久,半個時辰后,博斯科滿意點頭,一邊交付剩下的尾款,一邊命人將東西拉到這邊來。當然,那些馬車是對方奉送的。

    交易達成,那管家對博斯科簡單行禮,道了聲合作愉快,隨即再不多說廢話,迅速帶人離開。

    灰衣軍這邊的人也沒有慶祝的念頭,套上馬匹快速離開這里,在這些裝備沒到駐地前,采購的任務就遠沒有完成。

    斥候前探,士兵斷后……

    大概安全的行出了十來里后,眾人懸起的心才稍稍放下,漸漸的,有些歡聲笑語傳出。就在這時,驀地一陣馬蹄聲從后面傳來。

    嗒嗒嗒……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