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5章 你這人……真令人討厭!

    “城市森林”,這個從表面上看有點違和的名字,卻是布蘭帝國最頂尖的酒館之一,且在大多數城市中都有分店。

    前文說過,異世酒館大多就包含著旅館功能!俺鞘猩帧痹谶@方面做得更是優秀,里面不但酒水、配置等等皆為上層,住宿的地方更是別出心裁。各種奇花異樹、藤蔓灌叢恰如其分的點綴其中。置身在這里,不但舒適安逸,還有種在城市里面體會不到的野外露宿感覺,頗為新奇。

    一行賞金獵人現在就身處其中,應該說只要在這圈子里面混得不錯的,都是不缺錢的主,剛何況這次行動是發起人尤妮絲出得錢。

    稍微收拾一下,眾賞金獵人各自從房中出來,向尤妮絲那里集合。

    “這環境不錯啊,看來我們以后去別的城市也得住這家!币粋賞金獵人擺弄著走廊懸掛的藤蔓。

    身旁的一人則抽了抽鼻子,稍撇嘴,“我可不希望這樣……住在這里總讓我想起迷霧之森,恩,還有一些不愉快的回憶!

    “迷霧之森?”先前那賞金獵人臉露驚詫,隨即語氣稍顯恭敬好奇,“您去過那里?”

    迷霧之森,北方的一處著名險地。終年霧氣籠罩,魔獸無數。進去的人很少有出來的,不是變成了野獸的糞便,就是被活活困死化作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“好幾年前的事了,當時我還是個傭兵,五六十號人的團隊,結果就我迷迷糊糊的轉了出來……”說到這里。那人擺了擺手。似乎不愿回憶。徑直推開一旁的房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城市森林如此高檔的酒館,里面的設施自然不會差,可以說和一些貴族宅院比起來都不會遜色多少。

    等這兩人進去后,里面已經有十來個人先行到達,各自懶散的坐著。正中的尤妮絲換了套華麗盛裝,似乎一會要出去的樣子。

    片刻,所有人聚齊。

    啪啪,隨意的拍了兩下手掌。尤妮絲媚聲道,“既然人都到齊了,那照例宣布下行動計劃。恩,這次是輪到小貓去找地方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呃!币粋中年男子郁悶的觸了下臉龐,攤攤手,“拜托,我們是雷虎獵人團!

    “哦,好吧,好吧,那這次就由小虎出人!辈辉谝獾臄[了擺手。尤妮絲起身,“計劃完畢。吶,我去逛街,誰一起?”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計劃簡單到令人發指。但眾人卻早已是見怪不怪,撐著扶手紛紛站起。

    “我陪姐姐去!蹦切←溕つw的高挑女子第一個響應,沖過去抓住尤妮絲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好,算你一個!庇饶萁z笑著捏了捏女子臉蛋,隨即轉過頭來,“還有誰,來個男的嘛!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房間一時間安靜下去。

    “呃,我去前廳喝酒!

    “算我一個!

    “嗤,你們遲早要死在酒缸里!

    “總比你死在女人肚皮上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暫沉默后,眾人均是找著各種借口離開房間。尤妮絲是美女沒錯,另一個女子也不差。一個妖媚,一個野性?梢哉f,如果能懷抱這這兩個女人走在街上,身為男人的成就感絕對會爆棚。

    但事實情況是,眾賞金獵人對這兩人完全是敬謝不敏。原因很簡單,就是所謂的能看不能吃啊。

    其實賞金獵人比起刺客來,要更深程度的游走在死亡邊緣。這樣的狀況下,性別、自尊、人格等等幾乎都是扭曲的。畢竟都未必能看到明天的陽光,那又何必在意其他。所以不論是男女賞金獵人對性這種東西都看得很淡,完全是減壓式的發泄。

    但這其中還是有一個問題,就拿眼前的尤妮絲舉例。在場大多都是男人,要說對她沒想法那是不可能。不過就算尤妮絲主動勾引,眾人還是會如避蛇蝎。沒辦法,實力差距太大了,而且雙方完全沒有感情基礎,誰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在歡樂過后,就一匕首捅死你……沒有任何怨恨,甚至都沒有理由,就是可能忽然倦了想殺人了而已。

    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風流。這是句聽起來十分大氣上檔次的話,但實際情況卻往往只是說說而已……

    看著眾人魚貫而出,尤妮絲翻了個白眼,撥弄了下頭發,鄙視道:“一群有色心沒色膽的男人!”隨即摟著身旁女子的肩膀走出房間,“我們走,兩條腿的蛤蟆難找,兩條腿的男人多得是!

    事實證明,這話沒說錯。兩人剛出酒館,就有個路過的貴族青年急速停車,隨即在一番交談之下,主動邀請她們上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邊賞金獵人們不務正業,在另一邊,唐恩卻與喬希亞在苦苦等候。

    這是南城區角落處的街道,想象之中的荒涼。除了流浪人士和最貧賤的老人,這里基本無人居住。在一處長滿苔蘚的陰影巷道,唐恩與喬希亞正面對面斜靠在墻壁上。

    “唐,他們會來嗎?”喬希亞通過墻壁縫隙看了看外面,轉頭問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已經放出風去了,只要他們通過幫派人員打聽消息,就一定會來這里踩點!碧贫靼氩[著眼,既像是在觀察,又像假寐。

    唐恩現在確實是在休息,要知道他自昨天中午從車馬行出來后,就沒有合上眼過。至于昨晚,為了找到這里,那是盯著小雨跑了一夜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對方高手只有尤妮絲一人,那這場戰斗就必不可免了。酒館并不適合作為戰斗地點,畢竟那是喬希亞他們花大力氣才建成的秘密機構。所以唐恩通過刀熊放出了模糊的信息,將對方的視線引到這里。當然,距離巷道不遠處,伊諾克他們已經布置好了假的秘密機構。

    “哦!眴滔啈艘宦,再次斜靠墻壁,隨即像是想到了什么,臉色有些緊張,“唐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“你確定能戰勝尤妮絲嗎?”

    “糾正一下,戰勝是不可能的,只有彼此殺死對方這一結果!碧贫鞅犻_眼睛,仰頭大致想了下,還是苦笑著搖搖頭,“而且又沒真正打過,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不怪唐恩沒有自信,尤妮絲的實力已達地級,而且是真正從刀山箭雨中殺過來的,身手、作戰意識等等都配得上這實力?梢哉f,雖然沒有夏薇安那么變態,但也絕對不是現在的唐恩能有把握拿下的。

    喬希亞聞言更添了幾絲擔憂情緒,緊了緊手中法杖:“要不我們還是先退讓下吧,你實力進步如此神速,可以等有把握再來!

    “呵,別傻了!碧贫髯齑轿⒙N,狹長眼睛微瞇,“我與她遲早會有一戰的,現在她落單,沒有再比這更好的機會了!

    “那你答應我一定要贏!”急促的開口,喬希亞踏前一步,直直正視著唐恩的眼睛。

    唐恩下意識的避開眼神:“我盡力吧,影響戰斗的因素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一定要贏!”語氣執拗的打斷話語,喬希亞緊咬嘴唇,一臉倔強表情。

    沉默半響,唐恩對上喬希亞那滿是堅定的清眸,點了點頭:“好,我答應你!

    呼……像是放下了心中大石,喬希亞抿了抿嘴,驀然再踏一步,抱住唐恩,“不要忘了,你答應我的,答應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語氣稍哽咽,不參雜任何意味的擁抱。淡淡的,一如旁邊的苔蘚,就這么青青的一直延伸到巷道深處……

    唐恩身體先是一僵,隨即放松下來,垂下眼瞼,接著撇嘴微笑,伸手輕拍喬希亞肩膀:“好了,我這不是還沒掛呢嘛,用不著這么傷感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這人……真令人討厭!”霍然后退一步,喬希亞氣急。

    “呵呵!碧贫鬏p笑兩聲,不再惹她,岔開話題道,“這次對戰,我如果……恩,我殺死了尤妮絲,你就和我先回駐地吧,秘密機構的事情還得要放一放!

    “恩!眴滔嘃c頭,臉上不可避免的出現幾絲沮喪。

    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如果唐恩殺死尤妮絲,那剩下的黃昏獵人團成員一定會展開瘋狂報復,而想要查到秘密機構是不難的,所以除了暫避鋒芒,沒有其他路可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唐恩眼波驀地一閃,貼近墻壁:“哈,終于來了!”

    喬希亞聞言顧不得沮喪,連忙也將眼睛貼了上去,立刻就見兩個身著皮甲的男子順著街旁,一路潛行過來。

    唐恩選擇的觀察角度自然是沒問題,能將周圍大部分地貌盡收眼底。不過饒是如此,這兩人的身形還是如鬼魅一樣,時而消失,時而從角落處躥出,再消失……

    不一會,兩人就慢慢接近了偽裝的秘密機構。只是一個手勢,兩人就完成了分工。一人找了個廢棄閣樓,居高臨下架起組合長弓,而另外一人則消失在了秘密機構里面。

    身手敏捷,配合默契,戰術簡潔實用!嘖嘖,輸的不冤啊……唐恩砸了砸嘴,嘆息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片刻,潛入的人從秘密機構里面出來。一個手勢,高處負責掩護斷后的那人收起組合長弓,躍下閣樓,兩人從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專業!”唐恩從藏身處走出,盡管是敵對立場,仍是忍不住贊了聲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無聲無息的潛入,完成踩點任務,迅速撤退。相信就算是里面偽裝的人都不知道有人來過……

    “走吧,去收拾一下,靜等明天的大戲上演!喔喔,貓和老鼠的大戰哦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