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5章 斑點狗~!

    老天有時也是公平的,恩,只是有時……

    比如唐恩在酒館中沒能聽到精彩的語言描述,但卻在晚上的文宣廳中看到了真實的現場直播……又比如桑普與奧烈弗之前沒日沒夜狂奔數百公里,而唐恩卻持續打盹,優哉游哉的駕著馬車緩緩而行,F在,桑普兩人躺在烽火城旅館的舒適大床上休眠,而唐恩卻得駕著馬匹、忍受周身陣痛在無邊黑夜中疾馳……

    這還不算完,夜晚凌晨在唐恩到達臨近城市的時候,桑普準時醒來又感應了次……作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,上午。

    旭日東升,桑普與奧烈弗領著馬匹精神大好的出了旅館。

    感應完畢,桑普眉毛一挑,撇嘴笑道:“呵呵,越來越有意思了。走,繼續向北!

    “北邊?”奧烈弗詫異轉頭,“昨天不就是北邊嗎……難道那人昨晚也是原地休息?膽子不小嘛!”

    昨天傍晚他們剛抵達烽火城的時候,感應到對方就在北邊城市,按道理來說對方已經換到臨近兩個城市中的一個才對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是這樣的!鄙F招χ鴵u搖頭,跨上馬匹,“我昨夜又感應了次,當時他在我們的西邊城市,現在只不過是打了個回馬槍罷了……倒是有點小聰明!

    事實情況也真是如此,烽火城是中心,外圍四個小城市幾乎成正方形圍繞,彼此道路相通。唐恩每到一個城市都是有三個方向可以選擇,或是直抵中心的烽火城,或者去臨近距離差不多的兩個城市。

    三分之一撞上的概率,不算太小,但也絕對不大。如此情況下,唐恩為了防止被猜中規律,打個回馬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畢竟如果對方真的跟在后面,有桑普這個空間魔法師,從古爾城出發,直接穿過烽火城來到他前面城市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這樣……”奧烈弗拍了下腦袋,咧了咧嘴,“那我們直接在烽火城等他自投羅網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這是個有很大可行性的方案,只要桑普感應,唐恩就不得不做出應對。如此幾次下來,唐恩是一定會到烽火城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還是得踩踩點!睋u頭,桑普淡然說道:“我們對他實在太過陌生,而他的實力又可與我們任何一人交手。如果不多收集一些信息,總是有點不放心!

    奧烈弗了解的點點頭,沒有異議。陌生就代表著未知的危險,就像他們昨天才知道對方熟悉空間之瞳效果一樣,如果對方以此在烽火城設立陷阱,他們也會巴巴的趕過來直接踩上。

    “走吧,目標……古爾城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桑普與奧烈弗并沒有選擇快速的短距離傳送,而是普通的騎馬而行。

    這其中的原因倒也簡單,一是因為只要是魔法就會消耗魔力,區別只是多少問題。短距離傳送自然也不例外。桑普雖然是大魔法師,施展這中級魔法并沒有多大壓力。但畢竟架不住多數量,更何況現在面對的是個能殺死尤妮絲的對方,所以該注意的地方必須得小心。

    至于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沒有必要,感應的時機差不多是半天六小時一次,就算快速的趕過去也是兩眼一抹黑,根本找不到對方的位置。而且像昨晚的回馬槍,如果與對方相對而走,說不定一個短距離傳送就彼此錯過了。

    接近中午,桑普與奧烈弗順著唐恩昨天的軌跡,來到古爾城外。

    “我們還需要進去嗎?”奧烈弗勒住韁繩,轉頭問道。

    按常理來說既然用了一次回馬槍,那下面應該是規矩的跑路才對。畢竟計謀用多了,很容易作繭自縛。

    “當然,碰運氣嘛,來都來了!鄙F漳樕届o,繼續馭馬前行,“這世界自以為聰明的蠢貨實在太多,說不定還能有一次交手的機會呢!

    雖然沒有明說,但兩人都清楚以對方的速度,想要一次直接打死的可能性還是不大的。不過只要交兩次手,心中有所估算,那圍殺的成功機率就會高上許多。

    “哎,你們,呃,十十十十……十土鱉(銅幣)……”桑普兩人從城門進入時,那收取入城費的守城小兵一抬頭,身軀驀地一震,隨即臉上血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退去,嘴唇哆嗦,言語極為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恩?”桑普聞言一愣,下意識的看了看身上黑袍,這造型,很土鱉嗎……

    “喲呵……你母親!”后面的奧烈弗雙眼頓時瞪大豎起,上前一步抓住那小兵衣領,“你是想死嗎?”

    多少年了,敢在他們面前說這話的真的不多。

    “呃,不、不是……”那守城小兵像是被嚇到了,不敢大幅度掙扎,只是慌忙揮手。

    “抱歉,抱歉!鄙砼砸恍”B忙趕過來,不斷地躬身道歉,“這小子剛從鄉下來,口音還沒完全轉變過來。其實他說的是十銅幣、十銅幣!”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正值中午時候,盡管古爾城是個小城,但這里的人流還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一旁眾人聽了這話語后均是不由得一愣,除了震驚于這奇葩的解釋外,還有這些守城小兵的態度。

    閻王好見,小鬼難纏的道理基本上在哪都流行。這些守城小兵雖然地位卑微,不曾被城中任何一個貴族、官員看得起,但他們面對普通民眾時,那威風可不是擺設。稍有不順眼,百般刁難那都是輕的,找個理由抽打一頓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但現在這小兵被人屈辱的抓住衣領提起,非但不敢威脅還手,而且還沒想著去招呼身旁一隊槍兵同伴幫忙,這實在是太不正常。這后上來的小兵態度也是怪異,沒有第一時間幫忙呵斥不說,反而先選擇鞠躬道歉……難道這城市的服務水平已經到這么高的層次了?

    “算了!鄙F张牧讼聤W烈弗肩膀,搖搖頭示意沒事。不論是有意或者無意,被人說成土鱉任誰都不會高興。不過就算是實力再強的高手,也不會到動輒就殺人的地步。恩,瘋子除外……

    “謝謝,謝謝。請、請……”那后上來的小兵聞言臉露驚喜,接連揮手躬身。那架勢,歡送城主都沒有這么殷勤,什么入城費自然也是絕口不提。

    至于那被抓衣領的小兵,則是臉色煞白,簌簌發抖?茨菢幼,估計短時間內是休想緩過勁來了。

    桑普見狀皺了皺眉頭,不過倒也沒問什么,與奧烈弗徑直走入城內。

    兩人的目的地自然還是城中心,這城面積相對狹小,如果能感應到對方,那堵住的概率無疑要加上一層。不過片刻之后,

    奧烈弗皺著眉頭看著周圍,身體不自在的扭動了下:“桑普,好像有點不對啊……”

    腳步一頓,桑普也是止步轉頭四顧。連粗神經的奧烈弗都看出不對,他自然也早就發現這點,不過他現在真的有些迷茫,搞不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實際上,現在只要長個眼睛的人都會發覺氣氛詭異,F在兩人的位置是在主干道,人流算是密集。但在他們周圍幾米范圍內,卻沒有任何一人。且那些避開的路人,此時也在不斷散開,那偷偷瞥過來的眼光很是復雜,像是在看毒蛇猛獸,又像是在看殺父仇人……

    眼光再鄙視再惡毒也是傷不了人的,但讓人心中不舒服那是肯定的。桑普撫了下黑袍,撇嘴道:“找人來問問……恩?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一個人正沖著他們來了。

    這是個臃腫的中年婦女,從身上所穿的服飾,以及臂彎的菜籃可以看出這就是個普通的市民?梢哉f,和桑普他們完全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塊,但現在她卻是滿臉漲紅,眼中放射出的是毫不掩飾的憤恨怒焰。

    幾大步跨到,那婦女驀地從菜籃中取出一個物事,怒吼著當頭揮過來:“去死吧,鬼鬼祟祟的瀆神者,你只配在深淵最底層哭嚎游蕩……”

    啪,桑普揮手抓住婦女手腕,一片菜葉飄落黑袍頭頂……哦,那是根萵苣。皺眉,“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“老娘認識你母親!”拋下這句極為彪悍的話,菜籃子當頭罩下,胡蘿卜、面包……一股腦砸下。

    姑且不論傷害力,這攻擊雖然突然,但自然近不了桑普身的,左手一拂,咝咝咝,碎丁菜葉、切片面包紛紛倒卷而回。驀地,

    嘭,瓶子破裂聲,大片紅色汁液當頭傾灑,一股刺激性氣味迅速彌漫開來。

    事發突然,距離過近,桑普沒有防備……不管如何緣由,那些紅色汁液雨點般準確命中了黑袍。瞬間,原本神秘扮相的桑普變成了一只斑點狗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靜,寂靜!

    呼……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半響,桑普深吸了口氣,像是在醞釀什么,不過隨即就是一陣忍不住的輕咳,身軀顫抖。伸指接住袍邊一點快要墜下的汁液,看了看,嗓音有些莫名:“辣椒醬啊……”

    嗖、嗖、嗖……

    “打死他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明神在上,降下圣光凈化這兩個邪惡異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惡魔,滾回地獄里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譴責聲、怒罵聲以及漫天的蔬菜瓜果、皮靴菜籃呼嘯著砸了過來,主干道頓時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