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6章 拉人下水……

    事實證明,莫名其妙從天上掉下來的不只是餡餅,更多的是垃圾!

    從嚴格意義上講,現在天空飛舞的這些東西,大多是新鮮的瓜果蔬菜以及剛從腳下拔下來的靴子,不算是垃圾。但既然它們被主人拋棄,那也就只能歸為這一欄了。

    餡餅使人開心,垃圾自然讓人憤怒!

    桑普與奧烈弗現在就很憤怒,這憤怒甚至能崩掉整座城市。

    拋去黃昏獵人團的偌大名聲不說,桑普,空間大魔法師,就這個身份,走遍布蘭境內絕大部分地方,都有維持自身高貴形象的體面和權利。奧烈弗,地級高階武者,這身份雖比桑普稍遜,但如果他透出意愿要加入哪個家族的話,保證立刻就被奉為座上賓,資源、權利任意索取。

    但現在,就這兩個如此身份的人,走在大街上,既沒招誰,又沒惹誰,鋪天蓋地的辱罵聲和垃圾就砸了過來!

    這世道,還有王法嗎?還有法律嗎?

    原因?去他**的原因……到這份上能忍下來的就不是武者。

    “吼!”奧烈弗爆發了,怒吼一身,揮手掃開面前的蔬菜,第一時間摸上背后巨大戰刀,“找死嗎?那我就成全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。!”

    未等奧烈弗這邊大開殺戒,一旁被辣椒醬澆成斑點狗的桑普,沉寂幾秒后,抬手甩飛身前的胖胖婦女,仰頭長嘶。

    瞬間,一陣看不見的波動從高舉的手掌震出,這區域空間像是平靜湖水驚起的一陣陣漣漪,迅速蕩開。

    爆、爆、爆……

    大頭菜、南瓜、靴子等等飛舞的東西在空中一頓之后,同時爆開。

    紅的、黃的、綠的……汁液、碎片、皮毛……

    原本還算整潔干凈的主干道瞬間徹底顛覆,像是小孩惡作劇的涂鴉似的,狼藉一片。

    這種空間震蕩的效果自然不僅僅是為了清掃砸來的垃圾,輻射擴大,路邊的眾人被納入其中,頓時捂著耳朵紛紛痛苦倒下。

    隨即,砰、砰、砰……嘩啦……

    臨近路邊房屋的水晶窗戶齊聲破碎,琉璃碎屑漫天拋灑,映射著陽光,閃爍各種瑰麗色彩。

    這就是空間魔法師的攻擊,或者說這就是高手的怒火。稍一動念,頃刻間改變整個場面。不胡亂殺人,并不是殺不了,而是不想殺,因為那樣做不僅沒有意義而且有麻煩。畢竟在光天化日之下,一舉擊殺數百普通人終究不會是小事。但如今怒火翻騰,自然也就顧不了許多了……

    這種無差別的空間震動只是小手段,但對付普通人已是足夠。如果再這樣持續下去的話,那些在地上四處打滾哀嚎的人,就會七竅流血,直接被硬生生震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驀地一聲怒吼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“大膽!竟敢在城內對普通人動手!”

    話落,一道身形驀然出現在不遠處的半空中,揮舞手杖,一道乳白色光芒從天而降,直劈向下面震蕩右手的桑普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桑普一翻手掌橫拉揮斬,“給我滾!”

    嗤,距離頭頂幾丈遠,一聲刀劈流水的輕響傳出。隨即空中驀地出現一道黑線,擴大,像是張開的嘴巴一樣,盡數將白芒吞入其中,頃刻消失。

    “空、空間魔法師!”

    不遠處飄著的人失聲叫出,不等他將這震驚消息完全消化,身前幾米遠的空中一道黑線拉出,張開,剛才那道消失的白芒瞬間沖了出來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不及抵抗,那人就被白光直接擊中,隨即身形像是斷線的風箏般,歪斜著墜了下去,撞破一處尖形屋頂后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解決這不速之客,桑普之前那空間震動自然也沒有持續下去,看著滿地呻吟的民眾,冷哼一聲,抓著奧烈弗的肩膀,周身白光放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咻,十幾息后,白光散去,兩人的身形也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片刻,一道身形從岔路口轉出,見到這里的狀況后,快速奔了過來。

    青色魔杖,尾部斷了一小截。白色紅邊長袍,背部大面積沾染泥灰,幾處更是直接破裂開來。這人就是古爾城教堂的主教,高級魔法師,也就是剛才被桑普直接擊落的那人……

    看了這里的慘狀后,主教嘆息著搖了搖頭,不斷揮杖發出白光籠罩地上的傷員。這些人傷勢皆是不輕,他現在能做的只是讓他們緩解疼痛。

    “主、主教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主教詫異轉頭,就見遠處一間房屋的破爛木門處,一個中年婦女掙扎的爬了出來。

    這婦女也就是最先襲擊桑普的人,被大力甩飛后,直接撞進了一間宅院中。雖受了皮肉之苦,但也恰巧躲過了空間震動的范圍,算是好命。

    “主教大人,剛才那就是瀆、瀆神異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?什么!”主教一愣,回過神來后面色大變,失聲驚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古爾城西城區,桑普與奧烈弗出現在了個小巷中。接著沒花多長時間,他們就找到了受攻擊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份報紙擺在面前,兩人的神情皆是有些發怔。

    “合謀摧毀北方圣城第一代圣女雕像的幫兇已經出現!”

    這只是標題,接下來是回溯整個事件。怎么說呢,內容抽絲剝繭,深入淺出,可謂面面俱到。推理有理有據,嚴絲合縫,實在讓人信服。

    不說普通的民眾,不說稍知內情的桑普二人,就是山溪城警備廳來人,也會對這份報道豎起大拇指,贊其就是事實真相。

    這是真相嗎?狗屁!桑普與奧列弗看著他們被毫無違和的嵌入事件中,都是要抓狂了。

    天地可鑒,光明神在上。他們那時還在數百公里外的叢林中打魔獸呢,和這事有個毛的關系啊。沒錯,尤妮絲是他們的隊友,但那也頂多算是被牽連。而這份報道分明就是拉他們下水,直接套上幫兇頭銜。這尼瑪得要冤成啥樣啊……

    不過現在無論桑普他們怎么委屈都是沒用了,黃泥已經掉進褲襠里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而且更操蛋的是,報紙的右側,竟然還有他們的畫像。

    別說,活靈活現的,還真是像啊……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