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0章 恐怖的毀滅感

    爆炸過后,將軍雕像紋絲不動。不過在底座那里,已是崩塌了小半。

    一枚爆破水晶還是不足以摧毀整個雕像的,畢竟這只是小型的,不是雷神之錘里面那一人才能抱得過來的大家伙。

    不過這已經足以讓眾騎兵心膽俱顫了,沒有長官命令,所有人集體抬起手中弓箭,斜指上方。

    唐恩扔水晶的手法太快,他們都沒有看見任何痕跡,如此,自然是將這筆賬算在了桑普身上,畢竟這與他剛才那道無聲無息的攻擊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“放!”那騎兵隊長從崩壞的雕像底座收回視線,雙眼血紅,毫不猶豫下達攻擊指令。

    嗖、嗖、嗖……

    黑壓壓的箭枝再次呼嘯而出,密集射向空中那個“活靶子”。

    咻,這種有防備的射擊,根本奈何不得桑普,一揮手杖,再次挪移身形。

    “那里,給我放……呃,散開,散開!”那騎兵隊長捕捉到桑普身形后,就待再次命令攻擊,不過在看到對方揮舞魔杖的動作后,立刻面色大變,大聲疾呼眾騎兵散開陣型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片慘叫,一些騎兵布上先前同伴的后塵。不過這傷亡比起剛才已經好很多了,有不少人都是躲過了這道看不見的攻擊。

    不過空間就這么大,那些躲過的騎兵自然不可避免的進入周圍民眾之中。這帶來的混亂無疑是徹底性的,眼前慘況觸目驚心,沒有人希望自己被波及,成為下一個倒霉的犧牲者。

    “跑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從哪傳出的嚎叫,周圍人雙腿就像是接到指令般,立刻哭爹喊娘的向外面擠去。內部亂了,外圍的不管愿不愿意都只能跟著走,否則就只有被踩死。

    “回去,都給我滾回去……”身處人群的奧烈弗暴怒狂吼,隨手抓起身旁的人向里面扔去。不過這無疑是杯水車薪,四面八方都有退路,就算他渾身是手,又能扔幾個?片刻,這舉動非但沒有收到效果,反而是人群將他包圍了。

    空中的桑普也發現情況不對,皺眉之下,揮杖向廣場邊縱斬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連串慘叫發出,聽來更像是死神奏鳴曲。當先跑出廣場的人群就像之前那些騎兵一樣,瞬間就被腰斬。血液揮灑當空,慘狀不忍目睹。

    那里的人流瞬間為之一頓,靠近的人更是直接癱坐在地,有暈過去的,也有下意識向后爬的?上КF在整個廣場都亂了,里面的人不知外面狀況,仍是不停地推搡人群向外圍沖去。就算知道的,現在也別無選擇。而且逃竄的方向又不止一個,或許那惡魔顧不過來呢……

    大勢已成,無可阻擋!

    “**母親!給我開!”廣場一處藍芒爆發,不斷有人影向四周翻飛,瞬間清空了片地方。

    蹬蹬蹬,奧烈弗臉色鐵青大跨幾步,拔起插在地上的巨大戰刀,轉身,蓄力,踏步橫斬:“干,給老子碎!”

    嗖——一道巨型藍色刀芒橫空掠過,帶著撕裂空氣的炙熱呼嘯,直撲聳立的將軍雕像。

    奧烈弗是真的煩躁了,你母親的,一個破雕像壞老子大事。既然如此,那就來個干脆的……

    地階武者的奮力一擊不是好擋的,更何況還是由奧烈弗發出的,就算是傷勢盡愈的唐恩都得暫避鋒芒,更不用說那些警備騎兵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們只能呆呆的看著那道巨型刀芒從遠處殺至,然后不偏不移的擊中將軍雕像的一條大腿……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石粉彌漫,碎塊激射。藍色刀芒穿過雕像后去勢未絕,直至掀翻廣場旁一處二層商鋪的屋頂。

    后面那獨腿將軍雕像搖晃幾下,另一條腿也終于跟著碎裂,隨即終以一種不可阻擋的姿態向大地獻吻。

    轟!轟!轟……

    這一吻實在是壯烈,大地震動,余聲不絕。那雕像也在剎那間碎成數截,不復往日威風。

    因為之前的外逃,除了幾個倒霉騎兵,這雕像倒是沒有砸中其他人。不過不可否認,這一下巨大動靜,直接將混亂局面送上瘋狂高.潮。

    慘叫聲,尖叫聲,歇斯底里的恐懼嘶吼……熱鬧喧嘩的城中廣場轉瞬之間就成了災難現場,人潮反應更是激烈。到了這程度,所有人的腦子都是不清醒的,只有一個念頭最為清晰,那就是逃出去!

    但是真有那么容易嗎?

    嗤、嗤、嗤……

    隨著那不斷響起的恐怖割裂聲,廣場周邊尸山血海,完全淪為修羅罪惡地。

    桑普高高停在廣場上空,偶爾躲開零星的弓箭襲擊,手中魔杖不斷舉起、斬下,舉起、斬下……露出的半邊面龐像鐵汁鑄成一樣,沒有任何一絲變化?床灰娝难劬,不過想來也知道那里面定是充斥著冰冷、淡漠等等意味。

    逃亡大勢已不可阻擋,這點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來,桑普不可能不清楚。但他仍是以最快的速度,固執的向周邊拋著空間之刃,屠戮眾生。

    因為逃亡方向太過多雜,這其中自然也有能僥幸逃出去的。桑普并未追擊,似乎在他的眼里廣場周邊有一條線,線里面的不能出去,線上的就是死亡,線外面的不在搭理。

    冷酷?不,這是徹徹底底的漠視,對生命的漠視,對人性的漠視,還有對自己的漠視……

    現在的桑普就是死神,每選擇一個方向,就代表著那里有無數亡魂即將升騰。這樣的狀態,讓下面的奧烈弗都是目瞪口呆。皺了皺眉,臉色有些難看。

    異世雖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,但除了戰爭外,大肆屠殺普通民眾還是不為人所接受的。這事一旦傳出去,至少在布蘭境內絕不會有桑普兩人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桑普在乎這個嗎?他現在就背著光明神殿的追殺呢,債多了不愁,虱多了不癢,反正這事完結后是要逃往北荒的,也就不在乎多這一條罪行了。

    奧烈弗對此做法倒也沒多大意見,他擔心的是桑普現在的狀態,沒有任何生氣,有的只是恐怖的毀滅感,既可以毀滅別人,又可以毀滅自身,一切無所謂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就在奧烈弗這正擔心著,空中的桑普身軀驀地一震,胸口起伏,像是長舒了口氣,

    “呵呵,終于出現了嗎?看來還是我的運氣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話落,身形在空中接連閃動,縮地成寸般向南面挪移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。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