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8章 分出生死……

    實力與生命力有何關系?

    若說成正比,可能太過武斷。但有一是沒有疑問的,那就是有實力的人,生命力都極其頑強。

    遠的有尤妮絲,在心臟中刀的情況下,仍舊談笑風聲的行進幾百米,穿上心愛的百褶碎花長裙,最后爆發余力消融己身。近的,那就是唐恩與桑普。

    先說唐恩,其他傷口就不提了,就說背后那道大斜形創傷。若是擱在普通人身上,縱使當時不死,但是片刻之后,光是流血都能流死好幾次。但唐恩呢?背部雖然也在流血,但在量上卻是極少。甚至在局部地方,已經生成了層薄薄類似于蟬翼的血疤……而且不要忘了,唐恩當時可是被深埋地下的,但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仍舊徒手挖通坑洞逃出生天!

    再說桑普,那是差被掀了頭蓋骨,而且兩小腿也是被斬。雖然不算致命傷,但擱在誰身上不得處于昏迷等死狀態呢。但他卻在之后自動醒來不說,而且還能有余力戰斗……這樣逆天的生命力,小強看了估計也得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過話又說回來了,既然兩人都是沒死,那就說明這場戰斗還沒有結束。

    從現在情況來看,唐恩無疑是占據優勢的。不管怎么說,至少他身上零件還都在。所以接下來的戰斗,他注定成為進攻者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只是優勢。就算桑普還有半口氣,那也是半口氣的大魔法師。唐恩自然犯輕敵這樣的低級錯誤,先是稍稍拉開距離。隨即順著周圍的廢墟堆繞到了桑普背后。

    戰斗嘛。那自然是要以己之長。攻敵之短。桑普現在行動不便,甚至連轉身都成問題,唐恩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。

    潛行百米、八十米……五十米!

    嗤……空間之刃揮來,方向準確無誤。

    桑普看東西模糊不假,也聽不到唐恩的腳步聲,但不要忘了他是空間系大魔法師,對于身旁任何一空間波動都了如指掌。也就是現在狀態不在,否則在百米外唐恩就休想潛行。從這來看。他可以算作是刺客的克星。

    唐恩對于這也是清楚,所以并沒有什么驚訝表情。第一時間躍開,翻滾,暴進幾米又瞬間轉向。

    嗤、嗤、嗤……

    桑普仍舊坐在原地未動,雙手翻飛,縱橫交錯的空間之刃徑直劈向后方。

    虎死威猶在!縱使是斷了雙腿,傷痕累累,但大魔法師的實力又豈是能小看的?這些翻飛而出的空間之刃并沒有一味的跟著唐恩身形,而是按照著一定的歸規律先后放出,有的揮在唐恩前方。有的甚至揮在了幾米開外的無人地方……

    真是恐怖而又難纏的對手啊……唐恩揮動匕首無奈格開身前空間之刃,隨即暴退十來米。心中暗嘆一聲。

    那些看似無意義的攻擊,當然不是因為水準失常。如果眼力足夠高明的話,就會發現這些空間之刃其實是桑普以自身為餌,在織一片密集的網,而那些無目標的攻擊正是這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唐恩作為獵食者,感受自然更為清楚,一些看似直通誘餌的縫隙,其實是絕對的死地。一旦受不住誘惑踏入,就會發現周圍已沒有任何空間,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再次退后幾米,唐恩退回了五十米開外。瞬間,漫天攻擊驟停。

    “看來真的是瞎了啊……”唐恩捏了捏下巴,看著桑普的背影,低聲喃喃道。

    在戰斗中,人算己,己算人,本就是再為正常不過的事情。剛才桑普織網誘唐恩深入,而唐恩又何嘗不是借此確定心中猜測。

    現在即以證實對方視力真的有問題,唐恩也就在不再遲疑,身形鬼魅般再次踏入五十米區域內。

    老實說,鮑威斯不相信唐恩能抗下大魔法師。而唐恩也并不認為鮑威斯他們能擋得住奧烈弗,F在的戰機極為難得,稍縱即逝。唐恩可不想夜長夢多,受外力干擾。所以為了速戰速決,他并不介意付出代價……

    嗤、嗤、嗤……

    依舊看似雜亂無章但犀利異常的空間之刃再次襲來,但這次織成的網卻再也罩不住獵食者……

    幻影重重,難辨真假。唐恩這次不僅身法詭異,速度也極為駭人,甚至隱隱的快接近他正常狀態水平。

    桑普眉間長長的傷痕漸漸褶皺,若論真實性,感應其實比視力更為靠譜。但是感應畢竟需要耗神,而且在傳遞上也會稍慢一拍。這一拍其實并不明顯,若是應對一般武者,根本就顯現不出來。但對上現在速度奇快的唐恩,卻隱隱有吃力、跟不上……

    這帶來的結果也是明顯的,任憑你網織的再天衣無縫,但是如果獵物根本不進,或者進了但在收緊網口之前,先一刻逃離,那也就變得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這就是唐恩的對策,完全就是針對桑普視力的缺陷。當然,為此他也是付出了不輕的代價。不要忘了,他身上可是許多傷的,如此高速行進以及各種匪夷所思的身法動作,都是在一遍一遍的摧殘著他的傷勢以及神經。

    其中傷勢倒也罷了,無非就是多流血,痛覺早就麻木。但是在精神上,卻著實是個不折不扣的重重包袱。唐恩現在的視線邊緣漸漸染上一層黑色光暈,有時甚至眼前驀地一片漆黑。幸好這只是瞬間,下一秒就會被唐恩的強大意志力拉回。

    不用說,這樣的狀態誰都知道不會持續太久。不過唐恩也是顧不得了,既然戰到這份上,那就一定要在短時間內分出生死。

    區區五十米,換做平常,唐恩甚至都不需要一息。但現在,每前進一米,他都覺得像是要耗時一個鐘頭!

    漸漸的,老傷口不斷崩裂……漸漸的,新傷口再次添上……

    絲絲縷縷流淌的血液因為極快的速度,落下時,在空中拉出一道道血線弧度。偶爾也有衣服殘片夾雜其中,打著旋兒慢慢墜落……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驀地一聲清脆撞擊聲傳出,隨即場中一個物事旋轉著向空中飛去。

    機會……桑普浸染血液的雙眼驀地大睜,因為鬼魅身法之故,唐恩現在處在他正前方,如此近的距離,他當然知道被擊飛是那坑坑洼洼的匕首。

    繳了對方的械固然值得欣喜,但卻不是關鍵,關鍵是唐恩因為被擊中匕首,身形有瞬間停頓。

    “死!”一聲暴喝,雙手大張,長發四散,桑普瞬間向前推出了密密麻麻的空間之刃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“哈!”唐恩驀地發出短促笑聲,屈膝而行,身體像是沒骨頭似得緊貼地面,嗖,面龐與空間之刃擦身而過,直抵桑普身前。

    這都能避過?不過我看你拿什么進攻,拳頭嗎……不對!

    震驚、不以為然、驚恐……剎那間,桑普心思幾經轉折,最后模糊視線定格在十幾米外,漆黑匕首之上。那是尤妮絲的匕首,那也是在唐恩跪地滑行的路線之上……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漆黑匕首直貫桑普左胸膛,刀尖從后背冒出。

    狹長眼睛微瞇,唐恩瞬間就待攪拌匕首,宣泄血氣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所說的那樣,實力到了他們這層次,那都是變態,生命力不能簡單的用邏輯推算。再加上有尤妮絲的例子在前,所以唐恩根本不打算糾纏,就待一口氣搞死桑普。但就在這時,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遠處一聲暴吼驀地震蕩長空,層層疊疊,數里可聞。而且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么,唐恩就覺一股蠻荒霸氣迎面撲來!

    奧烈弗……唐恩與桑普下意識的對視一眼,都從對方那印證了自己心中的答案。

    未及猜想,一陣聲勢更為浩大的轟鳴聲傳來,感覺幾乎能顛覆整個里瓦城。

    “轟、轟、轟……”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