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5章 銀針逼供

    秘密機構因為其特殊的使命以及人員的單一性,主動背叛這種事情基本上是meiyou的。不過現在所有線索都是指向皮爾特,溪邊酒館那自然是不能待了。

    喬希亞一聲令下,前面的酒館大廳臨時封閉,客人都是被請了出去。隨即秘密機構的內部人員收拾一下,帶著些情報shime的緊急撤出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,有人在皮爾特的房間搜出張面值一千的金票,這下真相似乎yijing是水落石出了,不在猶豫,喬希亞帶著所有高層撤往一個聯絡地點,還有的人則向其他difang分散,稍微安頓一下,他們將緊急搜索全城”“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。

    老實說,山溪城作為北方圣城,面積自然極為廣闊,不說那皮爾特還在不在城里,就算在,以秘密機構的單薄人手,想要找出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辦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當然,該做的還得做。在到達隱秘的聯絡地點后,喬希亞等幾個高層再一次聚集,關于皮爾特的資料也在第一shijian送了過來。

    秘密機構作為灰衣軍以后的重要情報部門,在人員選擇上自然是極為嚴格的,可以說,基本上都是以前在灰衣軍駐地待過幾年的老人。而且每個人加入之后,都有一份極為詳細的個人資料。

    皮爾特自然也不例外,但在這份資料上,能看出的東西實在太少。除了年齡和習性之外,他加入機構的shijian算早,是在駐地里面的前幾批人員,走的也是正常招募程序。上面對于他評價是天性忠厚老實。不善言談。不適合干情報之類的工作。但因為當時秘密機構處于大規模招人時期。就收下了他作為打雜之類的存在。

    meiyou任何功績,也meiyou任何污點,在機構的這段shijian,別說外人,就算是與內部人員都meiyou過于親密的jiechu……一切都很干凈,就像張白紙yiyang。但偏偏就是這樣木訥少言的人,選擇了背叛。

    資料從喬希亞手中傳出,在座幾人傳看后。都是敲著桌子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“從這資料看的話,皮爾特應該就是在最近才選擇忽然背叛的。再加上這金票……”伊諾克皺著眉頭,掃視了桌上的那面值一千的金票,“對方的身份似乎不低啊……”

    啪!迪夫拍桌而起,怒氣沖沖的說道:“這還用說?肯定是那幫貴族下的手!團長,我們今晚聚齊人手去滅了他們,為巴老報仇!

    “迪夫不要gdong……我同意你的看法,但他們是怎么找到皮爾特的呢?”

    “這個keneng性太多,關鍵這群貴族也有傳統貴族與新貴族之分……是辛普森那老家伙下得手嗎?”

    “我看都不是好東西,今天那羅納德對我們實在殷勤。就像是在曲意奉承yiyang……是不是想打消我們的警惕,洗清嫌疑?”

    “你這么說……恩。也有點道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現在所有的線索都表示這場背叛是皮爾特的個人行為,如今在找不到皮爾特的情況下,眾人都將注意力轉到猜測兇手身份上來。

    首先,傳統貴族那幫人是第一嫌疑對象,bijing他們來這里就是為了搞破壞的。再加上這一千金票,很rongyi就讓人聯想到他們。其次,新貴族也是跑不了的。就像所有貴族都對平民不以為然yiyang,迪夫他們也對貴族這個階層meiyou任何好感。

    “團長!”迪夫meiyou放棄報仇的打算,依舊對著沉默的喬希亞勸道,“他們這分明就是想致我們于死地!既然他們下黑手在先,就不要怪我們破壞談判。而且ruguo不把他們打疼,這談判也就meiyou必要再jinhang下去了!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币林Z克搖了搖頭,沉聲說道,“現在這一切都是我們的臆測,meiyou任何確鑿的證據表明是對方所為,一旦我們先動手,這破壞談判的罪名肯定是要扣在我們頭上的!”

    “他說扣就扣?不是我說,我們就是太膽小了……我們也來個偷襲,我倒要看看他們怎么扣?”

    “迪夫,你能不能稍微冷靜yidian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冷靜!巴老的尸體未寒,我們取對方的首級來剛好祭拜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砰,桌面震顫,喬希亞一臉冰寒的掃視四周,緩緩說道“先找到皮爾特,其他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驀地一聲極為壓抑低沉,但還是清晰傳過來的慘叫哀嚎在眾人耳邊回蕩,聽來就像是從無盡深淵下吹來的鬼風,令人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眾人面面相覷,隨即恍然。這里只是秘密機構的聯絡地點,面積自然不會大到哪去。剛才那唐恩拎著被綁的黑衣人進入隔壁房間,現在這滲人慘嚎無疑是逼供發出的。而且現在想來,這聲音其實先開始就有,不過因為之前房間內爭吵聲不斷,眾人也就meiyou在意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事情等之后再說!鳖D了下,喬希亞繼續說道,隨即起身向屋外走去,“諸位和我一起來吧,看唐那邊有shime進展!

    眾人對此自然meiyou疑議,走出房間后,向pangbian拐去。

    似乎那行刑剛好告一段落,幾人走過去時再meiyou任何慘叫傳出,不過就在喬希亞要敲門的shihou,那扇木門卻是自行從里面打開。

    一臉若有所思的唐恩走了出來,抬頭看著面前眾人稍微一愣,隨即扔掉手上擦拭的血色布條,嘴唇微翹:“都在啊,這么巧!”

    招呼打得很平淡,但結合之前連續而滲人的慘嚎,就有太大的落差感了。一shijian,眾人的臉色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喬希亞在一怔之后迅速恢復神情,“唐,有shime收獲嗎?”

    “暫時meiyou!碧贫鞒鋈艘饬系膿u了搖頭,聳聳肩!斑@些人不簡單。不是普通人!

    “呃。你都沒辦法逼問出來嗎?”這次喬希亞是真的詫異了,她當然zhidao唐恩的逼供手段,甚至以前曾經無意識的見過幾次,那真的是殘忍血腥到無以復加。老實說,每次見過后,她都對那shihou的唐恩有點害怕,之后也就提前避開了那樣的場面。

    “只要受過這方面的專業訓練,一般的疼痛、心理恐嚇等逼供手段是不會有作用的!苯忉屃司。唐恩嘴角微撇,淡淡的笑道,“當然,只是暫時的。恩,這里有針嗎?”

    “針?”喬希亞確認了下,隨即招來一個守衛,讓他去尋些來。

    異世也有許多華麗的服飾,所以像針之類的東西自然是少不了的。就算這聯絡點meiyou,出去稍微尋下也可輕易買到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那守衛拿了盒長短粗細不一的針盒過來。

    唐恩挑出里面最細的十來根。隨即看著yijing進屋的眾人,攤了攤手:“恩。待會的場面keneng有點血腥。你們……”

    擺了擺手,喬希亞看了眼房屋角落處滿身血污、jingshen萎靡,手腳呈不自然彎曲的黑衣人,臉色沉肅:“不用管我們,你盡管動手!”

    一旁的迪夫也是咬牙切齒的跟了句:“唐隊長,不要客氣,我們只怕你手段不夠狠!”

    唐恩似笑非笑的看著附和的眾人,點了點頭,meiyou再行相勸,走到黑衣人前面,蹲下,舉起手指縫隙間的細針:“別說我沒提醒,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一口血痰噴出打斷話語,被唐恩輕巧避開,黑衣人眼神冷厲,不斷冷笑,“呵呵,有shime手段盡管來吧,咳咳……不過我勸你最后用刑具烙鐵shime的,細針、細針只能給我撓癢癢罷了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,唐恩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,拍著手掌:“好,真他娘的大義凜然!說的我都有點壞人的代入感了,嘖,既然這樣,那我們還等shime呢,來吧!”

    話落,出手如風,三枚細長銀針同時沒入黑衣人袒露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就這?meiyou用啊meiyou用……”猖狂大笑,黑衣人眼皮都不曾動一下,滿臉鄙視。

    身后的喬希亞等人也是皺眉,在他們的印象中,逼供那就是動用各種殘忍工具折磨**,但是針……這樣的大漢就算挨上一刀也不會有shime事吧,那銀針刺出的小瘡口又有shime用呢?

    “不用急,好戲要來咯!陛p柔捏著手里的銀針,眼中放射出詭異光芒,這一刻,唐恩的表情有著殘忍的仁慈惋惜,“有人曾經告訴我,人的體內有個寶藏,寶藏外面有許多門鎖關卡,只要不斷開啟,就能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獲!

    頓了下,大拇指與食指急速揉搓,兩根銀針從黑衣人的頭顱一側進入。身軀一震,黑衣人如遭雷擊,眼珠驀地大睜。唐恩拿起另三根銀針,“有ganjiao?正常的……剛才說到哪了?哦,人的體內有寶藏,嘖,當然了,既然有寶藏那就必然會有危險,有些difang是碰不得的,就像禁區。一旦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三根銀針從頭顱另一側進入,隨即慢慢深入,“就會有許多很有趣的反應……現在ganjiao怎么樣,是不是頭有點昏,意識有些不清醒?”

    “胡胡胡……胡說,大大、大爺清醒的很很很,還有shime招,呼……盡管、盡管來!”就像是大舌頭般,黑衣人努力的睜著雙眼,嘟嘟囔囔說著重復話語。

    “嘖,真是條硬漢!”唐恩語氣真誠的贊了句,隨即取出一根細長銀針瞄向黑衣人的后腦勺,拿捏著weizhi,“說給你聽也無妨,這一針下去,你會告訴我一切事情,當然,是在你無意識的情況下。然后,你就會死!”

    “死”字剛出,銀針瞬間沒入黑衣人的后腦勺,隨即唐恩像是燙手似得,迅速松開,身形鬼魅后退。

    噗!噗!噗!

    這邊唐恩剛退,那黑衣人耷拉在一起的眼皮驀地大睜,眼珠似乎要突出眼眶掉下來yiyang,斜靠墻壁的身體也瞬間挺直,張口連噴三次血霧。

    狹窄而昏暗的房間瞬間被濃郁的血腥味充斥,喬希亞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,任憑脊梁骨的涼意往上躥升,半響meiyou緩過勁來。

    唐恩作為實施者,自然不會如此,在那黑衣人的頭顱再次垂下去后,踏步上前,急聲問道,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黑衣人眼簾低垂,像是夢囈般哆嗦著嘴唇:“我……我是……十三號……”

    十三號?尼瑪你是13點和我又有個毛guanxi!唐恩來不及思索,繼續問道:“誰派你來的?他叫shime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一號……派我來的……他叫管家……”

    管家?我tmd的還老管家呢……唐恩再次皺眉,心思電轉:“你從哪里來?”

    “布……布蘭城!

    都城?那幫貴族?總算是找到了有用的東西……唐恩狹長眼睛微瞇,繼續開口:“羅納德?還是辛普森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認識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給得你們今晚埋伏路線?”

    “不zhidao……”

    “認識皮爾特嗎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黑衣人的身形徹底佝僂了下去,蠕蠕的說不出一句完整話來。

    唐恩見狀輕搖頭,再次退后幾步。

    這種針刑是刺激人腦里面某個不知名的區域,帶來的效果類似于催眠,意識昏迷,渾渾噩噩的回答聽到的問題。當然,這也不是萬能的,除了惡劣的后果不說,受刑人也只限于回答脫口而出的簡單問題,一些需要思索的復雜問題就不行了。而且這也是有shijian限制的,唐恩不過是問了幾個問題,花去shijian一分鐘不到,但這黑衣人yijing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喬希亞等人在唐恩問問題的shihouyijing回過神來,現在看他只是問了幾個簡單問題就放棄后退,不禁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伊諾克皺眉問道:“還有呢?為shime不繼續問下去?”

    唐恩聞言撇了撇嘴,做了個請的手勢,懶得解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伊諾克臉色一暗,怒氣上涌,隨即拂袖上前,抓起黑衣人的頭發怒喝:“說,到底是誰派你來的?還有其他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在……恩,嗚……”無意義的呻吟,黑衣人的身軀像是抽風般不斷顫抖,頭顱上的七八根銀針也是晃出點點銀光,臉色青白快速轉換,看來極為詭異。

    “說不說……該死!”伊諾克眼中厲色一閃,抓起黑衣人的頭顱就要像后面的墻壁砸去,但就在這時,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黑衣人眼珠后翻,仰頭張口,血霧宛如一道噴泉般急速噴出,像是要一口氣將體內血液全部吐出一般。伊諾克離得太近,避之不及,被噴了個滿身滿面,匆忙后退,好不狼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