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0章 小卡蘿的逆鱗

    次ri,上午。

    唐恩驀地睜開眼時,眼神依舊清醒凜冽,但頭腦卻是有些暈眩,轉頭,就見一大漢雙手端著水盆,正用腳挑開布簾走進。大衛?哦,我已經回到灰衣軍營地了……

    大概是感覺到了目光,大衛抬頭,立刻大笑道:“哈哈,老大,你醒了!恩,弗雷、泰頓他們太不地道了,不就是升個一官半職嘛,這么囂張,拉那么多人過來,這不擺明就要灌死老大嘛……咳咳,看我這破嘴。老大,這是冷水,你要不起來洗把臉清醒一下?”

    喝酒……看著帳篷的尖形頂端,唐恩終于慢慢想起昨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在中軍帳篷里面,眾部長只顧著罵得痛快,并沒能商量出來什么有價值的東西。到最后洛沙大手一揮,示意唐恩、喬希亞他們這些剛回來的人先去歇息。

    結果唐恩剛一出來,就被灰sè空間成員以及弗雷泰頓他們包圍。后者說著喝酒的地方已經找好,接著就直接簇擁他過去。

    都是朋友,再說又是久別重逢,唐恩自然不可能拒絕,但剛到那里他就不禁暗道一聲苦,知道自己上當了。原來這弗雷與泰頓在唐恩離開駐地期間,又立了幾個功勞,現在已不是什么小隊長、中隊長了,而是率領三百人的營一級軍官。那所謂喝酒的地方其實就是個山丘空地,除了排排堆積的酒桶外,還有大幾百號人等候在那里……

    這樣的陣勢,別說唐恩,就算是酒缸級別的人過來也給跪。推杯換盞間,唐恩也記不清誰是誰,只要有人在面前舉杯,就下意識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,直到最后徹底斷片……

    干,別讓我抓到機會……一邊腹誹著弗雷泰頓他們,唐恩一邊揉著腦袋起身,看著旁邊一臉討好的大衛,眉毛一挑:“你好像沒醉啊!

    “當然沒……啊呸!不是,我昨晚也是醉的不輕,這不剛剛才起來嘛。真的,不信老大你聞聞,我現在還滿身酒味呢!奔泵D換口風,滿臉無辜的大衛抓起袖子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是這樣嗎?”唐恩自然是不吃這一套的,論演技偽裝,大衛確實嫩了點,瞥了一眼,“那我怎么清楚記得昨晚勸酒里面還有你呢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大衛頓時怔在當場,眼珠急速轉動,最后又擺出討好架勢,“老大,那不是我本意,我先開始是想給你擋酒來著……恩,都是弗雷他們指使的,罪魁禍首就是他們!”

    點了點頭,唐恩看著大衛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原來還真有你!”昨晚都喝斷片了,唐恩除非進系統空間查看光幕重放,否則怎么可能還記得有誰曾經勸過他酒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知道自己被詐后,大衛傻眼了。隨即一拍額頭,郁悶不已。早知道老大jiān詐的跟什么似得,自己怎么還這么容易上當呢。

    嘩啦……唐恩這時已沒空理會大衛,捧水往臉上潑了幾次,北方冬初的水很是冰寒,神智瞬間為之一清。最后索xing俯身將整個腦袋悶入冰水中,陣陣寒意從各個角度刺激,很是爽快過癮,之前的暈;璩令D時不翼而飛。

    稍微收拾一下,換了身衣服,唐恩與大衛從帳篷中走出。

    此時ri頭已經高升,雖然沒溫暖之意但慘淡光線還是努力展示著存在感,將光明灑向每個角落。這里是軍事營地,不是曙光城。自然看不到灰衣軍便裝平民,來來往往的都是些身著鎧甲的士兵。

    換崗、巡邏。時不時可見些士兵健步如飛,像是要去傳達什么命令。沒有職責在身的則懶散許多,三五成群聚在背風向陽處,分著自制的劣質煙卷,聊天扯淡,拿著新兵開玩笑,不時發出陣陣哄笑聲……

    “佐凡大叔傳授的斗氣運用技巧,大家每天都有練習,實力也取得了不小的進步……我現在是中級巔峰,最近有隱隱要突破感覺。路克也到了中級中階,其他老兄弟都差不多。哦,哈里最懶,所以現在只是中級初階……恩,米修的實力最高,應該比我要高點,可能是到了高級,不過我們很長時間沒有在一起切磋,具體的也不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了,我們之前訓練泰頓大哥的那隊士兵解散了,這事情昨晚說過嗎……可能是因為復制不了灰sè空間的緣故吧。不過他們現在混得都蠻好的,最好的自然就是泰頓大哥,他是營長了嘛,其他大多是大隊長級別,有的昨晚來了,有的有任務在身就沒來,還有幾個在之前的戰斗中犧牲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還有小卡蘿。因為不知道這次打不打得起來,所以就沒讓她過來,留在曙光城呢,幾個老兄弟照看著……還是和以前一樣不愛說話,冷冰冰的,不過實力提升的很快,出來時已經快到中級了。恩,讓我們都有點無地自容,哈哈!對了,還發生了個事,鬧得蠻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衛跟在唐恩身后,不斷的碎碎念,撿著一些重要事情說著。

    “哦?什么事?”聽到關于小卡蘿,唐恩挑眉問道。

    抓了抓頭發,大衛繼續說道:“麥西爾長官,老大聽過嗎?是軍隊兵器裝備部的一個頭頭……沒有啊。事情是這樣的,麥西爾長官有個兒子,叫什么名字我記不得了,二十來歲,輕浮的很,平常就不做什么正事。有天晚上喝多了,回家的時候撞倒個女人,恩,那女的長得蠻清秀的。那小子就口花花的,壓在身下用手摸了幾把……倒是并未做那等事,后來被一起喝酒的人給拉走了!

    “吶,老大你知道的,駐地里面本就禁止軍隊的人擾民,更不要說這種事了,以前還有個人被砍了頭。不過這小子有個好爹,再加上也沒真正做到那一步,那女子告了幾次要求道歉均沒有結果,也就無奈放棄了。原本到了這里,這事情應該就這么不了了之的……不過那女子有個弟弟,七八歲吧。老大你知道小卡蘿是駐地里面的孩子王,所以這事情也就傳到她這里了。嘖嘖……”

    咂了咂嘴,感嘆了聲,“當天晚上,小卡蘿帶刀潛進麥西爾的家里。恩,麥西爾好歹也是軍隊的中高層長官,家里的守衛力量其實是不少的,但還是被小卡蘿潛了進去,并在床上找到了那小子。在捆住手腳,堵了嘴后,小卡蘿手起刀落,斬掉了那小子的兩只手,呃……還有那活!

    頓了下,咧了咧嘴,“要說小卡蘿的心思還挺周密的,做完這事后,趁著那小子痛昏過去,再次悄無聲息的從里面出來,第二天訓練的時候也沒什么異常舉動……這事做得漂亮,沒留下任何蹤跡!至于那小子,因為他母親剛好有事找他,及時發現了這一幕,倒沒有因為失血過多而掛掉,幸運的撿回一條小命。不管當時小卡蘿是蒙著面的,所以就算是他也不知道是誰下的手!

    “這事曝光已經是幾天后了,是那女子的弟弟一不留神說出來的,小孩子嘛,哪有什么保密意識。也就到了那時候,我們才知道這事是小卡蘿做的,嘖嘖……麥西爾一家知道后當然不會罷休,怎么說也是唯一的長子,砍手砍腳都行,但是砍了那……傳宗接代都沒希望了,哈哈!當即就要派人逮捕小卡蘿,結果被我們打回去了。呵呵,這事也真不知道該怎么說……本來就是一個道歉的事情,畢竟那小子沒有做到那一步!

    “這事情鬧得很大,最后傳到洛沙首領那。恩,其實那時候我們已經做好準備,如果事情有變化,就把小卡蘿送出十萬大山來找老大。不過最終這事還是被首領壓下了,先讓那小子向女子道歉,接著讓小卡蘿向那小子道歉……這是占大便宜了。不過小卡蘿不愿意道歉,誰說都不聽,最后我們從周圍村莊里面找了個和小卡蘿差不多身高的,偽裝了番送去道歉,最終了解了這事!

    “至于那麥西爾,恩,我們查了他老底,找到些貪墨的證據交給斐瑞,倒是讓他在軍隊里面升了一級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大衛大笑著搖搖頭:“哈哈,經過這事,小卡蘿算是出了名。駐地里面那些有點關系的家伙現在看到她,基本上都是繞著走的!

    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對于小卡蘿的激烈舉動,唐恩倒是能理解。她是看著自己母親被山賊玷污的,自然對這種事情深惡痛絕。隨即輕笑了聲,說道:“恩,看來必須得找個時間謝謝洛沙首領!

    頓了下,“對了,米修呢?”

    “應該在營地西邊訓練那幫新招進來的人吧,恩,我派人去把他喊來?”

    擺了擺手,唐恩說道:“不用了,我們一起過去就是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大衛腳步一頓,神sè有些遲疑,“老大,要不就你過去吧,我……我就不去了!

    “恩?”唐恩聞言轉過,皺眉看向大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未完待續。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