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6章 謀事在人,成事在神!

    隨著協議的達成,曠日持久的對峙終于結束。

    就在次日,十來萬正規兵火速從十萬大山撤出,需要提下的是,這些軍隊撤退的方向不是后方軍備處,而是直接前往北方前線。很顯然,少了后方預備兵的支援,那里的戰事已經愈加吃緊。

    灰衣軍則在半天后開拔,不過他們的方向是曙光城。雖然達成了協議,但他們的時間倒是不緊,可以度過三天后的新年,然后第一批三萬軍隊才會正式出發上前線。

    緊趕慢趕,這支八萬人的灰衣大軍終于在新年的前一天傍晚回到曙光城。

    洛沙也沒有拖延,直接將談判結果張貼全城。上面紛繁復雜的條件等等倒是無需贅言,只是這最后幾段話卻是道出了大多灰衣軍民眾的心聲。

    “光明神教義第二章第一句話,世人皆是神的子民!我對這句話的理解就是,既然都是神的子民,就像我們有三四個孩子一樣,那他們的地位就必然是平等的,所得到的糖果數量也應該是公平的!

    “但是很遺憾,我們之前看到、聽到、感受到的都不是如此,所以我們選擇站起來,聚在一起,進行這幾十年的抗爭。這期間我們曾經不止一次的面臨絕境,也不斷失去親人、朋友、志同道合的同伴等等。但我們知道,也堅信,自由、公平、正義終究會來臨!

    “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的,但是該來的永遠也阻擋不住。就像東升旭日,第一縷耀眼光芒總會刺破黑暗。值得驕傲的是。我們正是那第一縷光線。值得慶幸的是。我們沒有讓翹首以盼的人等待太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。從這一刻起,我們的名字將不再以亂民匪寇出現在世人面前。我們的視線中也將不再出現刀劍槍斧。我們的生活也不會再顛沛流離,居無定所……所以,請驕傲的抬起原本高貴的頭顱,舉起雙手,歡呼,我們勝利了。!”

    “我們勝利了……我們勝利了……我們勝利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一夜,曙光城變成了不夜城。密密麻麻的人群聚在門前街道。雖面龐各異,但狂喜的表情總是相同。陣陣歡呼響徹全城,震蕩群山,回響宇內!

    應該說,洛沙之前的判斷是正確的!民眾與士兵不同,士兵拿起兵器除了保衛家園外,應該也是有份殺敵立功的雄心壯志。而民眾心中所愿的,大多是相對公平的平淡生活。不錯,誰都知道這種生活是需要用鐵和血才能保障,但是他們已經見了太多的殺戮。太多的鮮血,太多太多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新年的第一天,布蘭各城市的報紙上也發布了相似內容。不過在口吻上自然是不同的,布蘭搖身一變占據主導地位,說著經過艱苦卓絕的談判后,灰衣軍終于退回。接著在為減輕民眾疾苦的前提之下,雙方經過友好協商,一致達成如下協議……像是大人哄吵鬧小孩的口氣,不過不說有沒有人相信,現在也沒人會去在意它就是了。

    市民們在意的只是那些有些含糊的條件,減輕不必要的賦稅?平民子嗣可以進入學院……短短時間后,昨晚曙光城的熱烈慶祝就在各城市復制。區別只是口號由‘我們勝利了’變成‘灰衣軍萬歲’之類的,讓辛苦一晚上斟酌用詞,突出布蘭功績的文宣廳官員直接黑了臉。

    當然,這里的歡呼是傳不到十萬大山里面的……

    因為昨晚的徹夜慶祝,曙光城的清晨顯得異常寧靜,平整街道上只有些許殘留的歡慶狼藉,不見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嗒……一個木質瓶子從街角處飛出,隨即一大一小兩個身影出現在稀薄晨霧中,手牽著手,腳步散漫。行了幾步,那瓶子又被矮小身形踢中,接著就這么一路踢著。

    這是唐恩與小卡蘿,昨晚軍隊剛回到城市,小卡蘿就找到了唐恩,但隨即他們就被拉近了慶祝隊伍中,現在才剛剛從軍營里面出來。不過也幸好有小卡蘿在一旁,否則唐恩必會像大衛他們一樣,被那些士兵灌得人事不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深吸一口清晨涼氣,徐徐吐出。唐恩的腦子瞬間為之一清,甩了甩頭,昏沉感消退不少。隨即看了看身旁有些悶悶不樂的小卡蘿,不禁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唐恩過兩天會去前線,此次他下定決心要殺掉塞斯曼,自然不能帶小卡蘿同行。而小卡蘿對他頗為依賴,這才剛一見面就要分開,當然引得小卡蘿頗為不滿。

    伸腳踩住木瓶,唐恩摸了摸鼻子:“恩,小卡蘿,唐恩哥哥答應你這次去很快就回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睈灺暬貞,小卡蘿癟了癟嘴唇,抬頭道,“我要和你一起去!

    好嘛,連哥哥都不叫了……搖頭,唐恩想也不想就堅決拒絕:“不行,那是真正的殺人地方,你不能去!

    “我有實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有再高的實力也不能去!鳖H為焦躁的拒絕,隨即見著小卡蘿執拗的樣子,唐恩語氣稍緩,“我知道,你現在的實力很不錯。但想要在那里活下來,最重要的不是實力……恩,不夸張的說,我這次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全身而退。如果你再跟去,我會分心,明白嗎?”

    小卡蘿低頭默然,即像是明白,又似乎是恍若未聞,重新踢起木瓶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傷腦筋啊……唐恩捏了捏下巴,他很清楚小卡蘿的性格,一旦執拗起來,誰說都沒用?磥硪魩讉人看住她……

    “您請留步……恩,不管怎么說,這命令都是我下的,道歉的話說得再多也挽回不了您兒子的性命……恩,我知道您不怪我,烈士的稱號是他應得的……總之。我會常來看您。如果您覺得我不合適。讓其他人過來也行,不會讓您孤單……”

    唐恩眉毛一挑,看著一處民宅門前,本該不應出現在這里的人正對著位老婦人躬身退后,樣子有些謙卑。

    “以后記得提醒我過來,如果老夫人缺點什么,你們直接送過來……呃,唐恩?小卡蘿……呵呵。新年好啊!闭蛏磉吶私淮裁,一抬頭看到唐恩兩人,愕然之后展顏打著招呼。

    “新年好,首領!碧贫鲙е】ㄌ}上前行禮問好,說道,“真沒想到會在這見到你!

    “哦?那我現在應該在哪?”

    唐恩聳了聳肩:“在聚會中吧,和部長們在一起;蛘邞c祝后去休息什么的!

    “剛從那回來……記下了嗎?”對隨從繼續交代了幾句,洛沙轉過頭來,摸了摸小卡蘿的頭發,手臂微攤!翱茨氵@滿身酒氣,恩。是剛從軍營回來吧。呵呵,如果沒什么事,和我一起走走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呃,當然沒有問題,首領請!

    如今的曙光城內部已經漸趨完工,除了華麗的裝飾外,在格局上與布蘭靠近前線的城市相差不多。比較大的區別,可能就是這里沒有過往的商人什么的。不過這也只是暫時的,協議達成后,這城市將對外部開放。

    以唐恩的級別,在城里自然是有住宅的,在方向上和洛沙的屋子倒是有些共同的路程。

    “唐,聽喬希亞說你這次要去前線?”雖是由洛沙提出走走,但走完這條街,也沒有說什么正式話題,終于在與小卡蘿逗弄了番后,洛沙轉頭問道。

    唐恩點頭:“恩,有些事要去了結一下。對了,首領,這第一批的三萬人是指定的嗎?”

    “軍官會指定,但士兵不會,F在是自愿報名前往,如果人數不夠的話,再由戰術部商量決定!甭迳硴u頭解釋了番,隨即看著唐恩道,“其實我倒不希望你去,恩,這不是不相信你的能耐,只是現在的你對灰衣軍太過重要!

    “呵呵,這算是變相夸獎嗎,謝謝!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搖頭失笑,洛沙見唐恩沒有接自己的話茬,就知他心意已決,也沒再說這些,而是轉移話題道,“恩,之前就很想找你商量,可惜你那時不在……唐,你對這次談判怎么看?”

    來了……唐恩在洛沙提議走走的時候,就已經預料到會有這問題,摸了摸鼻子,“首領,太抬舉了,這是個只能用時間和結果才能回答的問題!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道?恩,還是不看好?”洛沙露出幾絲失望神色。

    拜托,我只是個穿越者,又不是重生者……吐糟了句,唐恩搖頭說道:“談不上看好不看好,恩,在我的家鄉有句俗話,叫謀事在人,成事在天……在神。既然首領已經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,那接下來的就交給神來裁決吧!

    “謀事在人,成事在神……有道理!比粲兴嫉狞c點頭,“恩,那結果是壞的呢?”

    唐恩隨口回道:“那就罵神唄,至少找了個替罪羊不是嗎!

    “呃?唐,你、你……”布蘭帝國的民眾對光明神的態度那是不用說的,即使不信仰,那也絕對不敢妄自非議。所以饒是洛沙覺得自己反抗布蘭已經是件頗為大膽的事情,但現在也是對唐恩這張口就罵神的態度大為咂舌。

    緩過勁來,洛沙不禁搖頭:“唐,如果不是體型實在不像,我真的會認為你是北荒蠻人。以后這種話還是少說為妙,會惹來大麻煩的!

    麻煩?我現在倒是想找他們的麻煩……撇了撇嘴,唐恩頗不以為然,不過也自然不會再對洛沙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洛沙仰起頭:“其實你說的不錯,恩,或許是我太貪心,或者說不夠自信,即下了決定,又想立刻就要個完美結果!

    唐恩略微搖頭:“不是,是首領所受到的壓力太大了。恩,換個說法,如果現在讓首領再選擇一次,你會談判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洛沙迅速肯定,隨即輕笑著點頭,“呵呵,不錯,正是如此!恩,就像剛才,你也看到了……那老婦人三個兒子皆進了軍隊,兩人戰死,還剩一個成了團長。他在之前對峙的時候,私自帶兵出營剿滅三大隊布蘭士兵,結果被我下令斬首……那時我沒有后悔,可以剛才我看到老婦人的時候,心里卻忽然很是自責后悔,后悔當時命令下的太重太殘忍,三個兒子啊,都沒了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下,低頭,滿是哀傷神色。隨即抿了抿嘴,深吸一口氣,“不過如果讓我再回到那時候,我相信我還是會下這樣的命令!

    唐恩默然點頭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