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2章 有女兇猛!

    “小子,我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把東西交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嗤,少在裝你娘的好人。你黑吃黑在先,就不要怪我掉包在后……吶,別說我不給你機會,現在拿錢來,快點,否則一切免談!

    怒極反笑,“哈哈……夠種!城里面還沒有人敢這么跟我說話。既然這樣,我們不妨把話說開了。沒錯,我老巴小弟多,就是黑吃黑,而且吃定你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光說不練有毛用!有本事來啊,我告訴你,整個布蘭國,能yin你亞瑟大爺的還沒有出生呢。你還別不信,我……等會,等我先吃上一口……恩,以這帶著葡萄干的奶酪發誓,我發起瘋來的時候連我自己都害怕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草,什么亂七八糟的……兄弟們,砍死他!”

    談判破裂……

    罵架也是有技巧的,只要能做到自動屏蔽對方污言穢語,自己說自己的,這樣就算贏不了也至少能在場面上不弱下風,打個平手。這血刀會的幫主巴布里明顯沒有領悟到這精髓,原本以為借著諸多小弟的聲勢,能逼迫對方同意。不料一番交涉下來,卻弄得自己神經都快有些失常了,索性不管其他,揮手就要強攻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早尼瑪這樣不就行了,浪費我口水!笨粗茉鈸]刀壓上的眾多大漢,那嬉皮笑臉的青年倒是面無懼色,將奶酪包好揣入懷中,同樣大氣的一揮手,“兄弟們,都做好準備……看什么看,就許你有小弟,不許我有兄弟嗎?你們敢進來試試、進來試試?”

    這青年旁若無人的囂張態度倒是讓一擁而上的大漢們腳步一頓,隨即有些謹慎的持刀緩步靠近。巴布里也是一愣,回過神來后,冷笑道:“你一外地盜賊能有什么幫手?都給我上,直接砍死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“啊……”砰!

    驀地一聲短促慘叫,接著就是沉悶撞擊聲傳來。

    巴布里一怔,隨即反應過來這慘叫不是從貧民區里面傳來的,一轉頭,就見遠處右側巷口那,有十來個手下正與一個拿著布條纏裹東西的小女孩對峙……恩,應該算做是對峙吧,雖然雙方不管是身高還是人數都差距明顯,但確實是相互對著站立的。而他們身后的墻上則貼著一個大漢,此時正慢慢滑下,血跡斑斑……

    什么情況?這小女孩從哪冒出來?對方的幫手?不是吧……巴布里的大腦一時間又有些疼痛,隨即在視線中,那小女孩伸手說著什么,像是要東西的樣子。然后他那十來個手下面面相覷,同時包圍上去,揮刀砍下,布條飛出……

    “擦……”巴布里下意識的轉過視線,能做黑.幫老大,那自然是心狠手辣的,不說一個小女孩,必要的時候親人都是下得去手的。但眼見一個小白花樣子的女孩被亂刀砍死,只要不是變態,誰都不會有什么觀賞欲望的。

    不錯,不錯,就是要殘暴才有前途嘛……如此想著,巴布里再次將視線投向遠處,隨即就是一頓……那剛才囂張異常,似乎要決一死戰的青年竟然消失了。很顯然,對方趁著剛才他走神的時候跑路了……

    “呸,雜碎!我他媽看你往哪跑!”看著手下從四周進入那大片貧民區后,巴布里狠狠吐了口吐沫,壓下被耍的郁悶感,對身邊一人吩咐道,“你也帶幾個兄弟過去,記住了,不要大意。這小子滑溜的很,且擅長偽裝,別一不小心又被他跑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又未落下,驀地,砰、砰、砰……宛若拆墻的沉悶撞擊聲接連響起。

    暴戾之色閃過,巴布里胡亂揮舞下拳頭,歇斯底里的吼道:“我擦,又他娘的是誰!”

    身旁那人因為角度的關系倒是發現了什么,一臉被驚到的樣子,伸出微顫手臂:“呃,老、老大……”巴布里表情猙獰,順勢轉頭看去,隨即,也是呆住了……

    還是剛才出問題那地方,不過原先預想著被亂刀砍死的小女孩卻是好端端的站著,而他那十幾個手下卻散落一圈,有的躺在十幾米外的地上,有的貼在后面墻上,有的直接被埋在斷墻廢墟里面……小女孩像是什么都沒有做似的,步伐輕快的前行幾步,稍頓,低頭,她的腳踝被一個躺地大漢無意識的抓住。小女孩并沒有做出什么掙脫舉動,而是直接抬起手中,呃,鐮、鐮刀……巴布里眨了眨眼,最終確定那就是把鐮刀。不過和常用農具不同的是,這鐮刀明顯要大上一些,而且通體泛著金屬光澤。

    高舉起來后,小小身體,大大鐮刀,看起來很是不協調,不過這詭異場面卻有種難言的力量美感!猛然下砸,咚……

    因為是反握的緣故,所以并沒有出現類似于開西瓜的場景,而是清晰傳來敲冬瓜的沉悶聲音……“咕咚!”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,巴布里茫然轉頭,“她是誰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知道啊,老大!

    “哦!秉c了點頭,巴布里驀地暴跳揮手,“那就砍死她,砍死她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轟隆隆的破敗建筑倒塌聲一刻未停,碎石土灰四濺而出。夾雜著屬于街頭混混斗毆時的喊殺聲,受傷的慘嚎呻吟聲……整個貧民區像是闖進了個叢林巨獸,肆意打滾翻身,一片烏煙瘴氣,混亂不堪。

    之前那青年的所言竟是非虛,當血刀會眾人進入貧民區大肆搜索的時候,驀地有幾個身手敏捷的人出現,不作任何糾纏,直接強勢突圍。

    因為知道對方善于偽裝,血刀會眾人不敢輕易放過任何一個,均是死死的咬在后面。不過對方人數雖少,但他們的實力卻是很好,等閑幾個大漢根本近不了身。依這架勢,如果不是被血刀會大隊人馬突然包圍偷襲的話,他們早就突出重圍。

    “老大,情況不對啊!被靵y貧民區里面,一個捂著肩膀掛彩處的壯漢奔了出來,臉色有些驚慌。巴布里此時正怔怔的看著外圍巷道,聞言回過神來,轉頭皺眉,“哪里不對?”

    “我剛才與里面一人交了下手,他分明就是城里的刺客毒蛇。還有個是盜賊黑狐,另外一人不認識,但是看著面熟,應該也是我們城的。老大,我們會不會,呃……”說到這里,那壯漢臉色有些遲疑驚慌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毒蛇、黑狐?你確、確定是他們?”失聲驚叫一聲,巴布里倒也不笨,迅速明白了手下話語當中的意思,臉色一白,結結巴巴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確定,以前我與他們打過交道的!

    “該死!這雜碎……”巴布里雙頭抱頭,臉龐糾結,痛苦的抓著頭發,恨不得要拔成禿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呃……我們真的被那小子耍了?”

    “廢話,難道你他娘的非要我承認嗎?”惡狠狠的瞪了一眼,巴布里覺得自己快要瘋了……之前得到那自稱叫亞瑟的盜賊地址后,他立刻興沖沖的率人圍了過來,但怎么也沒有想到,這一網撈下去,沒逮到那小子,卻是驚動了隱身于在此地的本城毒蛇、黑狐等人。

    刺客、盜賊大多獨行,再加上那自稱叫亞瑟的青年是個外來盜賊,就更不可能與毒蛇、黑狐他們打過交道了。結合那亞瑟之前的話語,很顯然,他之所以在這里被包圍,就是挖坑等他們跳呢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被老大吼過后,這壯漢有些小心的建議道,“恩,要不……開道口子,放他們出去?”

    “蠢貨……不行!”巴布里想也不想就搖頭否定這餿主意,刺客盜賊可不是肯吃虧的主,更何況這次是被端了老窩,現在雙方已經算是不死不休了……沉默一會,猛地捶了下手掌,眼中閃爍寒光,“繼續殺,必須要殺掉他們!傳令下去,誰要是干掉這幾人,老大我重重有賞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壯漢點頭應聲,不過并未直接去傳達命令,而是看了眼時不時傳出哀嚎撞擊聲的外圍巷道,低聲建議道,“老大,我們現在這些人手只能困住他們,而且難免會有疏漏……要不,把那里的兄弟撤回來幫忙吧!

    巴布里聞言下意識的看向外圍巷道,神色瞬間變得異常復雜,其實他之前大部分時間盯得就是這邊,也一直聽著里面從開戰之初到現在依然沒有停歇的慘叫哀嚎……他心里很清楚,那都是他手下發出的。但他仍然是有些不真實感,因為做到這一切的,竟然只是個看起來只有十幾歲的小女孩……

    之前看到小女孩強勢擊倒十幾名手下時,老實說,巴布里被嚇了一跳。當然,這主要是因為反差實在太大。接著在命令幾十個手下砍死對方后,他就將注意力放在貧民區內。這倒也不能說他大意,畢竟不管怎么說,對方也只是個小女孩嘛……但沒過多久,一具喉管被割裂的尸體從巷道中飛了出來,落在一旁空地上,巴布里看著愣了好久……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,那小女孩一直沒有離開周圍巷道區域,而巴布里也就不斷將手下投入進去,一批又一批,像是無底洞似得……結果呢?手下慘叫依舊在響,區別只是每次方位不同罷了!

    敢情我這所謂的大型幫派,實際上只是個連十幾歲小女孩都拿不下的存在……無力的擺了擺手,巴布里神情很是蕭索,“按你說得辦吧!

    “是……呃,老大小心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未完待續。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