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4章 熟悉的偽裝道具

    “咳咳咳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一手捂著喉嚨,一手大力捶著胸口,中年人佝僂著身軀,神情很是痛苦。這次可不是裝的,而是因為直接吞掉一口奶酪噎著了。

    是那個人……小卡蘿瞥了眼,確定了中年人的真實身份。雖然之前她的注意力是放在那不賠面包的大漢身上,但在唐恩的教導之下,不管是有意亦或意,觀察場面那是自然而然的習慣。何況那青年之前發誓的對象,帶著葡萄干的奶酪明擺在那呢……

    不過雖是看穿了對方的偽裝,小卡蘿卻也沒有什么其他想法,她與這青年本就不認識,又不會產生什么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念頭,所以看到后轉頭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水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這中年人著實悲劇了,因為剛才看到小女孩的生猛表現,現在又忽然看到真人,難免會受到驚嚇,再加上仰頭的緣故,一不小心將整口奶酪吞了下去……噎死那自然是不可能的,畢竟奶酪這東西還是偏軟的,但是停留在喉嚨上不上、下不下的窒息感覺也是真能折磨人,中年人一番捶胸頓足,好不狼狽。

    小卡蘿腳步一頓,清冷目光重轉過來注視了會,輕盈落地,從小布包中掏出水壺,打開蓋子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把奪過,中年人顧不得其他仰頭就是一通猛灌,咕嚕咕!羌軇,恐怕就是一瓶毒藥擺在面前。他也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先喝下再說。

    “嘖啊……”片刻,中年人將水喝的一滴不剩。舒暢的大喘口氣,拍了拍胸膛,又打了個飽嗝,隨即將水壺遞還,不住感謝,“謝謝,謝謝……你是我救命恩人啊!

    小卡蘿沒有回應,接過水壺。低頭看著瓶口那明顯的口水印記,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中年人也看到了這狀況,他剛才只顧著喝水哪還來得及注意這些細節,頗不符合形象的撓了撓頭,慚愧說道:“這……真是抱歉。要不,我重給你買個吧!

    搖了搖頭,小卡蘿掏出布巾擦了擦。封好瓶蓋,一起放入小布包中,做完這一切,轉身踏步離去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手掌搭在頭上,中年人有點愣神,呆呆的看著那矮小背影離去。不過沒走幾步。小卡蘿腳步驀地一頓,再次轉身,眉頭微皺,盯著中年人的面龐似乎有些疑惑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怎、怎么了?”

    抿了抿嘴,小卡蘿若有所思的說道:“剛才你噎著了。臉色為什么是淡紅……”這是個疑問,在剛才那種情況下。因為窒息的緣故,臉色應該是大片潮紅才對。

    “呃?”中年人下意識的摸了下臉,眨巴眨巴眼睛,“這個、那個……哦,那是因為我生病了嘛,體質虛弱,所以臉色才會這樣,恩,就是這樣沒錯?瓤取窗,很嚴重的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小卡蘿沒有理會對方的拙劣演技,仍舊在自言自語道:“不應該是這樣的……你帶了偽裝面具,應該看不出來臉色才對。但現在露出淡紅,這種偽裝道具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想通了什么,小卡蘿踏前半步,冰霜小臉變得極為嚴肅:“恩,你是從哪里得到的?”

    什、什么情況,她好像看出我戴偽裝面具,但是這話的意思……呃,是說我這太高級?難道她想搶……中年人心思電轉,內心波瀾萬千,但表面卻是一副茫然神色:“什么?我得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小卡蘿聞言臉色為冷淡,認真看了眼對方,右手鐮刀微斜,再踏一步:“你從哪里得到的?”

    退后一步,手臂下壓,中年人緊盯著那鐮刀身軀緊繃,硬著頭皮強笑道:“呵呵,不要沖動,不要沖動……呃,你是想問這奶酪在哪買的嗎……擦!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彎月刃光急速殺到,中年人爆了聲粗口,毫不猶豫轉身就跑。這特么的,叫什么事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巷道中,血刀會的幾個大漢仍在不斷搜索。如果從上空俯視的話,會發現這樣的小隊人馬很多,幾乎遍布這個區域。

    “該死,那小雜碎跑哪去了!”一個頗為暴躁的大漢空揮砍刀,忿忿罵道。

    身旁一人搖頭:“怕是難找了,這里地形實在太過復雜,隨便躲個地方都要找半天!

    “找不到也要找!如果不殺了她,我們血刀會也不用混了!

    “是這個理,好在她好像不熟悉這里的情況,我們只要耐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噓……”話音未落,一大漢驀地做出暫停手勢,前后看了看空曠巷道,眉頭微皺,“你們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?”

    “聲音?什么聲音?”先前那暴躁大漢詫異問道,隨即臉色一變,也是聽到了咝咝的聲音,像是風吟,且越來越清晰……

    驀地,眾人下意識抬頭。嗖……一道身影從巷道上方躥過,準確落在另一側墻頭之上,隨即急速轉身揮出手臂。咝、咝、咝……密密麻麻的半月刃旋轉飛出,從各個角度籠罩后方。

    接著一道頗為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,“尼瑪別追了,誤會啊,我特么都不認識你……”

    半月刃尚未完全越過巷道上空,一道矮小人影高舉鐮刀從另一側臨空躍來,出現在大漢們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“是她!”下面驚叫聲剛起,泛著金屬光澤的鐮刀驀地爆發出青蒙蒙斗氣,接著空中那道矮小身影與匹練般的彎月刀芒,悍然斬向激射而來的狀半月刃。

    叮、叮、!

    宛若打鐵似的撞擊聲密集響起,合身刀芒徑直從中路殺出,回旋飛轉的半月刃像是被猛獸驚散的小動物,四處飛逃。刀芒其勢未消,沖出包圍圈后,斬在巷道一側墻壁之上。

    轟……

    在下面那些大漢絕望的目光中,半截斷墻轟然壓下,塵土飛揚。嗖,就在這彌漫塵霧中,小卡蘿迅速沖出,飄逸青絲、冰霜小臉皆是沾染了些許灰塵,但那執拗的清水眸子卻未曾移動一分,執著而堅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這瘋子!”中年人見狀面龐極為糾結,一蹬墻頭,奈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郁悶那是一定的,這場戰斗進行的實在莫名其妙,打到現在,這中年人都不知道是為什么。而且若論斗氣實力,中年人是穩壓對方一頭的。但戰斗現狀卻不是如此,每當他想爆發斗氣直接碾壓時,都被對方鬼魅身形以及搏命般的戰斗方式打斷。而如果要近身搏斗,發揮豐富的戰斗經驗優勢時,對方那鐮刀的攻擊是詭異,每每都從各種不可思議角度劃來,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不過既然拿不下來,惹不起總躲得起,跑路總行了吧,但是小女孩的速度又讓他大吃一驚。說旗鼓相當那都是往自己臉上貼金,對方的爆發力甚至隱隱要壓他一頭,根本不可能擺脫。

    你看,又來了……側身避過縮地成寸般的一刀,中年人狼狽的在地上翻滾幾圈,來不及起身,貼地向一旁躥去,躲過當頭一刀。

    “尼瑪,差不多行了!”袖口一動,翻出把短劍格開攻擊,借勢退后幾步,“看你是小孩我不忍心下手,再來我就真不客氣……擦!”

    恍若未聞,彎月刃光從下至上,劃出道美妙弧線揮來,落空,踏步轉動手腕,鐮刀在墻壁上拖動,劃出道深深的刻痕,連帶著碎石塵灰劈頭蓋臉斬下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逼我發飆,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,我瘋起來的后果很嚴重……”窮盡的攻擊逐漸讓中年人失去了耐心,臉色微沉,著手準備反擊。

    他現在是很狼狽沒錯,但如果拋開一切也展開搏命打法,結果可能會受傷,甚至是重傷,但肯定能拿下對手。之前是因為沒必要,現在卻是不得不如此。畢竟一味的消極躲避,只會陷入深的絕境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,娘的!不就是拼命嗎,亞瑟大爺就讓你見識見識什么叫做……呃?”

    中年人話音未落,那從未停歇的攻擊竟是驀地一頓,漫天刀影消失。幾米開外,小卡蘿手持鐮刀現出身形,皺眉:“你也叫亞瑟?”

    “廢話!”中年人退后幾步,仍是一臉警惕的樣子,“什么叫也……”

    打斷話語,小卡蘿接著問道:“你認識唐恩哥哥?你的面具是唐恩哥哥送給你的?”

    “唐恩……哥哥?”轉折語氣很是明顯,中年人張了張嘴,滿臉荒唐,伸出顫抖手指,結結巴巴的說道,“你你你你你你……你是唐恩那家伙的妹、妹妹?”

    啪!一拍雙掌,當即跳了起來,“我擦,肯定是啊……我說哪來的孩子這么變態,原來是那變態的妹妹……咳咳,那什么,我不是那意思……哈哈,唐恩那家伙我熟啊,二個多月前我們還碰過面。對了,他那坑坑洼洼的匕首還是我送給他的,黑隕鐵母啊,現在想想就心疼……恩,這下信了吧?”

    偏了偏頭,小卡蘿像是回憶起了什么,清冷眸子一亮,遲疑說道:“你是唐恩哥哥說的猥瑣盜賊,杰克?”

    喜不自勝的中年人驀地一靜,神情有些崩潰,半響,咆哮聲起。

    “尼瑪!他才猥瑣,他全家都猥瑣……”未完待續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,歡迎您來起點(.投推薦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動力。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。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