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8章 開胃甜點般的戰斗

    荒野,行進中的龐大蠻人隊伍宛如轟隆隆的無擋戰車,威勢凜人。不過這戰車在遭到一顆小石子的羈絆后,終于無奈停下前進車輪。

    中路隊伍,提烏帶著幾十人重回剛才尸體處。如果只有一處這樣的狀況,那自然沒有什么好稀奇的。就像前面說的那樣,現在是戰爭時期,而這又是戰場,尸體算是司空見慣的一種路邊裝飾。但現在其他幾路都碰到類似情況,那這事情就有點不簡單,值得重視一下了。

    正在負責檢查尸體的是幾個黑布蒙面,腰纏彎刀,身形高大但卻消瘦的蠻人。這種體型裝扮在蠻人中還是比較少見的,不過如果唐恩在這的話,一定會認出他們的來歷。這些人皆是來自一個部落,有個共同的名稱——暗蛇衛!

    作為北荒的特殊精銳兵種,暗蛇衛的作用不容小覷。除了組成隊伍長途奔襲外,蠻人這邊的偵察、刺殺等任務也皆由他們完成。眼下檢查尸體對于他們來說也是輕車熟路,畢竟只要是精通刺殺的人,對于尸體判斷自然都是有一手的。

    普通人肉眼觀察與專業人士的仔細檢查自然有著很大差距,半響,這些暗蛇衛將檢查結果報告過來……這些人都是在昨天被殺,下手者應當是布蘭士兵無疑。

    后面這句看來像是廢話,不過臆測出來的與有詳盡事實作為證據的判斷還是有區別的。這些蠻人的傷口來自三種兵器,長槍、大劍、戰斧,布蘭制式兵器造成的傷口差距甚微。很容易就能判斷出來。

    除了這些。其他結果就比較模糊了。畢竟這些尸體已經被動過,而且這里的山路也被踩踏過,無法準確復原當時的場景。

    當然,在沒有事實依據的情況下,還是可以腦補的……

    “提烏,詳實調查過了。這樣的狀況一共有五處,都是百余具尸體。最早發現的是右翼隊伍,時間是在昨晚。不過他們與我們先前的態度差不多,都沒有在意!彪S著斥候在幾個隊伍間來回奔走,很快詳細情況就由元方說出。

    提烏此時正蹲在一具蠻人尸體旁,聞言點點頭,饒有興致的說道:“五處皆是百余人……恩,對方的行進方向也是東邊嘛。人數……應該不少。既然是在這里,那這支布蘭隊伍應該是附近某個關卡防區外的守備兵團,不過他們沒有急于逃跑,而是反過來一路殺戮……呵呵,示威?泄憤?有點意思!”

    一次轉移話題式的隨口之言。竟然引出這事來,提烏還是相當愕然的。不過在猜出對方目的后,又變得相當興奮。那神情,就像老鷹看到草地上的野兔,并沒有急于下手,反而是饒有趣味的觀察著對方慌張逃跑時的樣子。

    “要殺掉嗎?”元方看到提烏神情后淡淡問道,態度很是隨意。本來嘛,不管對方有多少人,在他們這支軍隊面前,那都只能是被任意碾壓揉捏的份。

    “傳令下去,隊伍加速前進!迸牧伺氖终,提烏站起伸了個懶腰,“看他們運氣吧,如果真是與我們方向一致,我不介意順手碾死他們。呵呵,就像大餐前的甜點,嘖嘖,開開胃嘛!

    如同殺馬飲血的生活習慣,注定蠻人體格健壯一樣。北荒那無數山丘草原的生態環境,也讓他們在翻山越嶺時真正做到了如履平地。命令即下,整支蠻人隊伍驀地提速,如果說之前這龐然大物般的隊伍是轟隆戰車的話,那現在就像是疾馳的重騎兵團,地動山搖,不可阻擋。

    這樣奔跑起來,陣型自然是顧不上了。不過話說回來,就算如此,又有誰敢伏擊這樣的隊伍呢?

    快速行進并沒有多久,左翼有消息傳來,說再次在山路遇到百多具尸體,傷痕與前幾次一致,不過這次尸體尚未僵硬。

    提烏聽到后大笑一聲,沒有停頓,仍是讓隊伍繼續前進。這次間隔時間較長,大約在二個小時后,接近中午。左翼又有消息傳來,同樣的狀況,這次尸體還有著溫度,血液仍在流淌。

    中午是造飯時間,提烏一邊命令隊伍停下休息,一邊隨意抽調出數隊五百蠻人繼續前進,從各個角度繞向前方,最終形成包圍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元方叔,要不要賭一把?”大口咬著血絲肉塊,提烏沒心沒肺的提著建議,“我賭我們這邊傷亡四百。賭注……我贏了,你三天不要和我說話!

    “荒唐,怎么能拿我們的勇士傷亡賭博……還有這賭注……”中年蠻人聞言有些哭笑不得,不過似乎也是熟悉對方心性,隨即聳了聳肩,無所謂的道:“好啊,我賭傷亡二百。如果我贏了……恩,我們即刻調頭回去!

    “哈哈,再給你次機會。你知道的,這樣的賭注,就算我輸了也會耍賴的!碧釣跻氯鈮K,表情很是理直氣壯。

    搖頭無語,“好吧,如果我贏了,在與紫辰軍團交手時,你必須考慮我的建議。恩。就算是不采納,至少也得要給個能說服我的理由!

    咂了咂嘴,提烏偏頭沉吟:“嘖嘖,這個倒是可以商量……不過如果你耍賴聽不進去話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當我是你嗎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成交!”看著元方有些怨念深重的樣子,提烏攤了攤手,爽快點頭應下賭約,隨即笑道,“哈哈,元方叔你輸了。對方雖然一直找的是我們這邊小股隊伍下手,但這并不代表他們沒有挑戰大型隊伍的實力。那些尸體現場你也看到了,如果仔細想想就會發現那是真正的一個不留。而且還有些尸體傷痕在背部……這說明什么?說明我們的士兵打到后來已經崩潰,要轉身逃跑了。呵呵,如此倒也是該死!”

    “不過要做到這樣的話,要么對方是真正的精銳隊伍……恩,這個可能性很小,精銳隊伍不會在這個時候還在外面瞎跑。那剩下的只有一種可能,就是對方人數占著絕對的優勢……恩,攻擊的布蘭士兵算作是一千好了,包圍人數至少也要五百。這樣下來,就算是圍殲,我們這邊的傷亡怎么著也要四百吧,哈哈……瞧瞧這戰術分析,我特么都恨我自己,怎么這么有才呢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狂笑聲中,提烏越說越是興奮,最后更是在地上滾來滾去,很是歡愉。周圍蠻人見狀神情很是淡定,顯然是見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不過如果拋去最后那段自戀到無以復加的話語,提烏這一番敵情分析還是有理有據的。這個看起來有些瘋瘋癲癲的青年,確實有著有別于外在形象的犀利洞察力與出色謀略。

    那叫元方的中年蠻人聞言也是不禁點頭,露出贊賞神色,隨即攤手道:“我承認你這分析很有道理,對方人數應該也是如此。不過在圍攻之下,對方戰斗力能發揮出幾層還是很難說的,恩,傷亡二百差不多!

    “哈哈,那我們就等著看吧……擦,暖和是暖和,獸皮就這點不好!”從地上爬起,提烏一邊應答,一邊費力的拍打著粘在絨毛獸皮上的草屑,頗為苦惱狼狽。

    輕描淡寫之下,兩人定下了賭注約定。這賭博看似沒有問題,但其實是要有個前提條件的,那就是對方必須死,而這邊必須贏。

    關于這點,兩人當然也能想到。不過想到后的結果,最多也就是提烏有意識的提高對方戰斗力。饒是如此,在他們看來,這場開胃甜點般的戰斗勝負已定,根本沒有懸念。

    但,結果真的會是如此嘛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