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2章 躲藏、驚喜!

    一聲雷響,八方云動!

    就在那紅色火焰在昏沉天空耀眼綻放的時候,唐恩他們疑也是知道了搜捕行動的開始.

    不過瞬間,奧斯、大衛等人迅速奔回,在唐恩耳邊低語幾秒,隨即又速消失。

    因為空間的狹小,此時灰色空間成員已將偵查范圍縮小至三里之內,這樣一來,人手疑空出許多。不過現在講究情報的時效姓,所以相對于路克、米修等潛藏偵察技巧精湛的一些人,大衛他們就成了來回傳遞信息的角色。

    唐恩聞言稍一沉吟,點點頭,各種信息在腦中匯聚,隨即又印在大范圍的地形上……停頓,一分鐘后,伸手驀地直指西南方,大步跨出山溝。

    弗雷、埃爾特三人見狀不敢怠慢,率領聚成一團的士兵緊隨唐恩身后,幾百人行走,響聲卻幾乎為,步幅隨著前方的唐恩不斷進行慢轉換。

    隊伍從順著緩坡下了山丘,路過山路時,停頓幾分鐘,隨即朝西方前進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為緊張的緣故,眾士兵此時的感官極其靈敏。天空依舊昏沉,周圍環境靜謐聲,偶爾有幾處鳥鳴響起……這一切,似乎都像是進入了人踏及的原始叢林。不過眾士兵知道這只是假象,在他們周圍幾十、上百公里范圍內,有數蠻人正在翻山越嶺的尋找著,幾萬雙眼睛不斷向四方巡視……

    驀地,唐恩伸手打出暫停姿勢。向右側揮了揮,帶頭走入路旁土丘后方。這個山丘真的很小,小到都遮不住幾百士兵的身影。隨即五分鐘后,眾士兵就聽到了陣陣沉重腳步聲,嗅覺靈敏的甚至可以聞到蠻人身上那因為常年未洗而發出的惡臭。

    一些老兵臉色凝重,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。經常輾轉戰場的經歷,已經練就了他們通過腳步聲大致辨識敵方數量的本事。如今的土丘對面,至少有著五百蠻人大隊經過!

    在那腳步聲差不多行至山丘中央的時候,唐恩面色平淡的再次揮手,帶領心提到嗓子眼的眾士兵順著土丘一側,向前行走了大約幾十步。

    就這幾十步,剛好讓后方沒進入土丘的士兵消失在了蠻人前進的視線中。而同時,靠近前方的幾個布蘭士兵瞪大眼睛看著蠻人的后腦勺……

    像是在演啞劇,兩方人馬繞著土丘聲息的轉換了位置。幾百蠻人繼續前進,直到消失在山道轉角。唐恩帶著眾人也在繼續前進,就像剛才什么事情都沒發生一樣。

    這片區域當然不止一個巡邏隊,實際上每個區域都至少有兩三支,以便形成交叉搜索,最大程度的避免被鉆空子。但眾士兵隨著唐恩走走停停,時不時的轉變下方向,竟是在到區域交界處之前,除了剛才那隊蠻人之外,再也沒有見到任何蠻人身影。

    交界處就是處頗寬闊的三岔路口,兩旁都有陡峭山丘。這里依舊靜謐聲,沒有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原本士兵以為他們將速穿過這里,不料唐恩在環視一圈后,來到山丘一側的洼地,揮手示意眾人伏倒休息。雖是大覺詫異,但如今已沒有人會去質疑唐恩的決定。

    果然,在休息三分鐘后,外側的埃爾特、塔卡以及一些士兵身軀驟的緊繃。隔著突兀山石,另一側區域出現一群蠻人隊伍。人數不多,大概只有二百余人。不過在慶幸念頭剛剛升起的時候,卻又被疑惑瞬間打斷,因為只要對方再往前面走上百來米,就可發現他們。

    而實際上,那蠻人隊伍在原地停頓一下后,確實是朝這邊來的。瞬間,所有人將目光對準了一旁的唐恩,緊了緊手中兵器,做好戰斗準備。

    唐恩神情依舊平淡,恍若未見這些蠻人,也未見周圍疑惑目光,手指輕輕敲打著小塊石頭,嘴唇微動,像是在計數。

    嗒、嗒、嗒……

    節奏一致的敲打聲不斷響著,越來越多的士兵發現了氣氛詭異,沒有任何言語,在疑惑過后緊抓手中兵器,眼中殺氣慢慢升騰。就像之前埃爾特說的那樣,能走到現在這地步,所有人心中都有了覺悟——已經殺的夠本,生死也就是那么回事!

    當然,也有些士兵對唐恩有著盲目信心,他們不相信這個屢次帶著他們逃離險境的人會出現失誤。目光緊盯唐恩,有的甚至下意識的數起了敲打石頭的次數,

    三十……三十五……四十……四十五……

    五十剛過,那些蠻也走了五十多步,來到三岔路口。沒有停頓,繼續向這邊走來。距離越來越近了,近到埃爾特等人都可以看清蠻人身上的卷曲黑毛。這時就算是堅定相信唐恩的人心中也不禁有些動搖,難道是真的失誤了?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時,唐恩敲打石塊的手指一頓,狹長眼睛驀地微瞇。隨即下面那些蠻人步伐竟然也是一停,抬頭看向另外一側區域。

    因為視線受阻,埃爾特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狀況,但在看到下面這些蠻人揮棒打著招呼,以及幾聲含糊不清的蠻語后,他們知道來時方向也出現了一隊蠻人。

    兩隊蠻人指揮官不斷喊著話,大約是問詢吧,不過結果自然是失望搖頭的。他們不知道就在身邊不遠處,目標隊伍正緊張兮兮的看著他們。只要他們任意一隊人再走上幾十步,轉個角度,就能看到這些趴伏的布蘭士兵。

    但是在話語結束后,路口那隊蠻人竟是轉身離去,重搜索自己區域。而另外一隊雖是看不見,但隨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,應該也是轉身離開了……

    先是唐恩,隨即弗雷、埃爾特、塔卡,接著一些膽大士兵慢慢起身,越過突兀山石,靜靜看著兩隊蠻人背影……

    “這就是交叉盲區!碧贫饔习柼氐热税胧钦痼@,半是恭敬的目光,攤了攤手,如是解釋道。

    沒有歡呼,沒有吶喊。只有急促的呼吸,只有灼熱的目光……眾士兵看著面容普通的唐恩,心中驀地升起龐大的希望感。他們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確信,只要跟著這個人的步伐,他們一定可以逃生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將軍,第一輪搜查已經結束。沒有發現對方蹤影!

    山谷營地,一個暗蛇衛統領半躬身行禮,將匯聚而來的消息報告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?”坐在樹墩上的元方緊皺眉頭,一臉不可置信,“怎么可能!撒出這么多人,對方只要在這百里范圍內……恩?難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,不可能的!币慌缘奶釣跄樕故遣浑y看,甚至嘴角上揚,還有點欣慰感,“他們晚上不敢隨意走動,就昨天下午那幾個小時,又能跑多遠?呵呵,可能是藏在哪個隱蔽地方了吧。怎么說也是精銳隊伍,當然要掙扎一下的。哈哈,倒是沒讓我太過失望!”

    元方當然沒有這興致,聞言陰沉著臉向那暗蛇衛說道:“傳令下去,所有隊伍立刻搜索山丘、溝壑、樹林……總之,區域內所有地方都必須給我踏過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暗蛇衛點頭應身,退后幾步,轉身跑開轉達命令。

    提烏聞言不禁搖了搖頭,攤手嘆道:“叔啊,好好的一場游戲,就這么被你破壞了!

    “哼!來人,準備拔營!痹嚼浜咂沧,沒有搭理這番言語,而是向一邊侍衛蠻人下令道。顯然是對此現狀很是不滿。提烏討了個沒趣,聳聳肩,做了個搞怪臉色。

    雖是對元方破壞游戲規則有些不滿,但提烏此時也大致明白這游戲是走到了盡頭。對方是肯定在范圍內的,而這么細致搜下來,豈有藏身之地?

    但事實正是如此嗎……

    半響,大約兩個小時后,那暗蛇衛的統領再次走進這里,沒有立刻報告,而是先隱蔽的看了看兩人臉色,隨即遲疑的道:“將軍,恩,還是沒有發現他們!

    “恩?”正準備拍拍屁股下令走人的提烏神情一怔,像是不相信般再次看了眼這暗蛇衛統領,“還是沒有?”

    “廢物,一幫蠢貨廢物!”一旁的元方也是愣了下,隨即像是火燒屁股一樣騰地站起,哆嗦著嘴唇,“這么多人、這么多人……還愣在這干什么?去找,挖地三尺的給我去找!”

    “再找!仔細的找!還有,如果遇到對方,給我生擒下來!”提烏也是囑咐了番,隨即讓那暗蛇衛統領離開。接著偏了偏頭,眉毛一挑,咧嘴笑道:“呵呵,有點意思,這次真的是驚喜了!”

    稍頓,招來一旁蠻人軍官,指著樹墩上的地形圖劃了個范圍,“派出三千人,給我掃蕩這片區域。恩,另外向左右最外側防線增援,加強厚度。讓他們都小心一點,如果誰的防區被對方突破,提頭來見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做完這增援加保險的策略,提烏搓了搓手,瞇眼看向西方連綿山脈,微搖頭:“驚喜有一次就夠了,還是乖乖落吧!恩,好奇啊,我倒要看看你們是何方神圣……”

    話語一頓,提烏伸手摸了下臉頰左側,那里有一顆驀地降落的細小水滴。指間輕捻,皺眉看著昏沉天空,低聲喃喃,“下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未完待續。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