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6章 天才、妖孽

    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人卻各有各的不幸!

    就在唐恩不得不逃往北荒的時候,同樣有一個悲劇的人也正要跨域布蘭邊境線,退向北荒。相同的是,兩者都是被逼的。不同的是,唐恩退入北荒是作死,而他則是回家,或者說是回老家……

    鎧甲破碎,頭盔歪斜,一貫的從容沉穩已然不見,現在的安格羅斯有的只是狼狽與迷茫。甚至從昨晚遇襲到現在,頭腦都還一直處于渾渾噩噩狀態。

    在他周圍,原先帶出來的齊整五千蠻人,現在只剩下滿臉驚悸的千余殘兵,倒拖鐵棒,士氣低迷。

    “元帥,元帥……”幾次呼喊后,安格羅斯才茫然轉頭,一個蠻人低級軍官站在身前,低頭稟報,“元帥,我們到布蘭邊境線了!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安格羅斯聞言下意識點頭應聲,隨即才稍微有點回過神來,看著眼前的低級軍官,臉色不禁又是一黯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必是常隨左右的中年副將,但在昨晚一役,那副將為了掩護他逃出,穿上元帥鎧甲死戰不退,深陷重圍……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畢竟是見慣生死的百戰老帥,深吸一口氣,安格羅斯迅速從消極情緒中清醒,抬頭看了眼不遠處的布蘭邊境城墻,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那低級軍官見狀大著膽子說道:“元帥,要不我派人去周圍調些兵過來?依托這高大城墻,我們未必守不下來!”

    搖了搖頭,“來不及了……而且就算能在短時間內調集足夠的人過來。這城墻也扛不住昨晚那詭異炮火……”說到這里。安格羅斯像是回憶起了什么。遍布老人斑的褶皺臉頰不由抽搐幾下,痛苦與驚懼兼具。

    昨夜,因為知曉路線,預估到紫伊軍隊大約就在這時候到來,安格羅斯在用完晚餐后,就一直坐在中軍等候著消息。同時,也在心中默默推算著計劃可能存在的變數,埋伏圈有沒有漏洞。紫伊會做出如何應對等等。

    算來算去,安帥心下不禁大安。前方有幾萬士兵構成的密集包圍圈,毫無漏洞。后方有他的五千兵力坐鎮,伺機增援各處,不管如何看都是天羅地網,萬無一失!但這一切周密部署在后方傳來的一聲炮響后,瞬間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紫伊竟然不是從正面而來……而是不知什么時候繞到了他們側后方,并成功形成突襲!接下來一切都顛倒了,堆積在前方的幾萬重兵完全成了擺設,后方他這五千蠻人在不斷炸開的炮火下。瞬間陷入一片混亂之中。

    安格羅斯曾試圖組織起一些兵力反撲,但反而是成了對方猛烈炮火的重要集火點。在幾輪地動山搖的爆炸下,士兵傷亡慘重,甚至連他的位置也被暴露。

    安格羅斯到現在也想不通那炮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他對布蘭大小軍械極為熟悉,甚至比布蘭軍需官都還要熟悉。但縱使他想破腦袋,也想不出哪一種重器能輕松運到這山地之中。而且退一步來說,就算是紫伊動用人力將雷神咆哮扛了過來,那也絕對不可能做出眼下這種瞬間調轉炮口,幾乎是全方位的炮火轟擊!

    兵敗如山倒!甚至在還沒有看到對方來人的情況下,五千蠻人已經被這不知從哪里轟來,也不知會在哪里爆炸的炮火徹底打懵。安格羅斯自己也被一陣氣浪掀翻到山溝里,差點丟了一條老命。隨即在隨行護衛拉拽下爬上來時,炮火終于停止,對方也發起了總攻……

    接著,漫山遍野的大火,四肢不全的勇士尸體,暗黑洪流般的黑甲士兵,血灑當空,慘叫喧囂……宛若夢魘!

    “元帥,元帥……”看著安格羅斯再次發怔,那低級軍官有些不安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恩?哦……”伸手捏了捏鼻梁,安格羅斯極力凝神,半響睜眼,“傳我命令,隊伍越過城墻繼續向前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還有,派人從周圍繞過去,給我以最快的時間抵達雄關城,讓提烏趕緊撤離!恩,就這些,去吧!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紫伊沒有按照原先既定路線撞上包圍圈,甚至還反過來偷襲了這邊一把。安格羅斯自然能判斷出是雷爾夫那出了問題,如此再往深處想,雄關城那里應該也是個陷阱!

    當然,如果真是這樣,以紫伊的手恐怖手段,這邊現在才讓人去通知提烏,那無疑是晚了。但提烏的身份特殊,不管如何,安格羅斯都是要試一下的,哪怕只是做出個姿態來,以后也好向北荒女皇交待不是。

    理清思緒,確定沒有什么再遺漏的。安格羅斯深吸一口涼氣,轉頭看向后方,臉色沉肅。哼!紫伊,這次是你贏了。不過雄關城毀于一旦,萬千平民葬身火海,我倒要看你怎么向布蘭交待?恩,不錯,你現在肯定想著只有殺了我才能勉強將功抵罪……

    紫伊,隨我進入北荒吧,就算是豁出這條老命我也要留下你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格羅斯預料的不錯,實際上在他受到攻擊之前,提烏已經處于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
    雄關城的大火整整燒了幾天幾夜,等稍微安靜下來事,已經完全成為一堆廢墟。隨之倒下的,還有原先城中數萬的平民貴族。對于此事,蒼炎、雷霆軍團兩大主帥采取了相同策略,極力封鎖消息。不過在幾天后,這封鎖被完全打破,雄關城淪陷的消息傳遍四方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布蘭平民不可置信,紫辰防區后方城市惶惶不可終日之際。四大領主十來萬士兵宛若神兵天降般出現,將想繼續攻進布蘭腹地的提烏逼回雄關城廢墟之中。

    不可否認,四大領主的士兵是差了點,但十來萬圍八千。如此懸殊的兵力對比下。自然是綽綽有余。與此同時。紫辰一軍也在悄無聲息之中接管了四座衛星城。這樣一來,無疑是斷了提烏的后路。

    進不得,也退不回。更操蛋的是,雄關城已經被提烏自己毀了,連防守都不可能。毫無疑問,這是真正的兵家絕地,如果沒有什么意外,提烏以及這八千蠻人將會在此全軍覆沒……

    小命得到保全。不用直面戰火,布蘭北方平民自然是長長的舒了口氣。隨即在戰局急速逆轉之后,一些人漸漸琢磨出些東西來。

    紫辰軍團宣布增援蒼炎防區,雄關城被毀,莫名其妙出現的四大領主士兵,城破后迅速回轉的紫辰一軍……如此周密算計,一步接著一步,一環套著一環,除了紫伊還會有誰?

    想明白了這點,之前被所有人奉若神明的紫伊。立刻就成了詛咒對象。道理就是這樣的道理,不管紫伊是作何打算。拿萬千平民的生命、千里前線的戰局、整個北方的安危施展苦肉計,這絕對是罪大惡極……再者說,又有什么樣的目標能當得起如此代價,殺掉蠻人主帥?還是殺掉北荒女皇?這不扯呢嘛,如果真能做到這些,那還需要等到今天嗎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各種各樣的說法甚囂塵上。不過如今的前線倒真是多事之秋,一件突發事情的陡然爆出,瞬間將一些消息靈通者的視線拉了過去,震驚異常!

    據傳,十數位光明神殿大人物慘死戰場!其中包括樞機副主教,四方巡察使,幾名光明大執事,三名神圣騎士長,另還有低階神職人員若干……

    這樣的消息無疑是令人震撼到瞠目結舌的,而且就算不說身份地位,這也是三位地級武者,六位大魔法師!如此戰力隕落,不管是擱在哪個集團勢力,都是個足以震上三震的極大損失。

    而且如蒼炎老主帥這等大人物,還知道些不為人所知的情況。當時在峽谷下面沖殺的蒼炎士兵是最先發現情況不對的,他們看到的分明是些布蘭人的體格身形,聽到的也是純正布蘭口音!

    如此,那這事情就有些蹊蹺詭異了。布蘭人怎么會對光明神殿的神職人員下手?還是神殿內部私斗呢……當然,這事畢竟涉及到光明神殿,就是蒼炎老主帥也不愿過多沾染。最后只是命人收集情報,將相關聯的士兵暫時調至后方,等待神殿來人自行解決。亦或者,等那個追上去的夏薇安回來,真相自然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不過蒼炎老主帥不知道,那所謂‘真相’其實就在他的眼皮子下面……

    在被萬余蒼炎士兵阻擋,知道是不可能追上老大的大衛等人當即回轉后方,與身在關卡的弗雷回合。見了面,大衛也沒有隱瞞,將之前情況如實告訴了弗雷。

    聽聞這事竟然搞這么大,弗雷也是震驚的久久說不出話來。不過現在事情已經發生,說什么都是無用。一番商量之下,眾人最終還是決定先待在這關卡。一來是演戲演全套,如果來了就走,還是在這樣敏感的時候,難免惹人懷疑。二來也是想等唐恩歸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視線拉向北方,一直向北,直到——北荒!

    嚴格意義上來說,后方這兩件掀起軒然大波的事情都與唐恩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系,但他現在自顧不暇,自然不會無聊的往這方面想。

    奔出布蘭邊境線,進入北荒境內,地貌倒是并沒有什么特殊變化。這處在布蘭國內口口相傳、無數書籍中描述的蠻野之地,在唐恩看來,卻是與荒涼的布蘭北方差不多,稀疏平常而已。

    不過唐恩這感覺在越過一處寬闊山脈后,瞬間蕩然無存。視野驟然間變得極其開闊,天色還是一樣的天色,但云層卻是幾乎不見,放眼望去,遠處天空宛若一整塊淡藍純凈水晶,令人不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并不只是天空,地面也同樣如此。再也看不見連綿山脈,有的只是一大片無垠曠野。雜草泛黃,恰好齊鞋。不知名的野花點綴其中,隨風搖曳,倒也別有一番韻味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仰頭大笑,此情此景讓見狀了現世鋼筋水泥、冰冷建筑的唐恩心情驀地舒坦許多,文人騷客瞬間附體。先是豪邁的縱身長嘯一聲!皢簟

    尖銳穿云。聲震四野!

    隨即摸著下巴醞釀一下,張開雙臂:“大海啊,你全是水……駿馬啊,你四條腿……草原啊,你都長毛了……呸呸呸,節奏好像有點不對啊……重來重來!”

    再次醞釀了番,片刻,抬頭看了看天。再低頭看了看腳旁的野草……最后抓了抓頭發,臉上有著便秘般糾結表情,“嚓,不是我專業啊,拿匕首和拿筆桿差距太大了!”搖了搖頭,唐恩無奈放棄了原創想法,咂了咂嘴,“好吧,好吧,那就剽竊一首!恩。反正又不會有人跑過來告我侵權。嘖嘖,抄什么好呢……”

    點了點額頭。還是有些苦惱。天可憐見,唐恩就是個從三流大學肄業的學渣,一些獵奇的東西倒是知道不少,但正經的一樣沒記住。這一時半會,甚至連光榮的九年義務教育內容都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終于,在唐恩第三次扯頭發的時候,急中生智的記起來一首歌謠,頓時仰頭大笑,“哇哈哈,想到了,我真特么天才……咳咳,恩!”

    清咳幾聲,潤了下喉嚨,再次張開雙臂作擁抱狀,“天蒼蒼,野茫茫,風吹草低見……你娘!”破鑼般的歌聲驀地一頓,霍然轉身,就見幾百米外一臉執著殺氣的夏薇安急速奔來。

    所有閑情雅致瞬間煙消云散,除了爆聲粗口,唐恩二話不說,撒腿就向前方狂奔。

    追殺也有好幾天了,一個大老爺們被個女人攆著跑,這無疑是件很傷自尊的事情。但如果這個女人的名字叫夏薇安,那一切也就好解釋了。

    唐恩不是沒有反抗過,雖然因為身上有著光明魔法的烙印,刺殺已不可能。但唐恩現在也不是昔日阿蒙,實力可是一直在突飛猛進的。但在接下里的幾次正面交手后,唐恩不得不承認一點,夏薇安現在的實力確實要比他高出一線。這個女人,也確實是這個世界中所謂天才武者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當然,夏薇安看著前方唐恩的背影,心中所想的又何嘗不是如此!

    這已不是夏薇安第一次與唐恩交手,實際上如果算起來,他們已經正面交手過兩次。第一次是在初到北方的山巔之上,那時對方根本不是她一合之敵,隨手就能擊飛。第二次,則是在面對蠻荒邪教高手達烏的一個宴會上,唐恩給了夏薇安很大的震驚,她發現自己已不能輕易拿下對方,甚至在短時間內雙方足以戰成平手。那次災難宴會的最終結局無疑也正說明了這點,對方趁她擊殺達烏之時,陰了一記,直接將她身上的神恩鎧甲擊碎……

    如今,這是她第三次與對方交手!盡管有些難以置信,但夏薇安不得不在心里承認一點,對方現在的實力是與她一個級別的。雖然從正面交手上看,她確實還能壓住對方一線,但若在戰斗中一個不小心,出點小差錯,那么對方也絕對有致自己于死地的能力!

    而且要知道,產生這些變化僅僅只是過去一年多時間!可以說,如果在唐恩心中,夏薇安是天才的話。那么在夏薇安心中,唐恩則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妖孽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行!無論如何,這次一定要殺了他……想到唐恩實力的飛速進步,夏薇安也是不禁有些忌憚與畏懼。同時,在心中也是暗暗打定主意,此行無論付出什么代價,必須擊殺對方,將危險掐死在萌芽狀態!

    疾馳中唐恩并不知道后方的夏薇安已經對他動了必殺之心,看了看四周無垠草原,不禁皺眉。不用說,在這樣無遮無攔,一眼就能望出好幾里的地形,無疑是不利于擺脫的。

    嚓,難道真的要跑到一個人累倒為止嗎?無奈搖頭,一邊跑著,唐恩一邊試圖以德服人,“我說美女,咱們這樣跑下去就玩大發了啊……吶,別說我威脅你,到時如果被蠻人發現。我還好點,最多也就是個布蘭人,吸引不了多少仇恨。但你可是光明神殿的,還挺有名,蠻荒邪教的人得到消息后豈能放過你?嘖嘖,女人啊,被擒下的結果你有想過嗎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事實,光明神殿與蠻荒邪教的關系水火不容。因為有關于信仰問題,雙方甚至比布蘭帝國與北荒部落的仇恨都要大上許多,只要見了面,那絕對是立刻分生死的節奏!

    可以說,只要夏薇安的行蹤一暴露,蠻荒邪教絕對不會放過生擒光明神殿騎士之花的誘惑!

    “不勞費心,就算是真到了那時候,我也會在前一刻擊殺你!”夏薇安神色絲毫不為所動,冷冷答道。

    依舊苦口婆心:“別啊……殺了我,你也跑不了的!

    “無所謂!”

    “唉,這不是不值得嘛!”

    “神說,凈化異端仍我輩不容推卸之責,縱使粉身碎骨!”

    一撫額頭,唐恩牙疼似得咧了咧嘴:“張口神說,閉口神說。神是你大爺啊,你這么聽他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!神是我信徒兒女之父,我們當奉神為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張了張嘴,滿臉無語。隨即一挑大拇指,“你贏了!呼……最特么討厭和你這等胸大無腦的女人講道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ps:merrych日stmas~。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