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7章 豹紋女裝!

    北荒地貌自然不可能只有無垠草場,如果真是這樣,那么蠻人的糧食問題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嚴重短缺。

    狂奔半天一夜,唐恩終于在次日清晨走出這片草原,到了這里,饒是唐恩的變態體質,也是不禁雙腿一軟,身形搖晃,差點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已經連續奔逃四五天了,途中倒是有撿取些東西進食,但卻從沒有合上眼超過半小時。這就算是鐵打的身子骨,也經不起這樣的折騰!

    轉頭看了看身后,憑借著剛才的全速狂飆,終于暫時擺脫了陰魂不散的夏薇安!昂簟遍L舒一口氣,唐恩慢慢坐倒在地,斜躺在一處微隆土丘的背風處。

    盡管雙眼極其干澀困乏,但唐恩卻也不敢有任何閉上眼睛的念頭。大口喘息幾分鐘,接著又掙扎坐起,一邊揉著麻木酸通的小腿,一邊緊了緊上衣領口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錯覺,隨著不斷深入北荒腹地,唐恩覺得這外在氣候也在愈加寒冷。想了想,高舉右臂,五指張開,感受著凜冽如刀的寒風從指間削過……咧了咧嘴,收起手掌,唐恩確認現在的氣溫是比之前要低上許多。

    抬頭眺望遠處,隱約有若干丘陵起伏。如果瞇眼細看,還能隱隱看到千溝萬壑等惡劣地貌。再低頭看向眼下的土丘坡面,雜草叢生,碎石遍地。這些石子不大,阻擋不了路線,但行走其上,卻也是極為擱腳,甚至稍不留神。就會被絆倒滾落。摔個頭破血流……

    這片在傳言中不適合人類居住的蠻荒之地。正逐漸向唐恩他們這些不速之客揭開猙獰面紗!

    “娘的,不行!得打個獸皮穿穿……”半刻的休息非但沒有讓唐恩回暖,反而是被繞過土丘的寒風不時偷襲,下意識的打著哆嗦,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經過系統空間的嚴酷訓練,唐恩是能抗凍不假,但這不代表他愿意挨凍。如此說著,呻吟一聲。強行撐地起身。那娘們的速度不慢,這么些時間已經足夠她追趕上來。

    唐恩不知道這逃亡生涯什么時候能夠結束,不過從目前這狀況看,他與夏薇安如果不能倒下一個,那么短時間內是不用想這問題的。

    表情糾結的搖了搖頭,唐恩伸開雙臂,做了幾個擴展運動,隨即長嘯一聲,向前面的丘陵直線奔去。

    所謂望山跑死馬,之前在視線中不甚遙遠的丘陵。依唐恩的超絕速度,卻也在一個小時后才真正踏入。

    先前的觀察沒錯。這里的地貌確實極為惡劣。布蘭境內也有丘陵,尤其是北方,那更是數不勝數。但眼前這丘陵卻是大為不同,應該是嚴重風化的緣故,山體詭異突拔,千溝萬壑那真的不是夸張。一層一層自然堆積,看起來倒有些像是現世的梯田。

    剛走入這里沒多久,唐恩腳步一頓,隨即皺眉看向地面。泥土自然是沒什么好看的,但如果瞇眼細察,就會在其中發現一些晶瑩小顆粒。腳踩上去,會發出沙沙聲響。

    “凍土?”唐恩瞬間意識到這是什么,隨即不由搖頭感慨,“難怪了,這樣的環境還種個毛的農作物啊,蠻人不搶都不可能!

    當然,唐恩也只是隨意感慨,畢竟蠻人就算是死光了也與他沒什么關系。不過就在唐恩要繼續前進之時,耳朵卻是驀地動了兩下……眉毛一挑,不由轉頭看向右側,那里分明是有些聲音傳來!

    夏薇安?還是蠻人?

    再次側耳聽了下,唐恩排除夏薇安追過來的可能,畢竟她也只有一個人,發不出這等瑣碎雜聲。站在原地想了想,唐恩還是決定過去看看。

    縱身上了右側的巖石,宛若山地野獸般兔起鶻落越過幾個低矮山丘,迅速攀上對面梯田姓形狀山峰的半山腰。

    藏于石后,探出頭來,就見下方狹窄山道上正有百余人馬行進,他們身上穿的倒也是獸皮,但不是蠻人衣不蔽體的那種,而是經過剪裁的成品服飾。獸皮胸口鼓鼓囊囊,以唐恩的眼力,自然能看出里面藏著利器,隊伍中不時有人張望四周,顯得很是警惕!

    布蘭人……唐恩訝然挑眉,隨即在看到后方馬匹上負載的大包小包,又是恍然點頭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肯定是個走私商隊!雖說布蘭與北荒平時也有商隊往來,各取所需。但現在這特殊時候,普通商業行動早就被叫停。取而代之的,就是這種為了高昂利益什么都敢干的走私商人。

    哈哈……見狀,唐恩咧嘴無聲的笑了兩下,真是瞌睡的時候送個枕頭過來,看來我的人品還是很過硬的嘛。大大方方的走出巖石,揮手打著招呼:“哈哈,大家上午好!”

    嘩……

    對于唐恩來說,眼前這種情況算是他鄉遇故知,是件喜事。但很顯然下方這些走私商人不這樣想,從上方聽到這熟悉的布蘭話語,宛若驚雷在耳邊炸響,身軀狂震,咣咣咣,喧嘩聲起,各種兵刃瞬間出鞘,指向這邊。

    “不要緊張,不要緊張!本従徬聣菏终,唐恩作出人畜無害狀,笑道,“我只是想花錢買件獸皮大衣。呵呵,你們不也是商人嘛,買賣和誰都是做,我好歹也是布蘭同胞,待會可要打個折哦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山下眾人聞聽這熟絡的買賣話語不禁有些傻眼,隨即在看到唐恩確實是布蘭人,而且只有一人時,不禁稍稍放下心來。走私的利潤極高,這是毫無疑問的。但利益向來綁著利刀,更不用說這逮到就上絞刑架的走私。

    應該說,唐恩這要求還是很簡單的,一點都不過分。但是將腦袋別在褲腰帶上的走私商人自然不會這樣想,一個獨自出現在北荒的布蘭人?還tm說著要買獸皮大衣?不得不說,這實在是太過詭異!

    而詭異往往意味著麻煩!繃緊神經的眾人面面相覷。最后將目光投向人群中央位置。那里站著一個帶著三角黑帽的老者。像是這商隊的領頭。此時他正緊鎖眉頭,查看著四周情況,接著抬頭上上下下打量了眼唐恩,略一沉吟,直接揮手:“殺了他!”

    看著下面瞬間瞄準的幾十把強勁弩弓,唐恩一咧嘴,“尼瑪!”身形瞬間閃至一旁巨石后面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箭枝呼嘯而至,接連擊打在巨石表面。砰砰砰……巨石顫抖,碎石紛飛。不過只是短短瞬間,幾十個坑洞遍布石體之上。

    “這世道……”感受著背后的劇烈震顫,唐恩深吸口氣,臉色微暗,轉身退后一步,抬腳猛然踹在巨石之上,砰,“壞了!”

    咕!奘瓭L半圈,驀地從半山腰墜落。直直砸向山下走私商隊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躲!”“哦。該死……”

    山下眾人見一輪箭枝未中,剛想抽刀沖上,不料卻是迎面撞上大片陰影。反應快的迅速撲向一旁就地打滾。位置稍差,再加上反應慢一拍的則只能下意識咒罵一聲,被巨石壓個正著,立刻血濺三尺!

    那些將將翻滾避過,驚魂未定的幾個武者一抬頭,就見一道黑影從巨石后面縱身而起,不由大驚失色,“小心,他下來了!”不過他們的示警時已是遲了,唐恩迅速突進隊伍之中,道道刃光縱橫交錯,信手揮出,

    “好好的買賣不做……”周圍商隊人員只覺眼前一花,或是喉嚨,或是大腿,或是胸口等等盡皆一涼,血液瞬間激噴而出,充斥視線,“非特么逼我殺人!”瞬加,慘叫聲此起彼伏,有的捂著喉嚨踉蹌退后,萎頓倒地。有的則抱著大腿,手臂等地方滿地打滾,哀嚎陣陣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身形若鬼魅般從密集人群中穿出,稍頓,抬手一巴掌扇飛個企圖偷襲的商隊護衛。隨即驀地弓步踏前,嘩,衣角拉成一線,雙掌疊出,拍在一旁受驚的黑馬身軀之上,嘶——

    凄厲長嘶聲中,黑馬打橫飛出,夾雜著漫天飛落的貨物,直接將前方十幾個手持弩弓,但卻一直找不到出手機會的商隊護衛砸飛。做完這一切,唐恩拍了拍手,從容踏步,將那瞪大眼睛,身體因恐怖不斷顫抖甚至連三角黑帽都抖掉了的老者抓至近前,一拳揍上,“老、不、死!聽著,老子tm打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道理講不通的時候,拳頭往往就是真理!

    一番混亂過后,走私商隊停在山路之上。沒有受傷的商隊護衛正在清理現場,該治療的治療,該拋尸的拋尸,一些嚴重受傷如今只能呻吟的則抬到隱蔽處補上一刀……都是干得刀口舔血的勾當,有這個覺悟,倒沒有再引起什么騷亂。

    “獸皮衣服,咝咝……倒是有帶過來幾套,不知您,咝……能不能瞧得上眼?”只是短短兩句話,但這個雙眼青黑的老者卻說得很是辛苦,不時忍痛咧嘴倒抽涼氣,臉上的討好笑容都是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不用說,這老者的心里自然是憋屈的。但看著自己花重金請來的傭兵團在面前這青年手下,如同土雞瓦狗般被迅速擊潰成渣后,很是識時務的將這次的貨物之一,幾件獸皮衣服一一擺了出來。

    唐恩左右掃了下,眼睛頓時為之一亮。就算只是用眼睛看,也能看出這幾件獸皮衣服確實價值不菲。這可不是現世那些打著百分百皮料,而實際上卻是摻雜不少其他成分的偽劣貨色。這絕對是真正的皮料衣物,除了必要的針線外,其他全是純原生態的獸類皮毛。

    很顯然,這老者為了防止唐恩再次發飆,也為了彌補之前的錯誤,著實是下了血本。這些名貴衣服如果運到北荒,毫無疑問是要出售給權貴人物的。如此,帶來的利益自然也是極其可觀。

    “嘖嘖,衣服不錯啊!碧贫魃鲜置嗣窈衿っ,咂咂嘴,十分滿意。

    擺手做出邀請姿勢,老者的笑容多少有些僵硬,內心在肉疼的滴著血!昂呛。您喜歡就好。喜歡就好,隨便挑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多謝了!

    衣服不多,總共六件,且男款的只有兩件,一黑一棕。從這里就能看出,無論是哪個世界,從來都是女人的錢最為好賺!

    視線這時掃到一件女款衣服。唐恩梅眉毛不禁挑了挑,嘴角上揚:“喲,這件衣服霸氣!呵呵,豹紋吶……”那確實是一件類似于現世風衣的豹紋女裝,注意,這可是真真正正的豹紋!

    老者賠笑道:“呵呵,是啊,也就是那些未開化的蠻人喜歡這個樣式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恩話語中并沒有嘲諷意思,只是在異世看到類似于現世潮流般的服裝,不免有些感慨。但很顯然現在的布蘭人民眼光還沒有達到那種層次?粗@宛如斑點狗的樣式,只會覺得既俗且丑!

    失笑搖頭。唐恩也不過多解釋,拿起黑色那件類似于大氅的獸皮衣服披在身上,上下看了眼。呃,不合身,有點大了,套在身上倒有點像披風……這也是正常的,要知道這些衣服本來就不是為布蘭人做的,而是依照著蠻人那五大三粗的魁梧體格特地定制。

    盡管有些不合身,但保暖程度倒是沒話說,系上雙排紐扣,侵體寒風頓時消失無蹤。唐恩現在也沒有更好的選擇,衣服穿上后也就沒了脫下來的打算。

    目的既然已經達成,那自然是要盡快撤離的。至于眼前這走私商隊,唐恩根本沒興趣搭理。之前如果不是這老者神經過敏的先行攻擊,唐恩是不差錢的,買完衣服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了,預祝老板生意興隆啊……”踏出幾步,唐恩剛要揮手走人時,視線再一次掃過那顯眼的豹紋女裝,腳步驀地一頓,眼珠轉了幾圈,再次轉過身來,“對了,老板,這一件衣服多少錢?”

    “呃?”老者聞言一愣,隨即慌忙擺手,“這件衣服是免費贈送給您的,不要錢!

    “……不是我這件!币恢笖[出來的其他服飾,“我說得是這些。恩,你知道的,誰還沒有個親戚朋友?我二大爺的三妹夫的四舅老爺……總之人比較多,我看你這衣服不錯,打算多買幾件,老板你開個價吧!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……”老者被那繞口令似的親戚關系搞到頭暈,回過神來才抓住重點,老臉瞬間慘白一片,嘴唇不斷打著哆嗦。該死,這天殺的黑心鬼竟然盯上了全部衣服!

    一邊暗地里不停咒罵著,老者一邊極其后悔剛才將全部名貴衣服擺出來的愚蠢舉動。但事已至此,打又打不過,不出血自然是不可能的!抽搐臉頰勉強擠出如喪考妣的笑容,結結巴巴的說道,“呵呵,呵呵……既然您瞧得上眼,盡、盡管拿去就是,還談什么錢、錢啊!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!”皺眉,唐恩神色很是鄭重,“這不成搶了嗎?大家都是講道理的文明人,又是同胞。所謂出門在外結四方朋友,我怎么能做出坑朋友的事來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樣,我也知道老板你的一番心意。這衣服我必須花錢買,但若是給多了,無疑就是不給老板面子!笔执牙锩鲙紫,隨即抓著老者的手放入,攤開,一枚金幣在光線下閃閃發光,“那就一金幣吧,皆大歡喜嘛!

    “……”張了張嘴,老者低頭看著顫抖手掌中的一枚金幣,半響沒有說出話來。一金幣?呸你一臉!這特么別說是成品衣服了,就是這些原皮料,也不夠買百分之一!老者現在已經處于出離憤怒的狀態,不過現在形勢比人強,牙打落也只能往肚里咽,回過神來還不得不憋屈的回道,“謝、謝謝,謝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!”擺了擺手,唐恩自然不會在意這欲哭無淚的老者,很是不客氣抱起四件獸皮衣服,嘴角掛著耐人尋味的笑容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!砰!砰……

    唐恩的身影剛剛消失,老者猛地將金幣摔在地上,老胳膊老腿的竟然猛的暴跳起來,不斷踩著地上那枚金幣,老臉通紅,嘴唇哆嗦,“該死、該死、該死……雜碎,癟三,混蛋……啊啊啊,我的名貴衣服啊……不得好死,出門就撞上蠻人,砸成肉醬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老者翻來翻去不斷詛咒唐恩之時,驀地,

    嘩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陣騷亂從后方響起,程度更是超過唐恩來時的反應,驚呼聲此起彼伏!

    喃喃咒罵聲驀地一停,老者只當是那個天殺的又回轉過來,連忙俯身撿起那枚金幣,再次擺出要哭的笑臉。不過剛一轉身,身軀驀地就是一震,張了張嘴,徹底傻眼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山丘之上,一道持槍身影正向這邊急速趕來。若是尋常時候,商隊護衛早就攔了上去。但他們現在是真的不敢。因為那道身影所穿的銀白鎧甲,他們再為眼熟不過,正是光明神殿神圣大騎士長的獨有裝備——神恩鎧甲!

    來到近前,夏薇安收槍而立,臉上的疲倦之色以及被冷風吹襲的青灰臉色顯露無疑,不變的是那似乎永遠堅毅的眼神。一掃場中情況,不禁有些皺眉。

    以夏薇安的豐富閱歷,自然能看出眼前這是群走私商人,不過這樣的事不歸她管,而且她現在也沒空管。夏薇安皺眉的是唐恩又跑了,感應中的光明追蹤魔法已經到了前方幾里外。

    深吸口氣,夏薇安就待繼續前進,不過眼睛在掃到人群中那件顯眼的豹紋獸皮衣服后,腳步不禁就是一頓。以她的實力,如果展開斗氣,那自然是不懼嚴寒的。但在要面對與自己同一境界的對手唐恩時,斗氣自然不能消耗在這種無關緊要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如果不用斗氣,高手與普通人的區別其實不大。至少在如今這樣的氣候中,也是一樣怕冷的!

    但是豹紋……思考幾秒,夏薇安抿了抿嘴唇,還是走了過去。也不去看急忙閃開的眾人目光,從一旁穿過那呆愣老者,直接用長槍挑起豹紋衣服,二話不說,轉身急速離去!

    那身形,依稀有些狼狽啊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