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9章 人靠衣裝馬靠鞍

    雪花緩緩飄落,山路曲折百轉.兩個蠻人小孩抓著漂亮山雞一路蹦蹦跳跳,顯得甚是興奮。

    先開始唐恩以為這里距離蠻人聚集地應該不會太遠,畢竟眼前這只是兩個十來歲的小孩,大人們不會放心讓他們走遠。但半個小時后,唐恩看著周圍絲毫沒有任何人煙活動的跡象,再看看前面兩小孩還在行走,不覺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很顯然,唐恩判斷出錯。蠻人孩子與布蘭孩子的生活方式完全不同。相對于還在玩鬧年齡,窮苦一點也至多幫家里干些活,或者出去賣賣報紙補貼家用的布蘭小孩。普通蠻人孩子從剛一出生,就要面對著饑餓、生存等沉重問題,稍大一點的就得走進大自然,從野獸嘴里搶奪食物,或者干脆將野獸變成食物!

    好在又過去十幾分鐘,雪勢漸漸增大后,兩小孩明顯加快步伐,繞過一片亂石地,驀地轉進一處狹窄谷道中,頃刻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唐恩見狀不禁長舒口氣,如果再這樣走下去,未等他到達蠻人聚集地,夏薇安就有可能先追上來。觀察了下周圍環境,確定沒有類似于崗哨之類的存在,迅速閃到狹窄谷道旁邊。

    這里的地形極為復雜,如果不是那兩小孩帶路,唐恩也沒有把握能找到這里,更不用說發現這個僅容兩人并排通過的狹窄谷道。

    稍稍探出頭來,谷道是個類似于一線天的地形,里面有些昏暗,基本看不清楚。不過借著狹窄山壁的傳音效果,可以清晰聽到那兩小孩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唐恩輕微的吸了口氣,隨即屏住呼吸,側耳傾聽。大約過去兩分鐘,小孩的腳步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幾聲聽不懂的含糊蠻語,似乎是在打著招呼的樣子……

    谷道長度兩百米左右,里面應該有守衛……挺直身形,算計著聽來的大概結果,唐恩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隨即看了看周圍,閃身消失。

    這里是蠻人聚集地,自然不會只有那兩個小孩進出。沒等多久,唐恩就等到了進出的蠻人,也順利拿到了他想要得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半刻鐘后,當唐恩再次出現在狹窄谷道口時,已經完全變了副模樣。

    頭上戴著寬邊的平頂帽,下巴一直到耳后都覆蓋著黑色濃密胡須。身上還是那件名貴的黑色絨毛獸皮大衣,因為有些大,一直蓋到小腿處。鞋子與綁腿換成了毛茸茸的獸皮款式。從旁觀者的角度看,這就是個頗為神秘的蠻人。

    跺了跺明顯大一號的獸皮長靴,“嚓,不會有腳氣吧……”喃喃了幾句,估摸著夏薇安應該就在附近,不敢耽擱,壓低帽檐,閃身進入谷道之中。

    正如之前觀察的那樣,里面確實昏暗,能見度也就十來米這樣子,腳下有些泥濘,偶有雪花從上方狹窄空隙處靜靜飄落。大約走了一百五十步,前方漸漸出現光亮,道路也逐漸變寬。

    微抬帽檐,視線迅速掃過一圈。出口就在前方十余米,左右兩邊各站著一個身穿簡陋獸皮,手持鐵棒的成年蠻人。至于后面,倒是看得不怎么清楚,只能聽到些熙攘雜聲。

    眼簾低垂,唐恩步伐不變,繼續向出口靠近。到了這里,那兩個狀似守衛的成年蠻人自然也看到了唐恩,上下打量了番,兩蠻人對視一眼,臉現驚容。

    帽檐其實是有一絲縫隙的,唐恩看到這兩蠻人露出明顯驚訝神色,心中也是一咯噔,難道自己這番偽裝有破綻?心下雖然有些打鼓,但前進腳步卻是未停,穩穩走到出口處。

    這時,左側的蠻人稍顯躊躇,最后還是踏前一步,微微躬身:“古哩圖例……”

    一串含糊不清的蠻語說出,唐恩自然是一個字都沒聽懂,不過他倒也不慌,微微抬起帽檐,露出下巴處濃密胡須,像是沒聽得清楚,略帶疑惑語氣:“恩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回答的自然是布蘭話,不過也是含糊不清,有些生硬。這是沒有問題的,從弗雷口中以及之前戰場的所見所聞,唐恩知道北荒這邊對于布蘭話語十分推崇,雖說沒到現世大規模普及普通話那種程度,但北荒有些身份的人都能說出布蘭話,甚至如提烏等人,說的那叫一個順溜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兩蠻人聞言再次對視一眼,震驚之色溢于言表,隨即均是深鞠一躬,語帶尊敬,“我們說,歡迎您,遠道而來的龜殼!”

    龜殼?貴客?嚓,你丫才龜殼呢!你全家都是……這蠻人的布蘭話就別扭多了,一字一頓說得極為辛苦與含糊。唐恩一愣之后才反應過來,心中那叫一個火啊。

    不過盡管心中不斷腹誹,唐恩眼睛卻沒閑著,透著縫隙處左右觀察。心中漸漸升起一絲疑惑,好像……這兩蠻人很怕我?或者說是很尊敬我?

    意識到這點,唐恩表現的也很是大氣,略帶不耐煩的點頭,“恩!睌[了擺手,大搖大擺的從兩蠻人之間穿過。

    余光所及,那兩蠻人仍舊是保持深鞠躬狀態,很是恭敬!

    我嚓,這就進來了?虧我剛才還臨時學了幾句蠻語,這不是不給我發揮機會嘛……咧了咧嘴,唐恩走進聚集地之中。

    剛一踏出,眼前驀地大亮,視線之中一片開闊。

    很難想象,之前那條長長的狹窄谷道后方,竟然別有洞天!

    一條不算齊整但極其寬闊的道路直通遠方,兩側并不是房屋帳篷等東西,而是被挖出眾多窟窿的山壁。有的窟窿是開放著的,能看到里面有蠻人身影走動,有的則是被兩扇厚木板遮擋,沒猜錯的話,那應該就是屋門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唐恩恍然點頭,很顯然,這些蠻人是挖山而居。而且這也應該不是建不起房屋,當然,不可否認他們確實很窮。但在這樣的寒冷環境下,如此石屋卻是比木質房屋或者是帳篷要來的保暖許多。

    中間道路上,雖有雪花不斷飄落,但人流量倒也算密集。這主要是因為兩側擺放著的簡易攤位所至,一些蠻人坐在后面,身前攤著一塊獸皮,上面擺放著一些瓶瓶罐罐、武器食物等東西;緵]有吆喝聲,任由來往客人觀看。

    唐恩掃了幾眼,發現這里的貨物大多帶著明顯布蘭風格,甚至他還看到一把烙著雷霆軍團標志的雪亮戰刀,至于來源,那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走進街道人群中,唐恩受到了幾乎與剛才一樣的禮遇,所有蠻人看到他神色均是一愣,隨即不自覺的讓出道路來,有的在他經過時,還恭敬的鞠了半躬。

    感受著眾蠻人那尊敬略帶點畏懼的目光,唐恩心頭疑惑大起,皺著眉頭看了看全身上下,隨即再觀察著周圍蠻人的言行,心中驀地一動,恍然張嘴。

    如果唐恩沒有猜錯的話,問題應該就出在自己這身搶來的衣服上?梢钥闯,周圍蠻人并不都是本地人,有些略地著風塵的,明顯也是外鄉客。但不管是本地人還是外鄉客,他們的著裝幾乎是差不多的,都是衣不蔽體的簡陋獸皮,區別也只是獸皮的材料不同。

    而唐恩這身衣服是那**商隊運來賣給北荒權貴人物的,無論是材料,還是做工、款式等等,都是頂級。如此華貴衣服,再對比周圍清一色的簡陋獸皮,可謂高下立判!

    想明白這點,唐恩順了順胸口黑色絨毛,不禁感慨:“人靠衣裝馬靠鞍,古人誠不欺我也!”隨即不禁又有些后悔,之前他從那**商隊還抱走了其他四件華貴衣服,但可惜的是后來都被他扔了……

    遺憾搖頭,唐恩左右觀察了下,向那擺著雷霆戰刀的攤位走去。

    他現在的首要目的還是找個地方休息,但人生地不熟,這里又沒有類似于布蘭酒館旅店的顯眼招牌,只能先找人詢問。這蠻人既然擺著雷霆戰刀,不管這戰刀是他從哪弄來的,都有很大可能會些布蘭語言。

    踏前幾步,沒等到那攤位面前,唐恩腳步驀地一頓,臉色大變,霍然轉頭看向來時處,視線所及,一道乳白色光芒驀地沖天而起,映照著飄零雪花,閃耀璀璨!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我嚓!瘋了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