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3章 殺不殺?(五千)

    “……正如我不知道他有多瘋狂一樣,他也絕對不清楚我有多厲害!”

    稍頓,失笑搖頭,“呵呵,感覺有點自夸啊……不過道理差不多就是如此.就像在戰場之上,如果一個普通將領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對手是安帥、或者紫伊,他會按部就班的部署戰事。但如果知道,那他的應對策略很可能會發生變更,大多只想著固守待援,輕易不敢進攻。束手束腳之下,對自己先前定下的戰策也不會有多少信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越說越偏了!睋崃讼骂~頭,年輕團長略微瞇眼,“紫伊、安帥兩人注定會在史冊上留下濃墨重彩一筆,功垂千古,供后人瞻仰傳頌,F在的我離這高度自然差距甚遠,不值一提,不過……呵呵,以無心算有心之下,擒獲小看我的人還是問題不大的!

    一指傳來陣陣喊殺聲的混亂山巔,“很遺憾,這位布蘭高手閣下就小看了我……恩,或許也算不上小看,只是不在意。這幾天追殺下來,我們在暗處,他在明處。他完全不知道我們的情況,但我們卻大致知道他的各種信息!

    “就像我先前說得那樣,如果是個理智的人,那九成會選擇從谷口突圍。但他顯然不是,且不說那些吸血、剝皮等等是不是真的,就爛他在與我們第一次見面時,身處包圍之下,仍對我們做出抹喉動作,就可知這人很危險,容易劍走偏鋒,不能以常理度之!

    “再者……哦,回來了啊!鳖D了下,年輕團長轉過頭來,就見遠處十幾道身影正向這邊狂奔而來。這是先前那些被唐恩甩掉的北荒高手,也是小型商隊的人員。

    繼續說道,“誰都知道一軍之將旁邊必然守衛森嚴,他想要擒殺成功,必須要出其不意。呵呵,這也是他之前直奔東邊谷口的原因,他并不是想從那里突圍,只是做個假象出來,降低我們的警惕姓罷了。隨后,當他見到我們這邊故意派出去追擊的安德烈等好手時,心自然更為安心……嘖,倒也真是個果決之人,竟立刻奔襲過來,還悄無聲息的摸上了山巔。好手段,好本事!”

    這年輕團長話語淡淡,偶爾也輕笑兩聲,面露欣賞之意,神色大抵還是淡定的。不過如果邪體唐恩在這,聽著自己的計劃被不緊不慢的推導出來,每一個舉動被一步步完全分解,那就只能是蛋疼了……

    “團長!闭f到這里,奔回的安德烈踏步走來,臉色有些難看。雖然這是事先定下的計策沒錯,但在有準備的情況下仍被對方甩出八條街不止,任誰的心情都不會太好。

    一旁已經知道內情的西妮見狀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吐了吐舌頭,轉移話題:“對了,不是還有個光明神殿的女人嗎?她在哪里?”

    年輕團長似笑非笑的看了西妮一眼,隨即輕微搖頭:“還沒有消息,恩,怕是不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西妮此時正偷偷瞄著安德烈,剛好被年輕團長那好似能看穿心思的目光撞到,頓時有些心虛,下意識的重復問道,“不、不妙?”

    點頭,“那光明神殿的女人實力很強,但看得出來并不擅長藏匿。所以一旦出現,必然應該被我們的人發現。但是……吶,眼前這瘋子都早早現身了,但被擄走的她卻沒有,這說明什么?”

    西妮聞言嬌軀驀地狂震,明顯咽了口口水,臉帶驚恐遲疑說道:“不、不會真被瘋子給剝剝剝……”終究還是太過害怕的緣故,下面那個字怎么都說不出口。

    攤了攤手,唐恩與夏薇安剛才消失了大約半個小時,這邊也沒能找出他們,這年輕團長自然也給不出什么合理推測。不過依照兩人千里追殺一直到這里的情況來看,那被俘的夏薇安情況自然不會太妙就是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這里,西妮嘴角抽搐,再也不問話了。

    此時,山峰之上的戰斗依舊在持續,不過地點已從山巔轉到了山腰處,有些亂糟糟的樣子。

    看到這,安德烈眉頭不禁微皺,很顯然,山巔處的埋伏并沒能困住對方。而到了空間轉還余地更大的山腰,想要殺死對方無疑更難。

    當然,這只是小小的擔憂。到了如今這境地,安德烈可不認為對方有殺出山峰的可能。而且此時周圍各部落已經陸續趕來,將這里圍得水泄不通。不管從那個角度看,這都是不折不扣的死局。

    不過……“咦!蹦贻p團長驚疑一聲,光潔眉間同樣略微皺起,有點想不通的樣子,“奇怪。從昨天到現在,這么長時間,他的斗氣也該枯竭才對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之前用的少吧,他的身手很好。如果我們這邊圍堵的勇士不多,他不用斗氣也可以順利解決!卑驳铝乙彩莻武者,稍稍考慮下,立刻給出最合理的解釋。隨即撇了撇嘴,“不過他現在應該也是強弩之末,撐不了多久!十分鐘……恩,最多十分鐘!”

    道理就是這樣的道理,對方既然能干出奔襲山峰的事情,那肯定還是有些斗氣在身的。不過戰斗至今,這斗氣也肯定不會太多就是了。

    年輕團長聞言眉間褶皺未消,應該是并不完全認同這說法。不過她似乎也不諳武技,所以并沒有對此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五分鐘……十分鐘……

    很快,在安德烈愈加晦暗的臉色,山峰上的激烈戰斗竟然已經持續整整一刻鐘!而且從那時不時從山峰高處自由落體的人影來看,對方的戰斗力依舊強橫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不對!”深吸一口氣,年輕團長皺眉搖頭,終于開始懷疑,“只要這人實力未到空級境界,斗氣就絕對不可能撐這么久……到底哪里出了問題?”

    一旁的西妮不懂武技,自然是回答不上來的。安德烈實力不錯,但看著眼前這狀況也是撓頭,完全搞不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當然,不管是熟諳武技,實力不錯的安德烈,還是心思若海、多智近妖的年輕團長,任憑她們想破頭腦,也永遠不會想到眼前這正在瘋狂戰斗的家伙,所依仗的并不是異世斗氣,而是每天凌晨就會自動補滿的系統血氣!

    完全不是一個層面上的東西,怎么猜想?而且現在不過才凌晨四五點鐘的樣子,可以說,只要唐恩不死,那他們想要等到血氣耗盡,還真就有得等了……

    聰明人一般都不會輕言放棄,這年輕團長也是如此,不時低聲自語,猜想著一個又一個可能,旋即又被不斷否認,接著再次猜想……

    十分鐘后,安德烈率先放棄,抬頭,猛地虛空搗出右拳,呼……破空聲,手臂黑芒驀地爆發,肆意妖嬈,隨即在空慢慢消弭。

    打出這記有些莫名其妙的攻擊,安德烈閉上眼睛,似乎在體會著什么。幾秒后,眼睛睜開,雙手抱頭下蹲,神情糾結的一塌糊涂:“這特么沒斗氣啊……這瘋子怎么能堅持這么久……”

    很顯然,剛才那道攻擊是安德烈在百思不得其解后,異想天開的將懷疑對象轉到封禁絕谷上,直以為是這特異環境忽然失靈。但實踐后的結果當然不是,封禁絕谷依舊隔絕任何所有基礎力量元素,而那布蘭瘋子也仍然在生龍活虎的殺戮著。

    “呀!”一聲驚呼,西妮并沒有費心去考慮這問題,當然,很大可能是懶得想,所以也只有她一直關注著山峰戰況,手臂指出,“快看,他要沖出來了!”

    年輕團長與安德烈聞言愕然抬頭,這才發現在這短短半小時內,那個布蘭瘋子竟是突破千余蠻人封鎖,已經快要殺至山腳。而且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,山腰處那些咋咋呼呼的蠻人明顯沒有發現這一點,仍是像沒頭蒼蠅一樣四處亂找,著實拙劣!

    啪!猛捶手掌,安德烈臉色鐵青,踏步沉聲:“團長,我這就帶些人去殺了他!”很顯然,安德烈仍是不相信唐恩還有多少斗氣在身,想憑借這邊十余商隊高手進去發起最后圍殺!

    “不行,安德烈大哥……”西妮聞言大驚,連忙急聲勸住。這布蘭瘋子的實力如此恐怖,西妮自然不想見到心上人以身犯險。

    “站!”低喝一聲,年輕團長直接擺手阻止,隨即皺著眉頭看向山腳處那道縱橫來去,如入無人之境的身影,沉吟幾秒,“走,我們一起過去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西妮頓時無語,一個安德烈都勸不過來,現在還要搭上整個團隊?不過不待她反對,那年輕團長已經當先向前走去,平靜說道,“既然他能闖下山來……那么,給他個歸降機會又何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雖然雙方唯一的一次見面很不友好,但從始至終,這年輕團長對于唐恩倒是很欣賞,一直都有招攬的意思。當然,這念頭并不十分強烈,一直到唐恩現在完全憑借個人武力奇跡般沖到山腳,終于讓她下定決心,給這布蘭高手一個歸降機會。

    如今這山峰周圍聚集著大約五個部落的兵力,山峰上的這個是原先就守在這里的,其他四個則是后調來的,守著山峰東南西北四個方向,可謂萬無一失。至于其他幾個部落則依舊待在外圍,尋找著夏薇安的蹤影。

    唐恩突破至山腳能瞞住山峰上的一些蠻人,但肯定是躲不過下面的眾多目光。就在年輕團長一行人來到這里后,唐恩也將將從山峰東南方向殺出,不過旋即又被一輪箭雨給逼了回去。就在這時,

    “嗶……嗶……”

    幾聲怪異長嘯后,場面漸漸恢復平靜。山峰內的蠻人也不再進攻,而是迅聚攏,圍向東南方向。

    夜色依舊昏沉,不過感覺上似乎淡了一些。篝火四燃,可以明顯看見裊裊黑煙從山峰不斷冒出,那應該是在激戰被篝火引燃的稀疏林木。

    片刻,在眾多蠻人護衛下,那年輕團長來到山峰幾百米開處的位置,掃視一番眼前沉寂山腳,平聲說道:“你好,布蘭人,歡迎來到北荒!”

    稍頓,山腳處的亂石樹木一片寂靜,沒有絲毫回應。皺了皺眉頭,“怎么,閣下既然已經來到這里,難道還吝嗇一見?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嘩……

    周圍人群瞬間傳出一陣小搔亂,抽氣聲此起彼伏。原來就在數百米開外的石堆之上,一道血影驀地憑空出現,稍昂頭,先是緩緩環視一圈,無人敢應其鋒芒目光,隨即將視線聚焦在年輕團長這里。

    不用說,這道血影自然正是唐恩。不過此時的他已不見蠻人偽裝,恢復一襲血衣打扮。而且不僅僅是衣服,可以說,現在的唐恩從頭到腳沒有一處地方不沾鮮血,完全就是個剛從血池里面爬出來的血人!不過才幾息時間,身下那處亂石堆就已被血液浸染,四下蔓延……端得是殺氣橫生,寒意凜然!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雙方間隔幾百米,談不上什么眼神對視,但西妮還是倒抽一口涼氣,下意識躲在安德烈身后。

    “好!蹦悄贻p團長倒是鎮定自若,撫掌而笑,也不繞什么圈子,直接說道,“投降,你可以活下去!”

    眼前的局勢一目了然,確實也沒必要虛偽矯情。想活命,就歸降。否則,就是死!至于什么榮華富貴等等,都是聰明人,只要姓命有了,自然什么都會有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”一聲邪笑,并沒有對這番話進行任何考慮,唐恩偏了偏腦袋,直接抬起匕首指向年輕團長,隨即拉回,緩緩從頸前劃過……標準抹喉姿勢,就像之前做的那樣!

    這結果其實并出人意料,這是邪體唐恩,不是正常狀態下的唐恩。若是真正的唐恩,身處如此絕境,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詐降什么的,而不是做出這等容易激怒對方的動作。

    這也絕對談不上背叛、賣國等等,甚至連沒節艸的算不上。他可不是布蘭人,甚至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所以根本沒有所謂你死我活的民族血仇?梢哉f,如果不是布蘭那邊有著許多熟人朋友,也待習慣了。唐恩就是真正投靠到北荒部落這邊,也不足為奇。

    但是可惜,邪體唐恩雖然也不考慮這些,但邪傲的極端姓格也讓他根本不會去考慮什么投降。只要殺得爽,這條命送你又何妨?頗有種不是自己東西不心疼的豁達……

    嘩……

    毫無疑問,唐恩這囂張舉動瞬間引燃無數蠻人的滔天怒意。本來嘛,這特么都死到臨頭了,給個投降機會那算你運氣好,你不接受也就罷了,還敢如此囂張,這不是找死嗎?

    就在這時,

    “殺。!”雙臂大張,亂石堆上的唐恩驀地仰頭長嘯,血發飛舞,宛若魔神。場鬧哄哄的雜亂聲瞬間被壓制下去,幾不可聞。

    千人如何?萬人如何?只要匕首還在顫鳴,只要血液尚未流進,那就戰至死!方!休!

    似乎也感受到這種瘋狂且決絕的殺意,年輕團長再不出言勸降,輕微搖頭,神色間閃過一絲遺憾,平靜揮手:“讓我們的人撤出來,逼他進山峰。然后,放火燒山!”

    既然已經決定要殺,那自然是代價越小越好。有這四個部落的兵力張弓搭箭守在外圍,那身上已然布滿大大小小傷勢的唐恩肯定是沖不出來的。所以只需要山峰上的士兵撤出,直接放火燒山,就可將唐恩活活燒死,或者在唐恩強行突圍時放箭射死!

    而之前之所以沒這樣做,一是因為年輕團長確實存了份招攬心思。二來也是想讓部落士兵親手殺死這屠戮他們無數同伴的儈子手,以消心頭之恨。但現在是各部落自己不爭氣,那也就怪不得旁人了。

    命令即下,在幾聲怪異長嘯聲,山峰上的蠻人士兵開始有序撤離。這自然是不會有什么問題的,雖然之前不能圍死唐恩,但想要自己撤出還是很簡單的。就算被唐恩察覺進而追殺,那又能殺掉幾人?

    而且實際上唐恩現在也確實無暇他顧,因為外圍蠻人已經手持弓箭上前,不斷用箭雨開路,想不退回山峰都不行。

    一切顯得有條不紊!當一個若龐然大物的集團勢力開始轟然啟動的時候,單個人的力量確實有限。

    觀察了十來分鐘,見到大局已定,年輕團長一行人轉身向后面撤去。隨即像是想起什么,年輕團長腳步一頓,轉頭向陪同一旁的部落族長平靜問道:“那個光明神殿的高手還沒找到嗎?”

    那部落族長聞言稍愣,隨即一臉羞愧的躬身說道:“呃……正在找、正在找!

    擺了擺手,年輕團長倒也沒有生氣:“算了,我們沒時間在這里消耗。讓其他幾個部落都撤回來吧,準備出谷!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”

    交待聲,周圍已有蠻人開始點燃捆綁在箭枝上的枯枝等易燃物,火攻即將開始。不過就在小型商隊一行人收拾好東西,準備先行撤離的時候。之前那個部落族長卻是滿頭大汗的追了上來,

    “呼……大人,大人,等一下……那瘋子已經被我們擒下了,還要不要殺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