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8章 身前身后名!

    布蘭新歷556年,初春。

    極其普通的一個禮拜,但注定會被載入史冊,并永久傳頌!因為一件事,因為一個人……

    先說事吧,經過曠日持久的來回拉鋸,大舉侵略的北荒蠻人終于開始退卻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對于布蘭來說肯定是件值得大肆慶賀的喜事。所以只是剛得到消息,布蘭這邊的通告、報紙就已經迅速張貼出來,蔓延全國。

    當然,上面的口吻自然是將士同心,在艱苦卓絕的戰斗中浴血奮戰,最終將邪惡粗鄙的蠻人趕出布蘭之類的……這自然不是事實,因為就連前線的布蘭將士,到現在都不知道蠻人為什么忽然退卻。

    是的,確實是蠻人這邊主動退卻,而且退的很徹底,直接放棄了之前占下的所有城池要地,攜帶著一切能帶走的物資干脆退出布蘭邊境線!

    這無疑是不正常的,要知道蠻人雖然在蒼炎防區吃了個大虧,但那里因為安格羅斯之前的穩打穩扎戰略,就算是有紫辰幾軍前來助戰,蠻人一方也足以維持住不勝不敗的局勢。至于雷霆軍團防區,那就更不用說了,前幾天還被蠻人軍隊按住痛毆,節節敗退,根本就沒有絲毫還手之力……

    所以從總體局勢來看,北荒部落還是有著很大的主動優勢,雖然最后未必能徹底攻破布蘭前線,但至少在之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,還能占到不少便宜。

    但就是在這種狀況下,蠻人軍隊卻是來了個干脆利落的撤退。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。所以布蘭三大軍團都沒有進行任何追擊作戰行動。只是眼睜睜的看著蠻人徐徐消失在了視野。慢慢退往北荒境內……

    幾天后,另外一個消息從北荒慢慢傳入布蘭,隨即就以駭人聽聞的速度流傳整個布蘭境內,舉國震驚!

    這次,是關于一個人……

    紫伊,這位雄關城一役后毀譽參半的布蘭軍神,于半月前率兵兩萬殺入北荒境內,先于塞流古納河畔擊殺北荒部落最高軍事統帥。安格羅斯!隨即在短短十余日后,徹底打穿北荒中軸線,沿途屠戮無數部落,直抵大荒城下。

    最后,轟破皇城大門,率殘兵沖至宮廷正殿,安坐于王座之上,引火自殺而亡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消息傳至,宛如日出東方,一掃世間暮靄。還出乾坤朗朗!

    雄關城被毀后,雖然后續因為忽然出現的四大領主士兵。以及紫辰一軍迅速接管三座衛星城而未出現嚴重后果。但在布蘭民眾心中,紫伊這座軍神信仰雕塑無疑已是轟然倒塌。

    道理就是這樣道理,正如之前流傳的一個說法一樣——‘不管你紫伊作何打算,但拿萬千平民的生命、千里前線的戰局、整個北方的安危等等施展苦肉計,這絕對是罪大惡極……再者說,又有什么樣的目標能當得起如此代價,殺掉蠻人主帥?還是殺掉北荒女皇?這不扯呢嘛……’

    然而現在,紫伊用事實打了天下人的臉!

    雖然這并不是他本意,但他確實是殺了蠻人主帥沒錯。至于北荒女皇,雖然沒有提及,但如今蠻人全面撤退,那肯定是大后方受此影響無疑。而且已經破了北荒皇城,將象征北荒最高統治地位的皇宮正殿焚燒殆盡……還有什么可以比這個更讓蠻人羞辱?而他們又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?

    這件事情對于北荒部落來說,那是被釘在史冊上永遠抹不去的污點。但對于布蘭這邊,那絕對是喜聞樂見的天大喜事。不過短短月余,布蘭民眾像是忘了之前辱罵、詛咒紫伊的話語,直接逆轉過來,重新將紫伊捧上神壇,并且無限拔高,幾乎成了光明神下第一人……

    如此大勢所趨,布蘭王廷自然不會選擇逆流而上,實際上他們才是最興奮的那群人。就拿那半死不活的布蘭老國王來說吧,蠻人退卻本就是喜事一件。再加上在他的任期中,紫伊將蠻人主帥擊殺,并將北荒皇城鬧得個天翻地覆,那么后人在提起這些事時,肯定會在前面加上他的名號紀元。所謂贏得身前身后名,也大致就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確定此消息的真實性后,布蘭王廷特意照會北荒部落,提出拿之前在雄關城中生擒下來的提烏,交換回紫伊的骸骨,或者骨灰。

    老實說,布蘭王廷此舉也只是試試,迎合下貴族以及民眾的強烈意愿罷了。他們可不認為北荒部落在遭受如此奇恥大辱后,會選擇作這樣的交換。但事實會是如此嗎?

    其實所有狂喜的布蘭軍民都忽略一個細微處,那就是關于紫伊消息的來源!

    按常理來說,就以紫伊做出的這些事情,北荒部落不管能不能掩蓋的住,但也總是要試試,進行全面封鎖的。但如今的現況卻是,紫伊剛在這邊破了北荒皇城。三四天后,布蘭一刻都沒有耽誤的就收到了消息,且此消息還很完善,甚至包括紫伊進入正殿,放火自殺成仁等等細節……

    毫無疑問,如此詭異狀況,只能說明在這后面有著一雙無形大手在操控謀劃。意圖也很明顯,就是為了讓紫伊在布蘭正名,贏得千古流芳的聲譽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了,說了這么多,讓我們先將視線從布蘭轉回,快速移向北荒。哦,中途稍微停頓下,看一眼正在崇山峻嶺之中,日夜不停的向布蘭境內快速奔去的夏薇安……

    之前追殺時,唐恩與夏薇安兩人幾乎都是直線前進,所以盡管過去一個禮拜,但夏薇安也只是走了大約一半路程而已。

    當然,如今恢復全盛狀態的夏薇安是恐怖的,在這北荒邊緣處,沒有蠻人碰到還好,如果有人發現她的行蹤,那結果只有一個死字!所以只需要再有幾天時間,夏薇安終究能回歸布蘭。

    若是從表面上看,夏薇安一旦回歸,光明神殿必會向整個布蘭國發布唐恩肖像,予以搜捕。當然,唐恩對此早就防了一手,他給夏薇安看的只是偽裝面目罷了……不過這不是重點,恐怕就連夏薇安自己也絕對想不到她這次回去會成為一個導火索,引起軒然大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值多事之秋,大陸風云激蕩。那么,我們的主角現在在哪呢……

    “恩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不似因為痛苦,而像是沉睡許久驀地醒來的呻.吟發出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,唐恩大腦一片昏沉茫然,也就是俗稱的斷片。視線中,一片皆白!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紗帳,身上蓋著的也是白色棉被,鼻間環繞著熟悉味道……恩,是消毒水……

    呃?消毒水!唐恩茫然意識瞬間一清,這特么不就是醫院嗎?難道我又穿越了?

    就在唐恩大腦又有點模糊的時候,一道平靜聲音傳來,“醒了?”

    霍然轉頭,看著服飾帖服平整,發型一絲不亂的熟悉身影,唐恩一撫腦門,算是徹底清醒了。他沒有穿越,那是一絲不茍的老管家,不是身著誘惑制服的護士小妹……

    “我這是……在系統空間?”無怪乎唐恩疑問,他以前不管是在什么狀態下,總是在現實中醒來,而不是在虛擬的系統空間中醒來。

    老管家并沒有回答這明顯是廢話的問題,而是再次問道:“徹底醒了?”

    “當、當然……”唐恩莫名其妙的從病床上半起身,掀開棉被,看了看身體周遭,確定回道。

    點點頭,“好,等三秒鐘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唐恩聞言訝然張嘴,接著,他那張開的嘴再也無法閉合……

    “叮,獲得血氣二十點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,獲得血氣二十點……”

    連續……

    “叮,恭喜殺手唐恩完成復仇任務,成功擊殺塞斯曼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,系統升級……叮,血氣升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