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2章 水下激戰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梭形水流宛若弩箭般急速穿過,帶起無數細小水泡,炸裂升騰。

    唐恩他們現在的位置比較尷尬,因為嵐沙已經探查過一次,所以他們選擇的下水地點其實就在地下甬道上方,但偏偏因為這些驀地出現的小面積怪魚,他們現在不好貿然下去。

    放棄?不可能!夜摩的尸體只有一具,若是現在反身上岸,下次入水只會遭遇更糟糕的場面……

    轉瞬間理清得失關系,唐恩向嘴巴時鼓時癟的嵐沙打了個向下手勢,隨即一按對方肩膀,兩人宛若背負石頭一般驀地快速下沉。

    雖然一開始就似乎遇到了麻煩,但嵐沙神情卻不見絲毫慌亂,也沒有打手勢問出心中疑惑。而是緊抿嘴唇,任憑唐恩帶動自己身形——只要是身居高位的人,至少都會明白一個道理,那就是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人士來做!

    果然……剛剛下潛不過幾秒,嵐沙眼睛驀地一瞇,死死盯著那忽然出現在視線中,并向她眉心急速撞來的細長黑影……怪魚?

    能被嵐沙則會悲催視力看到,那這條怪魚無疑已經極為接近。不過未等嵐沙做出示警,一道刃光驀地反挑而上,后發先至,精準的將那急速怪魚一斬為二。

    嗤……短劍劃過,一小團猩紅血液在湖水中驀地炸開,隨即緩緩擴散。嵐沙怔了怔,隨即一抿嘴唇,收回視線。擦著擴散血液墜向下方。

    還是撞上了……微微搖頭。唐恩嘴角泛出一絲苦笑。嵐沙看不見。但在他那獨特的窺視視線中,周圍道道梭形水流在血液剛剛散開之時,速度都是一緩,有些離得近的怪魚已經緩緩轉過頭來……

    很顯然,如他們之前猜想的那樣,這些怪魚對血液成分極為敏感!只要是在這片水域中,哪怕只是一絲不起眼的血液,就可被它們感知。這也應該就是眼前這些明顯遠道而來的怪魚。集體沖向夜摩尸體處的原因。

    當然,就算事先確認這點,唐恩剛才也必須出手,因為這別無選擇!

    狹長眼睛瞇了瞇,唐恩于水下悶哼一聲,兩人身形驀地再次一沉,像是腳下綁了個鐵球似的,帶起一串水花急速下墜。同時手中短劍宛若盤踞靈蛇,不時探出吐信,炸出團團血花……既然已經暴露。那自然顧不得許多,越快沖進甬道越好!

    嘩嘩嘩……先前陣型齊整的梭形水流驟然大亂。離血液最近的怪魚,毫不猶豫轉頭向同伴尸體沖去。外圍的怪魚則在猶豫后分為兩個方向,有的還是沖向前方,畢竟那里的血腥味更濃一些。有的則似乎發現了唐恩他們,齊齊沖來。

    咻、咻、咻……

    唐恩當機立斷的效果十分明顯,就在剛剛點殺十余怪魚,迅速沖出這小面積怪魚群后。陣陣尖嘯就從上方傳來,紛繁氣泡也是將將沒過頭頂。

    這狀況,唐恩感覺自己就像是進了現世某處戰場,硝煙四起,子彈在身旁不斷穿梭,雖是沒有擊中,但那劃破空氣的尖嘯以及擦著身軀的淡淡彈痕余溫,足以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而且,這只是第一輪攻擊而已。這些怪魚尺長身軀先前摸起來極為僵硬,但卻絲毫不曾影響它們在水中的靈活變向。只是一個甩尾,就追到了后方不遠處。

    唐恩見狀果斷與嵐沙換了個位置,他來到了上方,嵐沙則到了身下。隨即喉嚨微動,吐氣開聲,“嗡……”大串水泡立刻從嘴中溜出,快速飄向上方。同時,一道環形波紋也是震蕩而出,瞬間覆蓋追來的密集怪魚群。

    因為是銜尾追擊,身后怪魚幾乎全中。但是效果卻令唐恩臉色更加難看,因為這些怪魚只是在聲波覆蓋時魚身一頓,速度稍緩,隨即擺了擺魚尾,沒有任何損傷的繼續追來。

    “干……”

    短劍連揮,瞬間點殺幾個速度最快的怪魚,爆出團團血花。這效果倒是明顯,那些最為接近的怪魚見狀立刻拋下唐恩,急速轉向,貪婪追逐啃噬同伴尸體。

    當然,這只是飲鴆止渴,因為這里的血腥味越強,趕來的怪魚數量也就越多。不過唐恩現在已經顧不得考慮這些,趁著身后魚群有些混亂,一抓嵐沙肩膀,驀地變向直墜左下側。

    不用嵐沙指引,在窺視技能下,唐恩輕易就發現一個長寬約兩丈的水下甬道,周圍水草搖擺,洞口黑黝黝一片,看不清里面有什么。

    同時,在窺視視線中,這里的水紋線條一反上方的柔和緩慢,變得極為交雜纏繞,動蕩不安。反應在現實中,就是剛一接近,一股強勁吸力就使得唐恩兩人身形不由就是一晃……

    毫無疑問,就從這湍急水流就可看出這水下洞穴是通的。至于通向哪里,那就不是唐恩他們現在所能考慮的了。

    到了這里,不用唐恩發力,湍急水流自動帶著他們迅速向那處洞穴沖去。而在身后,那些怪魚也絲毫不受雜亂水流的影響,同樣游刃有余的銜尾追殺,甚至速度比之前要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唐恩瞇眼看了下,不由微微咧嘴。因為在窺視視線中,那些怪魚每一次扭動魚身、甩尾,選取的路線都是水紋線條間隙處。如此一來,它們不但不會被亂流阻擋,還可借著水勢增加速度,實在令人搖頭無語。

    這當然不會是偶然,而是魚類對于水流動向的天生本能。換句話說,這里是它們的主場,唐恩、嵐沙這些陸地人類完全不夠看……

    很快,那些怪魚再次追到攻擊范圍內。而也就在這時,唐恩一拉嵐沙,兩人懷抱著瞬間沖進洞穴之中。

    甬道內比湖中還要昏暗,不過這當然不會影響到唐恩的視線,轉頭四顧,心中不禁就是一喜。原來就在前方不遠處,甬道驀地變得狹窄,大概只能容兩人通過的樣子,是個易守難攻的絕佳阻擊地形。

    身軀一震,唐恩向嵐沙做出個快閃的手勢,隨即奮力將她推向前方。這可不是英勇就義,獨自斷后什么的。而是唐恩帶著嵐沙的速度實在太慢,唯有先讓嵐沙跑出段距離,然后他在阻擊一段時間后急速追上,這樣才能更有效率。

    腳底踏實,唐恩霍然轉身,刃光繞身狂卷,瞬間將追至身后的十幾怪魚擊殺。

    嗤嗤嗤……團團血液匯聚一處,頓時染紅了周遭大片范圍。不過這在水流沖刷下,眨眼間就從唐恩身旁兩側沖過。

    嗅到血液味道,怪魚群頓時瘋狂,帶著串串細碎氣泡,宛若弩箭般從各個角度朝唐恩狂涌而至。

    而唐恩則神情凜冽的站在狹窄洞穴處,黑色頭發凌亂狂舞,杏仁狀瞳孔不斷收縮放大、收縮放大……下一刻,手中短劍完全不受水流影響,迅疾如風般狂點而出,陣陣幻影攪動一方水域。

    無論怪魚是單個沖關,還是成片涌來,只要進入唐恩攻擊范圍,都逃不過看似輕飄飄卻絕對精準入微的一劍爆頭!

    殺、殺、殺,爆、爆、爆……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!

    不過短短瞬間,盡管有急速水流不斷沖刷,但周遭血液還是不可避免的蔓延開來。唐恩殺勢不停,怪魚沖勢不休,雙方頓時陷入微妙僵持。

    當然,這僵持絕對不會太久。唐恩終究只是一個人,而且還是如此的身體狀態。只要敵人不退縮,他就絕對撐不了多長時間。

    而怪魚會退縮嗎?答案顯而易見……

    怪魚無情,不似人類思慮繁雜,見勢不妙即畏懼退縮。在它們的眼中,眼前的唐恩無疑就是盤珍饈美味——知道這個,那也就足夠了!其他諸如危險、會不會搭上性命什么的……抱歉,智商不夠,考慮不了這么許多。

    大約只是過去一分鐘,“恩……”一聲悶哼,些許氣泡從唐恩鼻孔鉆出,短劍不停,左手收回抓向肩頭,那里,一條穿過密集攻擊網的怪魚正張開鋸齒大口死死咬住皮肉。吃相倒是很不客氣,瞬間咬了塊肉后,非但沒有見好就收,還魚尾連擺,似乎要順著傷口直接吃進去似的。

    些許皮肉傷唐恩當然不在意,但是左肩頭那里本就受創嚴重,幾乎呈半塌狀態。之前好不容易壓下這里傷勢,自然不能讓這小小怪魚引動……兩根指頭輕巧捏中,血芒一閃,砰,直接捏爆。

    趁著這時候,唐恩稍稍側頭,余光掃了眼后方,隨即眼角不禁就是一抽搐。

    嵐沙并沒有跑出多遠,至少沒有跑出窺視范圍。這當然不是她不想跑,而是……一個橫向水流卷過,嵐沙身形不由自主的撞在甬道一側,嘴中不由吐出幾個水泡。待穩住身形,揉了揉額頭,雙臂努力揮動劃水,應該是想加快速度,不料又撞在近在咫尺的甬道……

    從這拙劣一幕中收回視線,唐恩面無表情……這一刻,唐恩暗暗發誓,哪怕只是為了他自己著想,也一定要給嵐沙盡快弄出一副眼鏡來!

    這特么不是坑爹呢嗎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