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1章 事情大條了

    ps:躬身感謝書友“馨月無痕”“暗影狙擊”“哈迪斯々”的打賞~!

    ps:呼,三更完畢,貍貓的人品總算是保住了。^_^

    階梯上的嵐沙與泰戈、大廳中正在僵硬轉頭的權貴人物、場中定格著高難度舞蹈姿勢的狐女,以及雖然隱藏在大廳外圍,但時時刻刻關注這里的客卿強者。這一刻……

    靜,寂靜,死靜!

    沒有人的大腦此時還能正常運轉,愣愣的看著貼在墻上宛若裝飾的蘭比特,一片空白!

    或許之前,他們是有猜想的。無非就是兩種可能,一是這個僥幸得到皇族庇護的布蘭人,放低姿態向蘭比特認錯,可能會受到羞辱,但此事也就算揭過了。二是這布蘭人受不得羞辱,選擇與蘭比特翻臉,然后雙方再次亂戰。最后,沒了耐心的皇族應該會撤出,然后這個布蘭人無聲無息消失……

    大抵就是如此!一句話概括,茍且尚能偷生,硬撐唯有滅亡!

    應該說,他們猜中了開頭,唐恩確實是向蘭比特道了歉,蘭比特也確實威脅羞辱了唐恩,但是很遺憾,他們沒能猜中結局……

    而老實說,這個結局其實純屬偶然產物。唐恩自始至終的計劃當中,都沒有擊殺蘭比特這一環節,因為這對他沒有任何一點好處,甚至還有可能讓計劃產生變數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就這樣發生了,且以一種再明顯不過的姿態擺在眼前……怪誰?

    如果非要怪,那只能怪蘭比特在上樓前看到了唐恩,偏偏還壓抑不住心中的殺意火氣走了過來。也要怪他狂傲性格發作,將后續危險計劃以一種自認為隱晦的方式說出。當然,更要怪唐恩在短短幾天,就在系統的幫助下精通了北荒語……

    擊殺蘭比特可能會使計劃產生變數,而如果不擊殺蘭比特,唐恩將隨時面臨危險。計劃的變數也一定會有。

    如此,唐恩能做出的選擇自然不言而喻……于是,悲劇就這么發生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。。!”

    高亢尖叫,來自某個狐女。這說明,單純的恐懼才是最為直接的情緒。它總能壓下諸如智慧、理智等等,第一時間發泄出來!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,砰。唐恩一按身旁餐桌,刀叉碟盤瞬間騰空,手掌若幻影,輕輕一拂,嗖嗖嗖……銀質刀叉反射著冰冷色澤、閃爍著血色光芒,破空而去。直射階梯之上的嵐沙、泰戈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此尖叫巨響中回過神來,但誰也無力阻止那些破空刀叉。但就在這時,驀地,

    “你敢!”雷霆震吼,大廳碗碟燭火顫抖不已,幾道身形浮光綠影般驀地憑空出現,急速追向那些刀叉。

    嵐沙似乎受到了太大的沖擊。怔怔站在原地絲毫沒有躲閃。一旁的泰戈顯然沒有想太多,見到刀叉即將臨身,臉色大變,知道躲閃已經來不及,慌忙出拳招架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銀質刀叉在各種強橫力量的碾壓下瞬間碎成殘渣,后出現的那些高手總算是在千鈞一發時刻及時趕到,成功出手解除威脅。

    嵐沙沒有受傷,倒是那泰戈。因為慌亂出拳的緣故,非但沒能擊飛刀叉,反倒被一柄叉子插進拳頭之中,悶哼一聲,陰柔臉色瞬間蒼白如紙。

    此時,變故又生!鞍  笔晳K叫,幾道身影驀地在空中飛行滑翔。張牙舞爪的向這邊砸來。

    是幾個北荒權貴,不用說,他們是被當成靶子扔過來的。

    嘩……終于,大廳中所有人完全回神。尖叫怒吼接連發出。自持實力不錯的,瞬間擺出架勢嚴防有人靠近。實力低微的,則像個沒頭蒼蠅般四處亂跑。短短瞬間,大廳內人影叢叢,東奔西竄,完全亂作一團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那些將將趕到的北荒強者,剛隨手接下那幾個騰空飛舞的權貴人物,縱目四顧,臉色頓時鐵青。他們只看到混亂的人影,卻不見了那個布蘭人的蹤跡。

    有心想追,但看著眼下這混亂狀況,又怕對方隱藏其中打個回馬槍,再次威脅到嵐沙與泰戈的安全。一時兩難,權衡一下只能待在原地不動。畢竟相對于逮到那個布蘭人,嵐沙兩人的安危無疑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“關門!關門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站在原地,不要慌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靜,他娘的給我安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亂糟糟的情形一直維持了約莫五分鐘,大廳才稍稍安靜下來。此時的大廳自然早已狼藉不堪,再也不見剛才的富麗堂皇。好在慌亂中也不知是誰動的手,終于是將大門關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雖是如此,眾高手臉色仍然黑若鍋底。這么長時間,別說是個身手不錯的人,就是小孩也跑出去了……就在這時,

    “少主!”幾聲絕望悲吼傳出,在大廳中不斷回蕩。

    眾人聞聲下意識轉頭,就見幾個老者正將蘭比特從墻壁中摳出。那是負責保護蘭比特的狂鷹部落強者,他們之前是同其他部落的客卿高手一樣待在偏廳,卻是沒想到只是短短幾息間,自家少主就被人打掛墻上去了。

    怕是不活了吧……眾人看著那深陷墻體的蘭比特,不由打了個寒顫,如此想到。

    這些人都能判斷出來的結果,那幾個高手自然也能,并且要更為精確。他們心里清楚,被這樣的力量生生打進墻體,會出現什么樣的結果,心中不由更是絕望。

    果然,在將蘭比特翻過身來時,在場眾人都是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一股涼氣從尾椎骨直沖腦際,整個身軀都是麻的。這番慘烈景象,也必然將會出現在他們的惡夢中,伴隨一生……

    蘭比特,噢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,沒有人會認出這團碎肉竟然就是‘狂影之子’蘭比特!身軀軟若面條,根本抬不起來,似乎所有骨骼都被打成粉末。而整個身形正面,已是分辨不出相貌模樣,從頭至腳,皆是團血肉模糊的碎糜,偶有森然碎骨夾雜,更顯恐怖……

    不用說,這已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!而實際上,蘭比特在被抽中巴掌的那一刻起已經是死了,說來也算幸運,沒有感受到后面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仰頭長嘯,一個狂鷹部落的強者雙眼血紅,向著嵐沙那里怒吼,“都是因為你們,否則少主怎么會死!那該死的布蘭雜碎是你們皇族的人,你們是一伙的。這事我狂鷹部落一定會追究到底,誓要討回個說法!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護在嵐沙周圍的強者聞言頓時暴怒,“你他娘的瞎眼了嗎?剛才他出手襲擊殿下你沒看到?如果不是我們出手及時,殿下已經糟了毒手!”

    狂鷹部落那老者聞言頓時語塞,張了張嘴,怒道:“他是你們皇族要保的人,反正這事你們脫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泰戈身為這次宴會的舉辦人,這事自然也脫不了關系。正自頭疼,又見到雙方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樣子,連忙出來打圓場:“這事暫且不提,現在最主要的是抓到那個布蘭人,為蘭兄報仇。否則再拖延下去,怕是對方就要跑出皇城了!

    “哼,那雜碎跑不了!”冷哼一聲,狂鷹部落的老者聞言果然不再廢話,與另外幾人將蘭比特尸首捧起,殺氣騰騰的沖出大門,瞬間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一眾權貴見狀面面相覷,也是知道這事大條了,哪還敢在此多待,紛紛擺手告辭。至此,好好的一場宴會,尚未開始就已經無疾而終。

    這時,怔怔的嵐沙方才如夢初醒,看了看下方不斷退出的人群,又轉頭看了看墻壁上的人形坑洞,似是想到了什么,緩緩伸手探進腰間取出一塊半狼玉佩。

    低頭摩挲了下,驀地緊握成拳,咔擦!一聲脆響,攤開手掌,玉佩已然四分五裂,但除了些許粉末,再也不見其他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