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0章 誰給你的自信?

    PS:躬身感謝書友“哈迪斯々”“暗影狙擊”“jht121”“凹凸海星空”的打賞~!

    “恩,你的攻擊速度很快?”

    槍影一滯,歐文斯神色瞬間一變,倒不是聽出說話之人是誰,而是這句話初聽時明明距離很遠,但在‘快’字結尾時,卻仿若已經到了耳邊……這是何等的速度?

    疑惑未解,冰寒徹骨的殺意驀地鋪天蓋地般轟然壓下,裸露在鎧甲的皮膚瞬間像是被針扎似的,隱隱作痛!

    “吼!”怒嘯震空,顧不得理會那垂死掙扎的米修,歐文斯一反之前從容姿態,扭腰側步,身體前傾,瞬間貼地狼狽躥出。

    高手!絕對的高手!

    歐文斯能有如此實力,且被提升為十二大騎士長之一,自然不可能是溫室中的花朵。雖然沒有夏薇安那般嫉惡如仇、戰績累累,但他的實戰經驗也是不俗。正是因為如此,他也更為清楚擁有如此龐大到過分的殺意的人,會是怎樣恐怖的存在!

    米修沒有聽到這聲音,在剛才那種命懸一線的戰斗中,他也不可能聽到任何聲音。不過在壓力驟減,不自覺軟倒在地后,他看見一道熟悉身影瞬間從眼前劃過,直撲向一旁躲避的歐文斯。愣了愣,這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誰!”歐文斯剛剛站穩身形,不及反手還擊,攻擊已經到了眼前,不由駭然驚問。

    沒有回答,有的只是漫天繁星般道道刃光。尖嘯刺耳。

    歐文斯擅長的本就是細微密集的攻擊方式,見到這里不由瞳孔微縮。不慌反喜:“來的好!”一晃長槍,默契的沒有用上斗芒,同樣帶起重重槍影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雖沒有明說,但這無疑就是攻擊速度的對決。天下武功,無堅不摧,唯快不破!如今兩人正在做的,就是較量誰的出手更快!誰的攻擊更密集?誰才是狹路相逢時,這片狹窄區域的王者!

    歐文斯對此很有信心。此信心的來源,不僅是因為自己賴以成名的作戰風格,還有長槍天生的距離優勢。

    眾所周知,長槍是長距離攻擊武器。乍看來,似乎沒有匕首來的輕便,在攻擊速度上自然也就慢了一籌。但實際卻并不是如此,或者說。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。在高手眼中,長槍與匕首存在的重量差異是微不足道的,以此為判斷標準也是可笑的。

    兵器是拳頭的延生,只要耍的好,耍出味道來,如若臂使就并不只是個單純比喻而已。所以。長槍非但不會成為攻擊速度的拖累,相反,有著這段緩沖距離,長槍反倒有著失誤補救的機會!

    不過,只是十息未到。歐文斯的信心就逐漸崩塌了……

    攻擊、壓制、反擊、壓制、再次反擊、繼續壓制……不管歐文斯如何提高手速,槍影再怎樣遮天蔽日般密集。但在刺出后,槍尖總是會被一道很是微弱、但卻足以改變攻擊方向的刃光擊偏。

    這種情景歐文斯很熟悉,因為就在不久前,他在面對急速射來的箭枝時就是這樣做的——槍尖輕點,瞬間擊碎來襲箭枝。這過程看似輕描淡寫,但實則包含著出手精度、速度、預判等等能力,也是實力差距下碾壓的象征。

    意識到了這點,歐文斯神色再變,瞬間晦暗許多。對方這是在碾壓自己的攻擊速度……他還有余力?

    極度震驚中,不由再次驚叫:“你是誰?”

    不遠處,“老大……”大衛、路克、米修三人看著那道熟悉身影,那把坑洼匕首,那在鬼魅高速的身形下,仍舊保持精準攻擊的作戰風格,失聲喃喃,回答了歐文斯的問題。

    沒錯,這肯定是老大!

    大衛與路克神情瞬間激動了,之前,雖然他們一直相信老大不會在北荒出事,但這么長時間沒有回來也是事實。所以尋常提到時,心中難免忐忑。

    但現在這忐忑感瞬間不翼而飛,老大回來了,在這最關鍵的時候,風騷回歸!

    相比于大衛兩人的激動,米修的神情就顯得復雜許多。激動也有,但大多還是茫然。原本他已經想好了計劃,就是在與老大見面時,戰斗一場然后死在老大刀下,一了百了。但現在這簡單計劃卻驀地模糊了,接受老大教導至今,也一同走過血雨腥風,怎么可能一了百了……

    歐文斯現在當然是聽不到大衛他們說什么的,就像之前的米修,死亡威脅宛若陰云般密布心頭,別說是說話聲,現在就算是有驚雷在耳邊打響,他也不可能聽見。

    當然,這說話聲不包括唐恩。

    開口后,唐恩并沒有回答這問題,而是淡淡說道:“太慢、太慢、你的攻擊速度太慢,華而不實……”

    聽著這熟悉話語,歐文斯臉色瞬間一僵,惱怒中再次狂暴手速,但結果卻并沒有任何改變。哦,不對,是有一點改變的,那就是匕首已經正式切入長槍的緩沖距離。

    無奈,歐文斯不得不后退,以此來重新換回攻擊距離優勢。但在后撤半步后,聲音再次從四方傳來,有些飄渺,“加速、加速、繼續加速,這還遠遠不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吼,混蛋!”歐文斯怒吼一聲,目眥欲裂,強烈羞恥感化作熊熊大火,瞬間焚盡身心內外,剛退回去的半步強行拉回,但結果卻怎么也踏不下去……因為,刃光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的失誤,將自己直接送到唐恩攻擊之下。

    后退,蹬蹬蹬……

    一步錯。步步錯!

    一步退,步步退!

    歐文斯的縝密槍勢有點亂了,現在的他非但沒有拼得過攻擊,甚至連防守都是個大問題。

    “只能做到這程度嗎?真是令人失望啊……”

    優勢明顯,但唐恩仍舊沒有放過歐文斯的意思,繼續說著挑釁羞辱的話。因為這場戰斗,唐恩并不是為自己打的。很簡單的道理,單拼手速是殺不了人的。沒有血氣增幅的匕首,就算是再銳利,也不大可能刺破厚重鎧甲。

    沒有意義,但唐恩仍要這么做。原因也很簡單,不管如何,米修是自己的左臂右膀兼得意門徒,他受辱,那自己這老大自然要把場子給找回來!

    步步緊逼,攻勢更急,“很遺憾的問一句……”

    歐文斯自然不知道眼前這場羞辱性質的戰斗,是因為自己的話嘮毛病引起的。當然,就算是知道,他現在也沒功夫委屈了。因為就在步步后退,看著眼前這眼花繚亂的刃光時,他忽然發現自己又有點暈了,胸中的翻江倒海也開始不斷醞釀……

    會有這狀況其實并不意外,歐文斯自己心里也清楚。無非就是因為劇烈的肢體運動,再加上眼睛跟不上對方的攻擊節奏,所以逐漸就暈菜了……不過就算知道又能怎樣?歐文斯滿臉苦笑,總不能現在擺擺手暫停戰斗,說聲‘你等一下,讓我緩緩先……’

    繼續說著,“你的攻擊速度很快?這是……”唐恩狹長眼睛微瞇,猛地一步踏出,干脆破掉槍勢,瞬間逼近歐文斯周遭,隨即右手一翻,匕首消失,握掌成拳,悍然轟在歐文斯胸口正中。

    混蛋,不要打那里啊……歐文斯自救不及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拳頭,轟在體內翻江倒海最厲害的地方。

    砰!身形后仰騰空,臨空飛掠十余丈距離,驀地,“噗……”,噴泉在空中綻放,不過這次并不是血液,而是微黃的酸水以及不多的嘔吐物,很壯觀的樣子。

    雖然有些疑惑這吐的東西有些反常,但唐恩也并沒有往那個方面想,只是淡淡的將后半句說完,“這是……誰給你的自信?”

    話落,歐文斯身形下墜,轟的一聲砸進廢墟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