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12章 一粉抵十黑!

    PS:PS:貍貓知道最近幾天的更新不給力,每次都這么晚,在此說聲抱歉!

    不過現在好了,該死的支氣管炎已經走了,接下來恢復正常。恩,填坑狂魔貍貓強勢回歸,掌聲在哪里,在哪里……^-^

    北方小鎮,名氣無所謂。只要知道它地處偏僻,人跡罕至。除了本地居民,以及一些偶然流浪到此的吟游詩人外,基本不會有什么陌生人來此就可以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,盡管小鎮與北方神殿的直線距離只有百余里,差不多是最為靠近神殿的一處聚集地。但外界關于神殿的諸多風雨,卻依然沒有影響到這里的安靜。

    不過在今天上午,小鎮迎來了個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俊朗相貌,和煦笑容,再配以圣潔鎧甲,整個人顯得極為英武挺拔。如此裝扮,即使小鎮居民不見世面,也知來了個了不得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這大人物的態度貌似很溫和,不過此地居民自然是不敢亂上來搭訕的,再者這大人物的目的也極為明確,在與路人點頭微笑間穿過大半小鎮,來到北側一處普通民宅前。

    轉頭四顧,抬手,咚咚咚……吱呀!

    民宅木門并未關死,敲了幾下后竟是自行打開,大人物眉毛一挑,就要跨步踏進。不過就在這時,驀地,腿腳懸?罩,神色一變,急聲說道,“不要誤會……是我!”

    半掩木門完全打開,出現在視線中的是個小小院落。屋前臺階上。正半坐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嫗,神色淡淡。抿嘴瞇眼,目光中有著與身份嚴重不符的執著戰意。

    表明身份的解釋并沒有什么明顯效果,相反,老嫗周遭戰意瘋狂攀升,短短瞬間就覆蓋了整間院落,暖暖光線都好似沒了溫度,漸趨冰寒。

    頓了頓,看著這絲毫未曾減退的戰意。大人物意識到了什么,抬起雙手:“那個,我一個人來的!

    對視片刻,老嫗眼簾微垂,周遭彌漫戰意瞬間消失,眉頭輕皺: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這的……歐文斯?”

    那大人物,哦。也就是歐文斯并沒有立刻回答這問題,而是先長松了口氣,虛虛抹了把額頭冷汗。

    別人不知道,但歐文斯可是清楚眼前這看似垂垂老矣的老嫗,到底有著怎樣恐怖的實力!別的暫且不說,如果剛才這老嫗選擇動手。那他能做的大抵也就是轉身逃跑了……

    擺手招呼,嘴角再次泛出和煦笑容,“嗨,夏薇安。好歹也是認識多年的朋友,不指望你給我遞杯茶。但至少也得先讓我進門吧……”

    話語一頓,看著扮作老嫗的夏薇安眉頭愈加緊皺。歐文斯眼皮一跳,連忙攤手下壓,“好吧,好吧,真是怕了你了……我還是自己進來吧!

    跨過門檻,歐文斯再不廢話,直接說道,“將這里作為藏身地點真的不錯,很安靜,而且還不容易被人想到。但是,呵呵,說句自夸的話,了解你性格的人很多,但我肯定是排在前幾位的其中之一!

    “關于賞金獵人公會的事情,神殿對你的做法確實很不地道。但我知道你不可能因此就心灰意冷,背叛神殿。相反,你考慮得只會是如何才能讓神殿走回正道,對不對?呵呵,所以我斷定你不可能離開神殿太遠,應該就在這附近默默等待著機會!

    抿了抿嘴,夏薇安沉默不語。而不否認,那也就代表著默認。

    “至于如何知道你藏在這……”稍頓,歐文斯搖頭嘆聲,“其實,我只是有意收集了下神殿周圍的情報而已。但是你,夏薇安,永遠都是這么嫉惡如仇。不過才來幾天,就將小鎮一個惡霸給收拾了……”

    話說到這里無疑一切也就明朗了,夏薇安來此偏僻小鎮藏身,本不該弄出任何動靜,但她那嫉惡如仇的性格,還是讓她出手教訓了鎮中惡霸。而正是這不起眼的小事情,令得心思細膩的歐文斯迅速找了過來……

    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歐文斯之前說的還真不是自夸,他的確很了解夏薇安。

    “當然,這些只是猜測。要知道就在剛才進門瞬間,我還以為自己這次是白跑一趟……”踏步靠近,歐文斯忍不住瞇了瞇眼,上下打量著夏薇安的偽裝,尤其是面容部位,不禁嘖嘖稱奇,“這手偽裝術,簡直是絕了!要不是剛才的戰意,我現在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……恩,你什么時候認識這樣的高人了?”

    下意識摸了摸臉龐褶皺,怔了怔,隨即恢復常態。夏薇安并沒有解釋的意思,只是淡聲說道:“你還來找我做什么……我現在是勾結邪惡異端的墮落通緝犯,沒猜錯的話,神殿現在正在大肆追殺我吧,你就不怕受我連累?”

    歐文斯聞言不由一愣:“呃……你已經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輕哼一聲,夏薇安右手一翻,扔來一只……小鳥?歐文斯愕然抬手,接過那帶著翅膀、形似小鳥的折紙,頓時滿臉古怪,“咦,真沒看出來啊,夏薇安你什么時候有這手藝的?這是如何折成小鳥形狀的?很精巧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是紙鶴……”夏薇安下意識開口糾正,不過隨即皺了皺眉,不耐擺手,“拆開!”

    “好,不過這怎么拆啊……呃?”從紙質痕跡來看,這紙鶴似乎被人拆開折疊許多次,所以未等歐文斯苦惱說完,手上紙鶴已經自然而然拆開,散成一張白紙黑字。

    紙上內容很簡單,就是個神殿通緝令。但寫在開頭處的通緝對象——夏薇安,這三個字卻足以令世人目瞪口呆!

    夏薇安是誰?那是神殿百年不出的武道天才!是令諸多男人女人都極為傾慕的騎士之花!是誅殺無數邪惡異端的神圣大騎士長……但現在,就是這樣功勛卓著、榮耀滿身的夏薇安。卻成了勾結邪惡異端、直接造成神殿大面積被毀的罪惡通緝犯!

    默然片刻,歐文斯驀地想到了什么。滿臉驚詫:“你們當時……呃,就在圣光城沒走?”

    這通緝令是在神殿被毀次日當場發放的,而且數量并不多,圣光城之外的地方不可能有。這也就意味著,在神殿準備大張旗鼓搜捕時,被搜捕的對象竟然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……

    “想不到、想不到、真是想不到啊……”一連重復說了三次,歐文斯不斷搖頭,看向夏薇安的目光滿是震驚訝異!拔椰F在才發現,原來我并不十分了解你!

    “不是我的主意!甭月越忉屢痪,夏薇安神色明顯有些不耐煩,“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,你來這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是你,那就只能是那唐恩了……歐文斯壓下心中猜測,攤手說道:“原因很簡單。之前我不看好你對神殿的態度,但現在我更看不慣神殿對你的做法。所以,我決定幫你!

    “幫我?”夏薇安挑眉抬頭,“你能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這濃濃的懷疑態度是怎么一回事?拜托,好歹我也是冒著生命危險,才來幫你這個朋友的好不好。就算我實力再差。你也不至于一點面子都不給我留吧!

    扶著額頭,歐文斯滿臉無奈,“而且,至少我做個內奸,給你通風報信總還是稱職的吧?”

    夏薇安聞言定定的看著歐文斯。沉吟片刻:“你想好了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信你!”夏薇安干脆點頭!安贿^,你能給我帶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說我也是神圣大騎士長,人緣也還不錯,消息自然靈通啊。恩,我先說說神殿最近狀況吧,你是不知道在這幾天,神殿、圣光城亂成什么樣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薇安這幾天一直待在小鎮中整理思緒,自然不知道外面的狀況。如今從歐文斯口中,這才得知神殿現在的艱難處境……

    其他地方暫且不說,就拿歐文斯實際看到的情況。在信仰最為堅定的圣光城中,如今也是一片動蕩不安。

    有的信徒拿著接二連三不斷爆出的丑聞,日夜聚攏在神殿外圍,要求神殿高層予以解釋回應。有的更是心灰意冷,對神殿失望之極,直接舉家搬離圣光城。還有的則更為偏激,與為神殿辯護的狂信徒在城中爭吵、動手、混戰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唉,我這幾天除了收集關于你的消息外,幾乎沒一刻清閑,不斷帶著大隊騎士出去拉架……城中面包鋪的老波頓記得吧,祖上幾代居住在圣光城中,全家都是神殿忠實信徒。但是這次卻為了神殿這破事,與兒子小波頓大打出手。我們趕過去后,兩人已是頭破血流,拉都拉不開……后來拉開了老波頓緊緊拽著我,不斷大聲問著賞金獵人公會的事情是不是假的,是不是別人造的謠。那神情,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但想來這輩子都忘不了了……可是你讓我怎么回答?說不是,可以安慰他情緒,但卻解釋不了他的疑惑,也說服不了我自己。說是?我又怎么忍心,最后只好讓他一直拽著我……”

    長呼一口氣,“呼……怎么說呢,其實我這次來不完全是為了幫你,也是為了我自己。因為至少這樣,我能稍微安心一點……以前我不看好你,是因為我覺得神殿還有救。但是現在……不好說!不過有一點大致可以肯定,那就是神殿如果再這樣下去,也就是垮了……”

    在歐文斯落寞嘆息聲中,夏薇安的神情也不由怔怔,半響無語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知道賞金獵人公會事情的,這幾天看著那通緝令,有時她也會發狠的想著將這事直接曝光出去,到時看神殿如何向千萬信徒交代……

    當然,這也就是想想。她畢竟是光明神殿的人,類似家丑不可外揚的道理自然是懂的,所以還是更趨向于將這事舉報給總會,內部解決。但卻是沒想到有人竟然先她一步。直接將這事曝光出去,偏偏還有理有據。令人不得不信服……

    同時,夏薇安也沒有想到這事竟然會引出這么大規模的動亂,遠遠超出預期,甚至給人感覺神殿就好像刺客、盜賊一樣,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!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氣,夏薇安一抿嘴唇,好似決定了什么事情,緩聲說道:“你說。如果我現在站出來宣布賞金獵人公會的事情是真的,會有什么樣的結果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別開玩笑了,現在已經夠亂了……恩?你是認真的?”看著夏薇安熟悉的執著目光,歐文斯頓時有些傻眼,張嘴就想要直接否決,但最后還是憋了回去,皺眉道!袄碛!”

    在此安靜小鎮待了幾天,夏薇安顯然是借此想明白了不少事情,聞言平靜解釋道:“我們都清楚,賞金獵人公會的事情是真的,那些買兇殺人應該也假不了。這事情光靠隱瞞是瞞不住的,如此。那我們為什么不選擇自己曝光它。當然,信徒們會很失望,甚而會憤怒、怨恨……但至少這樣,我們能讓一些信徒在憤怒過后,知道神殿還有光明。還有正義,也還有補救的希望!”

    歐文斯聞言不由抓了抓頭發。用刺痛抑住頭皮的陣陣發涼感覺,神情遲疑:“置之死地而后生?呃,你這想法……有些道理,但更有點大膽!恩,難道就不能溫和一點?”

    “不能!毕霓卑矆远〒]手,“神殿現在就好比得了一場大病,扛是抗不過去的,唯有用重藥來治。否則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衰弱、腐朽,最終徹底敗亡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這說法打動我了!睌偭藬偸,“但是這樣一來,我們還有給神殿治療的機會嘛?那邊不得恨死我們,直欲殺之而后快!”

    這是事實,夏薇安與歐文斯皆出身于光明神殿,自然知道神殿有著怎樣恐怖的勢力。不夸張的說,捏死她們不比捏死一只螻蟻困難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可不一定!痹S是確定了努力方向,夏薇安神情輕松不少,輕笑說道,“遠的不說,就說那個唐恩。他被神殿全大陸通緝,現在不也一樣活得好好的,甚至前幾天還敢來北方神殿鬧事,結果我們也照樣奈何不了他!

    歐文斯聞言想要說什么,夏薇安擺手打斷,“當然,我知道我們與那家伙不同。恩,雖然很不想承認,但他在一些方面的確比我們要厲害許多。至少論起如何逃跑,我還真沒見過有比他更……更專業的!

    想了個合適的形容詞,頓了頓,“但我們也有自己的優勢和幫手,并不是獨自作戰!

    “優勢和幫手?”歐文斯訝然挑眉,想了想,還是疑惑問道,“有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!”夏薇安重重點頭,顯得很有信心:“神殿現在確實是出了問題,但并不是所有神職人員都有問題。你難道忘了神殿總會里面還有一群人,他們對于父神的信仰極其純粹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歐文斯心中驀地一動,不由脫口而出,“清教徒!”

    “不錯,就是清教徒。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苦修士,他們才是神殿中流砥柱的存在!”

    所謂清教徒,其實身份也就是正常的神職人員。他們的一舉一動皆嚴格按照古老的神殿教義,提倡勤斂清苦的生活方式。同時,他們認為神殿現狀正在漸漸變質,所以其核心主張就是‘純潔’神殿。

    而也正是因為這個主張,讓他們在神殿中的定位有些古怪。畢竟不是所有的神職人員都有他們這樣的覺悟,久而久之,他們索性也就在神殿內部自成一派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的到,這樣的派別自然是為大多數神職人員所不喜的,所以在有意無意的打壓之下,這派別中幾乎沒人能占據神殿高位,存在感實在弱的可以。這也令得歐文斯剛才沒有想到他們……

    至于苦修士,無需贅言,看名字就知道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團體。他們只熱衷于研習教義,或者癡迷于力量,其余一概不管,算是神殿內部為數不多的中立派。

    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夏薇安即是清教徒,又是苦修士,與這兩派中人的關系自然都不錯。所以若是由她出面,這的確是個優勢與幫手!

    “好吧,看來你這幾天確實想了很多東西。恩,不得不說,我被你說服了!甭月猿烈饕环,歐文斯果斷一錘手掌,“那就做吧,我來聯系清教徒,你去宣布賞金獵人公會的事情……一定要小心,要知道,你在今后很長時間內可能都要背負神殿叛徒的罪名!”

    “實際上,我已經是叛徒了不是嗎?”指著那通緝令,夏薇安滿臉自嘲神色,隨即摸了摸褶皺老臉,“還好,我現在有了這個,應該能避過一段時間吧……呵呵,想來真是蠻諷刺的。我一心想要殺他,但沒想到有天竟然會用他的東西來保命!

    沒有明說,但歐文斯自然知道這‘他’指得是誰,聳了聳肩:“那就當做他毀了大半神殿的代價吧,這樣用起來心安理得!

    “……其實,那惡魔頭骨是我扔的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一日過后,某處城鎮當中,夏薇安果然站出來證實了光明神殿與賞金獵人公會的關系。

    且先不說她這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能不能成功,至少是在眼下,這番以她聲望發出的言論,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神殿在北方的勢力徹底陷入被動,甚而有被趕出的趨勢……

    而她,這個原本的光明神殿神圣大騎士長,一夜之間成了眾口唾罵的叛徒。普通信徒現在還不能理解,狂信徒則直接辱罵,神殿則在暗地里派人追殺……

    唯一的受益者,可能也就是寒水城中的唐恩了。在得到這消息后,饒是鎮定如他,也是不禁呆愣半響,隨即不由仰頭感慨一聲,

    “果然是……一粉抵十黑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