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46章 調皮學生的逆襲!

    (PS:恩,標題看到了吧。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,貍貓也不知道有多少‘調皮’的高三黨在看這本書。不過在此還是衷心希望你們高考順利,成功逆襲。

    聽著劇烈爆炸聲,距離住宿樓百米遠的低矮食堂屋頂上,一群剛逃出來的人轉身回望。

    銀面人看的是火光四起的住宿三樓,爆炸聲并沒有讓他感到意外,因為這本就是預料之中的事情。有點沒想到的是,這住宿樓的質量竟然相當不錯,幾顆爆炸水晶疊加起來的強大威力,也沒能令得此樓崩塌,只是掀翻了大半三樓而已……

    雷森等人也在看,不過他們的視線停留在了兩棟建筑中間的虛空,就在不久前,那里有一根不易察覺的黑色繩索,直接將他們從住宿樓頂送到了這里。那感覺,風馳電掣,很爽,爽到他們兩腿發軟……

    揮了揮手,銀面人頭也不回的說道:“帶他們出去!

    一旁十余身著黑甲的身影聞言輕點頭,很不客氣得提起雷森等人衣襟,像捏小雞一般帶他們躍下屋頂,很快在晦暗不明的夜色中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銀面人沒有走,他仍然耐心看著住宿三樓,專注且認真,像是在等待什么東西從里面出來一樣。

    實際上,僅僅在剎那后,果然有一個火人,帶著碎石瓦礫決絕跳出三樓火海,急速下墜……并沒有出現當場摔死的情況,反而是在落地后接連翻滾。連撲帶打的滅掉身上火苗,看來甚是彪悍。也甚是狼狽。

    很快,周圍有數道身影圍來,狀似關切。不過那火人沒被爆炸水晶炸死,卻好似炸出了幾分火氣,不耐煩擺手讓眾人離開,隱隱有咒罵聲隨風飄出,隨即那人干脆離開,向西方某處快速奔去。

    同時。那耐心等了許久的銀面人也動了,瞬間消失在了原地,尾隨而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學院各處被分割成若干個小戰場,愈顯混亂。外面的人想進來,里面的人想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想進來的人已經進來,只是他們進入的還不夠深。比如夏薇安。她運氣很不好,不擅藏匿的她沒追到羅德,卻又被幾個實力不弱的騎士、魔法師纏住,只能停步大戰。又比如那兩位江湖大佬,雖然仗著石灰粉這一大殺器順風順水的搞死不少騎士,但實力的天塹差距還是令他們舉步維艱。很難推進到學院后方……

    而里面想出去的人,除了如雷森等有強援來救的幸運兒之外,更多的人在努力自救……

    神學廳,大禮堂。

    因為某個瘋子的執念,這里的千余學生仍然處于被關押狀態。因為位置靠后。前院的殺戮火光一時還沒蔓延到這里,所以還算平靜。

    大禮堂內壁有無數彩色水晶玻璃。里面的人自然也能看到外面的光景。此時也正有無數張小臉映在上面,眼神大多驚慌恐懼……這倒也是達成了那個瘋子的念想,這千余學生確實充當著觀眾的角色,默默注視著這一切……

    神學廳這里的守備力量不多,也沒什么像樣的高手,但看管這里面的千余學生已然足夠。不過現在,卻有兩個鬼鬼祟祟的矮小身影摸到了神學廳最外圍,偷偷看著不遠處粗壯圓柱旁的高大身影……

    這是兩個小孩,一男一女,是這學院的學生,也是最調皮的學生。

    按道理來說,在重重看管之下,她們現在應當待在大禮堂中才是。不過因為她們的調皮,無論是外來的羅德等人,還是本學院的院長老師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都沒有她們熟悉這里的地形,所以還是讓她們偷偷摸到了這里……

    只可惜,那個獨門密道也就只到這里而已。她們如果想要出去搬救兵,那就必須要擊倒眼前圓柱旁的大人,一個提著長槍的騎士。

    小老鼠般活動了番,中間還發生了場無聲的爭執,最終還是由那個子稍高點的女孩強勢壓下了同伴意見,吃力搬起了個花盆,慢慢挪向圓柱后方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身為小孩子的優勢,可能再加上課堂上躲避老師目光的豐富經驗,竟使得她們的潛行異常順利,瘦小身影完美隱藏在了粗壯圓柱陰影中。而此時,僅一柱之隔的高大騎士仍然毫無所覺。

    她們的計劃很簡單,就是用花盆砸暈這高大騎士。不過在實踐時,這計劃卻又有點復雜。因為想要砸暈人,那最好的效果自然是砸頭。但因為身高限制,她們就算是用疊羅漢的方法也未必夠得著。

    還好以前豐富的調皮經驗再次幫助了她們,小女孩拔掉了花盆中的花朵扔在圓柱一側,這輕微的響動果然是引起了注意,那騎士提起長槍快速轉身,走了一小步,謹慎的貼著圓柱微微探出上半身……

    而這次,從圓柱左側繞過來的小男孩咽了口口水,閉上明顯驚慌的眼睛,張開雙臂,身形猛地前撲,“嗐……”壯膽的一聲吼,誤打誤撞的令那騎士身形一滯,再加上被忽然抱住搖晃的雙腿,竟是就這么被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砰的一聲,騎士重重摔倒在地,這等小傷自然影響不到他,但強行扭轉過來的腦袋看著腳下的小男孩,神色不由甚是羞惱難看,“該死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驀地,躲在圓柱后方的小女孩勇敢踏步躥出,手里高舉的碩大花盆果決砸下,呼……砰,咣當……

    不小的動靜過后,此間一靜!

    小女孩定格著果決摔下的手勢,看著碎成殘渣的花盆瓦片,眨了眨眼。小男孩松開死死抱著的雙腿,起身看來也眨了眨眼。隨即,兩個小臉蛋一片慘白……

    計劃很成功,花盆順利爆頭。那騎士額前被瞬間開了口子,血液四溢。從雙方懸殊戰力來看,此戰果可謂大大的不菲!

    但現在的關鍵是,那騎士并沒有如計劃那般被砸暈,反而在稍懵之后,雙眼瞪圓,不斷蓄積著掩飾不住的出離怒火……

    這兩小孩的計劃沒有問題,出手也很果決,尤其是最后那干脆一砸更是漂亮!相信如果對手是普通人,甚至是毫無防備的拜倫等人,她們已經成功。只可惜,現在她們的對手是個正兒八經的神殿騎士。常年的訓練雖然不至于讓騎士的身軀堅若磐石,但又怎么可能被一個花盆砸暈過去?

    一屁股癱坐在地,小男孩神情恐慌的向后爬著,邊哭邊喊道:“不要殺我,我只是抱下你的腿,嗚嗚……我是從犯,砸你的不是我,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小女孩氣惱的瞪了這沒義氣的同伴一眼,退后幾步,秀氣臉龐雖然也有著掩飾不住的驚慌,但還是故作鎮定的急聲說道,“我們錯了,我們認栽。不過我們的父親是青衣幫和雙刀會的老大,所以可以補償你的所有要求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女孩確實是要比男孩更為早熟一些。所以盡管這學做大人的談判模樣有些可笑,有些可愛,但還是順利表達清楚了自己的意思——我們的父親是幫派老大,你不能殺我們,否則會遭到報復!

    但可惜不說她們的依仗,在這騎士眼里本就微不足道,就說現在這強烈羞惱加出離怒火瞬間沖腦的騎士,也根本聽不進去這些話語,猙獰怒吼,拍地而起,長槍如風瞬間刺向小女孩眉心。

    小女孩自然是躲不過這道槍擊的,她甚至連閉眼都來不及,只能傻傻的看著那冰寒槍尖越來越近,越來越近……

    驀地,砰……一聲悶響,長槍定格在了小女孩眉心前幾寸地方,不得寸進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剛遭爆頭的騎士再次慘遭爆頭。不過這次不再是花盆,而是一把突兀冒出的鐵鍬。且這次的結果也嚴重多了,已經不再是暈不暈的問題,而是騎士那頭顱被生生拍陷了好幾寸,眼見不活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都忍心下手,嘖嘖……早說過你們這些神職人員啊,特么一點出息都沒有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