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4章 雌雄雙煞

    遠遠近近的爆炸聲、隨風搖擺的火光以及滾滾四起的濃煙,夜幕籠罩下,白天整齊干凈的學院現在已大半淪為遍地狼藉的廢墟場。

    到了如今這個境地,這場刻意為之的埋伏戰早已變味,成為一場無論是發起者還是攻擊者都無法控制的混亂遭遇戰。神職人員、警備騎兵、守城士兵、幫派混混、灰色空間、被綁為觀眾的千余學生……亂糟糟混在一起,想來就算是苦大仇深的敵對雙方,在偶然撞見時也會略顯糾結,苦惱判斷對方到底是哪方人員……

    當然,如此混亂環境也并非都是壞處,至少對于一些人是有利的,他們對于眼下這局面也很是駕輕就熟……

    “走這邊,一直走……靠墻,前走幾步有陰影,蹲下,這里是死角……恩,可以起來了,走慢點,不急的……”

    晦暗光線下,兩道身影宛若幽靈般靜靜行走,身旁不時有單個或者小隊匆匆跑過,但在他們出現的前幾秒,這兩人總能先一步躲到藏匿地點,或是死角、或是有一墻之隔,像是未卜先知一般,輕松穿行于混亂喧囂中……這場面,說不出的詭異安靜,像是與周圍空間完全隔開,行走于平行世界,從容寫意……

    “不急……我以為你會很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開始很急,救人如救火嘛……現在是殺人,殺人是急不來的,而且夜還很長呢……”

    長槍一抬,“恩……有人!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。只是……哦,混幫派的!睌[手。若有所思的看著不遠處匆匆跑過的兇煞人群,尤其是當先兩個熟悉身影,摸了摸鼻子,“竟然都推進到這了,真是了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不是神殿的人?對了,之前我看見他們在扔東西,像是面粉……這與你有關?”

    “石灰粉?呵呵,一點小玩意……神殿中人都受過訓練的嘛。只要超過三個人,跑步聲音就顯得比較整齊,不像混幫派的這么亂糟糟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弄出啦的東西……”沉默片刻,“你很擅長藏匿?”

    “談不上擅長,吃飯的本事罷了……怎么,想學?呵呵,我可不敢教你。因為我擔心到時倒霉的會是我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唐恩!”

    “恩?”腳步一頓,感受著對方在遲疑后,稱呼中的特意加重語氣,唐恩轉頭看去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反抗神殿嗎?”夏薇安顯然對這問題考慮了很久,抬頭繼續說道!拔抑郎竦钣羞@樣那樣的弊端,丑陋黑幕也有不少。你反抗是有道理的,但神殿中人也并不都是如此。我聯系了清教徒,他們這次也來到了北方。我相信有他們的幫助,神殿一定會重新恢復原樣……所以。你的反抗行動能不能停止?”

    唐恩聞言挑了挑眉,看著夏薇安滿臉堅持的神色。忽然又笑著搖搖頭:“我不否認神殿中確實有好人,比如你說的那個清教徒。不過老實說,我不看好你們能成功將神殿恢復過來……先不要急著反駁我的話,很簡單的事實擺在眼前。如果那清教徒真的在神殿中有龐大勢力,拜倫這些人就不會出現在這里,而是應該在去審判院的路上,你說對嗎?”

    夏薇安聞言頓時沉默不語,清教徒在神殿的影響力確實不大,否則這次就不會讓拜倫的導師——貝隆大主教帶隊前來。

    “看,你也清楚根源所在。神殿已經從根子上徹底腐朽了,這是大勢,憑你們的力量根本阻擋不了……而我,只是將這現狀提前揭露出來而已。恩,邊走邊說吧……老實說,我不喜歡反抗這個詞,那應該是你們這些神殿中人用的,我只是個外人,我可沒有拯救神殿這么偉大而光榮的使命在肩。我更喜歡推翻這個說法,這也是我拿手的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頓,唐恩嘴角微揚,露出幾絲諷刺笑容,“而且,我現在不可能停止,也無法停止。你知道的,這事嚴格意義上來說,并不是我挑起的……年初我從北荒回來,感覺很累,真特么的累!那時我真的想歸隱,找個偏僻地方,小城農莊都可以,然后和心愛女人定居在那里,養個貓貓狗狗、花花草草什么的,想想都愜意啊……但是一回來發現什么都變了,我成了全大陸的通緝犯,兄弟們生死未卜,灰衣軍也沒了……草,完全不給活路走!”

    吸了口氣,抬頭看著火光四起的學院,殺戮無處不在,“你看,這世界就是這么殘忍,弱肉強食在哪都不會變……神殿高高在上,認定誰有罪誰特么就有罪,想通緝誰特么就通緝誰。我就是個小刺客,你說該怎么辦?沒辦法,我這人天生吃軟不吃硬的嘛,那就起來反咯。呵呵,誰曾想我還有點造反天賦,就將局面弄成這樣了……你現在讓我停止,但你有想過我停止了會有怎樣的下場嗎?神殿會放過我嗎?當然不會,他們現在還想著殺我……好吧,其實說這些也沒什么意思,搞得我跟一個受委屈的小媳婦似的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失笑搖頭,轉身拍拍夏薇安的肩膀,唐恩平靜說道,“歸根到底來說,我不是個好人,誰要殺我,我就殺誰,一直殺到沒人敢來殺我,甚至連這念頭都不敢動為止!道理就是這么簡單,還有什么要問的嗎?沒有的話……恩,我們該殺人了!”

    不遠處,燈火通明的辦公樓,也就是神殿這次指揮中心就在眼前。兩人剛一出現,就有提槍守衛看了過來,警惕圍攏。

    夏薇安目光怔怔的看著,頓了頓,神色有些黯淡:“這么說,你一定要將神殿完全推翻才肯罷手?”

    唐恩聳聳肩:“大致就是這個意思……不過你也不要太抬舉我,光明神殿勢力龐大,我能力有限,能做到什么程度很難說的!背嵌窔庋h通道能一直這么的順利鋪開下去,那時就能考慮掰掰手腕了……

    “明白了……”夏薇安自然是不知道唐恩殺手锏的,聞言深吸了口氣,堅定說道,“我會阻止你的!”

    “我很榮幸!”唐恩神色不變,心中卻是暗嘆一聲,知道這次過后,兩人怕是再難合作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們是誰?”圍攏成圈后,守衛在幾丈開外厲聲喝道。

    “還不夠明顯嗎?”唐恩攤了攤手,認真說道,“雌雄雙煞啊笨蛋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東南方,“不得不說,你們確實給了我不小驚喜,但也僅此而已了……破!”一聲暴吼,金銀斗芒宛如潮汐般拍打四岸,瞬間輻射開來,聲威懾人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血霧噴灑,數道身影只是被斗芒擦了下,立刻飛退出去,重重摔落地面,又是止不住的張口吐血。

    環顧周遭,羅德提著大劍向大衛走去,神色略顯猙獰:“熱身結束了,既然那唐恩一直不愿出現,那接下來為了表示對你們驚喜的酬謝,我將全力以赴……”

    大衛與米修掙扎站起,相互對視一眼,皆是苦澀意味,到底是實力不濟啊……點點頭,隱藏在身后的手掌劃出幾個手勢,這是再盡全力猛攻一輪、然后撤退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上!”吐氣開聲,米修與散落四周的數十道身影拍地而起,鬼魅閃至。就在這時,砰的一聲,遠處天空驀地出現一朵大紅花紋。

    腳步一頓,羅德怔怔看著,神色驀地大喜:“哈哈,終于出現了!這是……指揮中心?滾開,都給我滾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攻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艸,滾開讓我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合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求求你們讓我走啊……”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