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3章 鳩占鵲巢,找死!

    布蘭軍隊下海淪為盜賊,直接打劫過路商隊……不得不說,這消息實在太過荒誕。就算眼前情況像極了如此,眾山賊在恍惚了下后回過神來,還是不敢相信,下意識看向布蘭士兵后方。

    很簡單的推測,如此匆忙行軍,甚而是有點丟盔棄甲的狼狽意味,其中自然隱藏著不尋常的貓膩。而這一看,中年男子神色驀地慘白,直接跳了起來……

    布蘭士兵后方確實有人,而且是黑壓壓一大片!因為距離實在太遠,縱使這邊居高臨下,也完全看不清楚對方模樣,只能從整體氣勢大致看出這第三方也該是軍隊。不過相對于狼狽逃竄的布蘭正規軍,這支軍隊就要顯得從容許多。隊列整齊,氣勢肅殺,分為幾路從連綿山脈后方源源不斷轉出,宛若洪荒黑流,緩緩而堅定的不斷前進,不可阻擋的覆過無數山脈原野,威勢懾人!

    而這一切映入中年男子的視線之中,身心驟然冰寒,一道極為熟悉且抗拒的黑色僵夢感覺驀地涌上心頭,瞬間暴跳,轉身就跑,“灰灰灰——來了、他們殺出來了——跑、快跑啊——”

    斷斷續續兼聲嘶力竭的尖叫,直接讓一旁眾山賊傻了眼,面面相覷,什么情況?灰什么啊您老跑得這么利索……砰的一聲,那慌亂驚恐的中年男子沒看清腳下碎石,咔擦一絆,身形前傾,立刻在驚呼聲中滾下山去。

    “嚇……老大!”局勢到這份上,這買賣明顯是做不了了。眾山賊一窩蜂的撤出山巔高地,慌張追向那不斷翻滾好似車輪的老大。

    運氣不錯,翻滾中的中年男子胡亂揮手扒住了一道巖石縫隙,免去了滾下山坡生死不知的悲慘結局。旋即,那在喉嚨中不斷醞釀就是說不完整的名稱,嘶聲驚吼而出,“艸!灰衣軍啊——”

    吼聲陣陣,前來救援的眾山賊聞言瞬間頓住腳步,臉色若風云般陰晴轉換不定,當場傻眼。隨即,也不知是誰發出的第一聲驚恐大吼,“跑!”百多山賊齊齊轉身,急速向山下奔去,瞬間消失了個干凈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那中年老大見狀不由愣了愣,稍頓,凄厲大吼回蕩山澗,“麻痹!給老子回來,回來啊,老子腿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好吧,暫且不說那悲劇的山賊頭目最后如何脫身,F在先讓我們將視線放在那道洪荒黑流身上……

    不錯,這正是從十萬大山深處殺出來的灰衣軍。實際上,除了鎧甲裝備外,屢經戰火淬煉的灰衣軍士兵的戰斗力,比起布蘭正規軍來并不差上多少。甚至從某種角度來說,沒有退路,只有對于求勝復仇的強大渴望,以及對**、新家園等等信念迫切渴求的灰衣軍士兵,比起只為兵餉榮譽而戰的布蘭士兵要來得更為強大,也更有士氣!

    所以,十萬大山里面的諸多封鎖線。除了第一條由蒼炎正規軍組建的防線還稍有威脅外,其余由二三流、預備役等等布蘭士兵組成封鎖線不過就是個擺設。如今那蒼炎軍隊被灰衣軍這邊輕松破掉后,后面自然是勢如破竹,一路摧枯拉朽般強勢碾壓過來,完全沒有絲毫壓力。

    隨后的整整一個禮拜,追殺、追殺、不斷追殺……一雪前恥!去年這群布蘭士兵如何追殺灰衣軍,如今的灰衣軍就如何反過來追殺布蘭士兵。雙方輾轉千里,直殺得這群布蘭士兵丟盔棄甲,徹底崩潰。若不是喬希亞、弗雷等人實在看不上這些不入流的士兵,全軍覆沒也不過就是反掌間的輕易事情!

    越過了那處絕佳打劫場所,已然絕望的大型商隊很快就被布蘭士兵追上。不過除了強征些馬匹外,瀕臨崩潰的布蘭士兵自然不會再行多事,拋下這莫名其妙的大型商隊,瞬間呼嘯而過。

    緊接著,未等慶幸不已的大型商隊再次整裝出發,悲劇的他們發現自己竟然再次被圍,而且這次對方人數貌似更多了……

    還好,今天一定是這大型商隊的幸運曰,因為這次他們遇到的是灰衣軍。心驚膽顫中再次被華麗麗的無視,十余萬灰衣軍士兵恍若未見般從他們身旁山路隆隆走過,只留下浮空揚起的漫天微塵以及滿地凌亂腳步痕跡。

    “灰、灰衣軍?”半響,胖乎乎的商隊首領擦著額頭大汗,不可思議的低聲喃喃道。倒也不愧是走南闖北的商隊首領,見識確實不一般,很快就認出了這已經在大眾視野中消失一年的灰衣軍的來歷。

    頓了頓,再看著遠處這群傳說中的灰衣軍,并沒有再行追趕剛才沖過去布蘭士兵,而是忽然轉道消失在了一側山脈,驀地想起了什么,胖乎乎的臉上浮現出幾絲古怪快意神色,幸災樂禍笑道,“哈,那群該死山賊,這下要倒霉咯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灰衣軍這次殺出劍指布蘭、光明神殿,其他勢力團體自然是沒興趣搭理的。不過這世上找死的人何其多也,這不,眼前這群鳩占鵲巢的山賊明顯就不知道死字該怎么寫……

    曙光城,這座由灰衣軍民眾一磚一石搭建起來的巍峨城池、溫馨家園,對于所有灰衣軍人來說都有著極為特殊的意義。

    這次正式殺出十萬大山,此城自然是灰衣軍上下必來之地。倒不是說要重建,或者說就算想重建,也不可能是在這時候。他們這次過來只是想完成一個儀式,一個哀悼儀式,向去年在城中犧牲的洛沙、佐凡以及無數受牽連的士兵民眾靜默悼念。

    來時,灰衣軍中所有人也做好了心理準備,準備黯然神傷的看著原先溫馨家園淪為一攤殘跡廢墟。但誰曾想過來后,非但沒有看到廢墟,反而是見到了一座異常繁榮的聚集地……

    遠遠看去,原先曙光城舊址處,重新豎起了一座城市。不過這所謂城市,一眼看去就知是那種簡略趕工而成的粗劣建筑。甚至那不高城墻的原材料,一塊塊有著明顯刀砍斧琢痕跡的黑色巖石,分明就是以前曙光城城墻的一部分,其上插著各式各樣迎風招展的山賊旗幟!

    此地現在的名字叫做落丘聚集地,正是灰衣軍撤退后,眾山賊占下興建起來的地方。要說這些山賊的眼光還真不錯,曙光城的選址是大有講究的,此地是天然的城池興建處,配合四周綿延山間的石墻防線,實乃易守難攻的絕佳地形。去年如果不是有內賊的話,那一仗還有得打。眾山賊在發現這里后,看到原先曙光城廢墟中所有建筑材料齊全,規劃布局也已做好,頓時大喜過望,順其自然的就建起了這座聚集地。

    至于此地現在的主人,也就是那無數山賊,應該已經是接到了消息,正封閉城門,站在石墻上方拿著五花八門的兵器嚴陣以待!

    按道理來說,這些山賊不可能不知道灰衣軍的厲害,接到消息后應該溜之大吉才對。但所謂利益動人心,這落丘聚集地現如今已成了個淌著金幣的大型金礦。再加上十萬大山里面包括之前那虎鯊等數得上的大型盜賊團,都在這里插了一手,自持實力強盛又利欲熏心的眾山賊自然不肯隨便丟棄這塊寶地。

    隔著數里距離,雙方對視片刻,驀地一道豪邁大笑從石墻上方遙遙傳來:“哈哈,真是稀客、貴客啊,見過諸位尊敬的灰衣軍閣下!

    似是剛剛回神,喬希亞瞇了瞇眼,皺起眉頭。身后黑壓壓一片的灰衣軍士兵民眾也沒有作聲,抬頭靜靜看著,沉默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沒有得到回應,那不知是哪個山賊團的大佬也并沒有生氣,語氣不變繼續說著,“抱歉了諸位,這事是兄弟我們做得不夠地道。不過也請諸位能夠理解,畢竟在那事之后,這里已經成為了無主之地,就算我們不來這里,也會有其他人來……當然,諸位現在的心情,兄弟我也能理解,不若我們先坐下來好好商量該怎么解決這個問題。放心,兄弟我是打心眼里佩服諸位,知道諸位是真正做大事的人,所以該怎么賠償,諸位一句話,只要兄弟我能辦到的決不推辭……”

    言辭懇切,姿態很低。不得不說,這番話確實還是很中聽的。當然,任誰看著眼前這黑壓壓一片,不知道有多少萬的沉默士兵,基本也都會如此。

    攝于灰衣軍之前的霸道威名,這些山賊雖然有城墻護衛,但心中說不怕那是不可能的。不過正如那山賊大佬話里話外說的那樣,既然你們灰衣軍被布蘭士兵打走,那這就是無主之地,我們占下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。這點你要講道理……不講理也沒關系。你們這次出來肯定是要辦大事,向布蘭帝國復仇的。如此一來,這已經毀掉的曙光城給不了你們任何助力,不如就送給我們算了。當然。出來混大家看實力嘛,都有這個覺悟的。所以如果你們趁機想要點賠償什么的,不用不好意思,完全沒有問題。甚至要這落丘聚集地的利益分紅,也是可以商量的嘛……

    不過,“……說這么多,不知道諸位意下如何……呃……行禮?這個、那個,不用這么客氣的……”

    驚疑不定的話語聲中,城前數里外,那黑壓壓一片人群忽然動了,有人脫下了帽子,更多的人摘下了頭盔,手撫左胸,垂頭躬身。此動作宛若潮汐海浪一般迅速向四周蔓延開來,不過短短瞬間,所有人皆作靜默哀思狀,悲壯肅穆氣氛瞬間覆蓋全場,天地噤聲。

    墻頭上,一眾山賊見狀面面相覷,有嘴角含笑的,這是認為灰衣軍已然認命。也有滿臉茫然的,畢竟灰衣軍這姿勢明顯不像是在表示感謝。再說了,天大的謝意也不至于鞠個躬半天不起來啊。也有機靈的,不安扭動身體,隱約覺察到一股龐大危險正在悄然滋生……

    眼簾微垂,喃喃自語,“洛沙阿姨,我們回來了,好久不見……這一年過得真漫長,也發生了很多事情。如你所想的我成為了首領,剿滅了背叛的博斯科家族,也有不少熟悉的人永遠離開了……事情真的好多,我待會再慢慢和你講吧,F在……”

    挺直身形,喬希亞嘴角微微上揚,笑紅了眼眶,“呵呵,想來你也受夠了這些烏合之眾的喧嘩吵鬧了吧,沒關系,我這就先還你清靜!痹捖,抿了抿嘴,轉頭看向弗雷。

    點點頭,弗雷舔了舔嘴唇,看著遠處亂七八糟的聚集地,露出少許猙獰神色,拔劍豎指,“傳令,散開合圍。一個鐘頭!一個鐘頭后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骯臟東西還站在這里,哪怕是一塊豎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遭諸多傳令兵聞言瞬間散開,沒有人希望這片原先的溫馨家園被一群山賊占領,還蓋了這些亂七八糟的建筑!

    短短片刻后,黑壓壓一片人群再動,左右兩翼士兵急速沖上,繞城而走,明顯要形成圍殲之勢。

    “呃?這是要做什么……好商量,一切都好商量的啊……艸!給臉不要臉,特么敬酒不吃吃罰酒……”

    皺眉,聞聲辨位,弗雷移動指揮劍指向墻頭某處,臉若冰霜:“聒噪——殺!”

    話落,嗵嗵嗵,潮水般沖上的人群中驀地傳出幾聲悶響,數道飛火流星瞬間劃過雙方距離,精準擊中墻頭某處,轟轟轟……

    火光閃耀,碎石四濺,那道口落懸河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。隨即在連聲驚呼聲中,就在不明所以的山賊眼皮子底下,這道剛才還能給他們以無上安全感的墻頭,像是被忽然啃了口的奶酪,瞬間崩塌,塵灰漫天。

    遠處山脈成群,四野寒風凜冽。不知不覺中,陰影罩下,天空中的慘淡曰頭悄悄溜進了某處云層后方,遮得嚴嚴實實,似乎也不忍看到這里即將注定發生的**慘案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。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