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82章 巧合相遇

    大戰之前之后,一般都會有段平靜期。比如眼下這幾天,唐恩在趕往布蘭都城的路上,布蘭援軍在奔赴前線的路上,前線蠻人在沖擊布蘭軍團防線的路上,防線內灰衣軍在擴大戰果的路上……

    看,誰都在路上。偶爾有些不同,也是因為有人在水路上……

    江面寬廣無垠,粼粼波光反射著落日余暉的金黃。遠處有寒霧漸生,無聲蔓延。偶爾也會有幾只水鳥被船頭斬碎浪花驚起,踩著水面,撲棱棱的遠飛,給這面看死靜態的畫面帶來幾絲生氣。

    布蘭境內水路不算多,一旦有就是大江大河。比如隔開布蘭南北的無邊大江,也就是現在這大型船只正在通過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謂林子大了,什么鳥都有。江水寬了,一些隱患禍害也就出來了。又所謂靠山吃山,靠水喝水。

    布蘭北方多山脈多山賊,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。如此,眼下這大江出水匪,自然也再正常不過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不怎么出名,不是因為這里的水匪不夠多,而是因為這是一條商業貫通線,布蘭對此很重視,曾下大力氣清剿過。所以,只要走在規定水路內,一般不會出什么問題。反之,那就難說了……

    此時,船艙內部駕駛室,血腥味濃郁,一些作水手打扮的大漢橫七豎八躺倒在地,鐵錘鐵漿鐵鏈等船上用具兇器散落周遭,微微呻吟著。

    “走私……恩,不知道走私犯法嗎?”一手揉著前額。有些苦惱。帶著銀質面具的米修一手抓著身軀臃腫。滿臉血污的船長頭發。按在操作臺上,淡聲問道,“這么說,我們現在的位置并不在規定水路內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呼哧……是的!蓖轮,牙齒似乎脫落不少,導致這船長說話很是困難費勁。

    “有個疑問,你們遇到水匪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不會……不會那么巧的,呼哧……而且我們與一些水匪相熟。到時只要,呼哧……只要交些過路費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據我所知這里的水匪很多,分成許多派系,你都認識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認識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不都認識,這你也敢走?哦,對了,你們是走私……”米修若有所思點頭,驀地,砰砰砰,提著船長腦袋猛砸鐵質操作臺。頓時血水四濺,慘叫連連!澳鉻m明知自己是走私,也敢收我錢,帶我上船?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還錢、我現在就還錢——別打了,求求你、別打了——”

    陣陣哀嚎聲中,船艙門驀地被人推開。一個青年闖進,急促說道:“隊長,船只前方大約五里處出現許多小船,正向我們這邊快速圍來。打旗語無效,應該是水匪!

    頓了頓,米修微微吸了口氣,提起癱軟在地的船上,擦了擦對方臉上的血污痕跡,溫聲溫語,“吶,你的機會來了,希望你這張臉管用。錢我就不要了,不過如果對方不給你面子,要強行登船,你也就不要指望我會給你面子。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、明白……放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喜歡聰明人。走,我陪你去船頭!

    提著哆哆嗦嗦的船長走向船艙門口,想起了什么,腳步一頓,米修轉頭看向報訊青年,問道,“那人現在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直待在船艙里面,沒有任何動靜!鼻嗄晁坪踔烂仔迒柕氖钦l,毫不猶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請她到甲板上來……態度客氣一點,以老大的名義!

    “是!

    “還有,讓首領家族的人待在船艙里面,不要出來!

    走出駕駛艙,銀質面具下米修目光微閃,多少顯得有些郁悶。

    唐恩將安排喬希亞家族人員去往北方的事情,交給米修來做,已然說明此事重大。米修接手后也沒敢怠慢,很是小心的帶著一群人靠近某港口城市,決定走水路回去。

    當然,這里的走水路,不是指乘坐專門載人的船只。那是由官方把控的渠道,查的也很嚴。雖然喬希亞家族人員還沒有徹底曝光出來,但米修也不想冒這個險,于是就將目光投向了商船。

    要說商船帶人賺點外快,這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。只是他們的人有點多,一般的商船沒有那么多艙位安置。等了好些日子,才在前兩天花重金聯系到了個合適的大型商船,也就是眼下這船只愿意帶他們去北方。

    這原本是件好事,但誰曾想這商船是個走私船。走的不完全是正規水路,途中還會經過水匪經常出沒的地方。而再等米修發現不對,收拾了這幫走私船員已是遲了,現在水匪已然打上門來……

    呼了口氣,米修微微搖頭。如果只是他們的話,那來多少個水匪都無所謂。即使寡不敵眾,總也逃得了。但現在關鍵是喬希亞家族的人員也在這船上,一旦動起手來,這邊微薄人手明顯照顧不過來。

    還好,真是巧了,她也在船上……想著前兩天開船時匆匆趕來的那個人,米修頓時安心不少。以她的實力,只要出手,區區水匪想來不會是什么問題。問題是待會如果動手,自己該用什么理由勸她出手相助呢?

    思索著,米修拎著那走私船長走到船頭位置。如今船只已經緩緩停下,而在他們前方大概三里處,正如之前那青年說的那樣,許多小船正向這邊快速靠近。隱隱的,順風還能聽到大笑呼喊聲。

    米修瞇了瞇眼,看著那些小船上反射過來的道道刃光,再次確認了對方的身份,確實是水匪無疑。轉頭看向身旁努力瞪大青腫雙眼眺望的船長,問道:“認識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看不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緊張,我描述給你聽……大多穿著深黑色衣服,還有些皮甲,也是黑色的。手中兵器統一是長柄單面斧……”

    “虎鯊!神啊……是虎鯊水匪!”未等米修說完,走私船長似乎想到了什么,神色驟然大變,驚恐尖叫道。

    米修見狀皺了皺眉:“你不認識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……認識,我認識……”

    搖搖頭,“呵呵,你還真是個聰明人。你認識他們,但他們不認識你。對嗎?”余光掃著青年手下陪著一個身罩兜頭長袍的人走上甲板,米修遺憾的拍了拍滿臉恐懼的走私船長肩膀,“看來,你對我已經沒用了!

    “我、我會開船……別殺我,我會開船!”眼見拖延計謀被拆穿,走私船長連連后退,慌聲高叫道。

    “很遺憾,我也會!痹捖,身形鬼魅一閃,瞬間出現在走私船長身后,拎著對方后衣襟,遠遠拋落江中。

    “不——要——”噗通,凄厲叫喊消失,水花四濺。

    并沒有立刻死去,既然是船長,自然熟識水性,片刻后又出現在浮沉江面上不斷撲騰。不過想來他水性再好,也不可能在這漫無邊際的江水中游到岸邊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淡淡嗓音,帶著質問。轉身,看著甲板上靜靜望來的長袍身影,米修想到了對方的性格,一邊走過去,一邊攤手耐心解釋道:“這是個走私船,那船長不安好心,帶我們來到了水匪的區域!

    頓步,距離長袍身影一丈開外,米修躬身行禮,“自我介紹一下,米修,唐恩老大的手下!

    長袍身影想了想,開口:“灰色空間?”

    “不錯!

    “你認識我?”

    “有見過幾次,也常聽老大提起,印象深刻,不過沒有與您照過面……恩,另外,那間旅館是我訂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