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0章 小默契與小心思

    灰衣軍,中軍大帳。

    依然是集體商議模式,只是與之前相比人數要更多一些。這也是自然的,隨著蠻人軍隊退去,分成兩處的灰衣軍高層當然會重聚一堂。這是好事,不過人數多了,意見也多了,眼下這場關于之后灰衣軍何處何從的主題會議已經開了幾天,但現在貌似還是沒能拿出統一計劃來……

    “蠻人軍隊現已徹底繞開沙倫要道,退回后方……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原因,但我們暫時可以將蠻人從敵方名單上劃去了。所以,現在的問題只有一個,如何應對外圍的布蘭軍隊?”

    “呵,二流雜兵!管特么那么多,直接打過去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“話不能這么說啊將軍,我們在對方眼里還是不入流呢……打過去容易,但是從哪打?如何打?什么時候打?這些可都是急需解決的問題,要知道我們先前的戰略計劃已經不適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我說,什么適不適用的,我看先前的戰略計劃就不錯。再說了,戰場上打贏不就行了,光靠計劃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同意!我看就直接從正面強突,也讓那些沒種雜碎看看,我們打退蠻人軍隊可不是靠得僥幸……”

    “諸位將軍還請再考慮考慮,現如今布蘭與北荒皆是按兵不動,我們這邊一打,很可能帶起連鎖反應。到時一旦被絞進去,灰衣軍危險!”

    “我草,那你說該怎么辦?打又不能打,不打又不行。難道就在這和外圍布蘭軍隊天天叫罵。練嘴皮子?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在商議嗎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得不說,F在的灰衣軍已不是從前那個萬來號人、千余把破刀的烏合之眾。由洛沙打底,喬希亞銳意進取后的灰衣軍,內政外軍結構逐漸完善,各個部門運轉正常,現已有了堂堂正師的雛形模樣。

    不說別的,就看眼下這灰衣軍上層建筑。叫嚷最兇的是主戰派的將領軍官,據理力爭的是保守派文職高層。一旦雙方爭吵激烈,甚至有動手跡象。那出來調和矛盾拉架的則是不多的中間派。

    各司其職,立場分明,儼然一個小王廷議會。當然,這里可比真正的布蘭議會大廳要干凈純粹的多。新生事物的好處就在于沒那么多齷蹉,所以別看現在吵得激烈,但中心卻是沒偏的,都是在為灰衣軍前途考慮,而不是為自己的私利,更不會在心中算計著待會搞死對方的操蛋念頭。

    坐在大帳上首位置的,自然是喬希亞、弗雷、各軍將帥以及一干灰衣軍功勛老人。這是目前灰衣軍權力架構金字塔頂端的真正高層。相對于下面爭得面紅耳赤的軍官高層。這里要顯得安靜許多。不是沒有議論,而是方式要溫和的多。閑聊中互相交換意見,即使彼此不認同,也到不了互噴口水的地步,很有大人物的斯文派頭。

    當然,造成如此局面,也有如今在軍中有偌大威望的弗雷,以及在灰衣軍有絕對權威的喬希亞,兩人均是沉默不言的原因。

    在眾人看來,大人物們沒有決斷,那自然是因為需要考慮方方面面,難免心有顧慮。而這也就是他們做手下的各抒己見,發揮才能的最佳時機。

    但實際上,喬希亞與弗雷兩人是真不知該說什么。他們知道的信息要比在場眾人多的多,清楚眼下這局面,根本就不是作戰或者保守能解決的簡單問題。

    就拿外圍那些布蘭軍隊來說,眾人以為對方之前是打著坐山觀虎斗的算計,想看著灰衣軍與蠻人兩敗俱傷,因此很是不恥。但喬希亞兩人心里是明白的,知道是因為唐恩要刺殺蠻人統帥,布蘭某個大人物下了死命令,不準進攻,所以這些布蘭軍隊才沒在他們與蠻人打得不可開交之時,抽冷子在背后捅上一刀……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如此,喬希亞她們對是否先行挑起戰斗也很是猶豫。如果現在是關鍵時候,因為他們動手而點燃導火索,直接引爆整個北方戰局,那不說灰衣軍能不能扛得住這股沖擊,夾在中間的唐恩就有可能危險了……

    沒錯,不管唐恩自己愿不愿意承認這壓力山大的事實,但他現在確實就是中心焦點沒錯!

    嵐沙在他手里,占據布蘭邊境的蠻人軍隊就不敢輕舉妄動。伍丁那邊沒有收到他成功得手的消息,布蘭軍隊就不好大肆反攻。喬希亞這邊擔憂他的安全,灰衣軍就沒法突圍……

    偌大一盤棋,全面僵持,只有唐恩這一個自由活動的棋子,著實享受了把萬眾矚目的主角待遇!

    他是爽了,但如喬希亞這些做決策的人物就坐蠟了,瞻前顧后,戰戰兢兢,唯恐一個不小心選錯道路,踏進死地,可謂糾結萬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熱熱鬧鬧的討論還在繼續,但在端坐的喬希亞、揉著眉心的弗雷看來,這注定又是一場浪費口水的無聊會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嘩,大帳布簾微動,一個中年男子匆匆走進。眾人下意識掃了眼,發現是近衛隊長維克多后,也就沒有在意,繼續熱鬧爭論。

    維克多也沒在意在場眾人,實際上如果不是大帳的面積不算寬闊,將領高層又擠了個滿滿當當的話,他那快步行進的步伐都不會轉彎,直直朝著喬希亞那就去了……現在雖然有點麻煩,需要側著身子前行,有時遇到打招呼的還要點個頭回禮什么的,但終究只是幾丈距離而已,半分鐘也就到了。

    喬希亞這時正聽著一花白老者說著什么,不時點頭微笑,沒有注意到維克多已經來到身邊,且一臉激動焦急。

    一旁的弗雷看到了,原本沒有在意,但在看到維克多遲疑著伸出手掌。似乎想要打斷喬希亞與那高層老者談話時。眉頭不由一挑。微微有些訝然。

    喬希亞的身份是灰衣軍首領,也是個年輕美貌的女子。如此,不管是因為哪個方面的原因,作為與喬希亞接觸最多的近衛隊長,人選自然得慎之又慎。維克多能在其中脫穎而出自然是有道理的,在弗雷看來,他也絕對夠格,雖然實力差了些。但辦事做人方面沒有一點問題。

    沉穩,懂分寸,從不逾越規矩!

    而實際上就是如此,先開始也不是沒有替換掉維克多的聲音。原因無他,只因為他是男子。這倒不是說維克多的人品有多壞,讓眾人不相信。只是因為提議的人知道唐恩與喬希亞的關系,擔心這舉動一不小心惹到那位殺神,導致結果不好看……當然,最后還是維克多用表現成功證明了自己。再加上無論是喬希亞,還是之前來此的唐恩。都沒有對這說什么,這樣的聲音才漸漸消失。

    而就是這樣知曉分寸的人,F在竟然要打斷喬希亞與元老高層的談話……弗雷來了興趣,笑著插話進來:“首領,海老,你們別光顧著自己聊天啊,維克多還在這等著匯報呢!

    喬希亞與那位海老聞言一愣,停下交談抬起頭來,這才發現站在一旁搓著手掌等待的維克多。喬希亞歉意輕笑,開口問道:“怎么了維克多?”

    維克多先沖著海老點點頭,示意抱歉,隨即俯身貼近喬希亞耳旁,低聲說了句,“尼老轟來了!,起身,第一時間對弗雷投去感激目光。后者剛才舉動,無疑是在替他解圍。

    弗雷見狀不在意的笑了笑,想要說些什么,余光掃到喬希亞,頓時一怔。

    微愣、激動、狂喜、嗔怪……萬花筒一般,種種表情在喬希亞姣好面龐上走馬觀花掠過,復雜異常,但大抵是興奮居多。隨即深吸了口氣,雙手按上桌邊,緩緩挺直身軀,

    嗞——雖是憑空立起來的大帳,但地面卻是專門由石板鋪就而成。這是為了安全考慮,防止有人挖地道直接潛入帳中,F在隨著喬希亞起身,椅腳剮蹭著石板地面緩緩退后,頓時拉出令人聽來直起雞皮疙瘩的刺耳聲音。

    幾息后,熱鬧爭論消失,大帳寂靜,在場眾人均是一臉愕然的看向喬希亞。

    喬希亞神色很平靜,面無表情,只有如弗雷這等熟悉親近的人,才能看出那平靜下的迫不及待。干脆揮手:“散會!”話落,拿目光示意了下弗雷,離開木桌,頭也不回、腳步匆匆的向帳外走去。

    如此罕見任性舉動,不說眾人,就是弗雷也愣住了,如果不是維克多拉了他一把,都不知道起身隨之離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駐地外,尼老轟,哦,也就是唐恩正與大衛等人相談甚歡。

    此前嵐沙雖然說得小心,還找了根繩子與唐恩綁在一起,一副唯恐被丟在布蘭軍中的樣子。但實際上,在對方沒有防備之下,要突破這種在野外已經固定的防線,對唐恩來說難度真的不大。

    選幾條常人難以抵達的斷崖山溝,再打暈幾個崗哨,根本沒讓匕首沾上血腥,唐恩就帶著嵐沙悄無聲息的突破了布蘭軍隊的封鎖。隨即自然是一路朝著灰衣軍駐地奔來,原本唐恩以為會碰到灰衣軍巡邏兵,但沒曾想卻是先在外圍撞到了放風的大衛等人……

    這次過來,嵐沙沒有偽裝,唐恩倒是有改頭換面,將上次尼老轟的中年滄桑男子形象給撿了起來。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,雖然灰衣軍元老高層清楚唐恩的身份,也知道洛沙那事怪不到他。但下面軍民還有不少仍然抱著唐恩害死洛沙的想法,這也只能依靠時間來慢慢磨,急不來。當然,在碰到大衛等人后,唐恩這幅形象算是提前曝光了……

    “剛才爬樹上監視的是懶熊你吧,呵呵,身法還是那么糙,早說過你許多次了……這外號不是白起的,既然是個熊,那在地上混混就完了,干嘛總喜歡往樹上爬?茨潜荒闫ぱタ械舻臉淦,再看那被你壓歪的樹枝,誰特么不知道上面藏人了?”

    “我草!老大,是我先發現你的,剛才懶熊我可是沒射箭的!

    “廢話。你站那么高。老大又沒藏匿身形。當然是你先發現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是這么個事,猴子受傷了,要不然難輪到他這只熊爬樹,我看著都覺得別扭。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唐恩之前托那幾名灰色空間成員帶話回來,很有點交代后事的味道,大衛他們要說不擔心那當然是騙人的,但現在一見面,這些也就不重要了。提起來也沒勁。笑笑鬧鬧,一如從前。

    唐恩現在卻有點緊張,看著眼前這些熟悉面孔,尤其是灰色空間一期成員,舔了舔嘴唇,問道:“猴子受傷了?沒什么大礙吧?大家……也都還好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老大,猴子好著呢,就是大腿被箭枝鉆了個小眼。上次去看他,一邊享受神殿祭祀治療,一邊調笑人小護工。爽翻了都……”大衛嘿然笑道,“大家也都還好。就是弗雷大哥那邊犧牲了個老兄弟,竹竿大哥。我們為他報仇了,當晚就宰了十個蠻人軍官!

    “呼……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唐恩聞言長舒了口氣,頓覺輕松不少。戰場上實在太容易死人了,不說大衛他們,唐恩這次去刺殺嵐沙不也先交代了后事。戰場上的事情,真的很難說……搖了搖頭,“竹竿大哥的墳墓在哪,待會帶我去祭拜一下!

    “好!贝笮l干脆點頭,隨即看了眼一旁自打進入駐地后就東瞧西瞅個不停,漂亮的有點不像話的嵐沙,小心問答,“老大,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其實從一開始,灰色空間成員就在偷偷打量著嵐沙。這倒不是在覬覦美色,而是在判斷她的身份以及與老大的關系。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,能在唐恩眼皮子底下演戲的嵐沙,以大衛他們的道行無疑是看不穿的,更不可能知曉對方北荒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哦,這是嵐沙!眲偛帕牡瞄_心,唐恩都快忘了自己不是一人回來的,這時反應過來,頓時有點不好意思,相互介紹道,“嵐沙,這是大衛、哈里、路克、懶熊……”將一期成員介紹個遍,最后拍拍胸口,“都是我兄弟!”

    嵐沙點點頭,看著大衛幾人,眉頭一挑:“灰色空間?”

    “呃,你知道?”唐恩一愣。

    “聽過一些!睄股橙粲兴嫉狞c點頭,她之前調查過唐恩的情報,自然知道灰色空間的存在。稍稍俯身,行了個布蘭禮節,“你們好,我是嵐沙。初次見面,打擾了!碧贫鲃偛艣]詳細說自己的真實身份,但也沒隱瞞,嵐沙也就順著簡單介紹了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哈哈,嵐沙小姐太客氣了!贝笮l等人見狀連忙回禮,同時極快的交換了下眼神,尤其是看著系在老大與這嵐沙手腕的紅色繩子,怔了怔,一時還是沒能摸準兩人的關系,而唐恩也沒有詳說的意思,最后也就客氣寒暄下。

    倒是哈里,因為知曉莉娜的事情,現在看著嵐沙眼神有點不對,暗暗叫苦,心道這不會又是老大在外面招惹的風流債吧。

    唐恩眼力何其高明,之前是因為沒注意,現在看到眾人將目光有意無意的放在自己手腕上,這才忽然發現紅繩竟然還沒解。一拍腦門,看著嵐沙揚了揚手腕:“興奮過頭了,把這玩意丟掉吧,在這我們就是安全的!币贿呎f著,一邊探手就欲解開紅色繩頭。

    嵐沙見狀眉頭微皺,似有些不高興,不過隨即就笑了,指著前方道:“來了好多人,不會是來迎接你的吧?”

    唐恩一抬頭,可不就是來迎接自己的嗎,走在人群最前面腳步輕快,難掩喜色的不是喬希亞是誰。稍稍落后一步的是弗雷、維克多,再后面就是一幫眼熟的元老高層。

    在相隔幾丈距離時,弗雷與唐恩相視一笑,做了個舉杯喝酒的動作,率先停下步伐。他這一停,除了喬希亞外,一幫人自然隨之停下。

    唐恩笑著迎了上去,這里是駐地,不是私密空間,兩人自然不可能做出什么親密舉動。保持著一臂距離,唐恩上上下下打量著喬希亞,除了些許疲憊外,確定沒有發現任何受傷狀況,嘴角微揚,率先招呼道:“老婆,好久不見啊!

    喬希亞抿嘴輕笑了下,狀似不經意的抓起一縷秀發放在心口位置,一本正經的糾正道:“我們可是天天見面呢,老公!

    在心里……

    唐恩見狀明了笑了,很舒服的感覺。一點小默契,包括沒有言表的在心里天天見面,以及老公老婆這外人聽不明白,只獨屬于他們的親昵暗語稱謂。

    互相凝視片刻,知道這不是合適場所,唐恩率先移開視線,側身虛引:“來,給你介紹個朋友。嵐沙,家里搞商團的,是我來時路上從山賊手里救下的幸運兒!边@般介紹,當然是說給不遠處的眾人聽的。

    “是喬希亞小姐嗎?”看著有些錯愕的喬希亞,嵐沙一臉輕松笑意,主動上前招呼道,“早就聽說過你了,灰衣軍的新任首領,真的很了不起!”

    贊嘆著,伸手捋起額前秀發別至耳后,優雅而自然。同時,系在手腕間的紅色繩子在雪白肌膚映襯下,也顯得格外扎眼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……)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