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8章 吃我一記千年殺

    ps:躬身感謝書友“暗影狙擊”“kaga迷cho…”的打賞~!

    死靜空間,無風無雨。

    但不知什么時候,唐恩后背衣衫已完全濕透,整個人好似剛從水中撈出來一般狼狽。濕噠噠的衣服原本該緊貼身軀,帶來黏糊糊的不適感。但事實上唐恩外衫宛若風中旗幟,激烈狂卷……

    濕乎乎的水跡不是雨,是冷汗。吹動衣衫狂卷的也不是風,是吸力!

    崩壞世界的鋸齒邊界距離唐恩腳下越來越近,雖然尚未直抵身前,但其中的詭異力量已然強勢覆蓋過來。首當其沖的就好似這源自地獄深淵、蘊含無窮死亡氣息的古怪吸力!

    來自現世的唐恩,當然知道這所謂古怪吸力的真實面目是什么,無非就是類似黑洞吸力的東西罷了。要知道伍丁、巴木圖兩人雖然各自約束了殺傷范圍,但玄奧空間的概念從來不是以肉眼可見的長寬比為限制,一沙一世界!在如今場中這間隔百余丈距離內,也不知有多少個世界、多少個空間通道徹底毀于伍丁兩人之手,如此,這黑洞吸力自然愈加強勁恐怖……

    休說唐恩,就是伍丁、巴木圖兩人一旦被這無盡吸力拖入無垠空間中,也不會有全身而退的把握。

    形勢,已然岌岌可危!

    更為令人絕望的是,唐恩看不見任何翻盤希望,因為,他們正在于一個自成體系的小天地進行戰斗!某種程度上來說,伍丁此前話語不是囂張。而是不折不扣的事實,只要劍在他手,天下誰能敗他?

    “伍、丁——是你逼我的!來吧——同歸于盡吧!”長聲暴吼,唐恩能看出來的問題,巴木圖當然也能,眼見自己十余年來的苦心準備,結果卻又要敗在伍丁同等手段之下,巴木圖立時瘋狂了,猛然張開雙臂,仰天怒嘯!氨!爆!爆——”

    濃郁如墨的精純黑氣源源不斷自身軀周遭狂猛爆出。巴木圖好似成了場中另一個人形魔獸,本就魁梧壯碩的身軀驀地急劇膨脹臃腫,猙獰可怖。未等一旁唐恩反應過來,巴木圖猛地踏步閃身。宛若離弦之箭般決絕沖入崩壞世界。沖破漫天劍影圍剿。舍身投入猙獰異獸中間碩大魔獸頭顱的血盆大口之中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場中形勢驟變。被死死壓制的猙獰異獸好似吃了某種天材地寶一般,不但龐大身軀上累累傷勢恢復如初,就連此前被伍丁一劍斬掉的魔獸頭顱,也再次從修長脖頸斷裂外重新生出。外放氣勢直線飆升,只是一個齊齊仰頭,萬獸咆哮!恐怖威壓化作陣陣肉眼可見的實質波紋輻射而出,瞬間將外圍漫天劍影震飛、碾碎一空!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整個崩壞世界,好似成了這猙獰異獸的主戰場,睥睨四顧,張狂不可一世!

    很顯然,巴木圖這是賭上老命了,否則也做不出這等以身飼獸的事來。

    就在漫天劍勢被破剎那,外圍伍丁驀地弓腰俯身,哇的一聲噴出大口污血,蒼老臉色急劇灰敗下去。不過神色并無所動,似乎對巴木圖的決絕選擇并未感到意外。只是輕搖頭,深吸了口氣,緩緩挺直脊背。

    “同歸于盡?呵,小家子氣!”嘴角微揚,干瘦老軀瞬間披上層金盔鎧甲,光芒萬丈,威武不容絲毫褻瀆,“十幾年前我仗劍敗你,十幾年后,你也一樣會敗在我劍下!”

    話落,同樣踏步閃身,高高在上躍于崩壞世界頂端。招手,漫天崩碎流光宛若眾星捧月般,急速匯聚周遭。旋即,伍丁身形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把緩緩從漆黑天幕中探出的輝煌巨劍!

    鋒芒劍尖、大巧不工劍刃、布滿古樸玄奧花紋的劍身……好似威儀巨龍探首云層,每一寸身姿鱗甲,皆在詮釋著世界大千、唯我獨尊的無上霸道!

    巴木圖以身飼獸,伍丁化身入劍,這是最后的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但只是初步現形,勝負高下卻好似已然判定。相較于浩瀚宏偉、氣吞山河的輝煌巨劍,下方猙獰異獸雖在龐大體型上不弱下風,但外放的威壓氣勢卻明顯弱上一籌,縱使仰天怒嘯極力彰顯存在,也改變不了隱隱被壓過一頭的事實!

    真特么夠狠!這是一點機會都不給啊……想著此前覆在伍丁身軀上宛若實質的金盔鎧甲,唐恩心中暗自凜然,知曉伍丁這是動用了體內數百年儲備的龐大力量,意欲一招分出生死,結束這場無休止的纏斗。

    還是,輸了!

    若說唐恩只是看出了伍丁的意圖,那與猙獰異獸合為一體的巴木圖,則是直接看出了接下來戰斗的勝負歸屬——他敗,伍丁勝!

    仰頭看著輝煌大氣懸浮空中,好似亙古長存于此的古樸巨劍。巴木圖神色有著強烈的不甘心,也有著掩飾不住的懊悔。就在這一刻,巴木圖恍然知曉了自己到底輸在哪里——

    不斷獻祭魔獸、找來古陣法、改進蠻荒萬獸訣……他太過執著于上次的戰敗,這十幾年來雖然無時無刻不在修煉,無時不刻不在苦思伍丁的弱點,找尋擊敗對方的方法。但實際上從這樣開始做之后,他已然落入下乘。

    他不該將修行重點放在伍丁身上,找尋所謂的破敵良方。因為那樣,會天然的將自己放在弱勢地位,也會讓他失去自己最為強大的東西。

    這東西叫強者的自信,或者,叫寧碎不易的驕傲!

    很遺憾,巴木圖悟到了,但悟到的時機太遲了。

    相反,伍丁早就看穿,所以他評價巴木圖——小家子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哈哈……”先是搖頭失笑,隨即仰頭大笑,巴木圖率先動手了,猙獰異獸齊齊高昂九只碩大頭顱,以下逆上,攜著股慘烈氣勢舍身瘋狂撲擊,嘶吼天地,“伍丁,我在地獄等你!”

    亡羊補牢,從來不晚。

    巴木圖清楚此戰已然敗北,自己也絕難幸免。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,他此次千里邀戰的行為也算不得一敗涂地。因為他是北荒第一強者,因為眼下這招同樣蘊含著他數百年來的底蘊。更因為,伍丁已老。所以,伍丁此戰縱使能勝他,也是慘勝!

    他先一步踏入地獄大門,后一步進來的,必是伍丁無疑!

    “好,且先等著!

    輕點頭,伍丁沒有矯情謙虛此戰勝負,亦沒有矢口否認巴木圖這更像是詛咒的推斷。

    活到他這等歲數,對于死亡,也早就沒了敬畏感。

    伍丁只是有些感慨,感慨自己終究還是贏了。進而還有些惋惜,惋惜此戰過后,在自己剩余不多的時間里,注定孤身一人,世上再無對手……哦,還有點遺憾。因為此戰還將消失一名必將超越自己成就的武道天才!

    想到這里,伍丁下意識瞇眼俯瞰,視線越過猙獰異獸,投在崩壞世界外圍的一道身影之上。稍頓,微愣……

    身形微躬,前傾。雙手合十于胸前結成古怪手勢,腳下不丁不八。雙眼細瞇,死死盯看這邊。唐恩擺出的整體身形姿勢,看來宛若藏身草叢的覓食獵豹,好似下一刻就將急速躥出,臨空躍擊!

    這是……要出手?

    意識到這點,伍丁淡然收回視線,不再關注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鄙視嘲諷意味,相反,真要說起來,伍丁對這種抉擇是有些贊賞的。不管敵人如何強大,也要無所畏懼的出手攻擊,這本就是個值得稱道的精神態度!

    當然,除此之外,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。

    差距實在太大,仿若云泥,也好似天地,根本就沒有比較乃至在意的意義。

    不是嗎?

    最后看了眼下方瘋狂撲來的猙獰異獸、看了眼巴木圖,伍丁微吸了口氣,清空心中雜思,面無表情點出劍指。

    頓時,浩瀚巨劍高高抬起,好似飛龍在野,睥睨萬物。

    下一瞬,轟然斬下前。驀地,一聲穿云長嘯橫插戰場,

    “就是現在——吃我一記千年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