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5章 神殿故人(三千九,節操滿滿……)

    提著血淋淋的頭顱,問誰贊成,誰反對。其實也就是在問誰想死還是想死還是想死……

    結果自然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稍一耽擱,兩支隊伍合二為一。唐恩等人化作不起眼護衛身份,并入二皇子儀仗隊列中。接下來自然是急速趕路,也是一幫談判團老貴族苦難的開始……

    此前二皇子一行人雖然也是歸心似箭,恨不能立刻飛回南方都城,好主持大局,穩定己方勢力。但因為隊伍中年老體邁的貴族實在太多,經不起顛簸,速度想快也快不起來。

    但現在由唐恩主導隊伍行程后,他哪有時間浪費在這上面,第一時間下令拋棄所有豪奢馬車、華麗儀仗等等不必要東西,一律改為快馬急行,提升前進速度。

    這舉措自然是要了那些貴族的老命,大半輩子養尊處優的他們,何曾經歷過這等嚴酷陣仗?只是在馬背上顛簸一會,尚還年輕的二皇子臉色都白了,如此就更不說那些本就老邁的老貴族了。只感覺骨頭架子已散、身體都不是自己的麻木……

    偏偏就是這樣,那叫做唐恩的惡魔臉上,依然掛著不加掩飾的不滿,時不時催促著隊伍一再提升速度。

    老貴族們見狀是敢怒不敢言,盡管心中怒罵誹謗不斷,但看著身上衣衫尚未干透的斑斑血跡,提起的膽量也就消失了,只能暗自咬牙苦苦支撐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算是徹底明白過來了,什么身份、地位等等在這里都不管用,一旦掉隊。那惡魔肯定毫不猶豫放棄他們。而到了那時。想想腳下地盤的歸屬。孤單無依的他們在這里掉隊無疑與自殺沒啥分別……

    而實際上,這些老貴族還是沒能完全想明白。跟著唐恩雖然痛苦,但這痛苦只是一時的。在有唐恩率隊的情況下,北方地界所有遠程傳送陣自然是任其調動。也就是說,他們無需再經歷痛苦的連夜趕路,回去南方的時間也會大大縮短。更重要的是,現在回去早一分,他們在南方的勢力也就少一分損失!

    從某種角度上來說。這其實也就是唐恩在借助二皇子一行人助力時,潛移默化的付出。

    本來嘛,雖然此前唐恩太過強勢,并沒有說明,但等兩隊人馬真正并未一隊時,雙方也就是一條船上的人。這時候若有人找二皇子一行人的麻煩,那也就是在找唐恩的麻煩,少不得是要出手料理的。

    只可憐那卷發老貴族一時貪心不足,越老越是糊涂,結果不但沒能得償所愿。還把自己一條老命給搭了進去,可嘆作死典范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了。趕路進程總是枯燥的。讓我們暫時先將視線從這移開,順著唐恩童鞋前進的方向,向南、向南、再向南……

    但凡勢力,總會有個代表著權利、經濟等等重大意義的中心所在。小到山賊水匪的寨子老巢,貴族家族的莊園建筑。大到北荒部落的皇城,或者布蘭帝國的王廷城堡之類的。

    而光明神殿作為與布蘭帝國一脈相承、唇齒相依的龐大勢力,自然也有自己的中心所在。區別只是后者不是政權與經濟中心,而是神權中心。

    這差別不會削弱神殿絲毫威儀,相反,擁有萬萬千信徒的千年神殿總會雖駐扎一地,然潛在影響卻是輻射覆蓋大陸幾乎三分之二的面積,堪稱恐怖!

    當然,這是以前。在布蘭北方被灰衣軍掌控后,神殿的勢力亦隨著帝國一同大幅度縮水,江河日下,如今只能堪堪影響布蘭南方國土,威風已大不如從前。

    或許,這也就是神殿在帝國服軟后,仍然不甘心失敗,暗中拼命算計灰衣軍的真正原因吧……閑話不說,還是讓我們轉回正題,轉回到這片大陸的神權中心——神殿總會!

    與北方神殿分會建造在曠野平原之上,營造出迎接四方信徒朝拜的大度做派不同的是,神殿總會似乎不屑這種表面惺惺作態,表現截然相反,與普通信徒保持著嚴謹距離,玩得是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神秘威嚴感!

    這可不是隨便瞎說的,只從神殿總會的建造地址就能看出——

    王廷都城以東數百里,一面平滑如鏡面的偌大湖泊無邊無際,波瀾微漾。中心處,唯一座占地面積廣袤的孤島矗立外,四周無遮無攔。

    若從湖泊兩岸遙望孤島,淡淡霧氣飄渺環繞,凝而不散,不禁令人心生向往朝拜之感。

    神殿總會,也就建在這孤島之上。除開湖泊岸邊的有限幾個碼頭以及獨屬于神殿的船只外,再沒有任何一條通道、任何一個交通工具能抵近中心島嶼。換而言之,即若非神殿總會允許,沒人能夠靠近登岸,一窺神殿全貌。

    這氣派,所謂國中之國想來亦不如如此!

    不過,這威儀氣派在神殿總會內部神職人員看來是無上榮耀,但在某個初登島嶼不久的人看來,卻與囚牢無異,還是極為熟悉的那種……

    憑窗而坐,視線遙望周遭這再為熟悉不過的環境氣氛,夏薇安撫摸著搭在小腹上的毛毯,輕嘆了口氣,只覺物是人非,大為陌生,甚而有枯燥厭惡感。

    按理說不應該這樣的,因為她前前后后曾在這待了十多年,除開為數不多的幾個禁地外,島上一石一木,包括其中每一座建筑,她都耳熟能詳。如今只是一兩年未來而已,不應有陌生厭惡之感才對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或許是自己現在所處立場不同,再看這熟悉景致,無論是角度、還是感官也就不同,自然再沒以往瞻仰尊崇之感……想到這里,夏薇安不由輕輕搖頭,再次輕嘆了聲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“呵呵。都要做母親的人了。心情不好可不成哦!眿尚β曋。身后房門被推開,一個正解下頭上纏裹紗巾,容貌艷麗的少婦站在門口,瞇眼輕笑看著神色微怔的夏薇安,語氣熟稔,“好久不見啦……丑丫頭!”

    “米婭!”夏薇安失聲驚呼,一語道出對方名稱。

    “恩,還不錯。還沒忘記老朋友!苯凶雒讒I的艷麗少婦似乎很滿意夏薇安的反應,水汪汪的媚意雙眼再次瞇起,嬌笑點頭應承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,米婭!”夏薇安露出重逢老友的歡愉喜意,下意識起身,搭在小腹雙腿上的毛毯隨之墜落在地,“這些年你去哪了?我曾經找過你,但是沒能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艷麗少婦已匆匆快步走來,強行按著夏薇安肩膀坐下!鞍パ,不知道你現在身體狀況嗎?還以為你是威風凜凜的騎士之花呢。還不快坐下……”

    一邊埋怨著,米婭一邊撿起地上毛毯撣去灰塵,重新蓋在夏薇安外凸小腹上,“我當然知道你曾經找過我啦,不過我才不愿意見你呢,很丟臉的好不好。明明我們是一起在騎士堂訓練的,結果你成了名震四方的騎士之花,我卻沒能堅持下來,給老男人當了情.婦……這么大的差距,如果再見面你嘲笑我怎么辦?當然要躲著你點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夏薇安聞言一怔,隨即不由苦笑辯解,“我怎么可能會嘲笑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問題就在這里,你不會嘲笑我,我卻會更加嘲笑我自己。偏偏你還是真心想關心我,這也就更可氣了!睔夤墓牡恼砗妹,米婭忽然抬頭,目光藏著狡黠笑意,看著喃喃不知如何解釋的夏薇安,掩嘴大笑,“哈,開玩笑的啦。沒想到這么多年過去,你竟然還是一樣的認真木訥,不禁逗!”

    “呀!米婭——”夏薇安啼笑皆非的輕打了下對方胳膊,或許是因為這還是一如既往古靈精怪的米婭到來,讓她終于在這陌生地方找到了熟悉感覺,此前郁悶囚牢感頓時大為減輕,心情瞬間輕松不少。剛要順著剛才話題再次開口詢問,又不禁有些遲疑,

    “那你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是給那個老家伙當情.婦,說來也巧,沒想到這次竟然是他逮得你!泵讒I倒是沒什么顧及,輕松攤手,“你知道的,神職人員一旦被發現與女人有染,就不可能在神殿中有所進步。那個老家伙是副主教嘛,距離紅衣大主教只有一步之遙,當然舍不得放棄啦……所以我之前只能離開神殿總會,住進他在外面給我安置的地方。恩,過得也還算不錯,被人伺候著,衣食無憂!

    頓了頓,看著夏薇安輕笑,“說來他還要感謝你呢,否則這次回來非得被治罪不可!

    “感謝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那個老家伙這次率領神殿精銳法師團出去,結果非但沒能完成任務,連幾個同去的紅衣大主教沒能安全接回來,可不得治罪嗎?還好抓到了你,這下算是功過相抵了!

    這么個感謝原因自是讓夏薇安哭笑不得,不過也是熟知對方性格,知道這話里并沒有取笑意味。只是苦笑搖頭:“我哪有那么大的價值,應該是他自己活動的結果吧!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米婭聞言頗為奇怪的看了眼夏薇安,“還是你不相信我,以為我這次來是依靠友情關系套你話來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什么、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好吧,看來你還真不知道!泵讒I看著滿臉茫然、神情不似作偽的夏薇安,無語偏頭,“那我告訴你吧,就因為你被抓,灰衣軍與北荒部落齊齊暫緩了攻打布蘭帝國的計劃。你說你的價值大不大?相信我,只要這局面能繼續維持下去,他們能將你當父神一樣供起來!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夏薇安聞言身軀頓時一震,一道熟悉身影瞬間閃過腦海,萬般滋味涌上心頭,暖暖的……呆怔片刻,下意識看了眼雖不算豪華但也清靜干凈的房間,恍然點頭,“原來如此……怪不得我只在監獄待了一小會,就被立刻送到這里!

    “不止。你先前被抓的時候,不是提要求說要幾個有經驗的婦人來陪護嗎?”米婭攤手指了指自己,“所以我來了!

    “你?”饒是夏薇安現在已經極為震驚,聞言仍是不由瞪大雙眼。

    米婭見狀頓時不滿叫道:“喂喂,你這口氣什么意思,瞧不起我是吧?我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哦,哼,要不是那個老家伙不中用,我能生個騎兵小隊出來!

    “呃……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廢話,當然是真的。還是兩個小子,否則你以為那個老家伙會一直養我到現在?還不是我自己爭氣。哼哼,靠男人?靠不!對了,還記得我們少時聊過的挑男人的話嗎?我這輩子是沒希望了,給個老男人當情.婦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稍頓,看了看夏薇安臃腫小腹,米婭瞇眼笑道,“我記得你挑男人的基本條件,是要在實力上勝過你。恩,這樣看來的話,即能在實力上壓你一頭,又有影響到灰衣軍與北荒部落的勢力手段……嘖嘖,你也找了個老男人?哈,這下好了,我們姐妹現在誰都不用笑話對方了!

    夏薇安聞言抿起嘴角,忍笑搖頭,“不是,他不是老男人。他……應該比我小。對了,我還和他說起過你呢!

    “哈,別死撐了。我不會笑話你的,至少看在這么多年的姐妹情誼上,不會當面笑話你……還比你?別以為我現在不修煉了就不清楚狀況。就以你這女暴龍的實力,年輕一輩中有幾個是你對手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他真的比我小。恩,以父神的名義起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這么多年的姐妹情誼……別拉我……你竟然連片刻的嘲笑機會都不給我!別拉我……我要跳湖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