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7章 詐死脫身

    “這事你準備如何解決?”

    實事求是的講,隱忍至今方才初動殺心的貝琪,行動還是隱秘的?梢哉f現在就算下令讓瘦猴他們逮住她,也未必能從她身上找出任何證據來。實際上,貝琪現在只是踩點而已,最出格的也不過就是私自出入城主府,算不得把柄。

    換而言之,以上那些話語不過只是單方面猜測而已,一般情況下是拿不上臺面來說事的。

    不過放在眼下,放在唐恩身上,那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當適時,唐恩刺客之名真就如他方才自嘲那樣,聲震大陸!尤其是月前神殿總會一役,喪心病狂,接連擊殺教皇、抹喉布蘭大皇子后,更是風頭出盡、臭名昭著,于刺殺一道完全不作第二人想。

    所以,眼下的憑空猜測入得喬希亞耳中,即是事實無誤,根本就興不起懷疑心思,直接跳過詢問該如何解決。

    想了想,唐恩回道:“我準備……旁觀!

    一愣,“恩?她要來殺你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讓她殺好了……不要激動,要知道這機會我可是等很久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撥開笑嘻嘻搭來的手掌,喬希亞定定看著滿臉輕松的唐恩,皺眉開口:“我聽不懂!

    唐恩笑著攤手:“那我換個說法,恩,你覺得現在灰衣軍還需要我嗎?或者,我還能為你做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喬希亞聞言一愣,瞬間明白過來:“我知道你一直想要退休,但這和貝琪……呃。你想詐死脫身?!”

    “哈。聰明。不愧是我老婆!”點了下喬希亞秀直鼻頭,唐恩與有榮焉的仰頭大笑幾聲,隨即深吸了口氣,瞇眼眺望遠處,“我知道你一直在暗地里努力為我洗白,想讓灰衣軍重新接受我的存在。我也知道這效果算不得好,阻力很大,尤其是高層那邊……包括這次婚禮。一輩子只有一次的機會,原本可以辦得很盛大、很體面,結果卻因為我的緣故,你選擇了眼下這簡潔、甚而簡陋的婚禮,除開弗雷、斐瑞外,一個在職高層都未邀請,落得冷冷清清……抱歉,是我對不起你!

    忽如其來的坦白、道歉,明顯讓喬希亞有些措手不及,略顯慌亂的側過頭去:“我……還是聽不懂!

    “呵呵。你聽得懂的,只是你不愿說!碧贫魃焓洲坶_飄在喬希亞眼眸前的絲縷秀發。輕盈別向耳后,“包括為我洗白這件事……其實你很清楚,時至今日,人心思變,洗白基本已無可能,不如讓我直接隱退來得輕松容易,這樣高層那邊也可徹底放下心來,為你掌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會讓他們點頭的!不點也得點!”緊了緊拳頭,喬希亞執拗回道,霸氣盡顯。當然,她現在也有這樣霸道的資格。

    但唐恩聞言卻是搖頭:“算了吧,那樣還不如把他們的頭直接砍下來……呵呵,他們怕我。只要我還站在你身后一天,他們睡覺都不會安穩的……”

    事實也就是如此,如果說先前大多數的灰衣軍高層排斥唐恩,是因為前任首領洛沙的話。那現在他們對于喬希亞意圖洗白唐恩的舉動,還明里暗里的陽奉陰違,就是赤果果的私心了,他們不想讓唐恩有機會走到臺前。

    原因無他,只是因為唐恩兇名太盛!堪稱喬希亞手里的最恐怖利器!

    現在的灰衣軍,早就不是以前那個鉆山溝子的烏合之眾了,而是一座冉冉升起的龐大國家。說得直白點,大家打生打死的與貴族階層、布蘭帝國堅持斗爭這么多年,不就是為了現在能得以享受這豐厚果實,封王拜將,榮華富貴,光宗耀祖嗎?

    當然,不是所有的灰衣軍高層都這樣想,也有覺悟高的。不過不要忘了,大多數高層還是出身貧賤……不要誤會,唐恩對此沒有任何一絲鄙視意思。然事實情況就是,教育文化所接受的缺失程度嚴重限制了他們的眼界格局,大多數高層看不了那么遠,他們的價值觀其實與無本買賣做成后大碗喝酒、大碗分金銀的山賊強匪,相差不多……

    這就是平民起義的局限性!

    是不是覺得很熟悉?沒錯,唐恩還在現世時經常能在歷史書上看到這句話,也常常能看到此般種種例子。而來到異界后,唐恩看到了現實版……

    曙光城破后,兵敗如山倒的灰衣軍只能逃亡十萬大山深處,數十萬人過著宛若山間野人一般的生活,困苦不堪……而就在那時候,竟然也有灰衣軍高層隨身帶著滿箱滿箱的金銀財寶逃亡,且還意圖顛覆洛沙遺愿,趁著喬希亞上位不久、根基不穩,聯合發難,意欲將她趕下臺去,并取而代之……

    落難時尚不忘為自己攫取好處,就更不用說現在這江山已定的大好局面了。珍饈美味已然上桌,手快有、手慢無的道理誰都清楚。很多高層想伸手,但又不敢伸手,就是因為他們知道有唐恩這座殺神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招惹到喬希亞,憑著之前患難與共的生死交情,他們自覺對方該會留幾分情面,至少不會趕盡殺絕。但若惹到唐恩這個赫赫兇名的殺神……委實不敢想象!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們自然不愿看到唐恩成功洗白,平白無故的給自己腦袋上掛一把致命利劍!

    這是一場暗地里的博弈,也是喬希亞成為傳奇女皇后所面對的第一道難題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唐恩自要幫她……

    “不用想太多,就算他們不出來阻攔,我也會退的。換句話來說,如果不是我自己想退,那世上沒人能決定我去留……我累了,早退晚退都是一回事,F在能借著貝琪這事順勢退去,倒省去了我再另找借口的麻煩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稍頓,唐恩微瞇狹長雙眼,“就算我忽然消失不見,誰又敢確定我是真的死了呢?”

    這才是唐恩退休的真正目的,即能讓那一眾高層感覺枷鎖盡去,為喬希亞所完全掌控。又能隱隱保持震懾,令他們做些過分事時難免心生忌憚。

    一舉兩得!

    好處顯而易見,喬希亞這時也反駁不得,沉默半響后,幽然開口問道:“你打算怎么處理貝琪?”能問出這問題,也就代表喬希亞默認了唐恩的退休決定。

    唐恩聞言笑了:“哈,看她接下來的表現吧。冤有頭、債有主,如果她針對的只是我一人,那我就做一回好人,由得她殺我,了結她這樁念想。但若她已被仇恨蒙蔽理智,牽扯到你或者其他人……”

    頓了頓,迎著春日暖陽,和風絮絮,唐恩眼前忽然閃過一副泛黃畫面,那個才華橫溢的家伙就這么死在自己懷中,垂危喃喃,語意懇切,‘如果有暇,請幫我照拂一下貝琪……嗯,還有貝文……’

    “不要殺她……唐,答應我,不要殺貝琪!”片刻恍惚間,唐恩只覺自己手掌被握住,喬希亞語氣堅定,“我不想看到你再殺人了,尤其是今天。好嗎?”

    唐恩聞言怔了怔,也知自己是想簡單了,今天可是喬希亞與他大婚的日子,無論如何都是不宜見血的,當即點頭:“當然,今天你最大,說什么就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只今天?”

    “呃,好吧,以后你也最大……呵呵,快去換衣服吧,待會我們該出去迎接客人了!毖鲱^看了看天色,“奇怪,艾倫那小子說今天會早早到的,怎么到現在還未露面……恩,想來也真是蠻奇妙的,他訂婚比我早,我結婚卻比他快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僅僅是結婚快吧,忘了嗎,某人連孩子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不說了不說了,我也該去換衣服了,走了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未完待續請搜索,小說更好更新更快!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