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8章 哦,莉娜啊莉娜

    山海城東城區,原來的貴族階層生活區域。唐恩口中姍姍未至的艾倫,此時正親自駕著馬車,穿過一幢幢鮮少人跡的城堡莊園,來到外圍僻靜處,最終在一棟小型莊園門前緩緩降下車速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除開極個別奇葩外,大多數貴族的審美品味還是值得信賴的,所居住的環境自然也相當不錯。

    比如眼下這座莊園,雖然地處偏僻,占地面積不大,想來上任主人的爵位也不算高。但就看那排排郁蔥大樹包圍著的鐵制欄桿大門后,頗有情趣的齊整草場、三兩分布坐落的精致閣樓,以及莊園后環繞而過的銀帶小河,就可知此地絕對經過精心打理,令人望之不禁心曠神怡,極宜久居。

    不過有些遺憾的是,這往常華貴精致、閑雜人等嚴禁進出窺望的東城貴族區,現如今卻是真正無人踏足的死地。冷清寥落,空有一地怒放花叢卻無人可賞,只能落得對影自憐的哀怨命運。

    這狀況自然是不正常的,不過卻也好理解。不是沒有灰衣軍中人對這里動心,尤其是那些自持勞苦高工的軍官高層。眼前這些莊嚴城堡、華貴莊園等等,對于大多數出身貧賤低微的他們,誘惑力是相當大的。

    但怎奈無論是首領喬希亞,還是軍中統帥弗雷,自打進城后都沒有≤,ww∞w.絲毫搬來這里的意思。而他們不動,那些軍官高層即使再怎么百爪撓心,自然也不敢動,只能這么眼巴巴的干瞧著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最后,F在住在這里的。竟然還是以前那些因為各種原因沒有棄家逃跑、又因沒有惡貫滿盈罪狀被揪出來審判的少數貴族。

    當然。凡事之下,總有例外。比如眼下這艾倫推門進入的小型莊園,就住著一位與灰衣軍干系甚大的新主人……

    踏著草場,穿過閣樓,轉上后花園小徑,一路快步疾行的艾倫,直至抵達莊園后方小河旁,方才緩下步伐。

    環顧左右。潺潺流水,嘩嘩作響。幾間明顯新建不久、不甚雅觀卻足夠牢固的大小木屋,就這么堂而皇之的矗立小河一畔,與此間秀雅氣氛明顯不符。

    不過神情略顯焦急煩躁的艾倫,此時自然無暇顧及這些,稍一停頓,就欲踏步向傳出些許動靜的最大木屋走去。就在這時,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連聲輕咳中,屋門驀地被從里面推開,黑灰粉塵氣體瞬間一涌而出。緊接著一道手掩面龐、鬢發散亂的身影快速從里面沖出,看來著實狼狽。

    “呃。莉娜姐……”“咦,艾倫?你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上前的艾倫剛好與沖出身影打了個照面,雙方同時止步,面面相覷之下,不由均是一愣。后者是驚喜于會在這里見到艾倫,而艾倫是沒想到會與對方以這樣的方式久別重逢。

    沒錯,從屋中沖出來的正是莉娜。也就是以前的萊巖城夜鶯,后來的亞唐商會煉金大師,現在的灰衣軍重要開國功臣!

    尤其是后者的身份功績,讓她得到了灰衣軍上下幾乎所有人的尊重愛戴。不夸張的說,除開首領喬希亞以及退隱休養的歐蒙老元帥外,她在灰衣軍中的地位已不作其他人想,幾與統帥弗雷平級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為這緣故,當她看中這里小河環繞地形,適合作煉金實驗用時,喬希亞完全沒作猶豫就將這座莊園特批給了她,而其他軍官高層對此也不敢有任何怨言不服……

    “莉娜姐你沒事吧?”回過神來的艾倫,連忙上前詢問。

    “沒事,咳咳……小小的操作失誤而已,很正常!崩蚰鹊〝[手,示意艾倫不要靠近滿身粉塵的自己,隨即抬手解下遮住面龐的口罩,抖了抖,看著身旁滿臉關切的艾倫溫婉而笑,貝齒如玉,“好久不見了,艾倫。聽說你已經訂婚了,恩,是上次我見過的那個安妮卡嗎?她是個好女孩,恭喜你了!

    “呃……謝謝!卑瑐惵勓宰旖歉‖F幾絲不易察覺的苦澀,一閃即逝,隨即神情又恢復了初來時的焦躁,遲疑了下,還是沉聲開口道,“莉娜姐,你也收到請帖了吧!

    手臂微頓,莉娜轉頭看了眼隱含不忿的艾倫,緩緩收回掌中口罩,點頭,輕描淡寫回道:“收到了,你也是為這事來的吧?剛好,我這邊實驗到了關鍵時候,脫身不得,就不去了,你幫我帶句祝福給他們吧!逼届o話落,就待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莉娜姐!”艾倫驀地緊握雙拳,踏前一步,神情頓時變得極為激動,“或許有些話我不該說,但是……你該爭一爭的!”

    背影稍滯,莉娜仰起頭來,似乎輕呼了口氣。隨即側身,看著艾倫指了指自己灰塵滿身的外衣,笑容依舊溫婉,“容我收拾一下,給你泡杯茶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后,河畔一株彎腰老柳下,一張矮腳小木桌權當茶案,兩人對面席地而坐,裊裊水汽升騰,下垂柳枝隨風輕曳搖擺,似作恭迎狀。

    茶水很普通,乍一入喉,先是淡澀、繼而微甜。只可惜心急難耐的艾倫,卻是等不到那微甜滋味翻轉上來了,一杯茶水下去,再次急切勸道:“莉娜姐,我是知你對先生心意的。自萊巖城初識起,幾年相候難道你就這么甘心放棄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捏著指間黑瓷茶杯,像是在捏著片薄薄花瓣。莉娜神態不悲不喜,無怨無哀,似是在說著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,語氣極是平淡,“你讓我去爭,但是怎么爭呢?跑去告訴他我喜歡他?呵,他都不知道……還是,就這么無緣無故的跑去婚禮現場大鬧,讓人看一個瘋子撒潑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艾倫,莉娜姐謝謝你的好意。真的!秉c頭輕笑。繼而搖頭輕嘆!暗俏业纳矸荨a臟,配不上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接到唐恩與喬希亞結婚消息,匆匆趕來的艾倫一門心思只想著為莉娜出頭,卻是忽略了一個重要問題,那就是師出無名。這并不是什么負心渣男、小三上位等情況,莉娜從始至終只是單戀暗戀而已,根本就沒有付諸過任何行動,甚至都沒有說過。這樣又以何立場去爭呢?

    不過少許呆愣后,當艾倫聽到莉娜這最后一聲輕嘆,神色頓時激動起來,砰的一聲,揮拳重重砸在木桌上,“骯臟?誰特么敢說你骯臟!不對,莉娜姐,是不是有人說怪話,提起你以前事情了?你告訴我是誰……對了,那喬希亞就是出自萊巖城。是不是她?我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艾倫!”看著艾倫驀地愈加猙獰的表情,莉娜不由一愣。隨即皺眉低喝。

    “呼哧……”重重喘息幾聲,艾倫抬手拉了拉衣領,稍稍穩定激烈情緒,“抱歉,莉娜姐。你是這世上最好的女人,我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你。所以我、所以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都明白!碧缴磔p撫艾倫劇烈起伏肩膀,莉娜柔聲緩道,“謝謝你艾倫,先喝口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明白,莉娜姐你永遠不會明白的!”似激動又似遺憾的語氣,艾倫臉龐漲得通紅,雙手于桌下激烈絞纏,“我我我……我是……我不是……我是喜歡莉娜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你喜歡莉娜姐嘛!

    “不是喜歡,不對、不是那種喜歡,我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看著語無倫次又欲言又止,好似熱鍋上躁動螞蟻的艾倫,莉娜不禁搖頭輕笑幾聲,隨即加重力氣再次按了按艾倫肩膀,“莉娜姐真得明白的,你喜歡我,對嗎?”

    這次喜歡二字咬得明顯重了幾分,透露出些許別樣意味來。

    艾倫聽懂了,方才還激動萬分的神情瞬間偃旗息鼓,垂頭低腰,像是個偷了糖果被大人發現的小孩,身形都畏縮了些許:“原、原來莉娜姐你……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的傻弟弟啊,忘了你姐姐以前的經歷了嗎?雖然那不算光彩,但也鍛煉了我察言觀色的能力呢!

    “我有表現的那么明顯嗎?”下意識搔了搔頭,艾倫低頭苦笑,“這么說莉娜姐你早就發現了?呵呵,難怪你后來都只待在灰衣軍,不愿意回商團……對不起,莉娜姐,是我讓你為難了!

    坦然搖頭,“談不上有多早,先開始雖然有所察覺,但也不好就此確認。一直到后來,你帶著那與姐有幾分相似的戀人安妮卡來找我的時候,我才真正確認……傻弟弟啊,以后這種事情不要做了。那安妮卡為人不錯,待你很好。你不能負了對方,否則姐不會放過你的!

    “……好的,莉娜姐,我一定會娶她的!卑瑐惵燥@苦澀的點頭應聲,雖然沒有明言,但彼此心知這就是委婉理清關系了。

    莉娜點頭:“恩,那就這樣吧。時候不早了,你該回去參加婚禮了!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莉娜姐你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不用怎么辦啊,我一個人喝喝茶,看看古籍,做做實驗,偶爾搗鼓出來幾個煉金小玩意,挺好的不是嗎?”

    莉娜說的淡然,甚而滿足,但艾倫聞言卻愈覺針扎心疼:“既是這樣,莉娜姐你不如試著……試著忘記先生吧!

    “忘記?為什么……那樣不會令我更好的!崩蚰葦偸,“我不需要忘記他,也不會忘記他。他想來也是如此,因為我對于他來說是那樣的輕,那樣的微不足道,就像這杯清理飯后腸胃的微澀淡茶。不需他時刻惦念,只需他偶爾喝上一口,換換味兒……于我來說,便是最大的福祉了!

    帶著毫不掩飾歡愉意味的話語尾音,和著潺潺叮咚流水,令得此間氣氛一時靜默起來。半響后,艾倫起身躬禮,轉身大步離去。

    出得莊園大門,駕著馬車依照來路回返,忍不住轉頭,透過鐵制欄桿間隙,依稀見到莉娜身影還坐在原地,那棵彎腰老柳下,端茶自酌,和風飲下。隨即轉過頭來,似是看到了,揚手向這邊揮了揮,應該在笑……

    艾倫揚起手時,道旁排排樹木已經隔在中間,就此,再也不見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ps:這一章寫得貍貓有些心塞,檢查好發送后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想了好多好多,大概是關于初戀的那點遺憾事,苦澀包裹著些許微不足道的幸!

    不知道該怎么說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……既然這樣,那就爆個料吧。

    貍貓坦白,在原來的大綱里,莉娜這個角色其實筆墨并不多,或者更準確的說是在第一卷結尾前,她就該領便當的。原因是有前輩告訴貍貓,寫文最忌ntr,沾點邊都不行,尤其是與主角互動的配角里忌諱有妓.女這樣的角色。所以按照原來劇情,莉娜該死在貝文手里的,這樣唐恩就有充足理由發飆,殺人跑路……

    這個念頭很堅定。

    但是后來貍貓還是留下了莉娜,只讓她受傷了事。原因也很簡單,那就是那段時間貍貓很注重書評區,新手嘛,特別注重別人的眼光意見。結果就看到一個書友,用極其肯定的語氣,具體說什么貍貓忘記了,大概是‘劇情太簡單了,一看就知道那莉娜必死無疑!’

    不知怎的,貍貓看到這一下子就火了,逆反心理作祟,當即就改了劇情,就這么讓莉娜活了下來……活下來就是活下來唄,這無所謂,關鍵是自己挖的坑得埋啊。于是貍貓隨后挖空心思的修改大綱、變換人設、調整劇情等等等等等等,終于是讓活著的莉娜有了發揮余地……

    捂臉……

    賭氣一時爽,修改累斷腸!

    好吧,貍貓現在想想也覺得當時的自己好幼稚……
北京赛车pk10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