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9章 什么仇什么怨

    ps:看《最強殺手系統》背后的獨家故事,聽你們對小說的更多建議,關注起點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惑即可),悄悄告訴我吧!

    “歡迎、歡迎,達倫大叔好久不見了啊,快請進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好久沒見了,從你們加入灰衣軍過去一晃都好幾年了。喬希亞首領經常能見到,但你就不常見了……瞧我,關顧著自己感慨了,還沒來得及祝福你們呢。恭喜你了,唐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謝謝。還是托達倫大叔你的福啊,當初如果不是碰到你們,我和喬希亞也沒那么巧遇上,所以待會還請務必讓我們敬您一杯!

    “哈哈,沒問題,多少杯我都接著……不過,呃,唐恩兄弟,我今天來這是不是有點不好?那些將領高層都沒接到邀請,我一個小小團長卻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事,達倫大叔你想多了。今天只是我與喬希亞的親朋好友簡單聚會而已,談不上其他!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、那就好。那你先忙著,我自己進去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待會我去找你……喲,歐蒙老元帥,您怎么親自來了?讓人帶句祝福過來不就好了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小子說話不誠心,老∈∵,w∷ww.頭我可是記得當初約定的只要我還活著,就一定來喝你與喬希亞的喜酒!”

    “得嘞,怪我還不行嘛。不過您老既然把話放這了,那待會可不要怪我讓您老躺著回去哦!

    “胡吹大氣!你小子有能耐盡管來試試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。原城主府前院大廳,F在的婚禮現場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。以喬希亞現在的身份級別,無論是灰衣軍中人,還是不相干系的城中貴族富商名流等等,有無數道或熱切或怨念的目光都在注視著這邊,并幻想著自己能夠踏過城主府那道不高的門檻。不過很遺憾的是,在喬希亞不解風情的安排布置下,如達倫大叔這樣的小團長,或者城主府里面的那些守衛雜役等小人物都能當面向她送上祝福。但地位顯赫的他們卻只能在外圍眼巴巴的看著,好不凄慘!

    當然,身為當事人的唐恩,是不會去在意這些凄慘哀怨的。相反,他很高興。因為站在門口,充當迎賓的他只是一個人,用了短短不到半個時辰,竟然就順利完成了接待工作,收回了所有發出去的請柬,安逸啊……

    如果婚禮都能這么簡單。那結個婚貌似也不錯。如此想著,唐恩輕松愉快的招呼兩旁守衛關閉大門。并交待對方待會換班后一定得進去喝杯喜酒什么的,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恭喜啊!眲傄惶と肭霸,哈里就好似幽靈般靠了過來,臉上帶著完全不加掩飾的討好笑容。

    輕哼一聲,“少來,上午那筆賬還沒和你算呢,要不是今天高興,現在就讓你嘗嘗厲害!”唐恩側頭瞥了眼欲言又止的哈里,沒好氣揮手道,“行了,有話就說!

    “呵呵,謝謝老大!惫锫勓愿尚陕,頗為尷尬的搓了搓手掌,隨即連忙低聲道,“那小妞進來了,從后門進的,已經下手了!

    不用說,那小妞自然是指的貝琪,“原先我們以為她會在酒菜中下毒,沒想到她還挺機靈。恩,老大你們那桌上的餐巾有問題,被她灑了種輕量致幻粉塵!

    “只是致幻粉塵?”唐恩意外挑眉,有些欣賞的輕點頭,“倒是挺聰明……”

    所謂致幻粉塵,是一種能令人產生困頓幻覺等輕微反應的物品,屬于藥劑學范疇。很常見,也沒什么危害,異界甚至有人拿它當便宜安眠藥來使用。

    “是啊,確實聰明!惫镎J同點頭,“如果一上來就下狠手用毒藥的話,哪怕是無色無味的頂級貨,也難保萬無一失,更不大可能躲過老大你的敏銳感知。而且但凡是毒藥,就是不能立刻置人于死地的東西,見血封喉的也不行,這樣很容易會出現差錯……但致幻粉塵就不一樣了,這玩意的危害甚至不能和迷藥相提并論,更何況是輕量的,所以很有可能讓它蒙混過關。除此之外更妙的是,一旦讓酒水與致幻粉塵相溶,就是再好不過的效果增添劑,且還不會引起懷疑,旁人、甚至中招者自己都只會當作是酒喝多了,所以才會頭暈昏睡!

    哈里解釋的很詳細,一種見到不腦殘同行的欣賞之情溢于言表。不過唐恩聽完后卻是輕搖頭,撇了撇嘴角:“不只是這樣,那傻妞非要讓我先昏睡過去,看來這是真要捅我十幾刀泄憤的節奏啊!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老大你還是讓她捅十幾刀算了!惫飻偸州p嘆,“她進來時,我扮作守衛撞了她一下,老大你知道我在她身上摸到什么了嗎?”

    “呵,總不會是大胸吧!

    “確實大兇!左手腕的袖箭、靴子里的匕首,腰帶內還纏著好幾顆大威力爆炸水晶……整個一移動兵器庫,嚓,當時就把我冷汗嚇出來了!”

    唐恩聞言也是一愣,片刻后方才無語搖頭:“不就是殺了她那作死哥哥嘛,什么仇什么怨,至于這樣嗎……吩咐下去,一切配合那個傻妞的第一計劃行事,不要讓她發瘋。然后,恩,讓她來捅我!

    “老大英明!”

    “滾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以說啊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能動手,最好不要動口。能斬草除根,就盡量殺人全家,否則麻煩不就來了嗎?

    搖了搖頭,算了,大喜日子,以和為貴、以和為貴……唐恩很快收拾好了表情,尤其是看到當面走來的一位滿身貴氣,與眼下人群氣氛隱隱有些格格不入的中年美婦時。更是掛上人畜無害笑容。主動迎了上去:“伯母晚上好。您是要找喬希亞嗎?她在后廳整理衣服呢,要不我帶您過去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希亞那邊由她父親陪著就好!鳖D了頓,中年美婦看著身前這謙恭有禮,就是那普通大眾臉有些礙眼的唐恩,目光有些復雜,想說些什么,但最終只是點頭道!盎槎Y快開始了,唐,恩,閣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唐,伯母您叫我小唐就好!

    “好吧,以后也是一家人了,確實不需要太過客氣!毕嗝惨话,但至少人看起來還算老實,懂得禮貌……中年美婦,哦。也就是喬希亞的母親心理暗自嘀咕了下,臉上帶起一絲笑容。不過若是讓她知道就在剛剛。她這個老實女婿還在后悔著沒殺人全家的事情,那會有怎樣觀感或許就不好說了……

    “時辰差不多了,小唐你快去準備吧!

    從善如流點頭,“好,我這就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婚禮開始了,沒有纏綿悱惻的動人樂章,沒有盈盈跳躍的高臺燭火。見不到慈眉善目的主持神父,也見不到手捧花籃拋灑花瓣的童男童女……這場更像是請客吃飯的簡潔婚禮,唯一的正經流程,即是最高.潮的嫁娶流程后幕拉開,喬希亞繞著她父親的臂膀,一個留著兩撇小胡須、頗有魅力的中年男子,緩緩從后方走來。

    女人這一生最美麗的時候,是在披上婚紗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唐恩以前對這說話并不甚在意,因為他沒有愿意為他披上婚紗的女人。但現在不同了,看著身披圣潔婚紗,款款走來的喬希亞,唐恩被驚艷秒殺到了,瞬間成為這說法的最忠實擁躉!

    這個玉凈花明好似鄰家女孩,又威嚴孤傲正是傳奇女皇的女子,就是我唐恩今后的老婆了嗎……哦,感謝神明眷佑!

    或許是因為幸福來得太過強烈,唐恩第一次真心誠意的向現如今被他搞得灰頭土臉的神明,致以最真摯的感謝,隨即看著將自己木愣表情收入眼底、嘴角不自覺噙起抹淡淡笑意的喬希亞,想起了之前的一些往事,

    “同學,你在找書嗎?說下書名,我說不定知道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是學生,不過不要小瞧我哦,我還是名初級魔法師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?有道理,又學到了……唐,你的思想很深邃,也很有意思,我以后能經常來找你聊天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聽說過灰衣軍嗎……不是造反,是改革……”

    “改革很艱難的,想要成功需要很長的時間,可能是十年、五十年、一百年甚至更久,更需要有許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。唐,你愿意來幫我嗎……”

    “曙光城沒了,洛沙阿姨去了,還死了好多人……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明明先前還好好的,大家都好好的,怎么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……唐,我好累,真的好累,你為什么現在才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翻舊賬的,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萊巖城的時候,我不喜參加宴會,就是因為不愛聽那些貴婦人嘮叨舊賬,痛罵負心人……這不是她們當初自己的選擇嗎?既然已經做了選擇,那有什么結果當然得自己承受不是嗎?呵呵,只是沒想到……有天我竟會成為自己當初最為討厭的那類人……只是,你還想讓我怎么辦啊……你說,我到底該怎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……我們結婚吧……”

    嘩然雷鳴掌聲響起,記憶中或青澀或善良或執拗或威儀等等無數印象面龐,嗖的急速從心中一一掠過,最終與眼前這張愈加靠近的真實幸福面龐,重合在了一處,唐恩嘴角不自覺微微揚起,暗道一聲,

    “好啊!

    修長如玉筍的手掌伸了過來,一如幾年前南方小城的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后,靜謐書架旁,“同學你好,能認識一下嗎?我叫喬希亞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實事求是來講,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,這場婚禮都有些不夠檔次。不過無所謂啦,如人飲水、冷暖自知,只要場面夠溫馨。身為當事人的唐恩與喬希亞夠高興。那又有誰能說這場婚禮不是成功的呢?

    當然。除了一個人之外,“哼,暫且先讓你高興一下,待會有你哭的時候!”人群后方,大廳門外,頭戴羽翼寬帽的貝琪,看著場中從未來父親手中接過喬希亞的唐恩,一臉可惡且刺眼的幸福笑容……豎起衣領。撇了撇嘴角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貝琪的觀感自然不可能阻擋婚禮的有序進行,至少現在不行。而且老實說,也委實沒有阻擋的必要,因為整個流程進行的很快,很快……

    唐恩與喬希亞在周遭不足百人的注視下,相互微笑,點頭致禮,隨即牽手轉身面朝眾人,齊肩再施一禮……嘩然雷鳴掌聲再次響起。間或夾雜著幾聲此起彼伏的口哨,婚禮就此結束。

    隨后人群分流。唐恩與喬希亞帶著兩桌親朋好友來到一墻之隔的偏廳,剩下的城主府侍衛雜役等等自行前來捧場的人則留在大廳,這里也有餐桌招待,雙方坐下勸酒吃菜,熱鬧喧嘩……

    好吧,前面說過的。與其說這是場婚禮,倒不如說是日常請客吃飯,簡潔程度著實令人發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貝琪的耐心很好,一直等到大半個時辰后,酒意彌漫大廳,親眼看著唐恩兩次用餐巾擦拭嘴角,且一旁以前的閨蜜好友喬希亞還幫著他擦拭了一次,并接連喝下至少兩罐的酒水后,方才滿意點頭,悄無聲息的步入大廳,從路過侍應那要了杯橙黃果汁,隨即找到個正端著酒杯四處找人斗酒的守衛,拍了拍后者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哦,我見過你,奧布斯少爺的朋友,美麗的羅伯特小姐對嗎?”貝琪是名,羅伯特是姓。說姓不言名,從這點也就能看出貝琪確實足夠謹慎。那滿面通紅,努力辨認出貝琪身份的守衛顯然已經喝的不輕,滿嘴酒氣的傻笑著,“呵呵,原來羅伯特小姐今天也來了啊,好,為我們敬愛的首領,我們干了這杯!”

    是你們的首領,又不是我的首領,我犯得著和你喝嘛……暗自腹誹了句,貝琪不自覺掩鼻后退,歉意舉起手中果汁,“抱歉,我對酒水過敏。恩,果汁可以嗎?我用果汁敬大哥一杯吧!

    守衛自然不會拒絕,畢竟一個外貌扮相都很不錯的姑娘能主動找自己喝一杯,這等殊榮可不是經常有的,這從一旁桌上另外幾個同伴的艷羨目光就能看出來。當即點頭應下,豪氣干云的一口喝盡杯中酒水。

    貝琪喝的也不慢,放下手中空杯后,再次禮貌頷首笑道:“對了,能請大哥幫個忙嗎?幫我進偏廳叫下奧布斯,就說我在那等他!敝噶酥复髲d放置酒水甜食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當然沒問題!”

    搖搖晃晃的守衛進入偏廳后,不一會兒,一名身形略顯消瘦的青年便從里面走了出來,四處看了看,很快找到了在大廳角落處等候的貝琪。

    “貝琪姐,你怎么才來,婚禮都結束了!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奧布斯,臨時有事耽擱了會!必愮鳠o奈攤手,狀似懊悔。

    “那現在怎么辦?”消瘦青年,也就是喬希亞的堂弟奧布斯撓了撓頭,建議道,“要不你現在直接和我進去,當面補上祝福好了。反正我姐也不知道你來了,這同樣是個驚喜不是嗎?”

    別開玩笑了,如果真的隨你進去,那就只有驚,沒有喜了……貝琪想也沒想就搖頭否定,貌似苦笑回道:“不行的奧布斯,姐現在的身份與你們不同了,越少露面越好。否則一旦被有心人看到,姐那留在布蘭國內的族人都將面臨危險……你懂嗎?”

    奧布斯當然能聽懂,這也確實不難理解。以現如今灰衣軍與布蘭的關系,那看做敵對國家也不算過分。且就連他們自己都是偷偷被唐恩這個姐夫,從南方送到這里來的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辦?”唐恩口中的傻小舅子聞言徹底沒轍了,“貝琪姐你好不容易從南方過來,難道連一聲祝福都不能留下,就這么回去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!必愮髂抗馕㈤W,“姐想到辦法了,不過還得麻煩你。恩,等找到個合適機會,你去將喬希亞喚到廳后小花園來,我在那等她,當面親自送上祝福,這樣就兩全其美了!

    “呃,好吧。不過……什么是合適機會?”

    “就是沒人注意到喬希亞的時候,這樣吧,我看你那姐夫……對了,他叫什么來著?唐恩?恩,我看那唐恩也喝的差不多了,那就等他喝醉的時候吧。這樣眾人顧著在意他,就不會注意到你姐喬希亞了!

    一撫手掌,“好方法!我這就去等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奧布斯!

    訝然回首,“恩?貝琪姐還需要我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只是……恩,這次全仗著你為貝琪姐忙前忙后了,真的謝謝你!”誠摯頷首行禮。

    “哈,沒什么的,而且我也想看到我姐能在今天更開心一點!

    “恩,我保證你姐……會開心的!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先去啦……”

    真好騙啊……看著興沖沖往偏殿小跑而去的奧布斯,貝琪不禁微微搖頭,隨即輕嘆了口氣,默默在心中道了聲歉。

    對不起,正如你會為你姐姐著想一樣,我也得為我那死去多年的哥哥報仇啊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口氣,貝琪摸著藏在左袖下的冰冷袖箭,很快調整好了心情,舉步向廳側小門走去。一切順利,現在就等那該死混蛋昏睡過去,自投羅網了……不過就在這時,驀地,

    “咦!貝琪姐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(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,炫酷手機等你拿!關注起~點/公眾號(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ddxiaos惑即可),馬上參加!人人有獎,現在立刻關注ddxiaos惑微信公眾號。
北京赛车pk10直播